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星六號之狼相關文章

他們的同一個敵人叫做民進黨

他們的同一個敵人叫做民進黨

這就是2018前一直在玩的老把戲。 「進步人士」逼蔡英文走極端政策,再由「保守人士」出來痛批蔡英文政策太極端。 在其他民主國家,進步人士(左派)跟保守人士(右派)是對立的,兩者為同一個國族奮鬥,只是方向不同。 但在台灣這個地方,進步人士跟保守人士是可以一搭一唱、攜手合作的,他們的同一個敵人叫做民進黨。 你就看看那些護礁盟會不會出來說幾句「為了7600年的藻礁,多吸幾十年廢氣是可以接受的」?儘管這些護礁盟面對我們時很多都這樣說。 但他們這時十之八九是不會出來對保守人士表示什麼意見,頂多就做做樣子。 在其他國家,所有的政治議題跟鬥爭都圍繞著左派跟右派。但在台灣,所有的鬥爭最終核心問題就是兩個國族之間的戰爭。 這是漩渦,不是你說不要就不要、也不是你擺出置身事外的態度就能擺脫的。 不管你嘴上有千百個不願意,你就是會被卷進去。你只能學習在裡面奮力求生,或者放任自己被撕裂。  
土星六號之狼 2021-03-05
護礁盟還是不滿意

護礁盟還是不滿意

  關於觀塘三接環評,護礁盟有一個說法我覺得很可笑,就是他們說,環評會過關是因為政府挾人數優勢強硬通過、說民進黨執政團隊都不溝通。 事實是,一直到2018年,環評會議總共開了300多次(更正:338次為環評總開會次數,而非三接案開會次數,實際為4次),而這些護礁盟常常都不到場,環團呼籲學術委員不要出席,就是一直想讓環評會議流會。 而這幾場環評會議,以及6月、7月、9月召開3次公聽會,到底都討論了甚麼?除了我們早就知道的「工業區從232公頃縮減為23公頃」之外,連護礁盟後來改口說的工業港碼頭,長度都是由2860公尺縮減為1688公尺。 但護礁盟還是不滿意,所以除此之外,經濟部提出對大潭藻礁三接案延後一年提案,甚至還更加讓步表示,港口可以再繼續往外海推進,希望跟護礁盟討論出到底要將港口往外推多少才能將對藻礁的影響減到最低。 但護礁盟的態度始終就是不願配合,開會就是不來,把底線徹底踩死、一步不讓,不給蓋三接就是不給蓋,拒絕接受所有的妥協方案。 而這些人在環評投票時不出席,說是因為賴清德介入、強制要求環評一定得通過,所以不出席表達抗議,這更加可笑。 賴清德當時說的是:要求中油,針對專家提出的問題,做好調查和充分說明,爭取下次環評大會一舉通過,推動我國燃氣發電的進程」,以及強調「只要在今年(107年)9月前通過,時間上還來得及」 請問一下,以上這段話,強制在哪? 護礁盟在三接環評通過之後,還去打了訴訟,指控政府藉著「人數優勢」強制通過環評,結果就是敗訴。以上這段賴清德說的話,就是出自臺北高等行政法院 108 年度 訴 字第 1008 號判決(110.02.04) 重點是,就算賴清德再怎麼要求一定要通過,都不可能真的「強制」通過,因為環評委員總共21人當中,其中政府機關代表只有5個人,就算加上當時被告的署長和副署長,也才7個。護礁盟都可以串聯剩下的14人不出席了,串聯起來投反對很難? 那麼我的推測就是,因為這剩下的14人當中,也有不少人認為環評應該通過,所以他們無法違背自己的專業投下反對票,但礙於跟環團的關係,只好以不出席的方式「兩邊都不挺」 所以說,這些護礁盟在那邊說甚麼都是民進黨政府在打壓他們、他們才去跟國民黨合作搞公投,根本是胡扯。 因為事實是,民進黨政府不斷地找他們開會,把工業區面積刪到剩10分之1、港口從2860公尺縮減為1688公尺、蓋在既有填地上迴避生態區,都做到這樣了還願意繼續妥協將港口往外海推,還想找這些護礁盟來討論要推多少才夠。 但以上這些他們通通不接受,全都一巴掌打死,不要就是不要。 做不到100分,就是0分。 最後呢,在環評的時候也不投票,放棄自己的權利。還把這說成是在抗議。 你真的覺得不行,不是投票把他擋下來才叫抗議嗎? 你有看過有人說,因為飯菜太難吃了,所以我要故意餓死表達抗議?還是你們有看過任何一個1450跟你說「我很賭爛國民黨,所以我選舉不要去投票,表達抗議!」的嗎? 最後環評結束還打了訴訟,還打輸。最後完全無計可施了,就拋棄自己良心,跑去找國民黨。 如果我是一個真正愛護藻礁的人,我早就幹死這種環團了。 如果你是個可以接受折衷方案的環保人士,你應該會痛恨為什麼這些人完全不參與討論。而如果你是一個主張三接就是絕對不能蓋的環保人士,你怎能容忍這些人不投票放任環評過關? 你們常常在那邊說民進黨立院有人數優勢,法案過不了一定是不想過、一定是打假球。那我請問一下,環評委員7比14,環評卻通過了,請問剩下的那14個人是不是在打假球? 你跟我說,你很在乎藻礁、很不想蓋三接,但卻不痛恨這種放棄自己投票權利的做法喔? 不投票是在抗議,這種鬼話你也信?那你們很賭爛民進黨的,選舉的時候要不要拒絕參加選舉、還是投廢票來表達抗議啊? 神經病。
土星六號之狼 2021-03-02
愚蠢的覺青就是黨國復辟最佳的養分

