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足明星成長的土壤

「世足明星成長的土壤」

最近看到台灣在體育改革之後,各個協會改選理事的狀況,真的感到非常的失望,花了很多力氣去修改法律,結果幾乎所有的協會還是由原來這一批人繼續把持,整個修法和體改聯的努力,辛苦了老半天,一切都還是回到了原點。原本想說做一些努力,總會有一點改變,但是常常在台灣從事社會運動的人,往往沒有改變了社會,卻改變了自己,我想這也是體改聯的一些年輕人跳出來選舉的主要原因。

從小我們念很多中華文化基本教材,幾乎全台灣的所有人都知道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種一貫的想法,只要把自己的身修好,把自己的家照顧好,就能夠把國家治理好,天下就太平了。儒家思想這種神奇的萬用演算法,不知道要去哪裡找?去哪裡找一套方法可以解決所有的衝突,達成所有的目標,有在現實生活過的人,個人跟團體的利益衝突,家庭和工作之間的拉扯,根本是每天要面對的事情,從小受到這種教育,生活在這種與現實脫節及過度理想化衝突的情況之下,難怪什麼東西都想到以前有多好,堯舜的時代是最好的,聯考是最佳的升學制度。在這種不務實的教育訓練之下,每個人因為沒有可以遵循的演算法,所以常常每件事就陷入了無窮的迴圈之中,無法從裏面掙脫出來。

台灣少子化問題非常嚴重,將來勢必要面臨這種惡果,民進黨立委立委鍾佳濱提出:「第3個寶寶升學加分」,網路上一個即時的民調,有95%的人反對這件事情,覺得這是不公平的方法。對於社會的未來有幫助的政策,衍生出來的這種權宜措施,大家對於其不公平性有非常強烈的反應,但對以前聯考裡面的特權加分,公務人員考試的省籍分配和甲等特考,卻無所謂沒有什麼感覺,要知道這些以往的歷史並還沒有完全過去,我們還在繳稅付這些人的退休金。

回到體育改革,四年一度的世界盃足球賽6/14就要開始,德國今年還是被非常看好可以拿到冠軍,這個國家有很多小朋友拼了命地把足球當作自己唯一人生,但是有幾個人能夠進入德甲球隊,甚至在世界盃上面上場表演?根本少之又少。為什麼這個國家在足球這件事情上能夠成為世界的強國?因為他們有一套非常強的生物演算法,可以預測哪些小孩是足球明星,然後把他們選起來加以訓練嗎?就我們所接受的教育來加以想像,德國應該就是有這樣一套齊家治國平天下的神奇方法。

有很多德國的小朋友一生的夢想是成為職業足球明星,從十三、四歲開始每天接受六個小時以上的足球訓練,三到四個小時重量訓練,奮鬥了三、四年優秀的孩子才有可能進入國家青年足球隊,即使天賦和努力都能夠達到一定的程度,能夠進入國家青年足球隊的小朋友,有80%以上都沒有辦法進入職業聯隊,這些人最後只好在比一般人晚了四、五年的時間之後,開始接受職業教育進入第二人生。

台灣的父母是不可能讓小孩有這樣的夢想,稍微不順自己的意思就要打斷小孩的狗腿,怎麼有可能讓小孩在年輕的歲月當中浪費了近十年的時間,不斷地努力,最後還是進入職業學校,成功的機率太小了,在這種機率要下去冒險,父母先把你這個機會擋掉,「你走過的路,有我走過的橋多嗎?你吃過的飯,有我吃過的鹽多嗎?」。

一個社會能不能提供年輕人冒險的機會,是這個社會會不會進步最重要的關鍵,年輕人沒有做夢的空間,家庭和社會沒有接受冒險失敗的心理建設,可不可以提供冒險失敗之後有第二人生,這些都是一個國家能不能有競爭力的關鍵,如果整個社會只強調公平安穩的道路才是正途,不能把失敗視為常態,就不會有世界杯足球明星的成長茁壯的土地。體育改革對台灣來講,的確是一件小小小小小的事,比不上統一或獨立,比不上年金改革,比不上台北市長選舉,甚至連台大校長的事都比不上,但是這件事情真的非常重要,一個不能讓年輕人做夢的社會,是一個漸漸老化死亡沒有希望的社會,第三個小孩考試加分又怎樣?如果要解決問題,這個世界真的沒有所謂十全十美的方法。

#笨蛋才拿德國比台灣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嘉義高中、台灣大學電機系畢業。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現任成功大學電機系教授、成功大學資通安全研究與教學中心主任,國家高速網路與計算中心副主任。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