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治芬相關文章

我以為自己還在戒嚴那個年代

我以為自己還在戒嚴那個年代

#我以為自己還在戒嚴那個年代 原本今天斗六有一場學生自發性的「反侵略聲援烏克蘭」集會活動,但這群學生卻在週四時因為借不到場地活動臨時喊卡⋯ 高中生、大學生齊聲反侵略,我以台灣這樣的下一代為榮,也為他們的遭遇感到不平 關於這件事,我特別翻找了《雲林縣公園管理自治條例》,裡面並未規定得於10天前提出申請,主管機關工務處卻以主辦單位未提前申請、申請資料不齊全等藉口拒絕申請,不得已活動只好取消,實在令人咋舌。 現在由張麗善執政的雲林縣,想 #辦個集會為自由民主發聲變得好難。 譴責俄羅斯,反侵略已然成為全球公民的呼聲,國民黨青年團幾天前才在臉書發佈說要與烏克蘭站在一起,今天張麗善帶領的 #雲林縣府團隊似乎置身全球公民之外。 我們有責任站出來譴責霸凌者,更應該透過任何可行的管道為受壓迫的群體發聲,從香港、新疆維吾爾族、烏克蘭,甚至是這群反侵略的公民聲音,都不該被強權給噤聲。 至於雲林縣新聞處長受訪說我上週遊行有依法申請,恐怕要讓羅處長失望了 上週我以逛大街挺烏克蘭號召大家來北港祈福,我們同進香團都未申請集會遊行,至始至終不曾獲得縣府的同意,請雲林縣政府自重,勿要以我來為自己的不義之舉背書! 最後,我也奉勸張麗善縣長,作為地方父母官者,面對鄉親申請案件應該更積極友善,盡力輔導鄉親而非想方設法阻擋。    
蘇治芬 2022-03-12
當做雲林人是不識字?

當做雲林人是不識字?

疫情對大家的防疫,更形嚴峻,內政部也特別要求公職人員不要再跑攤了。 晚上看了一些新聞,覺得還是寫些東西留下記錄吧! 下禮拜一,三位監委會來咬狗啃山現場會勘!? 這些林林種種,我們要計較的是⋯從顏家到張家凸顯出來的現象是~ 如果你們是江湖上的道上人物,你們也要受法律的約束;如果你們想要在道上混,又要掌握政府權力,就更應該被法律所約束。 1.咬狗啃山事件,拖了二年,我親自去會勘了二次,二次去現況都長得不一樣,不是勒令停工了嗎?我不能理解,每個月縣府的水土保持巡察員都要去巡查的,到底有沒有去查察? 2.咬狗段礫石層對砂石而言相當奇觀,被尹伶瑛稱為,莫非我們的地段、地質、土層是「懷璧其罪」? 3.張啟盟和張太太又要如何在這種礫石層裡種咖啡樹呢?這又是什麼狗屁農用計畫⋯⋯ 4.張啓盟和張太太規避法規,以二公頃以下提出不需技師簽證的二份簡易水保計劃,但是,縱在不同時段提出申請,但二個申請案地號毗鄰,其已超過2公頃,按規定必須重送有技師簽證的水保計劃書,請問張縣長到底有沒有?若有,請公布,若沒有,張縣長又要繼續圓謊了嗎? 5.最初送的兩份簡易水保計畫,及被發現啃山後,可有提送的水土保持處理維護計畫?至今社會大眾仍然看不到內容,無法得知到底啃山現況跟原先計畫的落差到底有多大,如果已經有提送「水土保持處理維護計畫」?縣府竟然容許這樣大面積裸露狀況持續兩年,包括經過兩個汛期?有土木、水保專業的人士都覺得難以相信。 6.拖了二年的咬狗啃山事件,其實很簡單,申請在礫石層做農用是假的,但請問張啓盟夫婦,你們削山又啃山到底所圖何來?別跟我說那條山路大卡車開不進去,那麼那些大機具又怎麼走進去的,說什麼錄影監視器沒看到有違法情事,削山啃山搞了二年,還在談什麼監視錄影⋯老大人都在說,當做雲林人是不識字? 有人問我,張家勢力為什麼這麼龐大?不如問,為什麼張縣長的家人都敢這麼不守規矩不守規範不守法紀?長期以來,張家是以幫派的方式在經營地方,張縣長的細漢在基層不是只有村里長、鄉鎮民代表和主席,還有鄉鎮長和縣議員,這些還不足道盡,最利害的是張家對檢警調的經營亦頗有兩下子,其他農、漁會等等,也只不過是張家的政治棋子而已⋯⋯就不必再談全國瀝青公會、營造公會、全國商會等等,唉!社會黑暗的另一面。 今晚不跟大家道晚安了,因為實在很不安,不安什麼⋯,曾被陷害過的人就知道被陷害的可怕。
蘇治芬 2022-01-22
當你說一個謊 就必須用十個謊言來圓謊

