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劇的高潮

 

選戰大敗,萬箭齊向蔡英文,下面是一種解釋。

總統競選時,選民和候選人莫不希望「改革」。問題出於「改革」的含意是什麼?

大多數選民經過多年專制獨裁,積弊太多,革命既不可能,希望蔡英文當選,大刀闊斧,快刀斬亂麻,不惜走到法律邊緣,大破大立,台灣才有希望。

蔡英文對於「改革」卻有另一作風。她出身富家,溫良恭儉讓,早入官界,步步高昇到行政院副院長,全身細胞都是官僚,因此做事小心慎重,兼顧前後左右四面八方,認為多做必有錯,少做少錯,不可得罪任何人。作了總統,怕得罪中國,怕得罪國民黨,怕得罪既得特權者,遇到難事則龜縮不動。只有「年金改革」非做不可,否則國家破產。

除它以外,重要改革如「轉型正義」、「司法改革」都未看到成績,形式多,實質空。如最近撤銷「政治犯有罪判決」,煞有其事地舉行儀式誇張宣傳。實則過去「政治犯」,處死者已死,坐牢者已服刑完,被冤屈者已付出代價,家破人散者已四散銷跡,被叫作「政治犯」大家已無所謂,有人還以此為榮,不必要鄭重其事,舉辦什麼「撤銷冤罪」典禮。若有種,應去更改各地路名,航空公司、國營事業、軍艦名稱,拿「政治犯」來消遣,大可不必也。

總之,選民的期待,與總統的個性和作風之間落差如此之大,是個悲劇。選舉慘敗是此悲劇的高潮。

總統發表「給黨員的一封信」,分析敗選的主因,讀後深感她對現實的認知,又與多數選民的認知落差極大,仍然是悲劇性的。她似乎以為敗選主因是她「改革」太多太快,使人趕不上,造成「無助的弱勢者」,對於後者「沒有提供足夠的關懷和協助」,顯然她是針對「年金改革」優越特權被削減者而說的。

知不知道多年來絕對多數的無辜台灣人,士農工商,乖乖繳稅去支持世界絕無僅有的優越「年金」,那些絕對多數的台灣人是否才是真正的「無助的弱勢者」值得「足夠的關懷與協助」,不是那些多年享受優越「年金」者。

選民的不滿是「改革」太少太慢,而且婦聯會鉅額財產處理得糊裡糊塗,以及台大無校長,似與只愛做官軟骨無能的部長與總統皆脫不了關係。

選民與總統對於現實的認知落差如此之大,恐怕另一波悲劇的高潮正在醞釀著。

(作者為前總統府資政)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