愚蠢的覺青就是黨國復辟最佳的養分

為什麼會說「愚蠢的覺青就是黨國復辟最佳的養分」 因為就是有一群人,他們完全沒有明辨是非的能力、也缺乏現實考量,更不懂怎麼利用體制的規則來達成自己的目標。 他們只知道大吼大叫,然後不管甚麼議題,只要冠上了環保、人權這些看起來很漂亮的名目,就一律無條件支持。 所以國民黨只要來打著這些招牌,他們也會無條件一律支持,甚至還會說「我支持這個跟國民黨沒關係啊」,這些人甚至不會去想,這議題要是沒辦法給國民黨帶來政治利益,那國民黨支持這些東西要幹甚麼? 國民黨時期建地232公頃都沒在鳥你藻礁了,怎麼現在他們突然很在乎了?這麼簡單的問題,都不會去想。 他們只知道:噢天哪這環保議題耶我一定要支持。 然後面對民進黨,永遠是最高規格、最高標準在要求。建地縮到十分之一不夠、蓋在既有填區上也不夠,把港口改到外海去,再用棧橋連接把天然氣送回陸上儲氣槽,連船隻以後都是在外海卸氣,這樣都還要在那邊吵甚麼「沙子會蓋到藻礁」 反正呢,藻礁最好一塵不染,這片海岸最好一隻魚都不會被影響到,這樣才算數。 然後國民黨最後得利了,這些人會出來負責嗎?不會啦,他們會說:「我只管環保,國民黨怎樣你要負責解決啊」,早就看清這些人嘴臉。  他們不會去管國民黨真正想要的是甚麼、也不會去管民進黨已經盡可能的將國民黨時期方案修正到幾乎不會影響到藻礁生態,他們沒有任何討論事實的能力,他們只會:「誰理你,只要有一粒沙蓋到藻礁就是民進黨無能」 然後講替代方案的更可笑,因為民進黨現在的方案就已經是他們口中的「替代方案」了。 國民黨時期的替代方案,如今要實施了,他們又反對了。那他們現在口中的替代方案,到了要實施的時候,你覺得他們就會「太棒了政府終於聽我們的了」開始支持了嗎?笑死,到時一樣找理由開始反對啦。 為什麼我知道?很簡單啊,因為這些人就是最喜歡當「永遠的反對者」的那群啊。 各位可以自己看看,你們至今遇到挺藻礁公投的人,除了把幫民進黨講話的人打為網軍以外有任何論述嗎?沒有咩。他們有在管現在的方案就已經是替代方案了嗎?他們能提出現在的方案會如何破壞到藻礁生態嗎?沒有咩。 他們到現在還是只會:你綠共、你網軍、你都挺民進黨、你打手。 這些狗屁,我在2018同婚公投的時候就看膩了。 想要再捧出第二個韓導、想要再上演一次2018,就去支持甚麼護藻礁公投沒關係。 阿你就明講,說你覺得民進黨被鬥倒你也無所謂、承認國民黨再贏下去你也沒關係,不用在那邊假惺惺地說甚麼「我也不喜歡國民黨,可是...」了,真的看了就想吐。
土星六號之狼 2021-02-23
「綜藝天王」不開黃腔就沒招

「綜藝天王」不開黃腔就沒招

「連黃腔都不能開,觀眾要看什麼?」 難怪華國演藝圈會逐漸被淘汰、電視節目被Youtube取代。 這些人在電視上做了多少節目,來來去去就那幾招:開黃腔、性別羞辱、找少數族群上節目當作看動物、玩色色的小遊戲(ex.找女藝人表演不用手吃香蕉),玩了幾百年也只有這些。一些比較能看的節目則根本都是從美日韓照抄來的。 當電視節目被這些低級的黨國藝人獨佔,年輕人當然會去看Youtube、Netflix這些網路平臺,在這個幾乎人人都有網路的年代,雖然不是每個頻道都很有營養,但至少你有更多選擇。 然後這些人才發現,原來所謂的「綜藝天王」只是一群低級到有剩的老屁股,他們之所以會紅只是因為過去大家沒有選擇。 網路上比這些老屁股好笑的奇人多不勝數,就連要比開黃腔,比你們好笑又不傷人的也大有人在。 所以如果這些所謂「綜藝天王」、「演藝圈大老」不開黃腔就沒招,那我看大概只剩一條出路,那就是去當北市府發言人了。 你會發現你在4%仔中找到溫暖。
土星六號之狼 2021-02-06
柯粉的「居住正義」兩個字:笑死

