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明雄相關文章

當年刑警的戒嚴任務

當年刑警的戒嚴任務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發生張天欽的「東廠」事件,想釐清侯友宜昔日擔任刑警的角色,使十八名藍營立委硬爬行政院圍牆,擬向賴院長抗議,又到促轉會強行高掛多個「東廠」招牌,冀想吸收年底選票,未見警方出面阻止;這種事如在國民黨專制統治時代,恐怕早就被消防噴水車的強力水柱驅離,或以侵犯公署現行犯遭警察逮人拖拉進警局追究了,時代的進步,可見現今民主自由的寶貴,台灣人要珍惜。 公元二千年白色恐怖冤獄補償條例在立法院通過,筆者也回台申請,每天都會到四弟明德立委服務處,因為有很多受難的老難友會來求助如何寫申請書,那時見到離別三十多年的難友,有如從陷落黑暗泥淖被撈救重生的喜悅,慶幸你我還活著見到政權輪替、民主自由的曙光。 有天午後,服務處來了一對老夫婦,推著一位坐在輪椅上約四十多歲男人進來,那位老先生拿出一堆文件,輪椅上的男人面容蠟黃削瘦憔悴,眼光失神,有著萬般苦難無奈的神態,老先生拿出陳情書給辦公室主任,報出自己和兒子的姓名,然後說,這是我的兒子,十五年前,被他偷情外遇的太太栽贓一把土製手槍在臥房天花板上,又將兩小包毒品放在兒子機車的置物箱內,然後密告警方來家搜查逮人,兒子被刑警刑求逼供毒打成招,押下自白書,先判無期徒刑,後改判十五年確定(偷情妻順利取得離婚資格),人在受刑後精神出問題又不能保外就醫,因蔣經國去世和李登輝就任獲得減刑,出獄的他幾成廢人,知道施委員在白色恐怖冤獄補償條例中,喝「大和解咖啡」、聯合各政黨通過此法案,今天特別來求助。辦公室主任雖然接下陳情書,但費了好久時間,試圖說明刑事與政治案件的不同。 不說冤死的江國慶與洪仲丘,一九八二年四月十四日李師科持槍搶走銀行五百四十多萬成功逃逸,二十三天後一名樣貌好像李師科的計程車司機王迎先被逮捕,是其女兒男友貪念獎金檢舉的,承辦的五個刑警︰詹俊榮、陳奕煌、謝文昌、洪福州、周桐明,想迅速破案立功升官發財,對王迎先加工刑求取得自白書,押王尋找犯罪工具和贓款,警車上秀朗橋時,王供稱犯案手槍擲下新店溪,王被押下車指認正確地點時,突然翻越欄杆跳落新店溪自殺明志,同時段李師科人贓俱獲,這個一案雙破又逼死無辜老百姓的警政醜聞,轟動世界,進一步證實台灣在國民黨極權獨裁統治下,情治特務憲警人員的邪惡與殘酷。 那五個刑警案發後逃亡,陳奕煌逃至梨山,經過兩次減刑,才出來投案,很快就自由了;另一個詹俊榮和妻子假離婚,偽造文書給岳母收為養子改名張俊榮,逃往奧地利,再轉逃中共,因其有留美接受警察特別訓練證書,被中國招收為公安幹部,官至武漢公安學校副校長,雖然被台北地方法院通緝十二年,但早已過期了。台灣恐怖年代不公不義的事情實在太多,教育部應該成立特別小組,專門負責撰寫供給中小學讀的台灣白色恐怖史,讓以後的執政者不再犯錯。 (作者為政治受難者)
施明雄 2018-09-23
又在消費慰安婦

