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明謹相關文章

冷血殘酷沒禮貌

冷血殘酷沒禮貌

其實我覺得葉老師覺得疫苗不夠不是問題,不知足而已,那個人不會不知足呢? 關鍵在她說:至少給「311」萬劑疫苗吧! 如果她說:怎麼不給多一點,至少給個300萬劑吧!我覺得是可以接受的,貪得無厭是人的本性,程度不同而已,但是故意講311,這就是冷血殘酷沒禮貌。 對於我這個經常去日本311大地震災區的人來說,我知道當地人對這個數字多麼敏感,裡面懷有多少的傷痛,但她卻拿這個數字來說嘴,這如同在對災區的民眾傷口撒鹽,人家捐東西給你,你可以不感謝,但是反過來捅對方一刀,這種品格,真不知道該說什麼。 就跟很多中部人經過20年,對921這數字仍然心有餘悸一樣,最好妳敢拿921這數字跟災區民眾開玩笑(好啦我猜葉教授是敢的)。
石明謹 2021-06-05
意外發現

意外發現

  在網路上尋找大中華區定義的時候,突然發現有個小粉紅在2月的發文,批評大中華區這個名詞是瞎編的,世界上根本沒有所謂的大中華區,所有人標準不一,有人覺得大中華區是中港台澳,有的覺得是中港台星澳,有的覺得是中港台馬越泰星澳。 然後他拿出了上海復星跟德國簽BNT疫苗合約時的公告,說合約中根本沒有提到什麼「大中華區」,銷售區域只註明了中國大陸、香港、澳門,甚至不包括台灣,他認為中國大陸、香港、澳門,合起來就是中國,還要寫什麼大陸不大陸,簡直莫名其妙。 我用爛英文看了一下,原來上海復星的銷售合約,既沒有大中華區,也不包括台灣啊? #我有趕緊下載PDF檔了 https://www.fosunpharma.com/uploads/2020121684019.pdf 下載網址在這 https://www1.hkexnews.hk/....../2020121600152_c.pdf...... 網友找到了中文版公告 https://pdf.dfcfw.com/pdf/H2_AN202012161440490598_1.pdf 這是復星的投資風險說明 歡迎各界專家還有英文好的去辨識真偽  
石明謹 2021-06-01
疫苗是要用來救人

疫苗是要用來救人

AZ疫苗是全世界最便宜的疫苗,平均每劑價格只要3美元。 AZ疫苗是全世界使用國家最多的疫苗,超過160個國家使用。 其他各家疫苗的售價都超過20美元,輝瑞BNT最貴,平均超過40美元。 為什麼AZ疫苗特別便宜?因為當初牛津大學的設定就是「這個疫苗就是要有效又便宜,因為它是要用來救人,不能賺錢。」 南投縣政府說跟上海復星交涉,將以2500萬台幣購買30萬劑輝瑞BNT疫苗,平均每劑只要83元台幣,大約3美元。 為什麼南投談到的價格比全世界的平均價十分之一都不到?嗯,一定也是為了救人。(後來改口說是訂金啦!訂金!)  
石明謹 2021-05-26
警察4月23日就可以打公費疫苗了

警察4月23日就可以打公費疫苗了

其實警察在4月23日就可以打公費疫苗了 然後我5月1日就登記了 老實說,當時也是一堆訊息在LINE群組裡面傳,叫大家不要去打疫苗,會死人,連市長夫人都不敢打。 所以我們單位只有我一個人打了疫苗,對,只有我一個。 大家寧願相信網路謠言不去打,然後一個月後哭說為什麼不給我們先打。 高層沒有重視警察權益是一回事,自己不想保護自己又是另一回事。  
石明謹 2021-05-26
大家就是怕像他這種人

大家就是怕像他這種人

去年因為這篇文跟趙少康槓上 現在看起來整個世界沒有擋住 當時他一直問:大家到底在怕什麼? 其實就是怕像他這種人 成語教學 溫故而知新  
石明謹 2021-05-24
台灣曾經是世界上防疫最好的國家

