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憲相關文章

以政治作為一種志業

以政治作為一種志業

以政治作為一種志業 其實看到這個新聞我還蠻感慨,如果把邱的名字遮掉,這種來自國民黨方面類似的攻擊與質疑,從來沒有少過。台灣的處境困難,外交和國防是保衛台灣重要的兩大支柱,用這樣的方式來處理外交的問題,的確無法顯出什麼智慧,反而讓自己陷入困境。 因為嘉義高中、留學德國和資安管理法,邱立委和我有不少的因緣,之前他也會在這裡出現,談論一些跑步相關的事情,但是自從國安私菸的事件之後,我們有不同的立場,我變成所謂的1450和菸粉,因此也結束了我們的因緣,不知道是我改變了,還是他改變了? 很多事情是這樣,如同愛因斯坦說:「如果您不必依靠科學謀生,科學就是一件奇妙的事情」,如果不必依賴寫作謀生,每天早上起來寫篇文章是快樂的一件事情,如果不是被班長帶隊操練,每天去跑個10公里是種享受。如果一無所有的時候,看了幾部電影想要去追求正義,就會義無反顧而顯得相當感人。但是一旦政治變成是一種工作,是生活所需的重要來源,物質和精神的依靠,人往往會有相當程度的迷失。 許多假掰的政治人物,喜歡用韋伯的以政治做為一種志業來寫漂亮文章,最近被人家發現不會打官司的那個律師就是這樣,如果不能深刻思考與自己對話,在想要出來為這個社會做些什麼之前,好好考慮到價值取捨和優先順序的問題,貿然衝出來不見得一件好事。 因為對正義、人權的衝動,進入政治,最後墮落、腐敗、污染的情況,歷史上屢見不鮮,所以我真的相當的感慨,好人無法做出正確的事情,傷害往往比壞人更大。 許多台灣人因為香港的事情有許多反應,一面慶幸自己身處在台灣,一面想說自己能夠為香港做些什麼。我覺得以世界這樣的局勢變化,「台灣可能也只剩下幾年可以武裝自己」,看看全世界感染武漢肺炎到達高峰的情況,台灣島內卻一片旅遊塞車的歌舞昇平,我真的還蠻擔心。 現在真的是亂世,不管是全世界或是在台灣的周邊,難道大家沒有感覺到嗎?任何銷毁台灣國防或外交的防衛力量,都是我們不能夠承擔的風險。 你只要一追求幸福,就得不到幸福... ~赫塞 邱顯智 忠憲老師學長,這是媒體下標有誤,事後已更正,請您明察。對於正義、人權的堅持,對於台灣的摯愛,我想我們沒有那麼大的差異。 https://www.chinatimes.com/....../20200701004607...... 台灣與索馬利蘭互設代表處 時力:樂觀其成 - 政治
李忠憲 2020-07-03
香港國安法

香港國安法

  中國在2005年3月14日,針對台灣通過反分裂國家法,在2020年的昨天針對香港通過香港版的國安法,本來2003年董建華要根據香港基本法第23條,訂定類似相關的法律,但是當時香港有50萬人出來抗議,因此就取消了這個計劃。 當時為什麼會取消?可能因為還在騙台灣,什麼一國兩制、九二共識,中國看到台灣幾次選舉的結果,再加上香港不斷地抗爭,習近平稱帝,中國覺得不需要利用香港再為它做些什麼,一不做二不休,就這樣通過香港版的國安法。 對於這件事情,在台灣的許多朋友紛紛貼文哀悼,為香港接續而來的人權自由狀況感到悲觀,「再也不能去香港」是許多朋友的結論。 想想台灣差一點就這樣被騙賣掉,不免還是捏了一把冷汗,這次沒被賣成,就像香港2003年時候的狀況,台灣會不會有香港的2020年國家安全法的情況,我想應該沒有人可以打包票! 反分裂國家法和香港的國安法完全不同,大家應該都知道原因在哪裡!
李忠憲 2020-06-30
曇花運動

曇花運動

國民黨的佔領立法院運動進行不到一天就結束,號稱準備了很久,抗議的布條竟然還打成直式,攻進立法院但一天都守不住,難怪國民黨老是說台灣守不住。 這場運動的結果變成一場鬧劇,許多朋友認為民進黨太早清理戰場,至少應該讓他鬧三天三夜,這樣才有娛樂的效果。應該嚴肅看待這件事情,還是心態上跳到另外一個國家,用外國人的眼光來看這齣台灣的鬧劇,不管立法院應該要有的工作進度,朋友之間有不同的看法。 本來這個政治運動主要的訴求是「德不配位」,就是說陳菊不能當監察院長,以個人為標的,而且是相當高的道德訴求,並不是以改變制度或法律規章為目的。國民黨一大堆政二代標準「德不配位」眾多的政黨,在這種肢體抗爭運動的時候,最能看出政黨有沒有培養新血,國民黨的年輕人並沒有出來扮演K Y潤滑液的效果,都是一堆老人在衝撞,理論上,一個有年輕人的政黨,年輕人應該在這樣的場合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偏偏沒有,所以德不配位這樣的訴求,完全自打嘴巴。 當然我昨天已經寫了一篇文章,這次國民黨抗爭的行動在緊急、重大、不可逆三個要件都沒有滿足的情況之下注定失敗。尤其體制外的抗爭運動,往往帶有相當悲情的成分,那是透過各種犧牲的行為,來爭取大家的認同。一開口就要求吹冷氣,坐沒幾個小時人就跑光光,訴求之後的鎂光燈,全都落在賴品妤身上,讓她成為這場運動的最大贏家,其實民眾黨可能是另外一個隱性的贏家,中國當然也有在看這場運動。
李忠憲 2020-06-30
野百合與太陽花運動

