把人行道還給行人

 

本文所舉台北市政缺失,可謂均是多年積習沉痾所致。一概歸咎現任市長並不公平。但柯市長若能少談一些「一家親」,「床尾和」,少花時間於一日雙塔,雙城論壇以及和其他官員鬥嘴互嗆,而多關注市政本業柴米油鹽,市府各級人員想必能多一份警惕自律,少一份混日子等退休,螺絲能多少上緊一些。圖/北市府

本文所舉台北市政缺失,可謂均是多年積習沉痾所致。一概歸咎現任市長並不公平。但柯市長若能少談一些「一家親」,「床尾和」,少花時間於一日雙塔,雙城論壇以及和其他官員鬥嘴互嗆,而多關注市政本業柴米油鹽,市府各級人員想必能多一份警惕自律,少一份混日子等退休,螺絲能多少上緊一些。圖/北市府

 

 

多年前我常到紐約出差,均是投宿火車總站對面中型飯店,當時幾位客戶和當地本國朋友都曾警告我,入夜後不宜到附近時代廣場一帶,因為該地段夜間已淪為酒鬼、毒蟲、遊民和流鶯等類人物出沒地盤,外地人進入即有遇險可能。而他們所說也確屬事實。

但十數年前朱利安尼擔任紐約市長,即展現魄力,掃蕩整頓,將這一時代廣場清理乾淨,交還市民。依據近年曾去紐約朋友見告,廣場現已是治安良好耀眼景點。想來當時朱利安尼正值盛年,可能也心懷更進一步政治企圖。然而他在任時純然專心市政服務市民,並不放言高論多方討好,以期增強聲勢,整治時代廣場,也是他的經典政績表現。他離任後更被視為紐約歷來最佳市長之一,也正是古語所謂「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美國昔年另有一位我已忘記其名之洛杉磯市長,作風和朱市長大異甚趣。其人性好出訪世界各國,大談國際政治外交事務,以致被譏諷,「洛城是美國唯一有外交政策都市」。該市長如此熱衷於和本市無甚相干議題,有無認真處理市政,恐也是不問可知。洛城選出如此一位不務正業市長,也只能說當初選民沒能把眼睛擦亮。

如果此二人在台北市選市長,結果很可能是朱利安尼連任失敗黯然離去,該洛城市長則是輕鬆一再連任。因為依過去紀錄顯示,台北市民似不甚重視施政表現,而更傾倒於市長綜藝大哥式表演。此亦所以馬先生首任市長時,已顯出市府單位螺絲鬆馳,市民仍歡欣擁戴他連任。如今柯市長治下的台北市府,螺絲似也未見甚緊,他的民調滿意度依然亮麗,應也正是市民這一心態反映。

從市容就可以看出螺絲鬆弛

然而市民不重視市長施政表現,絕非現代國民應有心態,也必然助長市府各級人員能混即混風氣。本文即擬以三特寫鏡頭,點示出台北市府在柯市長領導下,螺絲確然不甚緊。

你若從台北市師大圖書館校區門前開始,沿和平東路朝新生南路方向走去,沿途會發現幾樁相當奇突,很不應該存在的現象,也都應能引發不少感慨。

首先映入你眼簾的,是公車「師大綜合大樓」站,候車亭看板展示的一幅堪稱奇觀「宗教廣告」。

該幅廣告所展現重心,是一位禿頂,下巴蓄有短鬚中年男性影像,上下另有「慧吉祥大活佛」、「觀世音菩薩之化身」、「嘎檔堪慶最大級活佛」字句,想來應是即指此人又另標出「中華國際嘎檔巴佛教協會」,並附有會址及聯絡電話號碼。(台灣真已堪稱佛教聖地。前此媒體報導有人自稱已成佛,現又出現最大級活佛,廣大信眾有福了)

你再前行數十步,來到和平東路一段141巷口,警察派出所前,又可看到巷內路邊,整齊排列約50輛警用摩托車,彷彿準備員警隨時集體出動執行任務。(但平日只見2、3員警同時駕車出勤,日常使用率應僅在5%上下)

