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明雄相關文章

難忘特務頭子巡視獵物的身影

難忘特務頭子巡視獵物的身影

  日前國民黨前頭人馬英九,應邀在他們的中常會作專題演講:「經國先生與我」,紀念他們的恩人蔣經國逝世三十週年。小馬哥細數兩人之間的回憶,高度肯定他的頭家,因馬留美回台灣即擔任小蔣總統的傳譯,爾後入閣任部長,選台北市長、台灣總統,仕途一帆風順,當然要歸功感恩小蔣的提拔;而小蔣的人選,必定要有赤膽忠心思想純正猶如忠僕般聽話順從奉承的言行態度。 蔣經國可說是國民黨被中共八路擊潰,敗退到台灣實行長達三十八年戒嚴令後,全面掌控特務糸統強力迫害白色恐怖受害者的特務頭子,即使他在眾多黨外民主前輩敢衝敢拚,不怕死刑不怕坐牢下,在他臨終前,宣佈解除戒嚴令,讓他蔣家得以在新政府民主自由尊重人權的體制下,避免被「鞭屍」的慘景,但是他在我坐政治牢獄時,巡視牢房耀武揚威肅殺的身影,迄今使我難忘。 一九六二年晚秋,我已經陷進台北市青島東路三號警總軍法處看守所三個多月,牢房狹小囚人多,炎夏幾乎熱死的季節終於悄悄溜走,可是黝暗的牢房內,每星期二或五,天未亮的時辰,不時有判死刑的難友,被抓雞鴨般地挾往刑場,每逢有難友就義日,牢房內,整天都會瀰漫一股無形的愁鬱霧團,難友們臉容行動顯現悲戚遲鈍的神色。 有那麼一天,整棟牢房內平時比較多話敢出言跟獄卒班長抗爭的難友,突然被命令收拾隨身衣物帶離押房,事後牢坐久的難友說,可能有大人物要視察在人類動物園中的我們,因為監獄官長怕那些平時愛發牢騷又不怕關的難友,在大人物前出聲嚷叫申冤,所以預先押送新店安坑軍人監獄寄押。 果然沒有幾個小時後,本來是午後放封散步的時刻,監獄官率領幾個獄卒班長穿戴整齊,一列排開由監獄官吹哨子後:「今天有貴賓來視察,大家穿上外套,整齊安靜坐在各人的位子,不要亂動更不可出聲說話。」 沒有多久,一個矮胖穿著米黃色夾克挺著凸突肚子的花甲男士,在眾多穿戴將軍服的軍官簇擁下走進牢房,這時有難友低聲說:是蔣經國。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蔣經國本尊,他那時正逢掌握威權的實權者,一副趾高氣揚的神態,兩手握拳插腰,一個人走到牢房的正中央,放眼掃視整個押人的牢房,他離我的坐位不到十公尺,凌厲的眼光露出獵人捕獲獵物的喜悅,似乎在說:你們這些壞蛋,誰也逃不過我的掌心! 後來台灣人愈來愈不怕關不怕死,連高雄錫安山的基督教徒們都敢衝敢拚,還詛咒他死於七竅流血。不過善良的台灣人,直到今天,距離蔣經國謝世三十年,才等到「促進轉型正義條款」的立法,調查尋找真相,從真相中讓受害者感受是否能釋出大和解包容的心腸,使台灣能是充滿愛與寬容和平的好居住的國家。 (作者為政治受難者)
施明雄 2018-01-13
致王炳忠們,我們這樣才是被白色恐怖了

