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銳實力

記者鄒景雯/特稿

敏感一點的國人,會在昨天的國內報紙看到半版的廣告,斗大的紅字寫著:「我要回家!我要過年!我要與家人團圓!」仔細一瞧,署名的,全是在中國的「台企聯」會長與幹部,原來是針對台灣政府日前暫緩中國東方與廈門航空的加班機而來。

  • (資料照)

    (資料照)

這些到對岸去經商的台灣人,加入中國國台辦的統戰組織,公然奉王毅、陳雲林、李炳才為「領導」,每每在關鍵時刻,就要接受指令,出面指摘母國的不是,這樣的模式,最早的顯例是,二○○五年總統大選前夕奇美創辦人許文龍「台灣、大陸同屬一個中國」的退休感言。

十多年來,這類「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的案例層出不窮,現在美國的民主基金會給了它一個專有名詞,叫做「銳實力(sharp power)」,用以與「軟實力(soft power)」做區別,指的是一些極權國家威脅和操縱外國的能力。這次台企聯的演出,正是銳實力的充分實踐。

台企聯的這些台商會長,早在一月十八日我民航局宣布暫緩核准航班當天,就已經零時差承旨辦事,那時是以受訪的方式,透過台灣報紙訴求:政府把台商當成籌碼。這個調子,一路下來,好似是擺在中國執意開通M503航路側邊的一個揚聲器。直到現在刊登廣告的內容,台幹與台生真的回不了家嗎?如果知道台企聯有成員私下向陸委會、海基會打招呼,承認是國台辦要求的,他們實在沒辦法,就明白這唱的究竟是哪一齣了。

中國這樣的國家,像操縱布偶般影響的,又何止是台商而已,所謂的「銳實力」已經橫掃台灣演藝界好多年,過去講「內地」,黃安檢舉台獨,都不若現在當事人要直接反台獨來得更「驗明正身」;在市場導向下,台灣的大牌必須到對岸去,才容易淘得到金,搞到此地經常看不到明星,台灣觀眾不也老早內化,習慣得很?

甚至,這種「銳實力」不單在中國發威,也進入到台灣本土,在潛移默化之中。一些中國旅客慕名而來的必遊書店,眼尖的讀者,會發現他們的書架分類,「中國史」有好一大區,真是以客為尊,然而台灣人在台灣卻找不到「台灣史」放在哪裡,好不容易逐冊搜尋,有些放在中國史項下,有些則歸類到政治領域,此等「用心良苦」,難怪連歐美大國都要對中國此等思想征服,急拉警報。

一則廣告,凸顯的是:台灣,站在「銳實力」的第一線,每天都是短兵相接的遭遇戰,而我們的對策是什麼?大家又該如何看待繳械的台灣人?這是一個需要全民共商的課題。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