柯粉的「居住正義」兩個字:笑死

從今以後看到柯粉再喊居住正義麻煩送他兩個字:笑死。 不管你是要叫社宅還是叫公宅,公共住宅就是左派的政策,這個政策需要符合「居住正義」,那他就只有一個核心概念,那就是「分配」 就好比歐洲有些國家課重稅來做社會福利,最原初的概念就是要拿有錢人的錢去補助較弱勢的族群。所以所謂的社會福利政策,從來沒有任何一個是需要把「盈虧」、「自償率」擺在第一位的。 因為作為一個社會福利政策,你虧錢本來就是應該的,你虧的錢就是用於補助弱勢,這些都是政府的錢,政府的錢來自稅收。一個國家要大搞左派政策,那就是要提高稅收,而不是搞甚麼自償率100%,明明是社福政策卻想要營利,最後搞成四不像。 所以你柯粉再怎麼吹台北有多少社宅,我們就大發慈悲先不去扣掉郝龍斌任內規劃的啦,通通算你柯文哲的。但你柯文哲自己都親口說了,這些所謂的「公宅」就不是蓋改窮人跟弱勢住的。 那我請問一下,你就算蓋了幾百萬幾千萬戶又有甚麼用?你跟外面那些所謂的萬惡建商蓋的房子,差別在哪? 你要自償率100%,建商跟房東也要考慮盈虧啊,你不是蓋給窮人住的,建商跟一般房東也不是啊。 啊為什麼你用營利的思維來蓋房子租就是居住正義,外面一般民間的建商跟房東同樣也用營利的思維,卻不是居住正義啊? 你的租金跟外面市場機制運作出來的價格差不多,憑甚麼你就是居住正義、市場上的物件就是邪惡啊? 就憑他掛一個柯文哲的名字喔? 你用市價租都可以符合居住正義了,那請問外面一堆比你更便宜的,為什麼不符合居住正義了?還好意思在那邊吵說中央怎麼不修法? 笑死!你這個貴鬆鬆的都可以符合居住正義了,比你便宜的一大堆,還修法個屁啊? 所以我一直覺得居住正義這個議題被操作到很可笑就是因為這樣,根本一堆喊這個口號的人,都搞不懂這個口號背後是要用甚麼樣的意識形態跟政策來運作。 滿嘴喊居住正義喊得震天價響,但全都不知道這個詞到底追根究柢是甚麼意思。 用右派的思維想運作左派的政策,被打臉之後拿出來辯護的是右派的說帖,然後搞出這些狗屁的人卻掛左派的光環「居住正義」,招搖撞騙。 還好意思在那邊中央都不修法、台北多少社宅你們都沒有,你只是在當公營的建商而已不是嗎?
土星六號之狼 2020-12-17
台獨本來就是且戰且走

台獨本來就是且戰且走

我知道有不少人擔心美國大選最終的結果,我是不會去說甚麼不管川普還是拜登當選都沒差這種話。誰當選、誰執政對台灣未來絕對有影響,但也別忘了我一直在強調的,獨立雖然需要很多外部條件,但最後決定會不會成功的,是台灣人自己的意志。 就這一點來看,我們要做的事情、要做的準備,其實無論誰當選都不會相差太多。 台灣遲早有一天會在獨立建國或被中國統治當中走向其中一種結果,而我們要確保的就是當那關鍵性的決擇到來的那一天,大多數的福爾摩沙居民會做出正確的決定。 也別忘了蔡英文本身強項就是外交,到目前為止所有的外交事件,蔡英文的執政團隊都是快速反應,我相信即便最後結果差強人意,他們依然會為台灣找到有利的位置。 至於美國的選舉結果如何、有沒有弊端,其實不管我們在台灣再高調,影響也非常有限。 川普在第一屆剛當選時也有很多人認為台灣完了,川普是個商人、也是個狂人,他一定會把台灣賣掉。2016年如果有人跟我說:「4年後你會支持川普連任」,當時的我應該會笑他是白痴,但事實告訴我們川普執政時狠狠修理中國。 這種印象的轉變會不會發生在拜登身上?我不知道,當然我現在是覺得不太可能,但我希望大家保留這個可能性。 就如同當初蔡英文和賴清德進行黨內總統初選,有些人當時就把話說死、砍到刀刀見骨,最後賴清德歸隊,當時互毆的言論就變成敵人用來攻擊和離間的素材。就像我在民進黨總統初選時就認為要保留賴清德歸隊的可能性一樣,我希望大家現在再怎麼不滿,也保留一個可能性給自己。 我不會去跟各位說甚麼話能講、甚麼話不能講,但我希望這個時候大家在把話說出去之前,適時地去檢視一下:「我現在發出去的文字,在這場選舉熱潮過後,會不會成為敵人拿來攻擊的素材?」,另外也是給自己保留一個給自己轉圜的可能性。 猜勝選猜錯會被笑,那就讓他們去笑吧。人本來就不可能甚麼都猜對,網路算命仙輸餅一天到晚在鳴燈,還不是活得好好地還動不動就跩個二五八萬給你看。國民黨和4%仔過去可笑的東西你就笑不完了,未來還有一卡車夠你笑,猜錯這一次被笑一下根本就小事而已。 而且事實就是這幾天大家褲子都穿很鬆,隨時有可能被沖走,能怎樣?抓緊一點別讓褲子飄太遠,晾一晾過幾天穿回來就好了啊。 大家也要警覺,就如同昨天大量柯韓粉反串帳號到AIT洗留言之後嫁禍給台派,今日也有大量可疑帳號出沒,到處在挑釁攻擊,剛剛還看到甚至有人彙整「出征AIT台派帳號名單」到處貼,可見對方在這之前就已經想好一整套的連續攻擊手法。 我們的敵人正在利用部分川普支持者的情緒做攻擊,我想比起美國大選結果,眼前這個狀況對我們來說更加需要先應對。 冷靜是第一要務,把目光拉回台灣內部,並且對未來的各種可能性都先擬定好恰當的策略和態度,這才是眼前最該做的。 至於如何分辨敵我,請不要看有人言詞激動就斷定他是網軍,但也不要因為看有的人臉書上有挺綠挺蔡就認定是友軍。我跟各位說,最準的判斷法是:是否是柯黑。 藍白聯軍可以妝點自己的臉書頁面假扮成挺綠挺蔡,但他們絕對不會假裝黑柯,因為黑柯無論你自己再怎麼知道是裝的,都一定會對柯造成實質傷害。這是他們絕對不會去做的。 這些柯粉就是看我們去關注美國選舉就皮在癢,不要讓這些垃圾有可趁之機。 至於台灣未來該怎麼走,說真的獨派在歷史上從策畫暗殺蔣介石一直到出版自由時代,早就失敗過無數次。相較之下川普敗選根本就是小事中的小事而已。我不敢說沒影響,但這並不是我們應付不過來的事。 台獨本來就是且戰且走,大家情緒收拾一下,我們還是得一起走向下一個戰場。
土星六號之狼 2020-11-07
哇,你終於發現了啊?

