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選擇不作幫兇

 

新政府提名的司法院正副院長,背景受到強烈質疑,致傳出當局有「威權時代大家都選擇服從」的陳述,這句話不正確,也無助於替當事人辯白。

精確地說,在威權統治下,多數人選擇明哲保身、不衝撞、不坐牢、不作幫兇、不受洗腦。一般人選擇不坐牢,便只好服從,但這是平民的個人態度,無害他人權益;司法人員選擇服從,會重創人權與公義,兩者大不相同。

在黨國體制下從事司法、檢調、情治、教育、文宣,都是統治者的工具,因為他們選擇「服從」,造成許多不公不義之事;除非他們表現大徹大悟,否則要他們負責轉型正義,實緣木求魚。

當年法律專業者,如果不願當威權幫兇,可以選擇當律師或轉行;如果選擇進司法檢調體系,卻不堅持司法獨立,寧可服從政治辦案,他們便成政治幫兇。

情治人員服從威權,必然為保政權做出傷天害理的事,林義雄家母女血案、陳文成案、江南案都是眾所周知。教育是威權統治對人民洗腦的工具,管思想教育的、當訓導主任的、管文宣的,當然是威權幫兇;所幸也有很多人選擇頭腦清醒。

以美麗島事件而言,情治製造事端,國民黨控制的媒體對黨外喊打喊殺,職業學生在海外告洋狀,檢調、司法依政治決定起訴與判決。被告是一群敢選擇不服從的民主先鋒,情治、文宣、司法體系辦案者是選擇服從的威權幫兇。

要負責司法改革的院長、副院長,在威權時代選擇進入司法體系,已經犯了一忌;如果他們有「選擇服從」政治辦案的劣跡,那便完全失格。立法院行使同意權時,應徹底清查他們經手案件的審判紀錄。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鏗鏘集》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王景弘

王景弘
王景弘曾任《聯合報》記者、選述委員、駐美特約撰述、紐約《世界日報編譯、《經濟日報》駐美特派員、《聯合報》駐華府特派員,以及《台灣日報》主筆。著作有《探訪歷史:從華府檔案看台灣》、《沒有英雄的年代》……。目前每週在《自由時報》撰寫〈鏗鏘集〉專欄。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