台灣曾經是世界上防疫最好的國家

泰國衛生署發言人在記者會上表示,台灣曾經是世界上防疫最好的國家,近來卻爆發了疫情,不過這個記者會卻立刻引起了討論,因為他不但稱台灣是個國家,還脫口而出台灣國這個詞彙。 BigUp นอกตำรา ทั่ว สาระ ทิศ 5月18日下午8:26  ·  อัญเชิญสลิ่มจีนมาฟัง!! รวมถึงอิพวกที่แอบมุด VPN มาดูอยู่ด้วย ทวีศิลป์พูดชัดเจน ประเทศไต้หวัน หมอใช่มั้ยยย? หมอใช่มั้ยที่เป็นนาตาชา โรมานอฟ?? เลื่อนไปดูนาทีที่ 5.0 จ้ะะะ  https://youtu.be/hIqpTfD2P1E "ประเทศไต้หวันก็เป็นหนึ่งในประเทศที่เคลมว่ามีระบบการดูแลทางด้านสาธารณสุขที่ดีนะครับ" // ตายแร้ววววววว พูดแบบนี้ ระวังจักรพรรดิสีจิ้นพูห์ไม่ส่ง Sinovac ไปให้เน้อ  // ใครว่างเอาไปโพสต์ลงเวยป๋อทีซิ อย่าลืมใส่แฮชแท็ก #台灣國 ด้วยล่ะ 55555555555 ผนึกกำลัง #MilkTeaAlliance   
石明謹 2021-05-19
泰國女排打中國科興疫苗全部感染武漢肺炎

泰國女排打中國科興疫苗全部感染武漢肺炎

台灣沒有什麼媒體報導的新聞 泰國國家女排隊,在4月29日施打了中國科興疫苗,在5月13日期滿準備出國參賽,檢驗後發現全隊22名球員與教練,全部感染武漢肺炎。 抗原產生率100% https://www.prachachat.net/general/news-668167...... 注射過中國疫苗!泰國女排國家全隊26人確診 自由時報 泰國國家女排隊原定本月25日參與世界排球聯賽,但於賽前驗出26人確診,泰國排協只好宣布退賽。(擷取自Volleyball Thailand FC粉專) 2021/05/17 17:14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病,COVID-19)持續影響全球,泰國國家女排隊原定本月25日參與世界排球聯賽,但於賽前驗出26人確診,泰國排協只好宣布退賽。女排隊所有隊員與工作人員曾在4月29日注射第一劑中國科興疫苗,但該疫苗施打第二針2週後才能有效提高保護率至5成以上,打第一針後的兩週內保護效力僅16%。 綜合外媒報導,泰國女排隊員與工作人員於4月29日注射中國科興疫苗,5月12日,22人參與賽前檢測被驗出病毒陽性反應,送醫觀察治療期間,人數又增至26人。對此,泰國國家疫情中心表示,可見即便接種疫苗,也無法保證不被感染,希望各方引此為戒,不可因施打疫苗放鬆防疫措施。 國際排聯給寬限期 若再檢測通過可參賽 當地醫師也指出,根據智利研究,施打中國疫苗第一針2週後,保護效力僅16%,注射第二針的2週後,才能達到67%。雖然其他疫苗有的首針注射後3週內保護效力可達60、70%,二針後2週可達70到75%,但重點是,沒有任何疫苗保護效力可達100%。 泰國女排在世界排名16位。在宣布退賽後,國際排聯認為,泰國女排選手檢測陽性不一定就是確診,可能是因為跟不久前接種疫苗有關,因此寬限日期,盼他們再次檢測,只要通過就能參賽。
石明謹 2021-05-17
戴「兩層」口罩「不切實際」

