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值觀的調整

 

人隨著時間流逝,不同的年齡應該調整自己的價值和腳步,這是絕對必要的。有些人年輕的時候充滿愛和熱情,單純想要追求美好的事物。長大之後,發現世界名利的誘惑和物質的享受,才是應該奉獻追求的目標,於是產生了巨大的變化,就像最近的風雲人物鄭麗文一樣。人生要維持單純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梭羅在湖濱散記裡面談到:智慧和純潔來自努力,無知和縱慾來自懶惰。

我記得十幾歲的時候,在那種單調、隔離、填鴨的生活當中,曾經有一天的日記寫給未來的我,希望未來的我不要背叛那個時候的當下。回頭看看自己生命的歷程,不背叛年輕的自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如果沒有努力和機運,以及看了很多有的沒有的書,結交了許多跨越時間有智慧的作者朋友,這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

三年前的今天我用最後一名的姿態跑完了西螺馬拉松,第一名和最後一名都是與眾不同的,在不同的階段對於自己的人生有不同的體會,選擇自己人生價值的優先順序,這是完全沒有問題。但如果背叛這片土地,摧毁一生的信仰,恐怕就是活生生地扼殺了自己曾經在世界存在的痕跡。

美式足球最閃耀的四分衞是布雷迪,他為新英格蘭愛國者效力長達十九年,帶領愛國者九次進入超級盃並六次奪冠。2020轉戰坦帕灣海盜隊,帶領坦帕灣海盜隊奪下第55屆超級盃,個人五次榮膺超級盃MVP,是NFL歷史上戰績最輝煌也被廣泛認為是最偉大的四分衛。布雷迪更以43歲的年齡,創下史上最年長奪得超級盃四分衛的紀錄。

布雷迪能夠在場上打球這麼多年,是他因應自己的年齡而調整比賽策略,長大應該要有所改變。布萊迪在職涯早期,最有名的動作就是,以等待完美時機來進行長距離、高難度、準確的傳球。然而中年之後,他改用更快、更短的傳球,更頻繁地傳球,減少被防守球員撞擊或受傷的機會。

就是這麼聰明的人,才能夠比一般美式足球明星多了十幾年的職業生涯,還能夠娶到超級名模吉賽爾。

人當然可以轉換跑道、工作的形態,以及合作的對象,但如同梭羅所言:

一個人如果有自己的信仰,那麼無論與誰合作,他的信仰都不會貶值;如果他沒有信仰,那麼不管他加入到什麼團隊,都不過是茫茫眾生中的一員,終其一生都隨波漂流。

價值觀當然可以調整,但不能背叛自己和這塊土地!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