野百合與太陽花運動

野百合與太陽花運動 最近野百合的朋友低調地規劃舉行三十週年的紀念活動,主題和電影「1/2的魔法」英文名字 「Onward 」一樣,不是勉懷過去,而是展望未來。我被邀請參加講一下「資訊安全」,填寫資料,問我在當時拌演什麼角色:小卒仔,有什麼感想:至今還健康快樂的活著。 兩次台灣重要的抗爭活動,我都幸逢其會,野百合的時候,我曾經坐在謝志偉老師的附近,知道德國的一些情形,尤其知道免學費的這件事。後來我碩士班一年級開始唸德文,並且在德國拿到博士學位。有一次蔡英文總統,剛好來成大參加南台灣產業發展論壇,我演說時還講到這個因縁,表示「參加學運好處多多」,後來去柏林跑馬拉松,也告訴了謝大使。 太陽花運動,我主要是參與文鬥的部分,反服貿電信的連署抗議、媒體上的論戰,以及後續的反中資入股 IC 設計。在這個運動之前,我雖然工作還算順利,但總覺得好像自己有某些部分早就死了。後來我開始寫文章和跑步,跟太陽花運動絕對脱離不了關係。 第一次的學生運動—野百合,我找到人生的方向,去德國柏林念書,第二次的學生運動—太陽花,我再次找到人生方向,去德國柏林跑馬拉松。 這兩次運動有沒有改變台灣什麼,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非常明白兩次的運動都深深地改變了我自己。
李忠憲 2020-06-29
國民黨攻佔立院:緊急、重大、不可逆

國民黨攻佔立院:緊急、重大、不可逆

國民黨攻佔立院:緊急、重大、不可逆 國民黨佔領立法院,臉書的河道上充滿了一片歡樂氣氛,要進行這樣的抗爭活動,不是不行,而是要滿足三個條件,緊急、重大、不可逆,抗議陳菊當監察院院長,眼看就要通過,勉強算是緊急,但是一點也不重大,一般人民不會有什麼感覺。尤其陳菊當監察院院長,到底會造成什麼國家無法再次挽回的傷害嗎?在不可逆這個部分,也沒有辦法得到任何分數。 因此蘋果日報線上民調指出,有八成的民眾不支持這個國民黨立委佔領立法院的活動,有七成七的民眾不支持開冷氣,看到這種數據,相信時代力量和民眾黨不會跟進,看起來這樣搞不知如何下台。 發行晶片身分證的問題,就我看起來符合緊急、重大、不可逆,雖然有部分的人不這麼認為,但是總比要陳菊下台這樣的訴求有更高的正當性。 國民黨要不要考慮一下換抗議的主要訴求,不然人家都說你們是要冷氣,跑進去自己工作的地方抗議,被人家嘲笑,然後又不知道如何收場,真的還蠻悲哀!
李忠憲 2020-06-29
如何對抗鬼扯政治

如何對抗鬼扯政治

  柯文哲一下子支持同婚,一下子反對同婚,一下子公投投反對票,一下子公投投廢票,這些都是後真相時代,鬼扯政治的民粹主義作法。 大眾媒體的權威和傳播範圍以及速度,在社群自媒體的時代,沒有辦法像以往一樣有足夠的滲透率與速度,因此真相永遠趕不上鬼扯訊息的傳播,這也是不斷鬼扯就會有選票的主要原因。 理性的思考不會支持柯文哲,因為他的人格齊一性已經曝露很大的問題。但是感性的情緒並不一定如此,他往往訴求的選票是這一部分。 人都有情緒,台灣外面的世界疫情嚴重、死亡眾多,可是我們會為了不能交通順暢去度假,極度不滿這個政府,這是人之常情,尤其從小在升學主義之下,缺乏邏輯訓練和理性思考教育的我們,都會有如此的盲點。 你的感性有多少,柯文哲的選票就有多少,對於這種情況,人不可能沒有感性的部分,所以柯文哲一定還會有某種程度的支持。 一方面當然要繼續宣揚正確的知識與一貫的邏輯,能夠接受這樣訊息的人,不是柯文哲想要的選票。另外一方面,我們也應該像柯文哲一樣應該「超越事實本身」只有事實還不夠,在現在資訊革命之後,政治的話語權不是只有精英,如果一直強調事實和統計數據,這樣會顯得非常無聊。用感性和庶民的語言,迅速反擊,才能有效化解某一部分的柯文哲現象。 胡說八道鬼扯當然也是政治的一部分,這是人性,也是情感必須要有空間,就像塞車的時候一定要罵一句髒話,否則這股氣要跟誰出。 在後真相政治的時代,只依賴正確資訊的發言並沒有辦法阻擋鬼扯政治,除了準確性之外,當然還要有戲劇性,尤其迅速反擊的能力,比如 Emmy 提到柯文哲祖父在他的嘴巴裡面,有各種不同的死法,這些都只因為各種不同的選票,就是一種聰明的反應。 在資訊革命之後的政治,要有正確性,同時還要有戲劇性,尤其必須要立刻反擊,否則很難對抗鬼扯政治。
李忠憲 2020-06-27
監工的人忘記跟工人說有停工之大巨蛋

監工的人忘記跟工人說有停工之大巨蛋

台灣真是個神奇的地方,柏林布蘭登堡機場 2006 年動工,因為許多設計不良,尤其強弱電胡亂配線的規劃,造成公安的問題,因此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完工, 人家說因為民主自由,所以沒有效率! 柏林布蘭登堡機場。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 作者:Olaf Tausch 像中國蓋什麼都很有效率,連長江三峽大壩那種嚴重違反環境保護、想要與天競爭的情況之下,都可以蓋的出來,人家說這是因為專制獨裁! 長江三峽大壩。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 作者:Le Grand Portage 台灣真的太強,有民主自由的地方,卻可以有專制獨裁的效率,應該是說更有效率,停工這麼久,自然就蓋好了,朋友有一句話非常好笑: 監工的人忘記跟工人說有停工! 圖片來源:取自 李忠憲 臉書 / 作者:林洲民 Citizen LIN   原文出自李忠憲臉書,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李忠憲 2020-06-23
鬼扯與謊言

