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罷不能的精彩大結局


黃國昌強調時代力量所堅持的理念是正確的,是自己努力不夠,導致很多人沒站出來投票。(圖/翻攝自時代力量新北黨部臉書)

在選罷法的罷免門檻調降後,首次適用的罷免案在上周六完成。雖然有4萬8千多人贊成要罷免黃國昌,是反對者2萬1千多人的兩倍多,但因為沒有達到四分之一的法定門檻,所以罷免案不成立。黃國昌沒有「再贏一次」,但還是可以繼續留在立法院。 

雖然「罷昌」的過程平淡無波、毫無高潮,令人覺得非常無聊,但投票的結果卻是個「精彩大結局」,令人拍案叫絕。

這結果精彩在哪裡?首先,黃國昌沒有被罷免成功,社會守住了基本價值。這次罷免讓人驚心之處在於,極端的保守力量,已經不只是在街上抗議,他們更有組織動員的能力,透過民主機制來反撲。好在,罷免案終告失敗,台灣逃脫了「為了反同婚而罷免一個民代」的難堪紀錄。

如果沒有成功阻止這場罷免,極端保守的力量必會乘勝追擊,那麼將不只是黃國昌,還有蕭美琴、王定宇,接下來一個個針對支持同婚的立委所提出的罷免案,也將層出不窮。如果讓這股力量不斷得逞,台灣將陷入「以民主機制摧毀人權價值」的噩夢中。

第二的精彩之處在於,這次贊成罷免的票數雖沒有高到攀過門檻,但也多到足以讓黃國昌學到教訓,理解時力當初對罷免門檻主張「簡單多數決」,藉以標榜自己理想的純粹度,是有多麽地荒謬。

過去因為罷免門檻高,導致割闌尾運動的失敗,所以公民團體倡議下修門檻,說不要保護失職立委。但要是真的如時代力量的主張,下修到完全不要門檻,過猶不及,也是同樣的災難。還好,多數的立委還沒有頭昏到以為「極端就是進步」,還是設下四分之一的門檻,也因此黃國昌沒有像商鞅一樣作法自斃。

否則,台灣還沒有成為亞洲第一個允許同婚的國家,就成為世界第一個有立委因為支持同婚被罷免的國家。這一點,我相信黃主席和時代力量的先進們,在午夜夢迴時心裡都很清楚,感到餘悸猶存。雖然他們死都不會承認。

而就在這場充滿啟發性的罷免案投票前夕,立法院三讀通過了公投法的修正,大幅降低了公投的提案、成案和過關三道門檻。過去大家都批評「鳥籠公投」,所以這次公投法的修正,彷彿也是門檻越低越好,好像門檻低就是進步。這個立場像是天條一樣,之前根本沒有人敢挑戰,但黃國昌罷免案卻提供了很好的省思,這是精彩之三。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選舉、罷免跟公投,都是人民直接實行民主權利的途徑,目的是讓我們的民主能夠更深化,社會更進步。但罷免和公投要不要有門檻?應該怎麼設定?只能透過多次的實際操作,才能真正確定怎樣才是最適合台灣政體與民情的制度,而不會遭到誤用,或者成為提供特定極端團體操作議題、製造社會對立的舞台。

理想很美,但現實經常很殘酷,跳脫了現實,美夢會變成噩夢。罷免這堂課,黃國昌必須更認真上。

< 資料來源:《名家論壇》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