哇,你終於發現了啊?

哇,你終於發現了啊?可喜可賀。
土星六號之狼 2020-10-28
網路時代的新品種吳宗憲

網路時代的新品種吳宗憲

古代的知識份子、哲學家,都是鼓勵別人要多思考、多質疑、多提出問題。甚至還有不少人因為「提出質疑」這件事搞到自己小命不保。 而現在網路上這些自稱是知識份子、哲學家的,都剛好相反,都在叫別人不要質疑、不要提問。 網紅動不動粉絲幾十萬、動不動就出書上電視,講座到處開,卻一被質疑就大喊自己是受害者、被出征好可憐,一小群網友批評你,說成是言論審查。 然後每逢遭到質疑回應不了,就開始哭鼻子大喊「你們都在檢查我的台灣價值」、「你們都在說我是中共同路人」 我說你們這些人要是這麼廢,就不要出來混了好嗎?很難看。有人質疑你就好好針對問題回應很難?三天兩頭就台灣價值、思想審查、中共同路人,禁不起批評就貼標籤紮草人。 這麼廢,還好意思在那邊說甚麼要為台灣做多少努力,別逗我笑了,你們連網友質疑都應付不來。遇到流量大的你們才會好聲好氣,流量比你們小的都直接踩。 怎麼會有那個臉皮在那邊自稱是甚麼哲學家、思想家啊?不過就是網路時代的新品種吳宗憲。
土星六號之狼 2020-10-20
拿扁案來攻擊太超過了

拿扁案來攻擊太超過了

說真的,再怎麼不喜歡陳水扁的言論或做法,拿扁案來攻擊真的太超過了。 扁案偵辦經歷過翻供、換法官等瑕疵,最後還用了「實質影響力說」才讓扁入罪,整個過程多離譜,大家可以參考PUMA沈伯洋的文章: 阿扁到底有沒有罪(一)?陳敏薰行賄案(https://reurl.cc/LdQbVe) 阿扁到底有沒有罪(二)?龍潭購地案(https://reurl.cc/odKg8l) 陳水扁針對中天發照這件事的評論正不正確,跟他有沒有貪汙,根本沒有關聯性。你不同意陳水扁,那就文論文、就事論事駁斥他,拉貪汙這件事來攻擊,我認為真的很不恰當。
土星六號之狼 2020-10-19
甚麼叫沒有中心思想?

甚麼叫沒有中心思想?

甚麼叫沒有中心思想? 就是以前九二共識就是下跪投降,現在說九二共識是兩岸發展基礎。 就是以前說自己是墨綠,現在說兩岸一家親。 就是以前說垃圾不分藍綠,現在專收藍綠垃圾。 就是以前說他當市長就是來解決問題的,現在說大巨蛋關我屁事。 就是以前說政治要公開透明,現在說難道我上廁所也要公開透明嗎? 就是以前說五大弊案,現在說五大案。 就是以前說馬英九是國家亂源,現在說馬英九為人很正派。 就是以前說韓國瑜比你想像的更有料,現在說韓國瑜的料只夠當北農總經理。 就是以前說陳菊是民主罪人,現在說「我有講過嗎?」 就是以前說愛國同心會再打人就要換分局長,現在統促黨繳2400就可以台北車站用爽爽。 就是以前說「台灣有這樣的媒體(旺中)我們哪需要敵人?」,現在說民進黨如果關中天就是秋後算帳。 就是以前說自己是228受難遺族,現在是「現在好好的,管他過去幹甚麼」 就是以前說亂打房台灣會完蛋,現在說政府都不打房。 就是以前說他當市長不會有第二個余文,現在說犯錯的都是基層。 就是以前志得意滿說要人填「柯P認同卡」,現在說「那個已經沒用了」 就是以前說我怨恨小英,現在說我跟蔡英文又沒仇要怎麼和解。 就是以前找台獨人士募款,現在說搞台獨的都是騙子。 就是以前說台北市長做不好都是因為滿腦子都在想選總統,現在自己滿腦子都在想選總統。 就是以前說市長被蒙蔽就該去死一死,現在說犯法不能怪政府沒抓到。 就是以前說自己上班時數還是比別人多,被抓到一年請假30天之後說比時數根本沒意義。 就是以前說不願意拿出去交換的叫核心價值,現在甚麼都交換出去了還只剩4%價值。 就是連自己的嘴都沒法管理,卻一天到晚妄談要國家治理。 https://newtalk.tw/news/view/2020-10-17/480624  
土星六號之狼 2020-10-18
募到款了才比中指

募到款了才比中指

我對比中指沒意見,只是希望以後可以早點比,不是募到款了才比,這樣比較節省大家的錢。   一直不想對這些人發表什麼評論,不過看到這個還是嗯…。  
土星六號之狼 2020-10-17
這種行為就叫「紮稻草人」