當你說一個謊 就必須用十個謊言來圓謊

  雲林縣府口口聲聲的說咬狗段的砂石沒有外運,砂石車進不去現場,要鄉親相信那麼一大片光禿的土地,砂石都就地填平了,如此護航,我也真是佩服。 那麼,我倒是想請教,如果砂石就地填平,那這塊土地上原本的樹木去了哪裡呢?既然大貨車、砂石車進不去,那這些樹木難道就憑空消失嗎?還是也跟砂石一起就地填平了嗎?那邊的監視錄影器難不成會自動沒有畫面?更不用說當地居民都親眼目擊跟我說有砂石車出入,車子還能從天上飛嗎? 我也特別畫出一條非常方便的道路,從濫墾的地方開出來,可以一路順暢的開上國道三號,看要往北走還是往南走都很方便。而且路上還會經過一間豪華莊園,可以順路看看裡面的珍奇異樹。 檢察官的起訴書只有起訴違反水土保持法的部分,但違法開採的樹木跟砂石,檢調難道不需要查明嗎?縣府難道不需要去清查流向嗎?就只是一句查無不法就輕輕帶過,所以現在雲林縣府是在鼓勵民眾,只要送簡易水保計畫,那土地上的樹都可以砍光光嗎?反正開採這麼大面積的土地只要罰款18萬元,跟變賣的利益相比根本微不足道,樹木砍光也不會有人去在意流向,這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鄉親們就一起睜大眼睛看看,這次雲林縣府要拿出甚麼公文來解釋那些消失的樹木去了哪裡?  
蘇治芬 2022-01-22
這叫什麼,皇親國戚嗎?

這叫什麼,皇親國戚嗎?