又在消費慰安婦

  這次九合一選舉,國民黨拿不出好政見,只好借助日本人藤井,在台南國民黨市黨部踹踢慰安婦塑像一腳的影照,率部眾到台北日本交流協會,大事喧嘩抗議民進黨不替慰安婦講話,又譴責促轉正義委員會不提和追究一九四五年以前慰安婦遭欺凌之事!窮途末路沒有任何感動民心的好政見,國民黨後輩是否忘記蔣介石在日本無條件投降後喊出「以德報怨」,還聘請日本善戰軍官來台成立「白團」協助壓迫台灣人反攻大陸? 所以從一九四五年到二千年,長達五十幾年的統治時間,理應完成向日本政府追討並索賠慰安婦的情事,但數十年來,國民黨不聞不問,只見台灣人民個別拜託旅居日本的台僑熱心人士,向日本政府和法院追討賠償訴訟,不過蔣介石的「以德報怨」總成擋路石,死路不通,要怪該去怪蔣家人吧。 日本人藤井踢慰安婦一腳,筆者才在塑像的碑文上看到這幾個字:…慰安婦是供日軍姦淫,受害人至少一二○○人。一九五八年我家在高雄火車站前開設一家平價旅社,招聘的女中即是現今的服務員,那時女中只供膳宿不給薪金,她們的收入靠旅客小費,但月收入都高達一千多元比軍公教好三倍,有位精通日文的中年婦人名叫阿雪桑,她有空時會向我們高中生提起大東亞戰爭時,台灣遭美軍轟炸,人民不能下田耕作,收成不好民生窮苦,日本政府以高薪召聘軍伕和軍中護士,她也跟隨許多男女去應徵並前往南洋菲律賓參戰。她提到許多戰地故事,斯時尚未有人提到慰安婦,好久以後,我想阿雪也許是慰安婦之一,從她言詞中感受到台灣人民在任何殖民地獨裁者統治下,沒有一個人能擺脫悲情遭受迫害的境遇。 從慰安婦碑文上記載受害人至少一二○○人,國民黨也不想想被日本帝國徵召去中國、南洋各地當軍伕的台灣男人有二十幾萬,我內人的二伯就死在菲律賓屍骨無存。再說國民黨佔據台灣後的白色恐怖,光被槍決虐殺的就一千多人,關牢連累家屬受迫害的家人,就高達二十多萬人,後來通過的補償金也沒有從國民黨黨產中賠償,而是由財團法人和國庫中提撥,試想國民黨對台灣人造成的傷害,會比日本人少?以我來看都是一丘之貉。 再說國民黨以反攻大陸殺朱拔毛,壓迫台灣人和外省老兵赴金門馬祖當砲灰,在軍中設軍中樂園,由人口販子到山地和貧窮鄉村賤價買少女推入火坑,豈不是任由國民黨軍人姦淫嗎? 國民黨是一個不知道悔悟自新認錯慚愧的政黨,自己做過多少邪惡殘酷的罪孽,迄今仍然「橫柴拿入灶」,硬扯都是別人的錯,幸好台灣人愈來愈能分辨是非黑白。 (作者為政治受難者)
施明雄 2018-09-15
羅瑩雪們 白色恐怖幽靈

羅瑩雪們 白色恐怖幽靈

  不久前,行政院才依照立法院通過的法條,讓「促轉正義委員會」正式掛牌成立,尚未作出一件調查案,但七十幾年來,在台灣素行不良的國民黨老中青們,就迫不及待地說綠色恐怖了,特別是馬英九時代的法務部長羅瑩雪及過去吃香喝辣的既得利益者。 台灣自古以來,歷經幾個朝代的殖民統治,每個時代都有許多出賣靈魂彎腰屈膝乞求的順民,但慶幸還是有不怕關不怕死的民主前輩;一九六八年剛從台東泰源監獄出獄,碰到高雄市長和增額立法委員選舉,素來敢言敢衝的郭國基參選立委,那次他的宣傳車裝豎一支紙製大砲,車兩旁都寫上:賜我光榮死於議壇。 他私辦的演講場都人山人海熱鬧滾滾,因為他動人心魄的激烈言詞,只有在選舉政見會上才能聽到,郭國基前輩留下許多名言,記述國民黨貪贓污穢的臭史;他說國民黨人在中國那麼大的土地,就是因為大官小官欺壓百姓吃銅吃鐵、吃銀吃金,無所不吃,才會被共產黨一路趕到海南島,然後到台灣,那批人仍然不知改過照常為非作歹,警察特務胡亂抓人屈打成招,法官有錢判生,無錢判死,這個黨人借咱的所在住,吃咱的米飯,喝咱的水,抽咱的稅金活命,還耀武揚威,不准咱台灣人講台灣話,真是乞丐趕廟公,豆油呼伊醞,連碟仔都搶去! 一九六八年郭國基先生的最後造勢晚會我參加了,他在批評國民黨許多劣政惡績後,慷慨激昂地大聲說:「咱台灣人愛團結努力追求出頭天,台灣人起來!到總統府將那面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仔拉下來,…(停了好幾秒鐘久)突然舉起緊握拳頭的右手說:將它插到中國的南京城,你講好不好!」台下的台灣選民掌聲雷動,大家才吐出心頭那個緊張的情緒。開票後,因票太多國民黨無法作票,郭國基高票當選,二年後在立法院議壇上昏倒,死於直腸癌。 羅瑩雪承認白色恐怖時司法人員素質差,難免有公報私仇之事;但我以兩個被殘酷凌虐的案件,來揭發國民黨人的惡毒殘忍非人道。 笫一案是薛介民空軍上校,妻姚明珠空軍醫院醫師,分別被逮進特務偵訊室,特務用牙刷刷姚的陰道,致她大量流血昏死過去,迫其簽下自白書,姚到軍法處,拿出血跡斑斑的內褲翻供,可惡的法官說那是月經血,判他夫婦死刑處死了。 第二案是姚明珠的小弟姚勇來,勇來妻沈嫄璋是女記者,特務刑求她和丈夫在大陸參加中共外圍組織「共青團」,沈死不承認,特務剝光她的衣服,裸身坐在一條粗麻繩上,有特務按住她身體,另二個特務拉扯麻繩,讓她流血不止死亡,在三更風雨交加半夜叫其丈丈隨同運屍體草草埋於六張犁公墓,也不准立碑,姚勇來後來判十五年。多悲慘的史事,那些國民黨人是人? 以上兩案發生於一九六二年後,在牢中我還見過關在女囚房的姚明珠,蘇洪月嬌和她同房。 (作者為政治受難者)
施明雄 2018-08-19
誰留的血債?

