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溫之下的思科(柯)路由器

「高溫之下的思科(柯)路由器」

在接近36度的高溫天氣,跑步跑了一個小時,在這樣高溫之下,雖然像一顆在高溫運作的思科路由器,但不由得又想起了柯文哲。

很多有關柯文哲的觀點都是從台北市民的角度來出發,我不是台北市民,對於台北市長沒有投票的權利,但是柯文哲的確會影響到我的未來,所以對於他應該也要有一些想法。

光譜兩端的民眾應該不會受到柯文哲現象干擾,心中早就有了定見,尤其深綠的談話節目一直把柯文哲打成紅,這樣的做法只是對深綠支持者的動員,能夠撼動柯文哲支持的基礎很小,就我的觀點看來,柯文哲的問題不在「紅」而是在「白」,因為他的人格特質和教育養成,這樣識時務為俊傑,能夠務實的面對所有的問題,的確是廣大支持者所欣賞的特點,一直打他兩岸一家親,對他一點影響也沒有,他就像務實的德國人一樣,是全世界最早和紅色中國合作的國家,雖然近年來已經開始深受其害,但是在中國崛起的過程中的確有不少德國企業撈到一些好處。

柯文哲是白不是紅,而且因為這種白非常純白,所以是中國可以接受的人選,說他是紅的確不公平。相對來講丁守中也不是紅,他是所謂的藍紅,就是那種想要在台灣中國統一的拉鋸過程中,可以得到好處的一群黨國既得利益者,如果真正統一了這些人的利益也會化為烏有。

說柯文哲是紅一點證據也沒有,又不是中國的強尼.英格利希,其實馬英九是紅的證據我們也沒有,這樣一直打他紅,根本拉不到什麼支持的選票,反而可能會引起很多反感。對於柯文哲的台灣意識想像大家都只能猜測,可是他的純白會讓人感到不安。投票選市長和交朋友雖然不太一樣,但是如果是在交朋友的情況之下,像我這樣不夠勇敢、能力不足的人,我會比較喜歡丁守中,柯文哲會令我害怕,我知道丁守中的特性,怎麼與他互動,什麼時候要說好,什麼時候要拒絕他,但是如果是柯文哲,因為他純白的不可預測性,我只能放棄一個這麼勤奮又聰明的優秀朋友。

有一派支持柯文哲的朋友有這樣子的想法,投給柯文哲對台灣是最好的選擇,這樣保證丁守中不會當選,中國的勢力不會再回來影響台灣,這些朋友非常愛台灣,非常務實理性,因為憂心之下也不斷地恐嚇不支持柯文哲的人就是台灣的罪人,不支持柯文哲的人都是腦筋不清楚,看不清楚狀況會害了台灣的一群人,尤其柯文哲如果萬一落選,一定會出來選總統影響台灣的未來,柯文哲不只在台北市在台灣其他地方,都有很多的選票,所以讓他留在台北市當市長是最聰明的選擇。

選擇純白比選擇藍紅對支持台灣意識的選民來講,似乎是最佳的選擇,即使在現實生活中不喜歡這樣的人當朋友,也應該讓他當台北市長,這是台灣人不得不接受的宿命。這樣的想法不能說是不對,我在幾個月之前,基本上也是偏向這樣的想法。但是在吳音寧事件發生之後,我覺得前面的想法絕對是區域性的最佳化,雖然不一定會帶我們下地獄,但是上天堂的機率也不高,我發現這樣的白不是被動式的純白,而是會跟張榮味系統積極主動合作的侵略性白色。

其實我想原來小英總統的想法,也是偏向我原來的想法,現在民進黨在台北市長也已經有提名,台北市民要做這個投票的決定真的不是非常容易。不過我想落選危害這樣的說法實在有夠不合邏輯,「一個人會不會危害台灣,是因為他能不能當選台北市長?」,如果會危害就是會危害,坐在什麼位置和時間的過程只是歷史舞台的佈景,人物才是歷史的主角。

依照我以前的想法,台北市民如果把柯文哲留著當台北市長,我們這些非台北市民感謝您們,如果沒有,我們會努力,沒有人可以弄死台灣,馬英九沒辦法,柯文哲當然也沒辦法,想要投給誰就投給誰,不要受到別人的恐嚇!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嘉義高中、台灣大學電機系畢業。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現任成功大學電機系教授、成功大學資通安全研究與教學中心主任,國家高速網路與計算中心副主任。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