好一個依法行政~ 根據檢察官的起訴書可以發現,雲林縣政府早在109年1月17日就已經知道張啟盟濫採砂石的事情,並且裁罰6萬元,勒令停工。之後又在109年12月31日再度會勘,認定沒有依水土保持計畫書改善,再度開罰12萬元。 好一個王子與庶民同罪~ 但從民眾提供的照片跟衛星雲圖來看,縱使縣府已經在109年1月17日勒令停工,但開採範圍卻仍然持續擴大,土石刨挖深度更深,雲林縣府確實有「依法」開罰跟勒令停工,但張啟盟卻仍然知法犯法,依然故我的盜採土石,基層公務員積極的查察不法,但碰到縣長的家人卻無法可管,原來這就是張縣長及縣府所說的「依法行政」。 但我實在不解⋯ 如果縣府勒令停工 但縣長弟弟不停工 這叫什麼,皇親國戚嗎? 縣長說我是依法行政 我説這叫做欺騙社會 我們要追究的是國土有沒有遺失? 如果是我,我親自去站崗 看你停不停工 因為王子與庶民同罪 監察院對於中央及地方公務人員,認為有違法失職情事,得提出糾舉或彈劾。   1.張啓盟被起訴案,前後歴經二年,此案主管單位是縣府水利處,去年基層公務員曾上呈「移送法辦」公文至縣長室,待壹層決行,結果簽呈被縣長退回⋯,據說是張縣長很生氣,生氣的原因是「豈有姐姐移送弟弟法辦之理」。  2.前年縣府因張啓盟違反申請計劃內容,被主管單位開了罰單六萬元,並限2021.2/28前改善,但已造成不可逆,且砂石是否消失走山去哪裡?不得而知遂於3/3縣府開了第二張12萬元,然後就沒下文了。至於承辦人是否有被張啓盟叫進去縣長室駡過?這點恐要張啓盟自己對監委解釋清楚。  3. 起訴書內~《 所定事項施作及實施水土保持處理與維護。張啟盟及陳安妮竟共同基於違反水土保持規定及非法開發山坡地之犯意聯絡,未依上開核定簡易水土保持申報書所定事項施作及實施水土保持處理與維護,亦未取得林務局及國產署就同段0O地號土地之同意,擅自於108年間之某日起至109年12月31日(雲林縣政府水利處水土保持科會勘日期)止,僱用不知情之張O0及工人在同段OO至OO地號等13筆土地上(張OO挖填部分約2878.68立方公尺;陳OO挖填部分約3040.91立方公尺;無權使用土地部分,總開發面積約1728平方公尺)進行整坡作業時,擅自為開挖整地及削闢邊坡等非法開發行為、闢建便道、平台,改變地形、地貌,因而使表土裸露無植生保護,造成坡面出現溝壑沖蝕、坡腳淘刷、坡面土石崩落及樹木傾倒,現仍因聯外道路邊溝損毀造成逕流漫流、逕流夾載土石沖淤至區外道路與其下接野溪,已致生水土流失之結果。嗣經本署檢察官會同國立屏東科技大學水土保持系教授於110年8月20日,前往上址會勘,始悉上情。 》  4.檢察官在起訴書內提及請「擇重量刑」。 綜上,張麗善縣長和張啓盟是姐弟,今不知利益迴避,且疑似有圖利和瀆職,社會倒是要睜大眼睛看三位監委如何辦案?
蘇治芬 2022-01-18
全台灣的經濟學老師-張清溪老師

全台灣的經濟學老師-張清溪老師

  今天聽聞張清溪老師逝世,心中充滿無限的感傷,張清溪老師不只對台灣學術、政治、社會改革有重大貢獻,對教育及教改更是親身投入及實踐。 張清溪老師長期擔任人本教育基金會董事,讓小孩讀森小、全人,更參與410教改運動及擔任行政院教改會委員,創辦雲林蔦松公辦民營傳藝學校,實驗教育法制能延伸到高教,他也扮演關鍵要素。 當年張清溪老師請時任行政院長林全支持,林全前院長也在治芬的安排下接見包括張老師在內的實驗教育代表,全程二個多小時,林全前院長全程聆聽並表態支持,在卸任前還特別將實驗高教列為重要交接事項,賴清德副總統上任行政院長時即交辦教育部,教育部也全力配合,積極提出實驗教育三法,當年治芬亦提出修法草案,最後眾人齊力讓實驗高教法制一舉到位,而張清溪老師可說是全力促成。 所謂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張清溪老師畢生為台灣教育奔波,著作無數,除了教書育才,也透過改革、創新台灣的高教體制,帶給台灣學子更多的可能性。感謝張清溪老師對台灣教育界的付出,希望老師能好好休息,餘下的就交給後輩們。 #治芬一直都在 #治芬心存感激  
蘇治芬 2022-01-14
有膽量做我蘇家人?

有膽量做我蘇家人?