誰留的血債?

  蔡英文政府贏得政權,依照競選諾言大行政治改革;成立黨產會幫馬英九兌現黨產歸零的弘願。也推動轉型正義,替數萬名遭受獨裁者凌虐迫害殘殺的受害者或其後代,尋找加害者,使生者欣慰,死者瞑目安息。 再者為了避免年輕一代的公教軍人退休人員的年金破產,果剛勇敢地不畏選票的流失,實施年金大改革,這三項革命性的改革,相信有良知有道義的台灣人民都會高舉雙手按讚。 然而卻在軍人年金改革排上立法院要審議時,藍天行動聯盟秘書長不聽警衛的勸阻,自行爬牆不慎摔傷昏迷,同夥們又阻撓急救的救護車迅速救人,近日傷者不幸仙逝安息天堂,哀哉。 不過反對年金改革者,把亡者死因歸罪於執政者,促統傾中媚共朝拜即將坐上帝位的習皇帝的王某人,更將斗大的「血債血還」PO上網,向蔡政府宣戰!向台灣人民宣戰!在民主自由崇尚人權的國土上,還存著血債血還的仇恨,令人不寒而慄。 難怪,一九九六年台灣第一次民選總統,筆者回台助選彭明敏教授前輩,有天和難友坐計程車,因知道台北國民黨爪牙線民多,不敢言明去競選黨部,僅告知什麼路的交叉路口,豈知在半路上我不小心說出在海外曾和彭教授見過面的事,那運將眼明耳聰,竟然在車流不斷的公路上急煞車,怒氣沖天喊叫:我不載台獨份子!拿一百元車錢,馬上給我下車!告訴你們我是新黨的!那時我就深覺不妙,如果台灣被那個黨取得政權,台灣人民還能自由自在安穩過日? 時代已進入二十一世紀十八年,眾多的專制獨裁國家崩潰獨立自主,血腥的殺戮贏不得人民擁戴,倘若要血債血還,告訴王某人們,應該找雙手沾滿血腥的蔣家父子以及他們的特務劊子手們! 一九五○年代獨裁的蔣家軍法處一審就處決了嫌疑犯,一被點名出庭沒有再回牢房的,那就是被叛亂被共匪了,草菅人命蹂躪蒼生,怪不得歷史上留下蔣介石是世界上第四殺人魔,排在史達林、毛澤東、希特勒之後,但他也殘殺一千萬人以上,他殺死的中國人或是轉進台灣後被稱為外省人,你們這些心懷中國時時自稱中國人的尊貴者,難道忘記替死去的同胞討個「血債血還」? 一九六二至六三年間,我在青島東路三號軍法處等待審判,那段時間大約有二十多位被槍決,其中除陳智雄先生、宋景松先生是台灣人外,都是從中國逃難來台、你們的同胞,他們無辜慘死的罪嫌比你們現今的投共輕多了,那些血債你們曾替他們追討? (作者為政治受難者)
施明雄 2018-03-10
難忘特務頭子巡視獵物的身影