致王炳忠們,我們這樣才是被白色恐怖了

     新黨發言人王炳忠等人疑涉《國家安全法》遭搜索,王等人怒嗆是白色恐怖再現。圖為王炳忠、侯漢廷、林明正、陳斯俊(左起)日前按鈴申告搜索違法。資料照片 施明雄/政治受難者 台灣自從1949年底宣布戒嚴後,正式進入白色恐怖年代;那時稍微有人挾怨尋仇向警調有關特務單位,告發某人有發牢騷、看過左派作家小說,或曾多人集會讀書,或在大陸被八路軍俘虜過或待過淪陷區等來台後沒去自首投案者,都是白色恐怖鐵網抓拿的對象。即使39年後解除戒嚴,政權輪替,民主自由人權抬頭,學校的歷史教科書上,依然沒有明言說出或清楚告知子孫們認識那段醜惡恐怖殘暴危害人權的史實,所以才導致近日有一些「王炳忠們」誤解又太美化白色恐怖了,筆者是那時代遭受迫害活過來的受害者,要說親身經歷,什麼才是白色恐怖! 首先要問新黨主席郁慕明和王炳忠們,對岸的中國是不是台灣的敵國?前不久中國駐美國李姓公使才在華盛頓任所,公開恐嚇美國人和台灣人:如果美國軍艦駛進高雄港,將是中國軍隊武力統一台灣的時日!一個中共高級的外交公使,理應是持和平橄欖枝的使者,竟然耀武揚威地暴露出如此囂張侵略性的話,在他心中會有《聯合國憲章》,會有普世的人權、民主、自由? 郁主席在王炳忠們被搜查後說:白色恐怖不能這樣搞,對小朋友用《國安法》,小朋友能顛覆什麼,我看他們只是想蒐集資料而已。隨後整個藍營一夥不曾嘗過白色恐怖毒害的人,出聲吶喊:「民進黨政府正實施白色恐怖!綠色恐怖!納粹!」因為這些人不會去讀看白色恐怖受難者的記載與史實,何謂白色恐怖的受害經歷,他們近乎無知,認為調查局持搜查票上住處搜查就是白色恐怖,何況王炳忠們經幾個小時訊問後,個個無保請回,而且還能上網直播和調查官對峙的情景,回家後還喊要出來參選市議員,一副投共促統是英雄好漢的眼臉,可不知這群人如是活在兩蔣白色恐怖時代,早就一槍斃命!還能安穩回家說大話? 筆者以政治受難者身分,來描述白色恐怖年代,便衣調查特務上門抓人的情景,給王炳忠們了解什麼才是白色恐怖!現今的綠色恐怖還能專車去專車回,說不定問話時還有點心招待,尿急時尚可喊停上廁所解放,疲累時伏案休憩呢。 我的親身境遇是1962年暑假,從國防醫學院回高雄,有一天大哥施明正被幾個粗壯大漢在管區警員指認下,沒有出示拘票就強力擄押逮走。隔30幾小時,我正從浴室洗完澡出來,那個警員又帶著幾個粗漢進來,大喊:「施明雄!施明雄!」警員一指我,兩個大漢粗暴地一左一右挾扣我兩臂,當然沒有出示任何拘票逮捕令,我出聲:「請讓我穿件外衣套雙鞋吧。」但他們大聲咆哮:「不用穿了,馬上回來!」我只穿條卡其褲夾著露趾藍白拖,這一走,和大哥5年後才能從台東泰源監獄回來高雄。 罪名是1959年秋天施明德砲校畢業要赴金門服役,大哥在家炒了幾道菜請施明德的幾個高雄中學同學話別,特務製造和認定這餐飯是叛亂組織「台灣獨立聯盟」的成立。參加吃飯或無參加吃飯的,僅大哥23歲,其他都是17、8歲的少年,被刑求疲勞訊問口供;有5個最輕判5年,2個無期徒刑,4個12年,也有7年、10年的。更因施明德有一位正就讀陸軍官校的同學,特務們竟然逮捕所有的台灣籍學生,後來經官校校長向上級抗告才釋放一大批;更判一位32歲的工人宋景松先生死刑,宋先生僅初中畢業,早先擔任過黨外李萬居先生《公論報》記者,先前雖然《懲治叛亂條例》「二條三」起訴10年以上,判決時卻變更「二條一」被殘殺。 案發後,施明德從小金門押回台灣,經過幾個刑求機關,最後到軍法處判無期徒刑,那時他牙齒被刑求打掉好幾顆,偵訊中不准寫信回家,也不准看牙醫,20來歲就滿口脫牙。 另個真實故事,1954年,一位名叫郭知高的人在山上耕作,有天來了個陌生人,討了杯茶水喝,熱心的郭先生又請他吃頓地瓜飯配菜脯蛋,在農舍住一夜。幾個禮拜後,管區警員帶著幾個兇惡大漢上山把目不識字的郭知高關進調查局,特務指稱他送茶水飯菜住一夜的人是共匪,以資助共匪罪判10年。1962年他在安坑軍人監獄外役房養豬,因母亡申請請假單回家奔喪祭拜送別母親,並請班長隨身押護,但不獲准,他情急之下偷跑回家,並在晚點名回押房,但也被處罰押回看守所欲加逃亡徒刑,跟我同牢房。郭先生是位既駝又跛的老人,他說小時候爬樹從樹上跌下成殘,但國民黨特務還是不放走他,把個不識字的殘障人判10年,這政權可惡不可惡!可是他離開養豬場後,替官兵賺錢的養豬工作無人照料,不久就又把他送回去了。 白色恐怖年代,抓人殺人哪有什麼搜查票拘票!幾個來路不明的暴徒,衝進住所任意抓人逮人。政權換了,教育部應該在台灣近代史的課本上,詳細記載一些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遭受迫害的史實,讓子孫們明確了解何謂真正的「白色恐怖」 ,使王炳忠們珍惜眼前的人權與民主自由,對中國極權者稱臣絕無好處!台灣政府絕對不會「李明哲」你們!
施明雄 2017-12-30
還在為蔣介石除罪化!