戴「兩層」口罩「不切實際」

這兩天還出現了一個不是假消息的不正確消息 有一位在美國的醫師,提出了口罩應該「戴兩層」的呼籲,並說美國有研究指出,戴一層醫療口罩,可以防護81%,戴兩層,可以達到89%,幾乎是9成的防護力,還說美國的防疫指南,早就勸大家戴兩層口罩,台灣的資訊已經落伍了。 首先,美國對於戴「兩層」口罩的呼籲,其實是指在醫療口罩之外,再加一層布口罩,除了再提升一點防護力之外,主要是為了讓口罩的配戴更舒適,也能夠更緊貼臉型,讓醫療口罩不容易因移位產生缺口,也讓配戴時更少去接觸醫療口罩的防護面。 大家發現了嗎?台灣並沒有什麼資訊落伍,早在去年疫情剛爆發的時候,就已經很流行一種叫「口罩套」的東西,可以在醫療口罩外面再加一層布口罩,達到前面所說的效果,現在也還有人是這樣使用的,其實包括罩內支架等等,台灣的口罩界花樣還是滿多的,說不定是美國對於口罩的使用還沒有台灣的花樣多。 其次,不用什麼研究,我用我幼稚園水準的頭腦,也知道口罩戴越多層防護力越高,如果我戴了一百層口罩,防護力可以達到99.999%,但是這完全沒有意義,因為那樣我就不能呼吸了。 你想戴幾層口罩都不是問題,問題在你不能呼吸的情況下,會頻繁的拿下口罩,或是必需很用力吸氣,導致空氣不是經由口罩,而是經由口罩周圍的縫隙吸入,一層口罩跟兩層口罩的防護差別是81%跟89%,但是從旁邊吸進來的空氣,或是你一直拿下口罩呼吸,防護力是81%跟0%的差別,因此多戴幾層口罩來提升防護力,理論上當然沒問題,但是根本「不切實際」。 最後,防疫是個長期抗戰,口罩是戰略物資,如果你戴「雙層」醫療口罩,那表示你的口罩耗損量就是兩倍,你是希望防護力81%,可以連續戴20天,還是防護力89%,只能戴10天,中間還有一大段時間得拿下來呼吸? 最後告訴大家一個小秘密,我發現如果都不呼吸,就算不戴口罩,防護力也可以達100%
石明謹 2021-05-17
保障隱私權的「臺灣社交距離」APP

保障隱私權的「臺灣社交距離」APP

衛福部推出了一個叫「臺灣社交距離」的APP,有人說這是政府私底下收集個資,也有人說侵犯隱私權,也有人說既然已經確診怎麼會趴趴造? 我用簡單易懂的方式解釋一下這個APP的原理,首先你打開你的藍芽系統,藍芽會發出一個固定波長的偵測(一般是8-10公尺),你平常打開藍芽,也會看到什麼SQNY-535、SANSUNG NOTE10+的連接點,這個APP在你打開藍芽時,會隨機產生一個識別碼,當不同識別碼接觸時,會留下一個紀錄,例如你產生一個ABCD1234的識別碼,有個人產生ABCD5678的識別碼,你們兩個人在擦身而過時,就會彼此留下紀錄。 這個紀錄會保留十四天,假設你碰到的這個人,在三天後確診,在經過他同意之後,衛福部會給予一個授權碼,用他的手機發布一個警告,過去十四天曾經跟他近距離接觸的人,就會收到通知,然後自主健康管理,萬一有什麼症狀,在就醫時可以回溯可能的接觸史。 發現了嗎?這個軟體從頭到尾不會產生任何的個人訊息,就跟你打開藍芽,看到AZUZ3326,那只是個無意義代碼一樣。 其次,當有人確診發出警告時,你只是被動接收者,政府完全不知道你是誰,你也不會知道到底是誰確診。 這個軟體跟你想的正好相反,政府不但沒有辦法蒐集個人隱私,反而是運用了高科技,在保護人民隱私的情況下,給予適度的接觸警告,並且保留了疫調的可能性,比起公布足跡的方式更有效率,也更保障人民的隱私權。  
石明謹 2021-05-13
改錯字老師又來了