難忘特務頭子巡視獵物的身影

  日前國民黨前頭人馬英九,應邀在他們的中常會作專題演講:「經國先生與我」,紀念他們的恩人蔣經國逝世三十週年。小馬哥細數兩人之間的回憶,高度肯定他的頭家,因馬留美回台灣即擔任小蔣總統的傳譯,爾後入閣任部長,選台北市長、台灣總統,仕途一帆風順,當然要歸功感恩小蔣的提拔;而小蔣的人選,必定要有赤膽忠心思想純正猶如忠僕般聽話順從奉承的言行態度。 蔣經國可說是國民黨被中共八路擊潰,敗退到台灣實行長達三十八年戒嚴令後,全面掌控特務糸統強力迫害白色恐怖受害者的特務頭子,即使他在眾多黨外民主前輩敢衝敢拚,不怕死刑不怕坐牢下,在他臨終前,宣佈解除戒嚴令,讓他蔣家得以在新政府民主自由尊重人權的體制下,避免被「鞭屍」的慘景,但是他在我坐政治牢獄時,巡視牢房耀武揚威肅殺的身影,迄今使我難忘。 一九六二年晚秋,我已經陷進台北市青島東路三號警總軍法處看守所三個多月,牢房狹小囚人多,炎夏幾乎熱死的季節終於悄悄溜走,可是黝暗的牢房內,每星期二或五,天未亮的時辰,不時有判死刑的難友,被抓雞鴨般地挾往刑場,每逢有難友就義日,牢房內,整天都會瀰漫一股無形的愁鬱霧團,難友們臉容行動顯現悲戚遲鈍的神色。 有那麼一天,整棟牢房內平時比較多話敢出言跟獄卒班長抗爭的難友,突然被命令收拾隨身衣物帶離押房,事後牢坐久的難友說,可能有大人物要視察在人類動物園中的我們,因為監獄官長怕那些平時愛發牢騷又不怕關的難友,在大人物前出聲嚷叫申冤,所以預先押送新店安坑軍人監獄寄押。 果然沒有幾個小時後,本來是午後放封散步的時刻,監獄官率領幾個獄卒班長穿戴整齊,一列排開由監獄官吹哨子後:「今天有貴賓來視察,大家穿上外套,整齊安靜坐在各人的位子,不要亂動更不可出聲說話。」 沒有多久,一個矮胖穿著米黃色夾克挺著凸突肚子的花甲男士,在眾多穿戴將軍服的軍官簇擁下走進牢房,這時有難友低聲說:是蔣經國。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蔣經國本尊,他那時正逢掌握威權的實權者,一副趾高氣揚的神態,兩手握拳插腰,一個人走到牢房的正中央,放眼掃視整個押人的牢房,他離我的坐位不到十公尺,凌厲的眼光露出獵人捕獲獵物的喜悅,似乎在說:你們這些壞蛋,誰也逃不過我的掌心! 後來台灣人愈來愈不怕關不怕死,連高雄錫安山的基督教徒們都敢衝敢拚,還詛咒他死於七竅流血。不過善良的台灣人,直到今天,距離蔣經國謝世三十年,才等到「促進轉型正義條款」的立法,調查尋找真相,從真相中讓受害者感受是否能釋出大和解包容的心腸,使台灣能是充滿愛與寬容和平的好居住的國家。 (作者為政治受難者)
施明雄 2018-01-13
致王炳忠們,我們這樣才是被白色恐怖了

