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流的盪鞦韆

 

台北市小朋友盪鞦韆設定三分鐘的新聞,一開始我還以為是開玩笑的假新聞,後來發現竟然是真的。尼釆說這個世界有太陽神和酒神,太陽神是秩序和理性的力量,酒神是感性和非理性的力量,如果沒有規律的安排時間,理性去分析面對的問題,工作沒有效率。但是如果沒有感性和非理性,不會有想像力和創造力,當然也不會有藝術創作的可能。

北市6公園試辦盪鞦韆計時器,提醒每3分鐘要換人。(北市府提供)

 

那些把世界劃成三分鐘的大人,教小朋友遵守秩序,是把他們變成無聊機器人的第一步。我中學開始唸書以後,自律的不得了,對於時間的劃分,單位不只三分鐘,而是一分鐘,分秒必爭。但我不是沒有童年,如果一開始就這樣,我的人生應該撐不了多久。

小朋友本來就是要讓他們學習衝突,了解世界的真相與錯誤,而不是把他們訓練成一個三分鐘輪流替換的生產線工人。三、四年前我帶國家高速網路團隊去法蘭克福參加世界超級電腦年會的時候,全家一起去歐洲,沒有展覽的時間,租車到法國的斯特拉斯堡,走在街道上看到旁邊一個沙坑公園,當然也有盪鞦韆,七歲的雙胞胎就在那裡玩了一整個下午,家長坐在旁邊,沒有去觀看偉大的建築和異國風情。

玩沙的時候,雙胞胎和法國小孩吵了起來,有個小孩偷走了她們的寶特瓶,兩邊用不同的語言來罵對方,雙方都不了解什麼意思。不管是台灣或法國的家長都在旁邊冷眼觀看,沒有人笨到去介入這場她們這場人生精彩的戲劇表演。
這樣才是教育吧!

更何況台北市那個放在公園的東西,應該運作不了多久,這個我有親身的體驗,當年台北市國民黨的市長決定了一個交通政策叫做智慧型數位交換機,就是利用電話線所構成的網路,讓台北市600多個路口可以智慧連線,如果遇到塞車的時候,可以進行演算法最佳化的路由,紅綠燈的時間應該要怎麼設,怎樣阻止讓交通癱瘓惡化的理想設計。

陳水扁市長上台之後,六百多個智慧型路口交換機,只剩下三個還會動,那時候我在交通局擔任公務人員,怎樣解決這個問題?把舊的以前淘汰下來放在倉庫裡面的定時式愚蠢交換機,重新拿起來全面取代智慧型交換機。

當初的想法不好嗎?台灣資通訊大國的名號做不了這件小事嗎?我簡單做一個分析的報告,當初驗收的時候,公務人員為了方便,在一個大型的體育館裡面,就在裡面測試這些智慧型交換機,如果是我,我一定要找一大片的空地,讓它們刮風、日曬、雨淋。那種室內環境跟實際上的室外環境可是相差非常遠,驗收跟實際的狀況相差太多,所以這些智慧型交換機,沒有多久幾乎全部都掛了!

一個政策就可以展現台北市阿北的人文素養和科技水準,真的令人搖頭!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