改錯字老師又來了

改錯字老師又來了
石明謹 2021-05-11
酒駕可惡,其他違規也很可惡

酒駕可惡,其他違規也很可惡

近日知名媒體人黃暐瀚母親不幸遭遇車禍身亡,駕駛人疑似酒後駕車,立刻又掀起輿論撻伐,對於酒後駕車致人於死的案件仍時有所聞,台灣民眾乃至於政治人物,又再度討論「加重酒駕刑責」的議題,甚至可說是達到盲目的地步,為了討論台灣針對酒後駕車,乃至於各式交通危害的刑罰,我們先來看一下其他國家有沒有範例可循。 首先我們來看美國,在美國駕車違規肇事致人於死,是可以被控「謀殺」的,美國謀殺有分等級,只要法官認為你的行為屬於有意識造成他人死亡,都有可能成立謀殺罪,酒後駕車當然也不例外,這就是台灣鄉民最愛的「酒後駕車就是殺人犯」,但是不要忘了,在美國不僅僅是酒後駕車可能成立謀殺,其他各種態樣的違規也可能成立,包括超速、逆向、闖紅燈等等,只要被認為你的違規重大,而且不違反你的意識時,「殺人」這個罪名,就可能套在你頭上。 日本的做法則是立一個交通特別刑法,「自動車の運転により人を死傷させる行為等の処罰に関する法律」,「關於駕駛汽車致人死傷等行為處罰法」,名字很長,不過大家只要知道這部法律,對於酒駕致人受傷,可以處十五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則是一年以上有期徒刑,簡單的說,只要酒駕肇事致人於死,你就是關一年跑不掉,而且沒有上限,夠可怕了吧!這就是台灣鄉民最愛的「酒駕給他關到死」,但是在這部法律中,還規定了其他各種重大違規,包括闖紅燈、嚴重超速、重大違規停車等致人於死時,也是比照辦理。 大家發現台灣跟其他國家的差異了嗎?台灣人只認為酒駕撞人很該死,卻避談其他的行為導致的車禍該不該死。喝了酒之後不小心撞死人,跟故意闖紅燈撞死人,就結果論來說,兩者造成的傷害是一樣的,就道德面來說,故意闖紅燈更應該被譴責,但是在台灣,這兩者的評價卻完全不同,台灣每隔兩三年就修一次法,酒後駕車的刑罰越來越重,但是這真的能達到遏止車禍肇事致死嗎? 有一個並不有趣的有趣數字,108年全年酒駕致死的人數為294人,109年增加為295人,但這兩年都已經是台灣史上酒駕致死最低紀錄,從105年到109年這五年,每年的酒駕致死人數都在下降,相反的,105年到109年之間,全國車禍死亡人數每年都在攀升,109年全國車禍死亡人數更是突破3000人,換句話說,大家都在譴責的酒後駕車年年減少,而其他違規致死卻不停增加,當大家只把焦點放在酒駕上的時候,往往就忽略了其他更嚴重的肇事原因。 說穿了,這是整個社會的集體逃避責任,酒駕很可惡沒錯,但其他的違規也很可惡,只是因為其他違規很多人平常都在犯,所以不希望法律會追溯到自己,當你覺得「紅線停一下會怎樣?」、「紅燈右轉一下又不會死人」的時候,酒駕的人覺得自己「沒那麼衰會撞到人」,又有什麼不對呢?你跟酒駕的人並沒有兩樣。 我們不是反對立法將酒駕的刑責提高,一來刑罰有其極限,死刑的存在並不能阻止殺人案的發生,酒駕的刑罰到了某種程度,嚇阻能力也會到頂點,二來台灣的交通法規也因此受到扭曲失衡,車禍死亡率越來越高的同時,我們卻忽略了更多的肇事者與被害者,防止酒駕的面向很多,但如果永遠只思考不停的「加重其刑」,沒有思考如何去遏止或追究其他的肇事責任,那台灣的交通問題將永遠不會得到解決。    
石明謹 2021-05-07
原來是用買的

原來是用買的

談到民調低迷,柯文哲說,「你相信民調?我非常知道民調都要買,我只是不肯買而已,我只是不肯買而已!」 我就覺得奇怪,當初你是怎麼出來選台北市長的,原來是用買的。  
石明謹 2021-05-04
那是警察的悲哀,不是人民的問題