這種行為就叫「紮稻草人」

這個齁我覺得是這樣啦,網路上罵來罵去根本家常便飯,光是玩個遊戲或模型都可以分派別互罵了,政治議題大家殺到刀刀見骨屢見不鮮。 但就只有立場偏綠、偏本土、偏台獨的會動不動就被說是在「言論審查」、「出征」。 可以去查一下有一個名詞叫做「紮稻草人」,甚麼意思?比如我自己活生生的例子,之前有個白癡4%來跟我說美豬牛跟服貿一樣是「多數暴力」,說以前國民黨強過服貿、現在民進黨強過美豬牛,就是一樣爛,然後我們這些反國民黨的現在不反民進黨就是雙重標準。 我就說了,服貿是多數暴力因為一來不合程序、二來強大民意反彈,你在民意極度反彈的狀況下硬要推,那當然可以說是多數暴力。美豬牛無論你多麼不喜歡,蔡英文用行政命令推動本來就是他的職權範圍,而且蔡英文在選前也早就有提到這一政見,你投給他代表你容許蔡英文有這個權力用行政命令去推動他早就說過的政見。那你當然可以說投給蔡英文的也許不同意美豬牛只是想反中,那你就要透過其他管道來展現出對這個政策反對的民意。但如果你要說美豬牛跟服貿一樣,你就得證明反美豬牛的民意強度跟反服貿一樣。那既然反服貿號召出318運動,你就得號召出同等規模的反美豬牛運動,才能證明反美豬牛有跟反服貿同樣等級的民意強度,或者證明蔡英文推動的手段有違法,這兩個條件達成其中一個,你才有辦法說美豬牛跟服貿一樣、是多數暴力。 我講了這麼落落長一串,前因後果交代得清清楚楚,結果這個智障柯粉把他濃縮成一句話:「土狼說要反美豬有種就上街頭」 你反駁不了對方的說詞,所以把他變造、扭曲成方便你攻擊的樣子。你打不過本尊,所以紮了一個稻草人,上面貼了一張紙寫著「這是土狼」並且狂揍那個稻草人,然後覺得「笑死,土狼被我扁假的」 這種行為就叫「紮稻草人」 台派就是常常被紮稻草人,比如鬼才阿水,他跟我說他被別的台派KOL打為中共同路人,但他提供給我的那位KOL頁面上,我找不到有「中共同路人」或類似的詞。 又或者說台派出征,結果邰智源粉絲頁上根本很難找到有人在罵他,根本是一片讚聲,連打馬悍將跟只是堵藍這兩個流量這麼高的,也都在讚美他。根本只有我在對邰智源發表負面評論而已,而且還是在我自己的粉絲專頁。 台派這樣動輒得咎,好像完全都不能批評別人,一批評就是審查、就是出征。這種狀況其實早在2014甚至更早以前就有了,只是2018以前大家都覺得要與人為善、要「把餅做大」,都是默默的挨罵、默默地去檢討自己人,默默地去互相告誡「不要罵人、不要過激」 但2018年之後,柯文哲和黃國昌告訴我們,這麼做一點用也沒有。 吞忍、低聲下氣、尊重包容友善,根本換不到這些人一絲同情,反而只會讓他們更變本加厲的欺壓羞辱我們。 但2019之後一直到今天,所謂「台派」開始兇了,那幾尊所謂「新政治」養出來的各路神佛反而乖了。 所以今天不管台派或獨派,早就不是以前你所知道的那群會對流量大、聲量大的人唯唯諾諾的乖孩子了。現在網路上大多數立場偏台派的網友,遇到「紮稻草人」式的攻擊,絕對會強烈反擊。 因為我們被這種招數弄得夠久了,而且我們還沒有一群人在那邊動不動就要人看逐字稿。 台派並不在乎你身段軟不軟,台派在乎你背後代表的價值跟立場。台派禁不起失敗,所以會戰戰兢兢檢驗公眾人物和政治人物。怕的就是又造就一個新的柯文哲。 台派在乎你有沒有信念,以及你會不會捍衛那個信念。 所以我良心奉勸一句,想要找回台派觀眾的信任,你所需要的是清楚的政治表態,以及你是否願意捍衛你立場的決心。道歉再多其實都是於事無補。 但你也要想清楚,政治這種事就是會有立場互斥,你要了台派的信任,也可能會丟了別派觀眾的信任,我相信一個專職經營網紅形象的人不可能會不懂這道理。 台派其實沒有很需要人家來跟我們道歉,台派需要的是你把你的立場和目標講清楚,然後合則來不合則去。最厭惡的則是像柯文哲這種甚麼都不講清楚只想到處撈到處貼的人。可以有腔有調,不要面目模糊。不論你是不是台派或獨派,也不論你是政治人物或網紅意見領袖,都應該清清楚楚表達自己的立場。我想這是參與政治的一個最基本道德。
土星六號之狼 2020-10-15
越自由,承擔的風險也越高

