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市府如何替紙風車貼「政治」標籤

 

藝術表演遭受政治打壓,政治意識型態凌駕藝術價值,通常只在極權國家發生。正如中共對台灣演藝人員貼上台獨的標籤,禁止演出的機會。然而自由民主的台灣,竟也傳出紙風車在台中市的演出,遭受地方政治力量的惡意刁難,又說不想讓學校蒙上政治色彩,又是提出需要租金問題,設下重重阻礙,讓執行長不堪其擾,情願取消演出。

紙風車全國各鄉鎮演出,從來不分政黨,純粹是希望帶給兒童觀賞戲劇的喜悅。像台中市政府這樣的政治干預藝術,霸凌紙風車劇團,竟然還會發生在自由民主的台灣,彷彿是白色恐怖的復辟。

當老師的覺得最幸福的一件事,就是看到學生的眼神充滿了專注,提起最高的興趣,對於藝術劇團的表演,全場專心觀看演出,特別看到學生滿心喜悅,愉快的表情,更是為人師表的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

況且表演藝術,目前列為學校的一門科目,代表教育政策上對於藝術表演的素養,視為非常重要的學校課程。然而大部分的學校,都未能聘用表演藝術老師,如果有機會觀賞藝術團體的演出,是很好的機會教育,更何況紙風車的演出,都是公益性質。

感謝有位事業有成的建設公司董事長的校友,體認到山區偏遠學校欠缺藝術表演,加上家庭社經狀況普遍不佳,認同紙風車的藝術理念,每年贊助演出經費,讓筆者學校的學生,可以有機會觀賞紙風車的演出。

每年紙風車過來,總會帶給學生許多歡笑,生動活潑的演出中,又帶有教育的深刻意義。藉藝術的軟實力宣導生硬的毒品預防,在輕鬆愉快的表演氛圍中,學生能夠很容易的體認到吸毒的殘酷人生,同時也學到防範毒品的作為。 

再說紙風車的負責人,當然可以有自己的政治態度與傾向,這是自由民主國家人民最珍貴的政治權利,關心人民的生活,關注國家的發展。然而不代表會將政治意識帶入工作,特別是藝術是很單純很美好的事物。

所以將風車貼上政治標籤,做為政治的敵對陣營,進而阻礙刁難藝術表演的演出,做出跟極權國家政府一樣打壓藝術的行徑,反而更讓人懷疑這樣的行為,恰恰反映出地方政府的用政治干預藝術的野蠻作為,自我貶損民主價值,侵害人民觀賞藝術的自由。

政治干與教育的後果,造成永安國小學生失去觀賞藝術演出的珍貴機會,這跟演出者的政治立場,有何關係,難道不是政治勢力的藉機打壓?

民主社會的真正價值,在於人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政治立場,並且可以免於恐懼地自由表態,不會受到任何政治勢力的不當打壓與侵害。如果這樣的立場並不會影響或運用在自己的工作與職務上,藝術當然可以沒有政治色彩,藝術歸藝術,不該遭受政治勢力的標籤化。

陳啟濃/水里國中校長

<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論壇〉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陳啟濃

陳啟濃
南投縣水里國中校長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