那是警察的悲哀,不是人民的問題

我說過談法律很累,我法學素養又不好,不過我想跟台灣民眾說一件事,那就是如果你沒有什麼明顯的犯罪嫌疑,碰上警察問你身份,如果你願意配合,那很好,一分鐘就可以離開,假如你不願意配合,或是沒帶證件又沒背身分證字號,警察會花一點時間跟你多問幾句,如果沒什麼問題,幾分鐘後還是會讓你離開的。 你會不會因此被帶到派出所查證身份三小時?只要你沒有犯罪嫌疑,我跟你說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不會,我當然還是希望大家配合警察的詢問(請注意是詢問而不是查證),這樣大家的時間會節省一點,但是如果你不願意,那也是你的權力,只要沒有犯罪,警方多花幾分鐘觀察清楚,或是你解釋一下,大家還是會謝謝再聯絡的。 除非你有很明顯的犯罪嫌疑,警察才會發動警察職權行使法,把你帶回去查證身份,而且其實並不是三小時,只要你改變主意提供身份,或是警察查證身份後發現你沒有犯罪,你就可以走了。雖然不是每個警察都唸很多書背很多法條,但大部分基本的智商跟判斷力還是有的,每個人都可能有他不提供身份的理由,例如這次中壢事件的詹小姐,我相信她平常也不是每次都不配合警方。 「這樣要是以後所有人碰到警察都不願意出示身份怎麼辦?」 如果真的這樣,那就是警察的執法態度跟理由沒有辦法說服人民配合,那是警察的悲哀,不是人民的問題。
石明謹 2021-04-27
「合理懷疑」不應該是單一條件

「合理懷疑」不應該是單一條件

說真的,我實在不太願意討論嚴肅的法律問題,一來我很懶,二來我覺得我的法律素養其實不怎麼樣,只是就我所知發表一些低見,大家參考便罷,覺得胡說八道我也接受。 這兩天有很多人轉了另一篇律師的文章,他主要的主張大概有兩點,首先是討論警察職權行使法第四條: 警察行使職權時,應著制服或出示證件表明身分,並應告知事由。 警察未依前項規定行使職權者,人民得拒絕之。 律師認為:在這裡的「應告知事由」是否得由人民自行審查,律師認為是只要告知事由,至於事由合不合理,應該是由法院事後審查,人民沒有當場審查警方理由是否合法的權力。 首先我們要知道警察職權行使法的立法目的,在於防止警察違法濫權,因此警察所應盡之程序義務,應當嚴格解釋,在這裡所謂的「事由」當然是要符合警職法第六條所列之事由,否則如果警察說出的事由是:「我高興所以我攔你」,完全不符合第六條所列合法理由,是否人民也沒有權力拒絕,但如此一來,第四條的「未依前項規定行使職權者,人民得拒絕之」就等於虛設,因為警察可以用任何理由行使職權,而不需符合任何條件,縱使可以透過事後救濟,但是人民所受之權益損害已經難以回復,顯然不符警職法的立法意旨。 