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政治作為一種副業的幸福

以政治作為一種副業的幸福

好幾天沒有發政治相關的文章,再這樣下去恐怕不能以政治作為一種副業,只能以跑步或德文作為一種副業。最近河道上最流傳的就是「水門事件」,所謂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也是台派,這種言論受到極大的撻伐。沒有人可以定義什麼叫做台派,但是幹X娘台派倒是誰都可以用。

我不敢說我是台派,我呼籲蔡英文的內政部長下台,算起來也不是台派。有名人認為雖然我是支持小英,現在說蔡英文的政府部長講幹話,會被出征,看起來是沒有。可能數位身分證實在太複雜,比核能發電的問題還要艱澀困難,整個過程之中,臉書朋友才掉了兩個。

有臉書的朋友說如果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是台派,蔣介石就是台派的開山始祖,又有朋友說如果萬一中國真的民主化,台灣也被統一了,難道不會出現普丁或是盧卡申科這樣的獨裁者?而且投票台灣永遠投不贏。

說要讓中國統一,不管有沒有什麼前提,崇尚獨立、自由、人權的我是永遠都不會接受。以政治議題作為個人或商業上利益的行為,絕對也沒有辦法指導台灣的未來或定義台派是什麼。台灣的民主雖然非常脆弱,但是2018的教訓之後,很多人會因為生存的必要,挺身斥責這些混淆視聽、為政治操作自身利益諸如黃國昌之類的人,這種為了生存而感到的恐懼,怕失去獨立自由民主而感到的威脅,深刻的印在每一個有這種想法的知識分子腦海當中。

要包容一切把餅做大才是台派?世界真的不是這樣的,沒有堅定的核心價值,絕對不會是同行的盟友。彭文正還在要求法院判他死刑,這傢伙為什麼不乾脆自己去死。這些都是因為利益的考量,而不是有什麼核心價值目標的代表人物。

台灣所謂想要把餅做大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就是柯文哲,他把水彩的各種顏色加入了自己的政治圖畫當中,不管紅橙黃綠藍靛紫,都是他可以使用的顏色,結果不知道核心價值的重要,色彩學的基本道理,一張圖畫紙充滿了各種顏色,於是就變成了黑色。

另外一個話題就是國民黨是不是要倒,台灣才真的會好,這句話想都不用想答案就是肯定。德國曾經在憲法法庭解散了兩個政黨,愛沙尼亞也解散了一個主要的政黨,本來李登輝總統執政的時候,所謂虎口下的總統,台灣有可能會發生像愛沙尼亞代表外國勢力政黨政變的情形,但是因為李登輝總統的智慧讓這種事情沒有發生。國民黨的存在對台灣而言,本身就是一種恥辱,一個沒有任何核心價值,什麼反共、三民主義統一中國這些有的沒有的,都是只為鞏固獨裁者個人利益的藉口,現在從中國拿到好處的核心成員,只是繼承了中國國民黨一貫的道統,這種政黨還是趕快從台灣消失比較好。能夠以政治作為一種副業是幸福的,德文和跑步當然也是,從事政治行業雖然可以得到極大的利益,以及鎂光燈的注目,但是能夠得到平靜的人並不多!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有怪癖不接受媒體訪談、演講、邀稿或上電視!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