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向左一步是左膠

「左向左一步是左膠」

否認大屠殺在德國和歐洲許多國家是一種犯罪行為,在崇尚言論自由的歐洲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尤其在假新聞流篡的今日世界,更顯得當初立這個法律的高瞻遠矚,這個法律是加害者國家因為反省自己的行為,希望規範自己所屬的社會,不要重蹈歷史的覆轍,為了將來可能再度集體犯下恐怖的罪行之前,所設計的預防措施和安全閥。

德國立這個法律主要的目的,當然是為了徹底消滅納粹主義,防止其死灰覆燃再次犯下反人類罪行,二是為了人類的良知和起碼的道德底線,如果連人類現代歷史上最血腥的種族屠戮都掩蓋、抵賴、甚至美化,世界上就沒有公理和道義可言。因為立了這個法律,於是有人推演出來一個說法,歐洲的言論自由是不包含民族主義。進而否定了許多民族主義的主張,因為這樣的傳統在處理歐洲難民問題上更顯得左支右絀,也造成梅克爾的聯合政府在難民政策上的意見分歧,支持度屢創新低,要求梅克爾下台的聲浪從來沒有停過。

前一陣子有一艘船叫做 「Lifeline」,船長是德國公民,一輩子都投票給對難民不是那麼友善的 CSU,他的船在德國註冊,但卻掛上了荷蘭的旗幟。當歐洲難民潮開始的時候,他決定要出來做些什麼,於是開始做起偷渡難民,一個人一百塊美金,他以往的經歷從來沒有死過一個難民,但是這一次無法在歐洲任何一個地方上岸,被要求要開回利比亞,一艘價值 23,400 美元商品的運送船,上面有很多小孩,光是七月前幾個禮拜,地中海就淹死超過七百個難民。兩百多個人收還是不收?馬爾他、義大利、還是那個國家要收容?

義大利不是德國,第一線要處理難民的問題,態度非常強硬,馬爾他當然聽義大利的話。德國政府正在從政黨難民政策衝突的深淵中,想辦法脫困,當然不可能積極處理。船長不斷的努力打衞星電話,只能得到德國和荷蘭政府的官方罐頭答案。義大利的內政部長不斷在臉書上放話,態度十分強硬。在歷經磨難之後,歐洲畢竟還是歐洲,船隻靠岸馬爾他,義大利要求歐盟各國分配認養難民,荷蘭先開口二十人。這件事情驚動日內瓦的人權法庭,義大利政府當然不理它。

Lifeline 的船長到底是人口販運者,還是難民拯救者?為什麼坐在到處都是觀光客的馬爾他法庭裡面可能會被判刑一年,處罰高及膝蓋的罰金。否認大屠殺是世界主義,不管難民死活、放到非洲的難民營嚴格看管是民族主義?納粹主義尚未成為歷史,難民湧入已成歐洲危機。

曾經有個非常優秀令人尊敬的台大醫院學長,肺癌的權威,他曾經告訴我,「看不懂提名姚這樣的人選,邏輯到底在那裡?政治對他而言太難了」,我回他:「肺癌只牽涉到五片肺,光是台灣,政治可是超過一億片的複雜度,當然很難」。回到民族主義的問題,沒有看過一個弱小要被人侵略的國家像台灣這樣缺乏國家認同,這麼多人喜歡和試圖併吞自己土地的人唱和,想到竹槓和彩票的例子。主客觀因素不同,人事時地物有一個條件不一樣,就會有很大的差異。當然不可能,但是不曉得可不可以立個像否認大屠殺一樣「否認中國統戰併吞台灣」的法律。

#立法的目的通常在保護那些不知道如何保護自己的人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嘉義高中、台灣大學電機系畢業。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現任成功大學電機系教授、成功大學資通安全研究與教學中心主任,國家高速網路與計算中心副主任。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