所以即便對於「事由」的內容或許人民無法完全加以審查,但是此告知之事由,至少必須符合形式程序,也就是說,你的事由也許可以主觀認定,但是告知程序必須明確表示該事由是符合第六條的那一款合法理由,你要用「我從沒看過你」來當事由也無不可,但是必須告知「我從沒看過你,所以我認為你有犯罪嫌疑」,一來如此才符合程序正義,二來也讓事後審查成為可能,意即讓「沒看過你」是否是一種犯罪的合理懷疑,成為事後審查的標的。 就詹女士的案例而言,員警縱使覺得對方「從沒看過」、「神情緊張」可以「合理懷疑」對方有犯罪之嫌,但是卻沒有告知自己「懷疑對方犯罪」,只是說「能不能讓我看一下身分證」、「我是警察所以可以盤查」,顯然不符「應告知事由」的程序,此處不單是內容的構成要件具有疑慮,連形式要件都不符,我認為人民自然有權利拒絕之。 律師的第二個論點:很多案件都是因為覺得對方「神情緊張」,進行盤查而偵破的,這就是完全不懂警察盤查的外行人,事實上,百分之九十九因「神情緊張」而被盤查的人,後來都是沒有犯罪疑慮的,你只要問每天台北市警察局盤查人數,跟因盤查偵破案件件數就知道了,每盤查數千人,才有一個犯罪嫌疑人,「神情緊張」、「態度匆忙」都只是發起盤查的一個「非合理懷疑」的理由而已,通常是透過這個原因,得到靠近或是詢問的機會,再從中發現其他的懷疑因素,例如你過去問當事人「這麼晚了怎麼還在街上走」,然後在靠近時聞到身上有塑膠味,或是看到包包有疑似吸食毒品的器具,此時綜合好幾個不同的要素,才會構成「合理懷疑」。 簡單打個比方,「晚上在街上走」、「神情緊張」、「背個大包包」、「身上有奇怪味道」,也許單獨一個都不會成為懷疑的理由,同時有好幾個因素構成,才會形成所謂的「合理懷疑」,雖然「合理懷疑」的主觀認定很強烈,但是真正所謂的「警察職業經驗」,才不會因為「我沒看過你」、「晚上穿短褲拖鞋」這樣的理由,就會「合理懷疑」對方有犯罪,如果有,那就是蠢。 如果你知道真正的「合理懷疑」不應該是單一條件,你就會知道,縱使是穿著西裝,大白天在街上走,神情沒有很緊張的人,也可以合理懷疑是可能的犯罪者,例如常見的,拿一疊存摺,拿好幾支手機,騎機車一直在不同的提款機跑來跑去,就有可能是詐騙集團的車手。 回到「非合理懷疑」的盤查理由上,我在前一篇文章說過,用「我沒看過你」作為接近詢問的理由可不可以?當然可以!當事人願意出示證件讓你看當然很好,真的不願意,你就好好觀察有沒有其他可疑的地方,看起來真的沒有什麼嫌疑,你可以表達一下善意,向對方告知,「不願意出示證件也沒關係,這條路晚上很暗,你走路要自己多加小心」,攔下來卻沒問出什麼並不可恥,節省時間盤查下一個可疑的更重要。 如果在這過程中發現對方身上有不正常的地方,此時再告知對方你「合理懷疑」的理由,並依照警職法發動身分查證程序,這樣子才會更穩當,同時也才符合程序正義,這才是真正的專業,依照程序不見得抓得到罪犯,但違反程序偶爾抓到,只能說你運氣不錯,每天都這樣做,有一天碰到懂法律且主張自己權利的人,或是不小心把事情鬧大了,那你就要自己扛,你的盤查都是用賭的,賭錯了不就是得願賭服輸嗎?  
石明謹 2021-04-26
員警是不是真的「蠢」