鬼扯與謊言

  我有不少同溫層的朋友對於「柯P認同卡」,柯文哲在議會上回答:「那個已經沒用了」,非常的生氣。要不然就用「政治渣男」來罵他,不然就用陳佩琪的選舉騙子來諷刺他。這個「柯P認同卡」,雖然是選舉時候的政治宣傳,但是我相信有很多的朋友,那時候就知道這是鬼扯,然後還是繼續投票給他。 許多人用柯萊爾來形容柯文哲,就是說他是一個騙子 Liar,我好像很少這樣說他,其實我並沒有怎樣攻擊柯文哲,我都只是描述一些我自己的觀察和理解,所以柯黑的名單裡面完全沒有我。 騙子的概念是跟真相相對,我覺得柯文哲講最多的不是謊言,而是「鬼扯」,鬼扯既不是真理,也不是謊言,鬼扯有很多同義字,廢話、胡說八道、顧左右而言他等等。 鬼扯有時候不會造成很大的傷害,甚至有些好笑,但是大量的鬼扯將造成真相的危機。德文一直是被公認的哲學語言,有正確的術語、嚴格的主格、所有格、與格、受格和名詞及動詞之間的關係來描述和理解哲學的思考邏輯。 我會中文、英文跟德文,三種語言相較之下,中文模糊的空間非常的大,有心人想要拿來鬼扯就更加容易。鬼扯是不打算解釋任何事情,沒有想要承諾什麼,也因此不用負擔任何責任。 柯文哲的支持者不會感覺到他在說謊,但是或許有可能讓他們理解柯文哲在鬼扯,這可能才是化解柯文哲現象的鑰匙。一個鬼扯的社會是沒有真相,沒有真相就不可能腳踏實地的面對問題,大家對謊言都有非常大的警覺性,相對之下鬼扯有時候就顯得好笑,甚至無傷大雅。 從蘇格拉底、達文西一直到康德都非常知道鬼扯傷害的可怕,許多從啟蒙時代以來,哲學家與科學家努力創造出來的真理,會在鬼扯之間化為烏有。
李忠憲 2020-06-16
戰神在大同公司演的鬧劇

戰神在大同公司演的鬧劇

其實看了戰神在大同公司演的這齣鬧劇,真的有些感慨,畢竟當初我也是支持時代力量,曾經對一個這樣新興政黨抱持樂觀其成的態度。 不過出席這個政黨的專家會議,連出席費都沒有,認為你沒用的時候,閉著眼睛、躺在椅背,嘴巴「我有在聽」來應付你;認為你有用的時候,送你到電梯門口,嘴巴「忠憲兄!我們下次再聯絡」。 雖然這只是我個人的遭遇跟感受,但是見微知著,我認為全台灣最厲害中資的專家,那時候幾乎全部在黃的身邊,如果這些人還有一個留下來,絕對不會有這場鬧劇。 政治是一時的,朋友是永遠的,真的非常正確,如果沒有永遠的朋友,政治只有短暫的一個時間。身為政治人物頗為困難,如果搞不清楚,哪些人是為理念何來,哪些人是為利益而來,最後會變成一場笑話! 有朋友問我精神三變,我在哪一個階段,我說我當過駱駝,弄那些公民運動,跑了馬拉松,有一陣子變成了獅子,但是終究沒有變成嬰兒,變成了一隻貓! 精神三變 Drei Verwandlungen nenne ich euch des Geistes: wie der Geist zum Kameele wird, und zum Löwen das Kameel, und zum Kinde zuletzt der Löwe.“ 尼釆的精神三變,是從駱駝變成獅子,再從獅子變成小孩。 第一種轉變的駱駝代表“謙卑的頭腦”,他的價值觀是謙卑,自我克制,節儉,服從和對不利情況的適應能力,跟遇到困難的承受能力。 第二種轉變從駱駝成為獅子,其目標是透過艱難等級的秩序要求,獲得權力、獨立、和自由。因此,在獅子的階段建構永恆的反抗,即是所謂永遠的反對黨,道德神聖(你應該做什麼)的價值觀。 但是,由於獅子不能採取建設性行動,而只能採取破壞性行動,因此必須進行第三次轉型(以重建價值的道德世界),在克服舊價值觀之後,小孩代表原始純真的新起點,成為新的創造者。 尼采永劫回歸的想法,小孩是一個人永恆發展的起點和終點,超人其實是嬰兒,他具備所有脆弱性,也具備所有解決困難的力量。 我們在精神三變的哪個階段,人們所崇拜的政治人物,不管是誰,是在精神三變的哪個階段?  
李忠憲 2020-06-15
為什麼韓國瑜被罷免