越自由,承擔的風險也越高

常常看到有些人對言論自由有誤解,認為大家都要愛清潔、有禮貌、人人見了都喜愛,這樣才叫言論自由。 但事實上自由並不會讓你活得更安全、更舒適。或者說,也許某些層面會,但他背後也必定伴隨風險。 這個概念不只在言論和思想上適用,在法律制度、經濟、性別、文化上都一定是如此。 規矩越多、限制越多,你會越安全,但也會越不自由。規矩越少越自由,但你所要承擔的風險也越高。 我們所有的影劇、ACG等創作,大多也是以這個概念不斷的拋出問題給觀眾:你想要犧牲自由獲取安全、還是放棄安逸投奔自由。左派與右派吵的最核心問題也是這個。 所以如果你覺得你常常被批評、被檢視,這正是你正處在一個言論非常自由的環境的鐵證。 別忘了,這些人批判檢視別人,他們自己也會受到批判跟檢視。你可以暢所欲言,他們也可以。反過來也是一樣的。 所謂言論審查或者共黨式的批鬥,他們可怕之處是在於他們只允許單方面的批評,只有他們自己可以批判檢驗別人,別人要檢驗他們時,就會強制遭到封口。 反過來說只要你沒被噤聲,都是言論自由的範圍。但你擁有越大的自由代表別人也會擁有,而你受批評和攻擊的風險就會相對提高。在這樣的環境下,要用什麼身段跟手腕來立足就顯得很重要。 而在摸索的途中我們可以看到各種的碰撞跟火花。他不見得讓你順眼,但他會讓這世界更加豐富。 這也是為什麼即使自由會帶來更多風險,卻也讓許多人前仆後繼的去追求。 自由是碰撞跟拉扯出來的,而不是規訓。自由就像你的房間一樣,表面上看起來很亂,事實上有他的規律在。 而如果你嚮往自由,你要學會在看似雜亂的訊息中,去欣賞他的規律。
土星六號之狼 2020-10-14
我無法容忍對台灣獨立的羞辱

我無法容忍對台灣獨立的羞辱

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在自己粉絲專頁發表言論這樣叫做「出征」,不過還是說一下。 我支持蔡英文、支持民進黨,這是因為他是目前最佳選項,但這不代表我會對他們的言行照單全收。尤其牽扯到國族認同、歷史、意識形態,我一定是寸步不讓。 因為我一直認為,在民主社會裡,思想是最重要的武器,思想武裝則是建國工程最重要的基礎。你要說不能躁進不能急,我都了解,我可以配合,但我不能扭曲自己。我接受慢,但我不接受黑的講成白的。 所以當我掃了各路留言,發現很多的「小英都去留言了,還在懷疑甚麼?還在罵甚麼?」,我想說,如果你判斷一個人,不是用他說過的話跟做過的事,而是「小英去留言所以我就覺得他好棒」,我不可能用這種方式在下判斷。 邰智源過去若只是罵過民進黨甚麼的,我都覺得無所謂,轉彎了我可以當作沒看見。但他過去曾經在節目上用納粹旗和軍服暗示台獨都是納粹、極盡嘲諷的口吻喊著「不管啦,這就是愛台灣啦~」,把台灣人對獨立的想望醜化得一文不值,這種羞辱是我所無法容忍。 你說那些都很久以前,現在不同了,那你可能要拿出一點依據來說服我他變了。光是跟徐乃麟吵架,這不足以讓我覺得他值得台灣人去吹捧。 不好意思,我骨子裡還是個獨派,我可以在各種政策和實務面支持民進黨,但思想就是我最重要的武器,我一定會守住。 蔡英文身為中華民國總統,必須讓各路人馬信服,我知道。但我不是中華民國總統,我講我該講的話,天經地義。 我不是第一天上網,不會不知道講甚麼東西會逆風,但有些事情我就是得繼續堅持。即便我會成為最刺眼的那一個。 無法理解的,我建議你不要再看我的粉絲專頁,你會看得很痛苦。 我信奉的價值就是「可以有腔有調,不要面目模糊。」 我也不是沒想過閉嘴、就這樣靜靜的過去當作沒看到就好,但每當我想起教我這句話的這個人,我就覺得我不能這樣做。因為那個人也曾經被打為破壞團結、腦衝,甚至曾經被打為國民黨安插的內應,但他從來沒有放棄堅守價值理念這件事。 看著一堆平常的「同溫層」紛紛歡慶華國國慶,我可以忍,但看著一個曾經羞辱詆毀台獨的人被這些所謂「同溫層」一致吹捧,很抱歉我不能當作沒看見。 有些事情,在大家都不講的時候,我就是得把他講出來。有很多人希望我閉嘴,也一定有人希望我講,而我要為了那些人講出來。 如果我讓這些聲音被埋沒在一片讚聲當中,那我才是在認賊作父。
土星六號之狼 2020-10-11
怎麼會是國民黨的功勞?

怎麼會是國民黨的功勞?

唉,雖然歷史沒有如果,但有時只是一些很簡單的邏輯問題。 首先國民黨在中國被中國共產黨打到幾乎遭到剿滅,所以才必須逃亡到台灣,這應該是不爭的事實。 那麼如果國民黨在中國都被打得潰不成軍,怎麼到了台灣就突然神勇起來、可以從中國共產黨的攻勢下「守住台灣」了? 要嘛是因為台灣的地理條件本來就讓中國共產黨難以攻克,要嘛有他國兵力協防,或者國際政治上牽制住中共,讓他難以發動攻擊。 那這不就代表是因為這些外部條件所以中共才打不下台灣?怎麼會是國民黨的功勞? 如果台灣真的不堪一擊、都是靠國民黨才防住中共,那他們在中國的時候兵力和資源都還更多,怎麼會打輸呢? 台灣沒有落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範圍內,絕對不是國民黨的功勞。相反的,連毛澤東都說過鼓勵台灣獨立耶。 這根本代表著,台灣不只不是靠國民黨才擋住中共,而是正好相反,就是因為收了這些中國難民,所以才陷入所謂「統獨」的桎梏當中啊。 若打從一開始就非華國領土,哪來的「統獨」問題呢? 現況很難一夕改變沒錯,但有些事情還是不能這樣扭曲。
土星六號之狼 2020-10-02
我跟她沒有仇,怎麼和解?

