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給屏東原住民 阮天莊:來台灣很值得

【人心人術】越南來的新住民 嫁給屏東原住民 她說:來台灣很值得

 

她從越南胡志明市而來,來台灣已經15年了,阮天莊嫁到屏東原住民部落,剛來到台灣時,連台灣字也看不懂;15年過去,有人問她:「付出值得嗎﹖」阮天莊說:「來台灣很值得!」

阮天莊嫁至屏東原住民部落,和先生鶼鰈情深。(圖片來源:阮天莊提供)

因緣際會下,我遇到越南來的台灣新住民阮天莊,聽了她來台的生命故事深受感動,我問她:「可以跟讀者分享嗎?」她一口答應。

「我是來自越南胡志明市的阮天莊,原來我是一位翻譯員⋯⋯」

阮天莊原本在越南愛迪達公司擔任翻譯,15年前,為了改善家計,她一個人遠嫁台灣。

阮天莊嫁到台灣最南邊的屏東三地門鄉「地磨兒部落」,這是一個原住民部落,村民以排灣族及魯凱族居多。她在大學學過中文簡體字,原本以為語言難不倒她,沒想到來到台灣完全看不懂台灣繁體字。部落裡的人們,都用原住民母語交談,她的年邁婆婆更是只會說排灣族語。

語言沒有打倒她!婚後生了兒子,她和兒子一起學語言及寫字。「注音符號好難啊!就像蚯蚓、豆芽一樣⋯⋯」儘管從頭學起,很困難,「我要不斷的學習,才能跟上孩子的進度,甚至要比年幼孩子的學習還要超前。」阮天莊這麼說。很快的時間,她就學會說台灣話、寫台灣字,連排灣族語都會說呢!

新住民從頭學起台灣文字,字寫得真好!(圖片來源:阮天莊提供)

「說不辛苦是騙人的!」一個人遠嫁台灣,要侍奉公婆,還要照顧全家人,也碰過他人的冷嘲熱諷,阮天莊幾度想要放棄。

「幸好先生不斷在一旁鼓勵我、安慰我⋯⋯」先生帶她一起到教會做禮拜,認識、接觸更多當地村民,阮天莊試著和大家面對面溝通聊天。

漸漸地,大家不再以異樣眼光看待她,不再認為她是一個「越南新娘」;阮天莊融入當地部落,大家都知道:「她就是我們部落的一分子!」

全家一起參加部落的聚會。(圖片來源:阮天莊提供)

「我有更多信心,開始了我不一樣的學習人生。」

阮天莊考了「摩托車駕照」和「汽車駕照」,她的廚藝一級棒,也考取「台灣丙級廚師證照考試」。

不僅如此,阮天莊也去報考「台灣公務員考試」。她考了60幾分,沒能錄取。

阮天莊笑說:「如果是原住民,就考上了!」她總是以樂觀、開朗的態度,面對自己的人生。

在偏鄉,就醫是一大問題。有次她在半夜突然發高燒,緊急搭救護車送到市區,在救護車上吐得到處都是,一路吐到急診室還在吐。「醫護人員都沒有怨言⋯⋯真的很感謝!」台灣醫療品質,真的太好了!

因為先生家有氣喘病史,有次冬天兒子突然氣喘發作、接著婆婆也氣喘發作,嚴重到住院治療,她要照顧兒子和婆婆,家裡醫院兩頭跑,沒有一點時間可以休息。儘管很累,阮天莊卻還是堅持下去。

晚年婆婆失智,要照顧婆婆是更費心了,為了照顧婆婆,她參加「照服員培訓課程」,學習照護長輩的技巧和經驗,

「路太平,不懂得什麼是感恩,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阮天莊一直這麼認為。

阮天莊和大學生分享她的台灣人生。(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婆婆去年10月間因病過世。

阮天莊決定再次展開她的全新人生,有照顧服務員證書的她,在屏東三地門日照中心擔任照服員,把部落長輩都當成婆婆一樣來照顧,至今已經三年了。

有人問她:「付出值得嗎?」

阮天莊說:「很累!但是真的值得!來台灣很值得!」

15年來在台灣的人生,過的辛苦;但是阮天莊說:「愈來愈回甘」、「我會珍惜每一個人在身邊。」

< 資料來源:想想論壇Thinking Taiwan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