為什麼韓國瑜被罷免

  韓國瑜的高雄四年大學之旅,一年半就結束,真的也蠻可惜,以為自己可以跳級,直接攻讀博士,反而因此被退學,如果不是因為這個人真的太離譜,比柯文哲還要離譜一倍,否則這次的罷免不會如此順利。 通常罷免一個市長,是因為市政上有嚴重的缺陷,重大的貪污弊案,或是極為慘痛的公安事件。台北市沒有因為銀行併購、圖利財團之類的事件去罷免馬英九,新北市沒有因為八仙樂園塵爆的公安事件去罷免朱立倫,不要說罷免成功,連啟動罷免都沒有,所以有人說為什麼只罷免韓國瑜? 那麼韓國瑜為什麼會被罷免成功?有許多評論,說他選前謙卑、選後囂張、背棄了太多的選舉承諾,選舉承諾通常不是就是用來打破的嗎?真的有人重視這些事情嗎?說他吃碗內看碗外,直接競選總統,可是他在總統大選的票數,也是相當的驚人。 我認為為什麼罷免能成功,主要就是有一群年輕人,努力奮鬥不懈,所謂WeCare罷韓四君子,韓國瑜的冷處理和避戰,中國的另類助選,在關鍵的時刻通過香港的國安法,即使6月6號各校都舉行畢業典禮,也不能夠阻擋高雄年輕人返回家鄉投票的決心,當然還有老天爺天空作美,雨沒有下的那麼大。 其實我覺得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有不少人「承認自己被騙」,很多朋友,尤其我的同溫層絕大多數,在當年從高雄市長選舉之前,就非常了解韓國瑜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但有些朋友真的被他騙,被他個人和周圍的那些集團所欺騙。 被騙的人通常有很大的共同點是「覺得自己不會被騙」,因此能夠承認自己被騙,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情,可是一旦發現自己被騙,那種不甘心,想要一個公道的熱忱,有非常大的力量。 不過年紀大、學歷高、腦筋僵化的人,通常不會承認自己被騙,也不會發現自己被騙,將來也還會繼續被騙,如果現在同溫層還有一些韓粉,可能代表自己年紀不小,腦筋已經無法活化,幸虧我都沒有!
李忠憲 2020-06-08
只讀教科書的知識分子

只讀教科書的知識分子

只讀教科書的知識分子 那一天林盈達教授說他羨慕我可以探討很多問題,不論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都有一定的程度,好像左腦右腦都開發了。看著家裡好幾面牆書架的書,想想自己並不是成長在充滿書本的家庭,我記得我爸好像只有一兩本書,其中有一本叫做「無店舖生意」,就是財務槓桿之類的東西。我三叔有一些黑道的社會情色小說,四叔有幾本佛經的故事,此外就沒有了。 我成長的過程,一直到高中畢業,手邊大概只有學校的教科書和參考書。高二的時候我選擇念自然組,在不是知識分子家庭長大和當時那種學校和社會氛圍的情況之下,成績好的同學,自然而然就會選自然組。雖然念自然組,但為了滿足自己自卑的心情,希望維持在第一名的位子之上,所以不止自然科學,社會組的科目不管歷史、地理、公民、三民主義等等,我也都非常認真的念。 認真的念,到底怎麼念?我國中一年級開始,就把讀書三十六計這本書放在自己的身邊,其中的第六計「把教科書當作最好的參考書」,我可是當成教條般的遵守。這一計講的就是「自學之樂」,作者說一般人對教科書有一種先入為主的偏見,那就是把它當作老師強迫學生去看的東西,或者考試的時候看了就頭大的東西。 作者又說:「你何不對視為畏途的課本,來個觀念上的大改變,將它當作自習時候的最佳工具」,也就是說在老師還沒講到那些內容之前,自己就先去看。這樣一來,你會對課本,產生類似珍惜自己的腳踏車、溜冰鞋那種感情。不僅如此,由於搶先踏入別人還沒研究過的內容,而且靠自己的力量,每天挺進,這就讓你產生類似優越感的情緒,會對自習的內容產生莫大的興趣。 所以不管是自然科學或是社會科學,我自己都是先看完了課本,然後再聽聽看老師講的對不對,或有沒有道理,先有了自己學習和思考的想法,慢慢地,我發現老師很多地方講的都不對,或是用不是那麼高明的方法來解決問題。 不管是自然科學或是社會科學,我都歷經這樣學習的過程,算起來我也沒有超前學習,只是一直維持在老師的前面而已,感覺自己是自學長大,而不是聽老師講了什麼。這樣讀書的過程,的確比別人幫你唸經更加有趣,不過這就跟跑步一樣,可能需要一點恆毅力。 當然我早就擺脫了家裡只有教科書的困境,星期天女王發現我那不勒斯故事四部曲已經看到了第三本。她說這套書是我買的,我都還沒有時間看,你已經看到第三本,你也真厲害,這種女人之間的感情故事,看得這樣津津有味。我回答說只要有認真看過尼采善惡的彼岸,看什麼書都會覺得非常有趣,更何況愛琳娜這套書寫得非常好,深刻描繪人性之間的那種感情,尤其女生之間的那種友誼,真的令我大開眼界,謝謝妳買這套書,要不然我完全不知道有這套書。 唸書是一種思考的過程,不管是數學物理或歷史地理,真的都非常有趣,如果自己去發現問題、了解問題、解決問題,養成習慣以後,就跟跑步一樣,永遠不會放棄。一開始,我只是非常功利的想要滿足自己的自卑感,讓每一科的分數都很高,可以維持在第一名的地位上。可是因為這種想法和讀書的方式,讓我沒有像許多同學一樣,對讀書產生厭惡感,變成只對自然組有興趣,或只對社會組有興趣,其實念什麼真的都很有趣。 人真是一種奇怪的動物,一件事情的本質,主動和被動的不同,就會產生巨大的差異。跑步是這樣,讀書也一樣,自己去探索,願意去做才是最重要的,否則再怎麼逼迫也沒有用,要不是懶惰不跑,不然就是對讀書倒盡胃口,真的非常可惜。
李忠憲 2020-06-03
獨立的意義