我跟她沒有仇,怎麼和解?

2019年7月,柯文哲:「我心裡蠻怨恨小英,她好好幹就不會搞出那麼多問題了」 2019年9月,柯文哲:「蔡英文要不是靠陳菊,哪有可能贏賴清德」 2019年10月,高嘉瑜邀蔡柯同台,柯文哲:「不要搞得這麼肉麻」 2019年11月,陳珮琪:「對蔡英文心中恨意永難忘」 2020年5月,柯文哲評蔡英文兩岸論述:「操弄統獨騙選票」 2020年5月,柯文哲:「蔡英文當總統的『訓練不足』,執行力弱」 2020年6月,柯文哲:「台灣現在已經是『一黨專政』了,你(蔡英文)的民主跟大家不一樣」、「每次問A她(蔡英文)就答C」 2020年6月,蔡英文讚罷免讓民主往前走,柯文哲:「不要贏賭又贏話」 2020年9月,媒體詢問柯文哲,會不會與總統蔡英文和解?柯文哲回應,「我跟她沒有仇,怎麼和解?」
土星六號之狼 2020-10-01
愚蠢的覺青是黨國復辟的最佳養份

愚蠢的覺青是黨國復辟的最佳養份

坦白說2018以前我也很相信那些甚麼「進步思想」,中壢李姓之類的,雖然不至於覺得藍綠一樣爛,但有時還是會為了證明自己很中立、很客觀,看到一些影就急著罵民進黨,好向別人標榜「你看我很中立客觀我會罵民進黨很棒棒對不對」。   但2018被韓國瑜搧了一個大巴掌之後,我就始終沒忘記這位筆者從2016就一直在講的一句話:「愚蠢的覺青是黨國復辟的最佳養份」   這些所謂的「進步人士」當然不會直接支持國民黨,但他們扮演的角色,就是當槓桿原理中間的那個「支點」,讓國民黨、讓中國勢力有「施力點」可以打擊本土政權。   這跟他們支不支持國民黨、或有沒有意願扮演這個角色一點關係都沒有,只要他們維持這種作風,就是會站上那個位置。 Kiát SôNg追蹤 21 小時 『《雅琴看世界》是因為今年3月發生的「英國情侶檢疫事件」所推出的全英文節目,以英文播報台灣的新聞事件,向全世界發聲,讓看不懂中文的人,也能了解台灣的觀點。』 『美國國務次卿柯拉克(Keith Krach)訪台第二天,在推特上分享了由年代主播張雅琴播報他訪台新聞的影片』 這些事情就是之前文化部希望公視做的事情 能讓國際多多認識到台灣的觀點,並且看能不能跟國際知名人士做相關的交流 而張雅琴做了這件事 還得到了美國國務次卿的轉發,並且有了良性的互動 這個對於推廣台灣在國際上的能見度 絕對是一個很大的正面功效 #有人會覺得張雅琴是在替政府做中共式的大外宣嗎 #沒有吧 然後 我相信很多人應該也都可以認同這個作為吧 但是為什麼這件事情最後會變成了一個政治性的鬥爭? 甚至拼命將風向要導去這是黨政軍要介入媒體? 我很常說 如果不懂這個名詞的意義就不要亂用 那只是透露出自身的無知罷了 以前的黨政軍介入媒體 是由於這些黨政軍利用外圍開設的公司 像是中央投資、光華投資公司、華夏投資公司、悅昇昌、啟聖、建華、景德 去完全掌握這些媒體絕對的股權 因此可以以此介入經營權 並且將獲利挹注回政黨 但是現在公視的董監事,是透過立法院推舉 董事中屬同一政黨之人數不得逾董事總額四分之一 董事於任期中不得參與政黨活動 ——————————————————— #更正啟示 #來源From 戴佑恒 『公視董監事的組成錯誤了 公視董監事的人選是由文化部提出的,經行政院核定,送給審查委員會審查後,才會公布。 審查委員會的組成才是依立法院各政黨的席次比例,由各黨推薦人選組成。』 ———————————————————— 而公視的獲利 也不會挹注回任何一個政黨 跟之前黨政軍可以直接決定董監事名單 甚至將獲利挹注回自己政黨的情況 已經是完全不一樣的狀態 所以 公視自己去質疑黨政軍介入 難道不就是自己質疑自己的董事席次來源是有問題的嗎? 這一套透過扭曲意涵,以此打擊本土政權 並且阻礙台灣往國際邁進的戲碼,已經演了好幾年了 拎北也真的是看得很膩,而且耐性也真的是磨光了 我還是那句 少他媽的整天扭曲一堆進步名詞,來包藏自己做惡意鬥爭的意圖 #你們這一票什麼進步派就真的噁心罷了 #跟國民黨一樣都是些骯髒的存在
土星六號之狼 2020-09-21
防疫會議11次只去1次

防疫會議11次只去1次

我真的不知道4%有什麼臉罵陳時中不去你們私辦的記者會耶,你們家柯文哲連政府舉行的防疫會議都可以11次當中只去1次,都在搞選舉,然後落跑搞選舉搞到最後還只有笑死人的4%。 蛤什麼?你說指揮官丟給黃33又沒違法?啊請問陳時中不去參加你們的批鬥大會又違了什麼法? 每次都是聖人標準要求別人、賤人標準放縱自己。被打臉就開始「請問現在誰執政?」 有人跟你說沒執政就可以當賤人就對了?
土星六號之狼 2020-09-17
阿雄人很好