致王炳忠們,我們這樣才是被白色恐怖了

     新黨發言人王炳忠等人疑涉《國家安全法》遭搜索,王等人怒嗆是白色恐怖再現。圖為王炳忠、侯漢廷、林明正、陳斯俊(左起)日前按鈴申告搜索違法。資料照片 施明雄/政治受難者 台灣自從1949年底宣布戒嚴後,正式進入白色恐怖年代;那時稍微有人挾怨尋仇向警調有關特務單位,告發某人有發牢騷、看過左派作家小說,或曾多人集會讀書,或在大陸被八路軍俘虜過或待過淪陷區等來台後沒去自首投案者,都是白色恐怖鐵網抓拿的對象。即使39年後解除戒嚴,政權輪替,民主自由人權抬頭,學校的歷史教科書上,依然沒有明言說出或清楚告知子孫們認識那段醜惡恐怖殘暴危害人權的史實,所以才導致近日有一些「王炳忠們」誤解又太美化白色恐怖了,筆者是那時代遭受迫害活過來的受害者,要說親身經歷,什麼才是白色恐怖! 首先要問新黨主席郁慕明和王炳忠們,對岸的中國是不是台灣的敵國?前不久中國駐美國李姓公使才在華盛頓任所,公開恐嚇美國人和台灣人:如果美國軍艦駛進高雄港,將是中國軍隊武力統一台灣的時日!一個中共高級的外交公使,理應是持和平橄欖枝的使者,竟然耀武揚威地暴露出如此囂張侵略性的話,在他心中會有《聯合國憲章》,會有普世的人權、民主、自由? 郁主席在王炳忠們被搜查後說:白色恐怖不能這樣搞,對小朋友用《國安法》,小朋友能顛覆什麼,我看他們只是想蒐集資料而已。隨後整個藍營一夥不曾嘗過白色恐怖毒害的人,出聲吶喊:「民進黨政府正實施白色恐怖!綠色恐怖!納粹!」因為這些人不會去讀看白色恐怖受難者的記載與史實,何謂白色恐怖的受害經歷,他們近乎無知,認為調查局持搜查票上住處搜查就是白色恐怖,何況王炳忠們經幾個小時訊問後,個個無保請回,而且還能上網直播和調查官對峙的情景,回家後還喊要出來參選市議員,一副投共促統是英雄好漢的眼臉,可不知這群人如是活在兩蔣白色恐怖時代,早就一槍斃命!還能安穩回家說大話? 筆者以政治受難者身分,來描述白色恐怖年代,便衣調查特務上門抓人的情景,給王炳忠們了解什麼才是白色恐怖!現今的綠色恐怖還能專車去專車回,說不定問話時還有點心招待,尿急時尚可喊停上廁所解放,疲累時伏案休憩呢。 我的親身境遇是1962年暑假,從國防醫學院回高雄,有一天大哥施明正被幾個粗壯大漢在管區警員指認下,沒有出示拘票就強力擄押逮走。隔30幾小時,我正從浴室洗完澡出來,那個警員又帶著幾個粗漢進來,大喊:「施明雄!施明雄!」警員一指我,兩個大漢粗暴地一左一右挾扣我兩臂,當然沒有出示任何拘票逮捕令,我出聲:「請讓我穿件外衣套雙鞋吧。」但他們大聲咆哮:「不用穿了,馬上回來!」我只穿條卡其褲夾著露趾藍白拖,這一走,和大哥5年後才能從台東泰源監獄回來高雄。 罪名是1959年秋天施明德砲校畢業要赴金門服役,大哥在家炒了幾道菜請施明德的幾個高雄中學同學話別,特務製造和認定這餐飯是叛亂組織「台灣獨立聯盟」的成立。參加吃飯或無參加吃飯的,僅大哥23歲,其他都是17、8歲的少年,被刑求疲勞訊問口供;有5個最輕判5年,2個無期徒刑,4個12年,也有7年、10年的。更因施明德有一位正就讀陸軍官校的同學,特務們竟然逮捕所有的台灣籍學生,後來經官校校長向上級抗告才釋放一大批;更判一位32歲的工人宋景松先生死刑,宋先生僅初中畢業,早先擔任過黨外李萬居先生《公論報》記者,先前雖然《懲治叛亂條例》「二條三」起訴10年以上,判決時卻變更「二條一」被殘殺。 案發後,施明德從小金門押回台灣,經過幾個刑求機關,最後到軍法處判無期徒刑,那時他牙齒被刑求打掉好幾顆,偵訊中不准寫信回家,也不准看牙醫,20來歲就滿口脫牙。 另個真實故事,1954年,一位名叫郭知高的人在山上耕作,有天來了個陌生人,討了杯茶水喝,熱心的郭先生又請他吃頓地瓜飯配菜脯蛋,在農舍住一夜。幾個禮拜後,管區警員帶著幾個兇惡大漢上山把目不識字的郭知高關進調查局,特務指稱他送茶水飯菜住一夜的人是共匪,以資助共匪罪判10年。1962年他在安坑軍人監獄外役房養豬,因母亡申請請假單回家奔喪祭拜送別母親,並請班長隨身押護,但不獲准,他情急之下偷跑回家,並在晚點名回押房,但也被處罰押回看守所欲加逃亡徒刑,跟我同牢房。郭先生是位既駝又跛的老人,他說小時候爬樹從樹上跌下成殘,但國民黨特務還是不放走他,把個不識字的殘障人判10年,這政權可惡不可惡!可是他離開養豬場後,替官兵賺錢的養豬工作無人照料,不久就又把他送回去了。 白色恐怖年代,抓人殺人哪有什麼搜查票拘票!幾個來路不明的暴徒,衝進住所任意抓人逮人。政權換了,教育部應該在台灣近代史的課本上,詳細記載一些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遭受迫害的史實,讓子孫們明確了解何謂真正的「白色恐怖」 ,使王炳忠們珍惜眼前的人權與民主自由,對中國極權者稱臣絕無好處!台灣政府絕對不會「李明哲」你們!
施明雄 2017-12-30
還在為蔣介石除罪化!