你繼續前行約50步,即又見到位於12層高「七信大樓」一側,一所名為「谷墨商旅」,又稱「谷墨食飲」營利商家。同一家營業而有兩套名稱,不知是何用意。是否因某種原因,只能以餐飲名義,掩護旅社業務之實?(平日常見青年男女手托行李箱進出,看來都像似投宿旅客,不似純為到2樓用餐)

你再一路走向新生南路,可以看到青田街口交通號誌很有「秀逗」現象,常是由綠燈連閃多次「○」號再轉為紅燈。你繼續走在人行道上,也不時有摩托車迎面駛來,或由身後趕過,情況常都可以間不容髮形容,行人走在人行道,也不能享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本文以上所舉案例,雖然性質各異,卻也都指向今天台北市府,螺絲鬆弛現象仍很普遍,不是古裝祭孔,坐蓮花座之類花式表演所能掩飾。

特定廠商供應的有趣現象

以「慧吉祥大活佛」廣告而言,可稱是台北市政府之恥。公車處接受外界廣告,想來應有一套檢審機制,不合宜者即予拒絕,怎能容忍這等荒唐「宗教廣告」,引惹過往市民稱奇?多年前北市公車站牌以及車身,都曾刊載徵信社「抓猴」以及名醫治療痔瘡之類廣告,後也因各界有不良觀感而斷絕。現今出現大活佛廣告公車處何以未能記取教訓?

和平東路派出所擁有50輛上下巡邏摩托車,是明顯無此需要,不知何以不能靈活運用,將不必要者撥交市府其他有需要單位有效使用?數年前警方大安分局應付質疑,曾聲稱派出所人員編制是50人,所以要配備如許多輛摩托車以符規定云云。

然而警察局不是騎兵部隊,騎兵是需要不分官兵,人人有一匹坐騎。但派出所應不必不分內外勤,也不須顧及實際情況,而硬要依編制每人配備一輛摩托車。大安分局的解說,恐不甚容易令人信服。

谷墨商旅或稱谷墨食飲目下的營運實況,恐也很耐人尋味。前此該商家似曾因不符經營旅館業務被政府取締,因而停業一段時日。如今又似以商旅面目出現,原因又是何在?是已取得合法經營資格,是主管機構「嚴格取締」熱勁已退,重又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抑是另有微妙內情?

青田街口交通號誌有狀況,應也不是罕見特例。多年前我即曾發現北市新生南路,接近清真寺一帶,紅綠燈屢有異常現象,也曾向時任市府中級主管內親提及。現在熱心市民若能一查此類器材歷年採購,驗收作業是否正常,有無多由特定廠商供應,或會有很多有趣發現。

台北市政缺失均是多年積習沉痾所致

不久前台北市又宣佈,準備嚴格取締自行車行駛人行專用道,違者並處以罰款云云。這一「新政」,或不免令長年步行街路庶民搖頭暗歎。市府高官上下班或跑行程,例有專任司機駕公務車服侍,恐難以想像摩托車暴闖人行道,是遠比自行車更具心理威脅,更激起憤怒反感,也更可能造成嚴重傷害。或者也應再加一句,「也更有損台北都市形象」。

本文所舉台北市政缺失,可謂均是多年積習沉痾所致。一概歸咎現任市長並不公平。但柯市長若能少談一些「一家親」,「床尾和」,少花時間於一日雙塔,雙城論壇以及和其他官員鬥嘴互嗆,而多關注市政本業柴米油鹽,市府各級人員想必能多一份警惕自律,少一份混日子等退休,螺絲能多少上緊一些。

朱利安尼能將時代廣場整治成傲人景點,台北市民若要求柯市長至少禁絕摩托車任意暴走,把人行道整治完善,還給男女老幼廣大市民,應不算是強人所難,給他穿小鞋?

< 資料來源:《民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