阿雄人很好

嗯嗯對,阿雄人很好,好到覺得不可以罵港警,但可以一天到晚罵蔡英文。港警打人殺人拖人去警署強暴再把人變浮屍,不可以罵他死全家,但蔡英文就是騙票該死打假球。 滿腦子就是港人快來快點大舉移民最好,甚麼問題都不用管反正你來就對了。 看了這些言論還真的對於這次的事件一點都不意外。難怪會在那邊「政治不難找回良心而已」,我看這次根本就是犧牲港人來打蔡捧柯吧?4%仔為了師父置別人生死於度外也不是第一次。   通往地獄的道路其實不是善意鋪成的,是愚蠢跟自私啊。
土星六號之狼 2020-09-15
想做的人找方法,不想做的人找藉口

想做的人找方法,不想做的人找藉口

其實某些人一直在喊說撐港是打假球的心態沒有那麼難揣摩。 以我們自己身為台灣人來想想,很多人光是看到外國人拿個華國旗就覺得很爽了,要是獨派看到有外國人揮舞台灣旗聲援台灣,絕對到處轉貼爽一整天。 外國人網路上發言支持台獨、批判中國(無論是紅色中國還是藍色中國),我們就已經心存感激。外國政府譴責中國、聲援台灣,即便只是聲援,那也已經夠了。 那是因為我們知道台灣前途如何,終究是我們自己的事,我們自己要努力走向我們嚮往的未來。所以旁人即便只是聲援,對我們來說都是多的。所以我們不只感謝,更不可能反過來對這些外國人說:「你們只有口頭支持,不給我#$%^&的幫助你們就是打假球、講講而已!」 但這些現在在說台灣撐港只有口號、打假球的人,你看他們平常怎麼看待台灣就知道了。講到台灣未來大方向如何走,永遠都在那跟你扯甚麼美國爸爸怎樣怎樣、中國爸爸又如何如何,甚麼美國不准中國不准,結論就是跟你說「唉呀沒用啦,統獨就假議題,都要看別人臉色,沒用啦」 台派獨派當然也知道美中兩國的動向跟台灣是否能成功獨立建國有很大的關係,但我們不會一天到晚在那邊貶低自己,一天到晚覺得自己做甚麼都沒用。 世界上哪一國家獨立不用看國際局勢、不用看周邊大國動向? 一句話:「想做的人找方法,不想做的人找藉口」,很多事情即便條件有所限制,想達成目標的人就是會找方法去突破,而不想做的人就理由一堆。 你要到一個地方,主要幹道不能走,你會找替代道路,你也可以改搭別的交通工具,但總而言之你是想去的。那種一看主要幹道塞車或坍方就跟你說算了不去了的人,代表他打從一開始就不想去了,或者說,沒有那麼想。 白色恐怖時期更多困難跟阻礙,戰後的國民黨也確實暫時得到過美國的支持,如果當時的人都說「唉呀沒用啦,想推翻黨國政權,美國爸爸又不支持,有甚麼用?」,那今天可能大家看電影前都還要立正唱「國歌」,學校還在教蔣家是世界偉人民族救星,國民黨勢力還在抓人去槍決。 當然可能對某些人來說這樣才是他們的理想天堂,畢竟他們都可以說蔣經國是政治典範。 最最最基本的,即便當下的狀況讓你寸步難行,你也要在機會到來的那一刻,可以做出正確的選擇。 這就是為什麼每次我看到民調選項裡面有「永遠維持現狀」我就覺得很可笑。拜託搞清楚,你身邊的人事物,沒有任何一樣是可以「永遠維持現狀」的。 你的父母、親戚、朋友、戀人,你的財產、你的生命、你的想法和觀念,都百分之百絕對無法「永遠維持現狀」 你身邊的事物不會,國際局勢當然也不會,台灣本身當然也不會。而當一切無法維持現狀,當選項出現的那一天到來時,決定你未來的,就是你的意志。你不能一直騙自己說必須做選擇的那天永遠不會來。 我相信面對中國欺凌而想起身反抗的香港人一定也懂這個道理,否則他們也不會有「港豬」這一詞,專門用來稱呼失敗主義和犬儒主義者。 那些一天到晚說「只有聲援香港就是打假球」的,你自己看他們是不是也一天到晚說「XX國家挺台灣?笑死!只有聲援而沒有建交、沒有給錢、沒有幫我們打仗,都是假的啦!」這類的話。 因為他們自己就是軟爛,成天躺在地上巴望著別人來將自己拉起。即使都已經有人站在他面前伸出援手,他卻連自己挺直腰桿伸手抓住都不願意,只想躺著甚麼都不做,等人幫他全部弄到好。 你看他們這種觀念不也常常體現在各種價值判斷上? 例如勞基法修了還要問說老闆不會遵守怎麼辦,加班費變多了就哭說這樣老闆不給加班、加班費變少又說這樣會加到死,叫他去檢舉申訴又不敢,叫他換工作也不要、叫他繼續做也不要。反正自己只要擺爛就好,其他通通都要別人來幫他解決。 講難聽點這些人很有可能就是一群生活無法自理的爛貨啊,不然怎麼會成天群聚在一起散發交配焦慮? 4%的人毫無良知沒有關係,但不要覺得別人都跟你們一樣爛泥扶不上牆。台灣人不會,香港武勇更不會。
土星六號之狼 2020-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