還在為蔣介石除罪化!

  轉型正義條款立法後,國民黨擁蔣死忠份子怕得要命,奶水沒了,嬌生慣養吃香喝辣的好時光消失啦,死要命地說倘若沒有蔣中正,台灣早就被毛某共產黨併吞、台灣人不知要死傷多少人!又說蔣氏將台灣經濟起飛!? 抗日戰爭時,蔣氏有三年躲在峨嵋山,後來又遠遁在大後方重慶保命,驅令屬下捐軀沙場;如果沒有美軍那兩個原子彈迫使日本天皇投降,而連一九四五年九月九日,日本陸軍中國戰區總司令岡村寧次大將在南京簽遞投降書都不敢出面,讓何應欽將軍出盡風光,可是蔣氏記恨此後把何將軍冰凍台北,永不錄用。 敗退台灣前後;派貪贓枉法的陳儀長官搜刮台灣人財物,掀開二二八事件大屠殺,後來突下令舊台幣換新台幣一元,多多台人一夕破產,筆者家父那時準備一筆錢款,將在高雄市火車站前二百坪土地建築一棟三樓旅社,結果一夜之間變成一堆廢紙!蔣氏一群人直說帶大筆黃金國寶來台,但他領來的六十萬大軍不吃不喝?倘若不是韓戰爆發,美軍第七艦隊駐防台灣海峽,又軍援金援台灣,阻止中共軍隊來侵襲,憑蔣中正那被八路軍打得破膽潰敗的驚恐之兵,怎能防衛台灣,而且沒有搜刮台灣人的財物糧食,那幾十萬軍人還能活? 爾後慷他人之慨;實行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給投機取巧所謂半山的台灣人甜頭特權,以台制台,又號稱「自由中國」推出一群走狗政客,選舉時關燈作票,不然就捉拿敢衝敢言的黨外人士,逮進調查局、保密局、警總軍法處。 一九七○年代給予聽話的政客順民,從事破壞污染環境的拆船製造大量戴奧辛巨毒的特權,以及多種利用廉價勞工的加工工廠,高雄市前鎮加工廠應運而生,對日本資本家提供幾年免稅的條件,大筆來台設電子家電等加工廠,招收鄉村僻壤的農家子女成為廉價勞工,那時筆者出資幫助二個出獄找不到工作的難友,在前鎮市場內頂下一家自助小餐店,因鄰近加工廠,那些女工薪水微薄,一餐只花五元買二菜一碗白飯過活,早餐更省,僅吃碗稀飯配個鹽鴨蛋,台灣人有今天的成就是靠眾多肯吃苦耐勞的勞工們打拚出來的! 侵犯凌辱殘殺台灣島上無辜本省外省人政治異議份子,每個死刑判決案件,都要蔣中正、後來是蔣經國的簽名,蔣家的殘虐暴政從中國延伸到台灣,直到台灣不怕關不怕死的民主前輩前仆後繼,才能有今天一人一票選出台灣總統和立法的委員。 坐政治牢時每逢十月三十一日,還要被迫排隊去禮堂向蔣介石像叩頭拜壽,有難友在隊中問:「今天是拜幾(台語拜鬼)?」竟然被旁邊的班長報告政戰官,那難友坐滿十年牢,又加上三年的感訓教育。你敢說這人是民族的救星? (作者為政治受難者)
施明雄 2017-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