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容「恐嚇牌」再得逞

 隨著投票日近,選舉奧步紛紛出籠。除了參選台北市長的柯文哲醫師所指的選戰最後「六大招數」,即買票、綁樁、賭盤、廣告、司法、謠言耳語,每遇選舉就出現的打恐嚇牌,也不缺席。有如國人所見,馬英九政府渲染南韓與中國自由貿易協定(FTA)的衝擊,前閣揆郝柏村把台北市長勝負與中華民國存亡掛勾,都是現在進行式的恐嚇選民鬧劇。

有關韓中FTA,各方評析已多,其中不乏持平之論,馬政府卻一味誇大其詞,經濟部長甚至不惜以「小三」強調台灣或有的處境。離奇的是,韓中FTA只完成談判,實際細節尚未確認公布,馬政府相關衝擊評估卻已斬釘截鐵。吹牛不打草稿,恐嚇也無需根據事實,先是把在野黨打成「葬送台灣經濟」的禍首,再由馬主席加碼,警告「全世界都不等台灣」,還通令國民黨人,要求選戰對手支持通過服貿等與中國協議,「否則就是無視民眾的工作與加薪機會」。馬政府前此曾宣稱「沒有服貿就沒有TPP(跨太平洋夥伴協定)」,卻遭美國官員打臉,如今再以韓中FTA出招,手法如出一轍。

郝柏村口出「台北市輸了,中華民國就亡了!」論調,是老掉牙的步數;台中市長胡志強年初曾有志一同︰如果市長讓民進黨當選,「台灣沒了,中華民國也沒了」。然而,只不過是地方選舉,台北與台中縱使再大,也不等於台灣或中華民國,個別候選人的敗選,有那麼嚴重嗎?再證諸以往,台灣連總統都曾換黨做,中華民國還不是存在得好好的?台灣人民眼睛雪亮,在與郝、胡同黨的馬英九總統任內,中華民國橫遭百般羞辱、國家尊嚴屢受踐踏,在國境之內,國旗、國號、官銜等國家象徵慘被自宮。即使郝柏村本人,在中國的公開場合,有表現過維護中華民國的基本格調嗎?

不論韓中FTA或「亡國論」,都只再度凸顯這些國民黨黨政要員,才是恐嚇人民而不知悔改的慣犯。其屢屢出現,顯示這些招數雖係老梗,仍有選民吃這一套,該黨甚至假借各種議題,推出不同版本。

以九合一為例,除了上述「名牌」,另有「交通恐嚇牌」︰台北市長郝龍斌揚言,雙北市長若不同黨,交通會大亂,「因為過個橋交通號誌不一樣,捷運路線也可能不連貫」。台中出現「人事恐嚇牌」,據林佳龍說,市府方面傳出,如果他當選,所有約聘僱人員都會解約。同樣是台北,巨賈強調其所中意候選人若不當選市長,「台灣經濟就要衰退」,「別逼我離開台灣」,這是天龍國的「財經恐嚇牌」。

「恐嚇牌」早年有之,於今尤烈。政治上,從威權時代起,「反台獨」最常被拿來當施行專制、抗拒民主、迫害異己的藉口,宣稱一旦「台獨」得逞,後果是「共匪打過來」,「外省人趕下海」。進入民主時代,「台獨恐嚇牌」張狂依舊,只是理由修飾為「兩岸兵戎相見」、「經濟嚴重倒退」。經濟上,股市由於投資人總過度反應,是恐嚇牌最夯的題材,以一旦「百年老店」敗選,股市大跌或崩盤的恐嚇牌屢見不鮮,有時連點數若干也一併宣告,以示不是鬧著玩的。

必須強調,恐嚇牌不但馬英九的黨愛用,千方百計要左右台灣政治的中國,也總是來參一腳。兩千年台灣政黨輪替之爭,中國總理朱鎔基面目猙獰警告「誰要搞台獨就沒有好下場」,被視為陳水扁總統勝選最大助選員。在國共聯手制台之後,中國改變手法,強硬依舊,但朱鎔基式恐嚇手法不再,且搭配紅頂商人及國民黨人放話;目標不變,手法多元。

不過,網路勃興是恐嚇牌最大剋星。恐嚇牌不論出自誇大不實、顛倒是非、倒因為果、斷章取義、急速或不相干推論,網路世界的網民或鄉民都會快速、密集反應,真相隨即澄清,真理越辯越明,使建立在資訊不充分、不透明、不對等而蓄意誤導的恐嚇牌越來越難奏效。太陽花運動在以學生為主的公民運動中,台灣社會看到這一清新可喜的趨勢,九合一亦復如此。下週投票如再經實證檢驗,建立一個告別選舉恐嚇牌的民主,將有好的開始。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