獨立的意義

獨立的意義 昨天正式拒絕最近第三個行政職的邀請,本來今年八月休假要去德國進修,因為武漢肺炎的干擾,變得無法成行,這是誰也預想不到的事情,全世界的人都因為這個瘟疫受到干擾,許多出國旅行、遊學、進修和留學的計劃都有了一些改變。 但總不應該因為這樣,而去作官吧?所以我還在等疫情的舒緩,然後能夠出國去進修,這本來就是我原先預定想要做的事情。看看自己最近連續跑了八天的訓練,想想自己真的是非常的固執,好聽點叫做恆毅力,難聽叫做不知變通。在參與公民活動成為某種程度的公眾人物的時候,我替自己畫下的幾個紅線,第一是絕對不會上電視,第二是不拿錢寫稿,第三是不成為政治人物,運氣很好,基本上我都沒有違反了自己為自己立下的原則。 其實我的人生相當的痛苦,鞭策自己的程度難以想像,中學的時候曾經按照自己的計劃讀書,幾個月都沒有任何違反自己的規劃,連睡覺的時間都完全在自己的掌握當中,也曾經長達幾個禮拜的時間,都沒有跟任何人講過一句話,這種獨處,帶來了反省和思考,產生了效率和自由,也伴隨了孤獨和難以社會化。 每個人都想要在短暫的一生留下一些什麼,前陣子我抽空一個人跑去看數位修復版的末代皇帝,慈禧太后在死前的那一幕,那種詭異、可怕、孤獨而且像黑洞一樣的空虛,一直籠罩在我的腦海當中,我一直想到「連死亡都不能安息」。 前兩天看到德國媒體有一篇介紹旅遊的文章,即使在武漢肺炎蔓延的時刻也應該要有一些規劃,然後他提到了台灣,「一個比較好的中國」,許多人也覺得我的留德華臉書筆記的「華」不太合適,應該改成留德「台」比較對。就我個人的認知,即使非常困難,台灣在國際地位、國家處境上面去「華」比較容易。那種中華文化的影響想要徹底改變卻非常困難,沒有幾個世代是絕對無法完成。昨天大法官會議釋憲的刑法通姦除罪化,可能算是比較正面的走向。 中華文化最大的精髓就是「每個人都想要當皇帝」,在這個前提之下,其他的東西一點都不重要,尤其在台灣的政治上,我們可以看到許多機會主義者,完全沒有什麼核心的政黨或個人的價值理念,其實原因也就在這裡,只要能當皇帝,其他的事情一點都不重要。 當然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可以當皇帝,這種哲學具體而微展現在日常的生活當中就是「學而優則仕」。我因為歷史的偶然,在台灣去中國的過程當中,曾經參與令人注目的公民運動,「反服貿二類電信和資料庫的開放」和「反中資入股IC設計」,有很多的媒體曝光度,也認識和接觸很多有權力的人。 當研究生時,我的老師曾經問我:「當一個陽春教授,能夠對社會有貢獻嗎?」其實在我身上的例子剛好可以回答這句話,如果當初我有任何的行政職務,可能佷難講說出什麼話來。 學而優則仕的心態造就當官的選項絕對大於當教授,分配資源的人,學問永遠比較大,這種心態其實就是我們的升學主義和單一價值的訓練所造成的結果,升學科目考試分數高,就是好學生,其他科目再好還是壞學生,沒有尊嚴,甚至沒有價值。 回到末代皇帝,溥儀一生都被訓練要當個皇帝,卻只能是紫禁城裡面一個高級的囚犯,滿州國成立的時候,日本人想要利用他,雖然周圍有清醒的人反對,他自己也非常明白這種處境,但他還是欣然接受這個傀儡皇帝的位子。他的一生當然是不幸,但是這個錯誤的決定讓他的不幸更加悲慘。人生的分岔路上有些選擇好或壞,當下是分辨不出來,但是可能的後果是可以想像,某個人想要拼命追求的東西,卻是另外一個人努力要丟掉的。 如果台灣人沒有獨立思考,不能孤獨生活,尤其唸過一點書的人都想要當皇帝,台灣想要獨立是不可能的,即使在實體上真正獨立之後,文化上還是一個比較好的中國,我認為這就不是真正的獨立。
李忠憲 2020-05-30
香港國安法的啟示