我從不認為我的父母到我這一輩的從政,是在享受政治的光芒。戒嚴時期,我們活得戒懼,在馬英九時期,我們活得戒慎;現在,我們活得,深怕自己做得不夠好,會對不起人民和對不起土地,我們蘇家長存感恩之心,感恩鄉親給我們服務的機會。 ㄧ直我們只有陽春的從政,沒有任何的附加利益,包括營私屯寨;說我家是派系,是抬舉了,説我家是家族政治,可也太瞧得起了,因為除了使命,我家姐弟都希望只在這一代,畢竟我們姐弟的記憶抽屜,藏有太多不願回首的黑暗歲月。 種種檢討與指陳我都能接受,比起年少所經歷的那些,這都已算不上什麼。那些指陳雲林蘇家是家族政治,是地方派系的人,又是否有膽量做我蘇家人?
蘇治芬 2022-01-13
下架張家 讓雲林更好

下架張家 讓雲林更好

下架張家 讓雲林更好 不分世代 雲林人共同、唯一目標 關於雲林張家的政治結構,我相信所有雲林鄉親感受都很深刻,不管是蒜頭的價格,還是林內焚化爐的弊案,「青埔宮」都在幕後有很大的影響力。 更別提 #張麗善胞兄胞弟 兩人違建、佔用國土案... 張榮味青埔豪華農舍今仍安在;張啟盟濫墾斗六咬狗段山坡地,佔用林務局、國產署國有地近1700平方公尺,把政府吃夠夠... 近年來,很高興看到有新一代的年輕議員與公民團體,像 3Qi.tw 陳柏惟 一樣,積極關心雲林的政治,希望更民主、更自由。我很樂意和他們分享自己的經驗,一起讓雲林更好。 這是不分世代雲林人共同的目標,也是唯一的目標。 #治芬一直都在 #治芬心存感激 圖片來源:自由時報  
蘇治芬 2022-01-10
應元,你的大氣和笑容,原諒我吧!

應元,你的大氣和笑容,原諒我吧!

應元走了,非常的素樸,就這樣走了,一如他的人生追求的就不是榮華富貴,而是想為台灣多做一點事,我和 應元稱不上相知很深,但人最起碼的,也稱得上「相惜」。到北投法鼓山跟 應元告別時,面對簡單的神主牌位時,我突然有很強烈的直覺,原來天人永隔就是這種情境;反而是月桂非常的沉穩、冷靜,令人不捨⋯ 「巷有喪,里不歌」,所以,我依約在今日回應游盈隆教授的指摘。我與游盈隆有段故事,忘了那一年?他要爭取民進黨不分區立委,有天晚上,他透過朋友來到縣長公舘找我幫忙,我很直接的分析選不分區立委對他是件高難度,並表明我已答應支持別人,當然,游教授氣呼呼的走了。直到今天,彼此幾乎沒有再碰面或談話的機會。 至於我和李應元的波折不只有一段,其實是有二段;一是請他回來當副縣長和選下一屆縣長,二是李應元跟李進勇、劉建國拼民進黨黨內縣長初選那一段。 二個波段我都有負 應元,我從沒否認。但我也有為什麼為之的想法,簡單説,第一個波段,2008年我在台大醫院體檢時發現了腦內有一個白點,我覺得我的身體狀況會撐不過跟張家對峙的連任攻勢,所以請 應元回來提前佈署,並答應他,我會做他的總幹事,我只有要求 應元,不要對外提及我的身體問題,後來當然不如期待發展;但主要還是地檢偵辦動作很大,幾個月來直指向我,且已多人被控,我雖知自己在法律上不可能有問題,但我的敏感告訴我這是政治上誣陷的佈局,而且是在對付民進黨,它已是在進行政治清算和鬥爭,所以輕忽不得(事後也應證我的顧慮是正確的,也跟當時中國陳雲林來台灣有關);我才回過頭告訴 應元,我可能有難,我必須用政治危機來面對,所以選舉託你之事,要暫緩,否則會陷入更大的危機。在牢裏時,時任黨中央蘇嘉全秘書長主張應趕快提名我尋求連任,免得政治局勢陷入對方操弄之下,這些過往事,我要感激 應元,還有當時百分百相信我的蔡英文黨主席。 講到這,世人應該了解為什麼我一直挺小英了吧!還有蘇嘉全選台中市長,我自己在台中打出一條同鄉的戰缐,下班後趕去台中辦座談會,也就是為了回報蘇嘉全的恩造⋯ 説完第一波,還有第二波段對 應元的虧欠,第二波段我大力支持李進勇通過黨內縣長初選這一關。以當時的政治氛圍,我認為要由李進勇出缐,才能挑戰張家的地盤結構,我把對 應元的應允擱在一邊,對他造成我無以彌補的錯誤和遺憾,令我想來就悲痛不已⋯⋯, 總之,我行事一向自許要磊落,但還是犯了不少錯誤,總是自以爲自己是為大局,不知人世間情懷有欠會伴我悔不自己⋯ 唉!政仕一途、黨內情義,我的成長訓練課程就是面對國民黨,當危機在旁的時候,首要顧全的是不能讓國民黨得逞,葬掉了為台灣,為我的故鄉執政的契機。 應元,你已植存樹葬,一坟如土,願塵灰揚起,如你的大氣和笑容,原諒我吧!    
蘇治芬 2021-12-01
拒絕自由時報鄭旭凱所有採訪

