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論述

 

反中資入股IC設計已經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但我常常還是會反覆思考在那個階段的論述。這個運動應該是我這輩子做過最大的事情了,在反服貿電信的時候,理論和邏輯相當的簡單,這是國家安全的問題,把網路通訊這樣關鍵基礎設施的服務交給敵人,很明顯就是有問題,反對是理所當然,在道德上站到制高點。支持開放的一方幾乎沒有什麼論述,非常薄弱,例如開放幅度很小,沒有什麼影響。

但中資入股IC設計卻是個非常複雜的問題,牽涉到中國的獨裁者、中國的人民、台灣的廠商、和台灣的人民。比經濟制裁俄羅斯的問題更要複雜,許多西方的政治領袖包括法國總統候選人馬琳·勒龐等為克里姆林宮辯護,他們中的許多人仍在為普丁的石油和天然氣提供現金,有效地資助了戰爭罪行。

阿富汗危機時,拒絕與塔利班打交道,似乎將無辜民眾推向飢餓的邊緣,這種困境不僅僅是原則與實用主義之間的衝突。考慮到我們行為的實際影響在道德上很重要,尤其是當它們涉及到嚴重的痛苦時,原則可能與權宜之計發生衝突,有時我們不能在不傷害人民的情況下,懲罰獨裁者。

面對中國的獨裁者,不管用什麼方式染指台灣矽盾的半導體產業,基本上都有高度的道德危機,這個國家是要併吞台灣,稍微有點理性的人都知道這不是一個對台灣友好的國家。但台灣的明星半導體產業在中國賺很多錢,用不能繼續賺更多錢來當主要的論述,缺乏正確的道德高度,但因為個人和國家都非常擅長自欺欺人,尤其是那種為方便合理化的行為。

道德可以幫助我們保持正直和避免狹隘,抵制阻力最小路線的誘惑。不論支持俄羅斯或中國這樣的獨裁國家,往往利用這種方式,順應我們自己的私利,找到自我欺騙的方式。

當初的一些道德論述,我都沒有發表出來,主要的重點還是放在對於產業經濟發展的未來,大聯盟、小聯盟,中國的技術是真的?還是假的?中國的獨裁政權怎樣把台灣的核心知識很快轉移,養套殺如何欺騙。

支持方的論述其實只有一個:不這樣,我們就會死掉。其實我很想問道德高度在哪裡?支持中國獨裁政權併吞台灣明星產業,不用解釋什麼原因嗎?

為獨裁者鋪路,成為併吞台灣的工具,要你還有什麼用?當敵人侵略的時候,再高級先進的武器,重點並不是武器多先進,而是看槍口指向哪一邊,槍口如果指向我們,這樣倒不如去死一死!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