香港國安法的啟示

香港國安法的啟示 世界運行的道理,有時候並不是越努力越能得到更好的效果。達到人生的高地,縱然有些是個人的努力,但絕大部分來自於機遇和自欺欺人 。但是如果無法生存,往往跟努力不夠有相當大的關係。恆毅力可以解決部分的問題,但是並不能夠解決所有的問題,這世界上真的有很多事情是越努力,結果越糟糕。 最明顯的一個例子就是所謂的理財,很認真去閱讀了許多的資訊,想要預測未來,人不理財,平安順利,人越理財,財不理你。但是即使理財是這樣,大盤有很多危險的徵兆是可以觀察和判斷,我避過了幾次的股災,但我幾乎從來不特有任何的個股,個股實在太不透明,沒有許多內部的資訊。很難做出正確的預測。 在 2017年的經濟部以色列資安訪問團,我是所有的團員中唯一一個沒有過境香港,那時候我就覺得香港是個危險的地方。香港版的國安法即將要通過,德國的媒體也出現了許多類似像「一個自由城市之死」這樣的標題。 香港早就是人間地獄,出來抗議的年輕男生,當街被近距離從胸口行刑槍殺,出來協助洗眼睛的大學男生被跳樓身亡,年輕的女生被抓到警察局裡面強姦、輪姦、姦殺,整個衝突再次升級,意見不同的開始被潑汽油縦火,所有的憤怒已經無能為力,無處發洩。 喬治·歐威爾認為甘地的非暴力抵抗策略在具備「新聞自由和集會權利」的國家才能有效成功,某種程度上,馬丁・路德・金也是因為這樣的條件,才能在美國爭取民權運動成功。香港人過了那麼多年的好日子,絕對不可能產生暴力的抵抗,也不會有任何恐怖主義的可能。 中國的香港國安法只是國小畢業程度的習近平不顧一切後果,鞏固自己在武漢肺炎之後岌岌可危政權的手段,這樣的做法,只要稍微有唸過書的人都知道,目前還是中國重要金融中心的香港,摧毁一國兩制的行為,比川普呼籲美國企業去中國投資所產生的影響,對中國更加不利百倍。 香港有變局,許多朋友也認為,如果他在香港的話他會逃,問題台灣要怎麼收?看到一些可笑的左膠朋友,連自己的老邁父母都棄如敝屣,卻充滿了慈愛之心,一直呼籲要大量收容香港人民。 認同世界主義是很高尚,但同時捍衛台灣邊界的重要性是生存問題。難民問題,尤其是香港的政治難民對台灣構成了道德困境,一樣飽受中國共產黨政治體制的威脅和迫害,理想上,我們希望對待香港受迫害的人和台灣人一樣可以享受自由、民主和人權。 梅克爾的難民政策弄到德國極右派AfD 支持度大幅上漲,成為德國聯邦議會重要的政黨,梅克爾的一句:「我們做得到」,每年想要收容百萬的難民,現在已經成為笑話。 台灣的國家處境困難,飽受中國的統戰、滲透、威脅,人民的素質在世界無知國家排行榜中名列前茅,政治認同分歧,為了世界主義價值潮流的同性婚姻,已經搞到國家搖搖欲墜,經過許多人的努力才勉強可以穩住腳步。現在沒有現實感、不負責任的政黨又要搞難民政策,難怪亡國的感覺一直揮之不去。 非常現實的事情,不管在經濟上或政治上,可以離開戰亂地區的通常都不是最困苦、最底層的那一群人。如果有相同的資源應該投放在當地,絕對有更多的效果,更何況對於那些真正需要保護的革命領袖,目前也不是沒有管道。 已願他力的左膠是一群最可惡的人,因為這群人在現實生活中往往墮落無比,卻要求別人犧牲一切為他們實現世界主義的理想,甚至這也不是他們的核心價值,只是想要在亂世之中混水摸魚。 雖然我們對未來無法預測,但是老天爺不斷地借由很多機會告訴我們將來會發生什麼事,就跟世界金融的趨勢一樣,避開股災是看能不能觀察到這些徵兆。 我總覺得香港版的國安法,對台灣的未來是天啟,尤其在這個時間,中國在武漢肺炎之後,竟然找這件事情出來做,根本就是告訴我們,尤其高雄市民,6月6號一定要出來投票罷免韓國瑜,否則一樣進香港中聯辦的市長,我們要對他如何處置? 面對中國的威脅,一張選票可以解決的問題,現在如果不願意去做,將來可能需要一把槍吧!
李忠憲 2020-05-26
反抗的形式

反抗的形式

反抗的形式 最近陪小孩的時候,發現只要身上有手機,都會造成很大的困擾。如果把手機給她們,自己就可以得到好幾個小時的安靜,但總覺得這種安靜好像有付出了一些代價。只要身上沒有手機,自己靜靜看書,小朋友在非常無聊的情況之下,也都自己去拿一本書來看。想要進行最有趣的智力活動,往往都需要一個枯燥乏味甚至嚴肅的環境中進行。 這樣對自己的收穫是,那不勒斯四部曲第二部「新身分新命運」已經快看完了。門房的女兒愛琳娜19歲,沒有受到任何家人的支持,出身貧窮,已經決定要去比薩念大學。除了她本身的奮鬥以外,我想只有身為女人,才有辦法描寫出女人之間這些醜陋的秘密,互相支持和戰爭的情誼,這套書真的非常好看。 之前我高三的同學,在我貼文「幾歲才是成年」的下面問我:「班長,你前半輩子有叛逆過嗎?」,我在下面回答: 「我不是不反抗,而是... 除了沒用的肉體自殺和精神逃避,第三種自殺的態度是堅持奮鬥,對抗人生的荒謬。 ~卡繆」 想想自己的出生就跟那不勒斯四步曲的主角一樣,在一個充滿貧窮、暴力和無知的社區中長大,從小不敢有什麼美好的夢想,看看自己周圍的環境也沒有什麼太多可以遵循的典範,只有且戰且走,慢慢探索自我,替自己找出一條路來。 我小時候很皮,皮的程度是一般家長難以想像,身上所受過的傷,更是不計其數,一個用自己的牙齒把自己嘴唇咬穿的小孩,嘴唇內外都必須要縫,心中到底充滿了多少的憤怒與不滿。 我小時候附近有錢一點的商店家庭小孩是禁止和我一起玩,小學同學的爸爸開車來我們家修理輪胎,他的爸爸穿著漂漂亮亮的襯衫、西裝褲和皮鞋。我爸爸全身髒兮兮在地上爬來爬去,弄千斤頂、檢查輪胎等等。 我在之前的貼文「追求或放棄」,裡面有一段話: 「夏天的時候很喜歡到山上去跑步,到達最高峰往山下看,總覺得心滿意足,看著還在不斷地往上爬行的人們,彷彿高人一等。其實並不是我們的身高超過他人,而是山的海拔讓我們變得更高,我們所擁有特權的感覺,完全不是來自自己,而是腳下的高度。」 腳下的高度最明顯的就是父母,父母有什麼車子,小孩就坐什麼車子,父母有錢出國渡假旅行住五星級飯店,小孩就住在五星級的飯店裡面。父母在地上爬來爬去,小孩也在地上爬來爬去。 記得很久以前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因為自己已經沒有辦法再回去過那種最簡單貧困的生活,跟我的小孩道歉,她們是不可能歴經我那樣成長的過程,因此也非常困難可以得到這些珍貴美好的成長回憶。 每個人其實唯一能夠掌握的就只有自己,自己的想法、自己的選擇、還有自己的行動,他人、環境,以及機運是我們所不能控制的。 雖然我小時候沒有看過卡繆的著作,當然也不認識這個人。但是我了解自殺、逃避、無奈、以及自憐自愛,完全沒有辦法解決任何問題,只有堅持奮鬥對抗人生的荒謬,或許才可以找出一條路來。 我覺得我不是沒有反抗,而是過度反抗,要求自己勝過所有家庭環境比我好的同學,這種過度反抗造成的孤獨,一直到現在,我還在承受它的副作用。
李忠憲 2020-05-24
幾歲才是成年