拒絕自由時報鄭旭凱所有採訪

【嚴正聲明】 我蘇治芬,即日起拒絕自由時報雲林縣的記者鄭旭凱先生所有採訪,也請貴主管轉知,日後舉凡鄭旭凱先生掛名之新聞報導及各種分析稿等,一旦出現「蘇治芬」之相關內容,必須對其引述(或論述或分析)加註「此分析或引述未經蘇治芬本人證實,並不為最後事實。」。 長久以來已經忍受鄭旭凱先生對我的各種無法認同的報導,希望自由時報可以尊重我的想法,彰顯自由時報長久以來堅持的平衡報導。 前駐泰代表李應元病逝 意外為下屆雲林縣長選戰投下變數 https://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3736900 前駐泰代表李應元(圖)英年早逝,因其在雲林政壇受到歡迎與肯定,當年未能如願接棒蘇治芬參選雲林縣長一事,成政壇議論焦點。(資料照) 2021/11/15 13:26 〔記者鄭旭凱/雲林報導〕前駐泰代表李應元病逝,其好友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在臉書上「悼念英年早逝的李應元兄」的一則貼文,近日在雲林政壇發不斷發酵,文中提及立委蘇治芬當年擔任雲林縣長時,力邀政壇輩份高出其許多的李應元返回雲林故鄉擔任其副縣長,事後卻未實現讓李應元參選縣長的承諾;民進黨內部人員表示,蘇治芬是民進黨挑戰國民黨籍雲林縣長張麗善連任的強棒,雲林縣長選舉提名由立委蘇治芬或劉建國出線,已成雲林政壇最受矚目焦點。 蘇治芬︰將在李應元喪滿後公開回應 對於游盈隆在臉書上的說法,以及當年承諾李應元接棒參選卻未實現承諾一事,蘇治芬表示,由於應元兄尚在聖靈期間,她將在喪滿後即12月初,就會針對此事公開回應。 游盈隆「悼念英年早逝的李應元兄」的貼文指出,政治人物的話大都言不由衷,虛情假意,2008年蘇治芬親邀李應元出任副縣長,並答應李應元接棒參選下一屆縣長,李應元親口告訴他,當時還有謝長廷及葉菊蘭在場、可作證,他曾力勸李應元不要接受,但李卻堅信蘇治芬是有誠意的、會説到做到,但終究女人心海底針,李一路受創,最後傷心離開心愛的故鄉雲林縣,遍體鱗傷卻沒說過蘇治芬一句壞話。 民進黨黨內人士表示,李應元美國哈佛大學畢業,當年曾風光代表民進黨參選台北市長,是民進黨精英份子,當年肯屈就來雲林擔任蘇治芬的副手,主要是相信蘇治芬不可能當著葉菊蘭和謝長廷的面說謊,但李應元耗費5年的時間南下雲林經營,但在政治上卻是不進反退,不少人感到婉惜,而蘇治芬承諾交棒卻又食言的事,在本屆立委選舉期間又再度上演,原本政治前景一片看好的前麥寮鄉長許忠富,也因為蘇治芬承諾交棒立委一職而放棄參選麥寮鄉長,如今落得一場空。 至於下屆民進黨雲林縣長提名,民進黨雲林縣黨部執行長林禮廉貴表示,民進黨全國黨代表大會昨天已通過「2022年直轄市長暨縣市長提名特別條例」,直轄市長人選由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徵召,經中執會通過提名;非直轄市部分,爭取連任縣市人選由黨主席提名經中執會通過後徵召,非執政縣市則經徵詢或協調後產生單一人選,再由黨主席提名經中執會通過後徵召,執政已屆滿縣市辦理提名初選,而雲林縣屬非執政縣市,中央將會徵詢立委蘇治芬和劉建國意願之後,從中協調產生提名人選。 游盈隆在臉書上的貼文,近日在雲林政壇廣泛流傳發酵。(記者鄭旭凱翻攝自臉書)  
蘇治芬 2021-11-18
不會駛船嫌溪窄

