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群中的假新聞傳播

最近吳茂昆辭教育部長,立刻就有則假新聞說小英馬上給他有給職的總統府資政,這個假新聞在臉書和 Line 的群组上大量的流傳,後來台灣的媒體發現這則假新聞的來源是中國。台灣年底的選舉快到了,類似假新聞事件會層出不窮對台灣的社會持續造成困擾,在社群網路時代,我們對於假新聞有什麼樣的因應之道?

吳茂昆辭教育部長,立刻出現假新聞 
圖片來源:謠言截圖

在社群網路裡面,除了某些人是知識或資訊的產生者以外,其他每個人都是資訊的接收者,同時也是資訊的傳遞者,這和以往的通訊管道有相當大的不同,過去的媒體不管是電視或是報紙,大部分都是單向通訊,即使是早期的網路 client server 的架構,也是屬於單向通訊的模式,就是說的人只能說,聽的人只能聽,彼此之間沒有太大的交集,每個人只能單純的接受資訊,對於整個社會的訊息傳播不會有太大的影響。但是社群網路每個人同時是接收者,也是訊息的傳遞者,這就是所謂的點對點網路(Peer to Peer)。

古今中外都有特定目的假新聞傳播,在單向通訊傳播的時代,造謠抹黑的情形,常常在選舉的時候嚴重影響選情,如今在社群網路的時代,傳播更加快速可怕,社群網路的時代會形成同溫層的現象,同樣思想的人通常會群聚在一起,就在社群網路的研究上叫做集群(clustering),每一個集群有不同的特質,但是通常會有超級點,超級點通常會有原創的訊息或是主要發送消息的來源,大概就是網紅,通常越大的集群會有自動形成階級的現象,階級所構成的傳播樹可以像雪崩式的速度傳遞消息,這也是社群網路時代假新聞快速傳播的背後運作架構。

社群網路時代的每一個人叫做單點,除了中國政府開始使用這社會信用評分機制是集中式的系統以外,可以評分每個單點,除此之外沒有一個中央集權的機制可以評估每個單點的系統可信賴度,在這樣的分散式系統之下,我們一般人應該如何因應假新聞傳播的現象?我想沒有什麼其他的辦法,只有靠每個單點的自行評分,如果哈佛大學校長講的話大家有聽進去,現在的世界主要的能力就是分辨什麼是真假,當由各方查證,發現有傳播假新聞的單點時,對於這種被感染的單點,有兩種因應的方式,修復或隔離,通知這個單點它的異常運作,或許可以修復這個單點正常判斷和傳播的能力,如果這個單點壞的太厲害,那只好切斷與它的通訊,杜絕有毒的訊息。

其實我覺得台灣對抗假新聞的能力比世界其他各國都強,在以往黨國媒體單向傳播的時代,假新聞的傳播雖然有時候可以得逞,但是有時候也會因爲街頭巷尾的宣傳車,或是市場的口耳相傳而被加以破解,當然也訓練出一批人可以看出媒體的隱蔽通道(covert channel)傳遞出來的訊息。在假新聞到處流竄的今天,每個人在轉傳任何消息之前一定要先確認,這是每一個人應該要盡的社會責任,而且現在轉傳消息的動作代表一個人的思考邏輯和人格特質,一個沒有經過求證隨便轉傳出來的假消息,會造成周遭朋友相當負面的印象,現在不會有人用無知來解釋這種情況,無知的點會保持沉默,一個活耀的點轉傳假消息不是被認為壞就是被認為笨,沒有人認為這是無辜。

在臉書和 Line 族群的時代裡面,每一個人最好能夠扮演修復其他單點的角色,對於在眼前經過的假新聞,即使為了交情不能當面加以駁斥荒謬的言論,也可以非常容易找到修正假消息的報導,送一個連結出來,如果連這個都不願意做,至少可以隔離這些壞的單點,讓他只能在有限的範圍裡面流傳他的假新聞。

假新聞當然沒有辦法杜絕,一個社群裡面一定會有壞的單點,學過通信理論的人都知道,一個通道的錯誤率如果超過 50%,就是一個沒用的通道,無法正確傳遞任何消息,但是如果錯誤率低於 50%,可以利用編碼的方式得到正確的通訊,利用錯誤更正碼修復這些假消息,利用錯誤偵測碼知道這些假消息並且加以隔離。在社群網路的時代裡面,每個人都要重視自己所要扮演的角色,承擔自己所應有的社會責任,轉傳一個消息的動作,看起來雖是微小,其實責任重大,當一個社群網路裡面正常的點所佔的比率越多,那些壞或笨的點越容易被人發現,放任這些點感染更多的點,造成這個社群網路的崩潰,社會上每個人都會受害。

 

< 資料來源:《芋傳媒》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嘉義高中、台灣大學電機系畢業。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現任成功大學電機系教授、成功大學資通安全研究與教學中心主任,國家高速網路與計算中心副主任。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