幾歲才是成年

蔡英文總統第二個任期,修憲應該是一個施政重點,但對於修憲的共識似乎並沒有很多,許多專家朋友尤其是法律專業背景,希望能夠拋棄原本大中國這一套不合用的憲法,制定一部符合台灣現況的憲法。 這件事情是一件大事,包括中國的反應,國際的局勢等等等,非常複雜。修改憲法可能唯一的共識是讓18歲的人有投票的權利,這當然是正確的方向,但想到大學還必須呵護學生,讓他們的身分地位跟一般的公民不一樣,導師還要打學生的操行分數,突然有一種荒謬的感覺。 有關學生操行考查的項目,依據教育部頒「訓育綱要」之規定,分為思想、精神、品性、學識、能力、生活、態度、語言、體格、服務項目評定之。 這個分數不只為道德打分數,甚至還為體育打分數,真不知道這樣的分數意義到底在哪裡?這個分數說重要不重要,說不重要也重要,操行分數不及格要退學,成績不好許多獎學金不能申請。 但沒有慧根的我,感覺導師打操行成績是一個荒謬的黑色喜劇。我不知道在上面加1分、加2分,或減幾分的意義是什麼? 我也是被人家打操行分數長大的學生,一直到德國去唸書,才了解獨立自主的大學是什麼意思,一直習以為常的操行分數,感受起來就是一種荒謬的道德枷鎖, 我曾經請一個德國的駭客來成大演講,這個人念物理系一直都沒有畢業,而且也還保留了物理系學生的身分。 物理系念一念,想了解電腦中毒的原因,竟然變成資安專家,完全忘了自己念的是物理系。 德國的大學裡面沒人管你,也不用錢,想幹嘛就幹嘛,唸多久就唸多久,中年的大學生也不算少,每個人迷失在裡面,或在裡面享受學術殿堂的薰陶。有很多人沒有畢業,學生不見了,學校也不管。這樣的駭客人才如果在台灣的大學,父母不希望他沒有畢業,導師要想辦法了解他的狀況,大學會把他趕出去。 因為他沒有遵照我們為他設計好的道路和課程,自己亂來,管他大學要不要有創意和自由,我們最不喜歡學生自己亂來。 台灣的小孩一直都是父母的財產,喜歡他的原因,是因為他很乖、成績很好、表現很好、讓我有面子,如果他脫離了的常軌,不管什麼事,例如:他發現自己喜歡男生,不喜歡女生,他發現自己喜歡歷史,不喜歡電機,他發現自己喜歡工作,不喜歡念書,他從大量生產的教育工廠生產線的機台掉出來,我們只能把他當成瑕疵品丟到垃圾桶,真是悲哀。   我們認為要滿幾歲,才必須為自己負責任?圖片來源:中央社     我認識一個朋友,他是我們教育體系最優秀的第一志願畢業,但他完全不喜歡父母和社會為他選擇的這個專業,等到有能力反抗的時候,拋棄了這個專業,尋找人生的第二專長,但感慨消失的歲月和不滿的情緒,時常流露在他的生活當中。 曾有同學來問我德國留學的事情,德國大學是真的免學費嗎?我說德國大學真的免學費,外國學生也一樣。他又問沒有排富嗎?我問他為什麼要排富?有錢人的小孩家裡很有錢啊,這樣不公平。我回答:沒有排富,因為有錢人家的小孩,也需要國家幫他獨立,不管有沒有錢,小孩的人生是需要跟父母分開,有錢的是父母,不是小孩。我曾經親眼看到我的德國朋友漢斯馬丁,跟他念大學住在家裡的小孩收房租。 滿18歲有投票權,那要我們認為要滿幾歲,才必須為自己負責任?答案就在大學的操行分數裡面!  
李忠憲 2020-05-22
內賊或駭客

內賊或駭客

  資訊特種部隊利用木馬、電腦蠕蟲和病毒,或利用社交工程找到無意識、沒有警覺的內部人,或願意配合的內賊,這些都是資訊戰爭的攻擊型態。 攻擊總統府,不論駭客和內賊,都是間諜行為,資訊安全戰爭就是結合人和機器,在資通訊網路上面造成重大傷害的一種行為。 內賊也是資訊戰爭攻擊的一種形式,不管是有意或無意的,這就是所謂的「內部人攻擊」。問題是對方對我們所進行的戰爭,我們要低調處理忍氣吞聲,要抵抗清查,或是反擊。把攻擊隱藏轉化成為自己人的政治鬥爭,就是超限戰傷害對方最有用的方法。 在敵人強大資訊戰爭作戰能力的情況之下,台灣真的還要發行晶片身分證嗎?
李忠憲 2020-05-18
數位晶片身分證為什麼不能有兩個版本?

數位晶片身分證為什麼不能有兩個版本?

