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皇何不搶「台灣牌」?

(資料照)

(資料照)

台灣的統媒和親中學者,對台灣國際處境的反應已經僵化:破壞台美及台日關係;華府對台灣友好,就詆毀美國,指美國在打「台灣牌」對付中國。

這些別有用心者的潛台詞,明說就是「不要被美國利用」,「親美會受中國更大壓力」,應該改善「兩岸關係」以求平衡。他們從來不會想像:既然台灣可以成為「牌」,習皇為什麼不能搶來打,而讓美國獨享?

如果習皇跟美國一樣打「台灣牌」,沒有併吞台灣領土的野心,尊重台灣的民主與獨立地位,尊重台灣以對等地位改善關係,美國就沒有「台灣牌」可打,這豈不是更好的釜底抽薪之計?

同樣道理,如果中國沒有打破現狀尋求霸權的企圖,美國也就沒有必要結合有共同利益的國家嚇阻中國的擴張。

台灣地小民寡,又有中國併吞的敵意,獨立生存需要強國援手,從兩蔣以來就靠打「美國牌」。

中國為達其領土野心,何嘗不是打「美國牌」對付台灣,要求美國接受「一個中國」原則,阻礙美國對台軍售及美台關係發展,甚至要美國迫台灣接受北京的「統一」?但美國反對片面改變現狀,並不反對台灣自願犧牲獨立生存,接受中國併吞,這張牌有侷限性。

美國有「台灣牌」可以打,習皇卻因為弄錯台灣定位,不能在對等、互相尊重的基礎上打「台灣牌」以去除美國優勢。他主觀把台灣定位為「中國的一部份」,使他的「台灣牌」是對台灣野蠻恐嚇,讓台灣越走越遠。

習皇稱帝,與美國爭奪霸權,統促黨、藍天黨亮出五星旗,統媒和親中學者再老調指美國打「台灣牌」,那只會出醜,台灣人民並沒有降中抗美的誘因或基因。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鏗鏘集》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王景弘

王景弘
王景弘曾任《聯合報》記者、選述委員、駐美特約撰述、紐約《世界日報編譯、《經濟日報》駐美特派員、《聯合報》駐華府特派員,以及《台灣日報》主筆。著作有《探訪歷史:從華府檔案看台灣》、《沒有英雄的年代》……。目前每週在《自由時報》撰寫〈鏗鏘集〉專欄。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