員警是不是真的「蠢」

員警的執勤影像出來了,我們就一步步來看員警是不是真的「蠢」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ihxbxT3yiQ 這次的事件,源自於中壢分局員警,在路上盤查一名女子身份,所以我們先來看這個案子,依照警職法要「查證身份」,程序應該是如何? Step1 依照警職法第六條,產生合理懷疑。 Step2 依照警職法第四條,告知事由。 Step3 依照警職法第七條,命出示身份證明。 Step4 依照警職法第二十九條,給與陳述異議機會。 Step5 依照警職法第二十九條,紀錄並交付異議之理由。 Step6 依照警職法第二十九條,認為無理由繼續執行。 Step7 依照警職法第七條,無法查明身份時得帶往勤務處所。 Step8 依照警職法第七條,遇抗拒時得使用強制力。 我們依照上面的步驟,來看這名員警的執法,首先是他把女子攔下來時說「我沒見過妳耶」、「我怕妳是失蹤人口」、「請把身分證讓我看一下」,依照警職法第六條: 警察於公共場所或合法進入之場所,得對於下列各款之人查證其身分: 一、合理懷疑其有犯罪之嫌疑或有犯罪之虞者。 二、有事實足認其對已發生之犯罪或即將發生之犯罪知情者。 三、有事實足認為防止其本人或他人生命、身體之具體危害,有查證其身分之必要者。 四、滯留於有事實足認有陰謀、預備、著手實施重大犯罪或有人犯藏匿之處所者。 五、滯留於應有停(居)留許可之處所,而無停(居)留許可者。 六、行經指定公共場所、路段及管制站者。 很明顯的員警並沒有提出任何理由符合上面任何一點,所以此時並沒有發動警職法的事由,也就是說,這個時候不是不能盤問身份,但此時只是「同意盤查」,如果女子願意配合,那很好,如果不願意配合,也是她的自由。 然後女子問:「你這樣是不是在懷疑我?」,此時其實是員警最好的發動時機,如果他說「妳的包包上有白色粉末是不是毒品?」、「你的口袋露出一截刀柄可以讓我看一下嗎?」,那麼他就有合法的理由可以查證身份,然而這員警繼續跳針跟發動要件無關的內容,「這裡是公眾場所,我本來就可以對妳實施臨檢」,還明確表示「我只是跟你詢問一下姓名而已」,因此,此時仍然沒有警職法之適用,場所不是重點,重點在理由、理由、理由。 接下來女子不願出示身分要離去,員警將其攔下,並說「你不願意出示證件,我可以把妳帶回派出所」,但是到這個階段,還是沒有告知任何符合警職法的理由,那怕編也要編一個,你連Step1都還沒做啊!你就是跳針「我要依法臨檢你」,但是又不說「合理懷疑」的理由。 此時女子對員警說「你很蠢耶」,員警表示這是「妨礙公務」,然而所謂的公務,必須是「依法執行之任務」,既然前面這整段都還沒有達成警職法的發動要件,員警的「查證身份」行為,並不是公務,既然不是公務,就沒有妨礙公務的問題,至於說員警「蠢」,員警可以提出妨礙名譽告訴,但是法官有可能認為這是客觀評價員警的行為,萬一告了說不定會變成法院認證的蠢。 後面就是員警濫權妨礙自由,因為既然從頭到尾警職法都沒有發動,沒有妨礙公務的問題,自然就沒有逮捕、上銬的權力,依照警職法的查證身份程序,Step12345678 必須按照順序來,而且少了一個都不行,本案員警沒有Step1,自己從Step3 開始發動,然後又自己跳到Step7、8 ,整個程序明顯不合法。 警職法第四條 警察行使職權時,應著制服或出示證件表明身分,並「應告知事由。」 警察未依前項規定行使職權者,人民得拒絕之。 本案從頭到尾女子都可以拒絕。 但是這也不能怪員警,看了中壢分局分局長的記者會,他自己也不知道警職法的發動要件跟程序是什麼,也是一直在跳針會全力維護治安等莫名其妙口號,這大概就叫德不孤、必有鄰吧! 雖然中壢分局想拿警察職權行使法第六條第一項第六款之規定,可以對行經指定公共場所、路段及管制站者查證身份來解釋,但是這裡的「指定」是限縮解釋,否則你可以指定全台灣24小時都是臨檢場所,既然是「指定」,當然必須由分局長以上,指定具體的場所跟時間,一般是會有公文通報各所隊,然後編排勤務,沒有那種整個城市都是可能的犯罪地點這種事,如果全市都是犯罪熱點,那分局長還不趕快下台謝罪。 就算有事先指定臨檢處所,員警還是要告知事由,那在民眾抗拒臨檢時,早就拿出來說嘴了,可見是沒有,2017年台北市保大攔檢李永得的時候,也是用第六條第一項第六款來作為發動理由,但是李永得不接受,經過一番爭論後,保大中止了盤查,等於是依據警職法第二十九條,在義務人異議之後,認為有理由而中止,所以後續其實沒有衍生法律上的效果,這次的案件涉及後續的濫行逮捕跟妨礙自由,可能就沒那麼簡單了。  
石明謹 2021-04-24
台北市道路更名

台北市道路更名

台北市政府發言人陳智菡表示:「道路更名需要連署才能更改。」 ㄟㄟㄟ~法律小老師又要上班了 臺北市道路命名作業程序第二條:本市既有道路更名,應經市政會議通過後,函請本市議會(以下簡稱市議會)審議。 臺北市道路命名作業程序第三條:「提案」本市既有道路更名,應取得門牌需整編建築物之所有權人五分之一以上連署。 第三條說的是如果「人民提案更名」,需要連署後陳報市政會議,再函請議會審議,但是「更名」只要依照第二條市政會議通過,函請議會審議就可以。 如果只有提案才能更名,那這個程序只要第三條就可以,第二條就是廢文了啊! 台北市道路更名只要做一件最關鍵的事情就好 臺北市政府市政會議議事規則第三條:市政會議由「市長」召集之並擔任主席。  
石明謹 2021-04-21
「長席長長問人」是什麼意思?