數位晶片身分證為什麼不能有兩個版本? 內政部一直強調數位晶片身分證,不能有兩個版本,不讓民眾可以自願選擇有晶片或沒有晶片,台灣人權協會、唐鳳、李德財院士和許多人跟內政部的主張不一樣。 大家有沒有覺得怪怪的?一直強調資訊科技效率至上的內政部,沒有辦法發出一塊沒有晶片的國民身分證。請問各位現在申請信用卡,可不可以自己選擇要不要悠遊卡或一卡通?為什麼銀行可以做得到,內政部做不到? 唬爛什麼管理的問題,沒有悠遊卡晶片的信用卡就失去它原有的作用了嗎?沒有信用卡功能的金融卡或磁條式信用卡也還繼續在運行當中。而且很重要的一點這些都是自由選擇,而不是被國家所強迫。 我想內政部應該有為這個政策做出一些調查,有強烈意願想要這塊萬能晶片的民眾,比率絕對很低。我認為大概一到兩成,絕對不會超過半數,真正這樣做,內政部的面子會很難看。晶片國民身分證的管理比不上任何一間發卡銀行,我們還能夠信任內政部強調資訊安全的部分嗎? 不讓人民有自由選擇的機會,當台灣發行數位晶片身分證之後,我想數位匿蹤就會變成一種顯學,晶片身分證真的就是所謂數位獨裁的第一步!
李忠憲 2020-05-16
安全的感覺反而帶來危險

安全的感覺反而帶來危險

  數位晶片身分證 eID 如果今年發行,這個要用十年的超級數位工具,使用的時間會從 2020到2030年。這段時間至少會歴經 2024 及2028 兩次的總統大選,真的不能想像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 站在效率、方便和執政的角色,有強大的數位工具、大數據資料庫、人工智慧,甚至數位獨裁,都是那些每天處理庶民眾多繁雜事務的統治者喜愛的事情。在武漢肺炎蔓延之際,這種哲學時刻,還在強調效率和經濟發展,完全沒有謙卑的心態,有一種非常荒謬的感覺。 對於個人而言,我們常常把重要的事情當成不重要,不重要的事情反而當成重要。對於國家而言,常常危險的時候反而安全,有安全感的時候反而危險,前者就是武漢肺炎的超前部署,後者就是晶片身分證的發行。 這張卡片至少要用10年,絕對會穿越蔡英文執政的4年。看到那麼多人起起伏伏,角色變換如此順利,一下子就變成自己以前反對的那種人,毫無任何困難和違和感,其實這些人並不是改變,只是面具掉下來。想起太陽花的時候流行的那一句話:「長大之後,千萬不要成為我們討厭的那種大人」,這句話諷刺的地方在於,許多人瞬間長大,也真的變成那種討厭的大人。 顏色對了什麼都對,問題這張卡要用十年,之前的國民黨執政的時候,也想要發行這樣的晶片身分證,現在當選的總統、副總統當時都非常強烈的反對,現在卻一意孤行。 其實歷史非常有趣,最危險的時候反而安全,最安全的時候卻可能帶來最大的危險。就像個鐘擺一樣擺來擺去,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繩子會斷掉? 如果現在是國民黨執政,要發這樣一塊卡片,只有現在這樣的反對強度嗎?這塊卡片可是要用很久,不是只有蔡英文的四年喔。
李忠憲 2020-05-13
追蹤決定命運

追蹤決定命運

  美國有一個最新的研究,關於武漢肺炎訊息造成的影響,習慣追蹤某個新聞主持人的觀眾,感染的風險增加30%,隨後也有更高死亡的機率。這個主持人一直說,沒有那麼多風險,反正這就像個小感冒而已。許多人就因為這樣,輕忽可能的風險,繼續出國到危險的國家,到夜店以及許多人潮擁擠的地方,完全不重視保持社交距離,更不用說戴上口罩! 接收資訊的來源,真的會影響自己的未來,甚至生死。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在電視、手機、網路上面按下的一個鍵,可能會為自己帶來悲慘的命運。 小心你的追蹤,它會變成你的資訊; 小心你的資訊,它會變成你的思想: 小心你的思想,它會變成你的語言; 小心你的語言,它會變成你的行動; 小心你的行動,它會變成你的習慣; 小心你的習慣,它會變成你的性格; 小心你的性格,它會變成你的命運。 追蹤決定命運!
李忠憲 2020-04-23
造神

造神

  其實包含我很多朋友在內,許多人提出警告不要造神陳時中,他不過就是以前的柯文哲,我非常不能認同這件事情。 首先,如果你是某個國家的衛生部長,世界標準組織一直說沒有問題,你卻會去質疑這樣的權威,根據自己手邊的資訊,做出不同的判斷,針對自己認為會發生的瘟疫,預先部署,做出嚴格的管制措施。這樣的人一定相信自己的專業判斷,其次非常有勇氣,如果他的判斷錯誤,基本上會造成某些經濟損失,然後自己也會因為自己的政策下台。但如果判斷正確,可能拯救好幾萬條人命,讓一個國家的人民在全世界都隔離、驚濤駭浪的情況之下,可以安居樂業。 (資料照,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這種人完全不是柯文哲那種強調標準作業程序 SOP 的傳統馴化好學生,現在災情最慘重的那幾個國家的衛生部長,不就都是柯文哲這種強調標準作業程序的嗎?而且柯文哲到底做出了什麼成果?連跟個人隱私那麼強烈相關的健保晶片卡,和銀行ATM的提款卡,都分不清楚,覺得是相同的資安問題,就我的專業看起來,他一點也不是一個及格的首長。 陳時中不是神,他只是根據自己的專業判斷,不被標準作業程序唬爛,勇敢決定自己政策,負責任的政務官,我們只是給他一個公平的評價而已,他救了台灣,這是事實! 這個世界沒有什麼規則,唯一的規則就是睜大你的眼睛好好的觀察! The only rule is: no rules and keep your eyes open!
李忠憲 2020-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