還在為蔣介石除罪化!

  轉型正義條款立法後,國民黨擁蔣死忠份子怕得要命,奶水沒了,嬌生慣養吃香喝辣的好時光消失啦,死要命地說倘若沒有蔣中正,台灣早就被毛某共產黨併吞、台灣人不知要死傷多少人!又說蔣氏將台灣經濟起飛!? 抗日戰爭時,蔣氏有三年躲在峨嵋山,後來又遠遁在大後方重慶保命,驅令屬下捐軀沙場;如果沒有美軍那兩個原子彈迫使日本天皇投降,而連一九四五年九月九日,日本陸軍中國戰區總司令岡村寧次大將在南京簽遞投降書都不敢出面,讓何應欽將軍出盡風光,可是蔣氏記恨此後把何將軍冰凍台北,永不錄用。 敗退台灣前後;派貪贓枉法的陳儀長官搜刮台灣人財物,掀開二二八事件大屠殺,後來突下令舊台幣換新台幣一元,多多台人一夕破產,筆者家父那時準備一筆錢款,將在高雄市火車站前二百坪土地建築一棟三樓旅社,結果一夜之間變成一堆廢紙!蔣氏一群人直說帶大筆黃金國寶來台,但他領來的六十萬大軍不吃不喝?倘若不是韓戰爆發,美軍第七艦隊駐防台灣海峽,又軍援金援台灣,阻止中共軍隊來侵襲,憑蔣中正那被八路軍打得破膽潰敗的驚恐之兵,怎能防衛台灣,而且沒有搜刮台灣人的財物糧食,那幾十萬軍人還能活? 爾後慷他人之慨;實行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給投機取巧所謂半山的台灣人甜頭特權,以台制台,又號稱「自由中國」推出一群走狗政客,選舉時關燈作票,不然就捉拿敢衝敢言的黨外人士,逮進調查局、保密局、警總軍法處。 一九七○年代給予聽話的政客順民,從事破壞污染環境的拆船製造大量戴奧辛巨毒的特權,以及多種利用廉價勞工的加工工廠,高雄市前鎮加工廠應運而生,對日本資本家提供幾年免稅的條件,大筆來台設電子家電等加工廠,招收鄉村僻壤的農家子女成為廉價勞工,那時筆者出資幫助二個出獄找不到工作的難友,在前鎮市場內頂下一家自助小餐店,因鄰近加工廠,那些女工薪水微薄,一餐只花五元買二菜一碗白飯過活,早餐更省,僅吃碗稀飯配個鹽鴨蛋,台灣人有今天的成就是靠眾多肯吃苦耐勞的勞工們打拚出來的! 侵犯凌辱殘殺台灣島上無辜本省外省人政治異議份子,每個死刑判決案件,都要蔣中正、後來是蔣經國的簽名,蔣家的殘虐暴政從中國延伸到台灣,直到台灣不怕關不怕死的民主前輩前仆後繼,才能有今天一人一票選出台灣總統和立法的委員。 坐政治牢時每逢十月三十一日,還要被迫排隊去禮堂向蔣介石像叩頭拜壽,有難友在隊中問:「今天是拜幾(台語拜鬼)?」竟然被旁邊的班長報告政戰官,那難友坐滿十年牢,又加上三年的感訓教育。你敢說這人是民族的救星? (作者為政治受難者)
施明雄 2017-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