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記者與買網軍


記者與網軍有近似功能,但專業與倫理差很大。記者本身有素養,又受層層節制,網軍則太多個人隨興之作。「中共」一面趕美國記者,一面收買網軍,便凸顯兩者的差別:收買網軍易,收買記者難。

美國記者獨立尋求事實,報導真相,不會聽當權者擺布,這是獨裁者的最大忌諱。他們的統治機制,記者是聽命宣傳的工具,只能姓黨。但國際媒體不姓黨,不聽話只能趕人。

趕記者是為隱瞞事實,買網軍則在顛倒黑白、造謠卸責。做為新興行業,網軍並沒有共同信守的倫理,或查核機制,大部分是賺錢取向的個體戶,誰付錢,他們就承命照發傳單,替金主「帶風向」。

中共對武漢疫疾,不公開不透明,炮製謠言,企圖轉移焦點,讓中共謊言惑眾的劣根性全部攤在陽光底下。對危害全人類的疫情,它選擇顧面子,隱瞞真相,不接受外國專家介入,讓吹哨人死得不明不白。

自命崛起的大國,不盡大國責任,不守國際組織規則,只圖改變規則。病源明明就在武漢,中國人涉足最多的地方就是重災戶,責任就在中共政權,它卻指揮網軍造謠病毒是美軍植入,但這套造謠大外宣,在美國、在台灣都被看破手腳。

美國國務卿龐皮歐一針見血:「中共」對人民健康和生活方式造成重大威脅,世界各國應在聯合國及其他國際組織抗拒中共的惡意影響。

中共用防火牆,對內蒙蔽人民,對外散布謠言卸責,但這次恐怕玩栽了。防火牆、趕記者、買網軍都無法隱瞞它危害人類健康,造成經濟衰退的事實。中國賴以崛起的「全球化」,世界工廠,將成過去式;經濟衰退,美中關係惡化,國際輿論驚醒,中共政權面臨六四以來最大危機。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鏗鏘集》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王景弘

王景弘
王景弘曾任《聯合報》記者、選述委員、駐美特約撰述、紐約《世界日報編譯、《經濟日報》駐美特派員、《聯合報》駐華府特派員,以及《台灣日報》主筆。著作有《探訪歷史:從華府檔案看台灣》、《沒有英雄的年代》……。目前每週在《自由時報》撰寫〈鏗鏘集〉專欄。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