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改市立,天堂變地獄

 

台中市議員上週在議會提出,自從國立高中職改為市立後,市府財政負擔更加沉重。包括教職員薪俸跳級、退撫基金以及每年教育部補助經費的地方自籌經費,加總就要花上幾億,排擠到市府其他預算。這樣的困擾與造成的問題,其實幾所國立改市立的高中職教職員感受最深刻,除了經費問題,學校的自主性變質,將讓學校的文化產生改變,時間越久,狀況會更明顯。

然而同樣是屬於國民教育的範圍,憲法特別明文規範,在經費上要保護國民教育階段的學校,卻由於教育人事經費逐年增加,排擠到學校經常門與資本門的經費,而且國民教育歸地方政府管轄,產生城鄉資源不均,學校各項經費有如天壤之別。台中市國立高中職收回台中市才短短二、三年,就已經有民意代表感受到,市長盧秀燕還建議「國立大學認養」。全國各縣市的中小學,數十年來在慘澹的環境下,常常要面臨到處討經費,讓學校有安全舒適的教學環境,卻還是趕不上都會學校豐沛的教學設備。

憲法保障的國民教育,為何有不同待遇?難道這不是造成城鄉落差更加惡化的無形殺手?常常遇到有些認識的家長,只要經濟情況允許,總會把孩子往都市學校送,他們的理由都是擔心孩子在鄉下學校,所受到的教學條件比不上都市學校。從台中市高中經費的問題,不正可以印證家長的擔憂,其實是很有道理的。

有好多校長同儕跟我一樣,常常為了學校的需要,那怕只是幾萬元,都會透過各種關係,拜託議員的配合款幫忙。但議員的選區範圍大,服務的選民學校多,經費也有限;再說,國立學校經費直接跟教育部申請,縣市學校則須透過地方政府統整所有學校的需要再報部。同樣是憲法保障的國民教育,因為層級不同,受到的待遇就有天壤之別。

建議政府全面思考中小學隸屬的層級問題,不該因為國民所居住的縣市不同而有差別待遇。

(作者為水里國中校長)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陳啟濃

陳啟濃
南投縣水里國中校長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