不會駛船嫌溪窄

8月2日強降雨造成雲林縣北港鎮淹水,探究淹水原因,族繁不及備載。然依水利專家解析,這些大大小小的缺失中,唯獨沒有施設滯洪池這項,更非滯洪池的滯水倒灌入大排所致。姑且不談高深學問,水向低處流是連小學生都知道的常識,有心人刻意帶風向混淆視聽,心思之險惡真是無以復加,相信者,應也是被雨炸得腦子進水。 雲林縣北港鎮昨日大雨狂炸,全鎮多處淹水嚴重。(記者黃淑莉攝)     防洪治水是個嚴肅的課題,需具備深厚且宏觀的水文專業,掌握綿密如網的水系,這些都不是普羅大眾人人輕易可得,遑論少數人往往以管窺天,便要以「專家」自居,而對真正的專業指三道四,尤其甚者,企圖以外行領導內行,硬是將討論公共議題的水準及層次拉到谷底,令人不知所以。 這次北港淹水,經中央第五河川局長張庭華、雲林縣政府水利處長許宏博兩位專家診斷,異口同聲的結論是,時雨量過高所致。北港滯洪池總容量130餘萬公噸,當天流入滯洪池的水量約80萬公噸,整體蓄水量只達67%,如果沒有滯洪池會更慘。換言之,蓄水量既未飽和,加上滯洪池多數闢設在地勢較低處,且往下整挖數公尺深,試問,這種防洪設施內的水,如何往較高處的大排倒灌? 褒忠鄉有才村是全國第一個在地滯洪的成功案例,而口湖鄉宜梧滯洪池對於改善當地長年淹水之苦,更是居功厥偉,還有虎尾鎮平和滯洪池在關鍵時刻,同樣是總納大半糖都水流的中心,在在實證滯洪池治水防洪的功能是毋庸置疑的。 然而,不是有了滯洪池便什麼都不必做就能不淹水,定期的清淤疏通還是不能忽視,尤其瞬間強降雨,勢必造成各路垃圾匯集堵住閘門。檢視北港鎮內有滯洪池、抽水站、水閘門…,主政者就應做足功課善加運用,因為工具準備好了,使用者不會用,卻反過來怪準備工具的人,如同台語俗諺:「不會駛船,嫌溪窄」,只是徒增笑柄! (立法委員)
蘇治芬 2021-0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