「長席長長問人」是什麼意思?

處理案件時碰到周慶峻,大概民國86年就認識他了,當時每個星期三,他總是帶三四個榮民大叔,在仁愛路國民黨黨部抗議,高喊「李登輝下台」,後來民進黨執政,他們就轉去仁愛路呂秀蓮官邸,口號改成「呂秀蓮下台」。 也許不是每個人都知道周慶峻,但台北人可能對他們有印象,一台很破舊的紅色轎車,插著兩支五星旗,車頂裝著一個大大的擴音器,播放義勇軍進行曲,穿梭在台北大街小巷,對,周慶峻就是愛國同心會的老大(前兩年他們有升級裝備,變成新的紅色箱型車)。 老實說私底下他人還不錯,抗議的空檔會在路旁跟員警聊聊天,平常為人也很客氣,跟鄰里關係不錯,基本上他們的抗議時間、動線等等也都會通知警方,請他們配合動線或是一些事項也通常沒什麼問題,簡單說就是非常「職業」、「有武德」。 很久以前問過他,每天這樣抗議都不用工作喔!他也不諱言「香港那邊」有人會匯錢給他們,請他們要持續抗議台獨份子,有些重要場子他們會有一些比較激烈的動作,所以我們也算是「以武會友」。 很多年不見,昨天他看到我,稍微聊了一下,他說:「老弟!你現在升到什麼官了啊?」,「升什麼官啊!還是在當警員囉!」我說。 於是他遞出了一張名片,非常溫馨的跟我說:「兄弟啊!這名片你拿著,等兩岸統一了來找我,我保你當局長。」 我笑了笑,心想「那也得五筒快一點,今年不五筒,我就要退休了啦!」 然後我想問,「會主會會首推」跟「長席長長問人」,是什麼意思啊?  
石明謹 2021-04-15
我懷疑妳就是外星人

我懷疑妳就是外星人

立委高嘉瑜質詢科技部:「你覺得世界上有外星人嗎?」 科技部長吳政忠表示,目前國際上無正式文件證明外星人存在。 是我就回答:「我懷疑妳就是外星人。」  
石明謹 2021-04-10
柯文哲:柯文哲你陰我?

柯文哲:柯文哲你陰我?

柯文哲:柯文哲你陰我?   林瑋豐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石明謹 2021-04-09
左盃科普教室「重力加速度」

左盃科普教室「重力加速度」

左盃科普教室又要出動了 「度」其實指的是一個測量結果的數值,例如高「度」、長「度」、溫「度」、角「度」、速「度」、硬「度」、濃「度」,乃至於好感「度」、敏感「度」等等(喂)。 我們假設有一物體原本的速度是每小時50公里,後來因為某些原因變成每小時60公里,50或60是這個物體的「速」「度」,而增加速度的過程,我們稱之為「加速」,加速的歷程我們計算出一個數值,比如說每秒加速10公尺,那就是「加速」「度」。 物體會加速有很多原因,例如你開車踩了油門,引擎產生動力把車子往前推,就產生了加速度,而重力也會對物體造成影響,例如自由落體會受到地球重力的影響,你從101大樓放開一顆足球,在往下落的過程,這顆足球的「速」「度」會越來越快,產生一個「加速」「度」,這個加速的原因是受到地球重力的影響,所以它又叫「重力」「加速度」。 因此「重力加速度」,指的是因為「重力」所產生的「加速度」,所以這個詞正確的組合方式是,「重力」「加速度」,而不是「重力」加「速度」,也不是「重力加」「速度」。 重力加速度在不同地方略有不同,但在地球它原則上是一個常數,也就是說,重力加速度值是固定的,所以你只要看到有報導寫「這部車的重力加速度每秒XX公尺」,這就是頭腦不好,因為重力加速度是個常數,「重力加速度換算起來時速為每小時100公里」,這就是頭殼撞到,因為那叫速度不叫加速度,「重力加速度的力量重達50公噸」,這就是腦子燒壞了,我也不知道他在供三小。
石明謹 2021-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