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修正相關文章

這是政治學者所主持的「外交民調」結果嗎?

這是政治學者所主持的「外交民調」結果嗎?

  有關參與國際組織方面,的確承受很大的壓力,但這樣的調查會出現:相同結果,卻不同居心。統派的認定是: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立場偏向美國所造成的結果。獨派認為蔡英文不敢公開宣佈獨立,僅在既有機制下因循苟且,才有如此的結果。圖/資料照   民報:「民調:6成民眾對蔡政府維護台灣國際空間沒信心」令人感到驚訝。不只是「蔡政府維護台灣國際空間沒信心」的民調低,而且是調查機構,「台灣民意基金會」,他的董事長游盈隆是政治學者出身。他對政治的敏感度,不僅應優於一般不同類科的學者,而且有專業且系統性的看法。這樣的學者對如此的民調結果,不應該僅是這樣的解讀而已。更且他的民調單位在設計問卷做這樣的民調時,就應該有相當的敏感與注意力才對。 理解「維護台灣國際空間」,有兩種認知。一個是建交國數、在各國際組織中的正名狀況。另一個是國際上具有影響力的國家,對台灣的支持力。這兩者和起來,才能算是「維護台灣國際空間」。因為台灣的國際關係,始終受到強國影響。這是國際現勢,印證在戰後台灣的國際外交,也是這樣。美國支持台灣留在聯合國,這是1950年之後,中華民國是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有很多外交國的關鍵因素。 尼克森、季辛吉訪問中國是台灣雪崩式外交的重要原因。台灣退出聯合國,影響台灣在國際組織的重要位置,也是重要因素。而退出聯合國,又與美國支持與否有密切關係。不將這些關係釐清,僅拿浮面的建交國、國際組織等因素,來解讀台灣的國際外交現況,那是外行人的民意機構,所做的民調。 這幾個月來,美國政府與國會連續通過「台灣旅行法」、「國防授權法案」等好幾個法案,都是自1980年以來,未曾有的友台政策。甚至美軍將領,不斷提出要讓台灣參加美日的軍事演習,等於將台灣的國防機制納入美國還太平洋防衛機制當中。如日、韓等,成為美國在韓戰停戰協議(這個協議意味美國與韓國是攻守同盟。攻擊韓國就等於攻擊美國)、美日安保條約(這也是美日的攻守同盟條約,功效如前述)下,另一個準攻守同盟國家。這在國防與外交的意義,都是數十年來,台灣企盼而得不到的,不要說陳水扁、馬英九做不到,連蔣經國、李登輝都做不到。如此的成就,難道政治學者的游盈隆不知道? 就外交國數目的問題。很多人強調建交國數目,來看政府捍衛外交國防的能力,但數十年來,也有相當多的國民看清楚,所謂的建交國數目,並不是看出國家的政府官員,在外交上的努力,而是政府拿錢去國際當凱子的能力與意願。透過外交國數目的變化,來看政府的國防外交能力,根本不準。專業的民意調查機構,對此應該要有所理解,而政治學者掌舵的民意調查公司,竟然不知?實在令人意外。 有關參與國際組織方面,的確承受很大的壓力,但這樣的調查會出現:相同結果,卻不同居心。例如統派的認定是: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立場偏向美國所造成的結果。獨派認為蔡英文不敢公開宣佈獨立,僅在既有機制下因循苟且,才有如此的結果。因此,這樣的民調,到底意義在哪裡呢?像台灣民意調查基金會這種老牌、經驗豐富的民意調查機構,對這種現象不能說不知道。對如此分歧的意識型態,卻又相同的選項在意見表達,本來就應該細說、設計問卷,將兩者差別顯現出來。 因此,做為負責任的民意調查公司游盈隆董事長,你對這份民意調查的設計,到底怎樣看待呢?政治現象的解讀與政策建議,應該是:蔡英文總統應該持續現在拉住美國的外交國防方式,透過美日的支持,開拓出新的局面。而實際上,有更多人看出台灣目前與美國關係空前良好,也逐漸走出新局。這樣的路線是對的。所以,在公正的民調設計下,不僅要呈現蔡英文政府目前受到中國外交壓力,所出現的窘境,更要說出目前政府,也受到國際重要政治勢力支持,所呈現的新變化。 難道不是這樣嗎?更何況中國的打壓是常態,目前的壓力固然增強,而美國的支持是新變數,支持的力道更相當強。以美國和中國在國際勢力的對抗影響下,美國支持的重要性,遠比中國打壓強太多了。尤其在美國貿易戰頻傳、關係緊張的現在,民調要呈現出台灣的國際關係,更需要清楚而精準。 包圍中國是目前的國際大氣候。美國這樣、日本這樣,印度、澳洲、歐洲都這樣。台灣目前的外交狀況是打順風牌。中國的打壓是這順風牌下的反擊,如此而已。政治學者、曾經參與政府高層政治運作的游盈隆政治博士應該理解,我不相信他轉成民調公司董事長,就將他的專業全部拋棄。一如那些沒有政治專業的民調機構,在進行政治民調,那麼不夠深入且有誘導人民錯誤認知。 游盈隆博士、教授,你會放棄你的專業嗎? 林修正(中洲科技大學商科副教授、經濟學者。專攻政治經濟學與經濟發展,關心台灣人文與社會發展。)  
林修正 2018-06-19
美中貿易戰要選對邊

美中貿易戰要選對邊

  中國對美順差太多,中國的市場競爭不公平,智慧財產權爭議,讓美中貿易衝突就越演越烈。因中興電訊違反與美國協定,將高科技零件輸往伊朗,導致川普明令禁止提供中興電訊晶片七年,就是美中貿易衝突的一環,這個禁令雖是美國所下,但韓、日晶片商隨之跟上。看來這個衝突不僅美中兩國,更是各自國際經貿集團「打群架」。中國並沒有退卻,雙方衝突依舊。 然而,在川普因禁止核子擴散而拉高與伊朗的衝突時,經濟部竟然批准讓聯發科晶片出口到中國去馳援中興電訊,並上了華爾街日報。也被認為將使中興絕處逢生,簡直是與川普正面打對台。經濟部這樣做,就是圖利聯發科,置國家安全於不顧。 有人或許認為我們不依賴美國,也可依賴中國。援助中國晶片、向中國示好,對兩岸冰冷的關係有修好的功能。這就想太多又很危險。美中衝突引發國際勢力對壘,站在美國這一邊多是工業先進國家,既是我們技術的來源,且多是我們的市場。中國及可能站在它那邊的國家,除中國外,有多少是我們的市場呢?更不用說有多少是我們的技術來源國?再者,台灣即令向中國示弱彎腰如馬英九時期,經濟成長低落,失業率高漲。反之在偏向美日而與中國交惡時,經濟成長較高,也得到許多政經、外交的協助與提升。 台灣要站在哪一邊是非常清楚的,政府應該好好處理這個事件,明確表態台灣的政經走向,不要讓國家的經濟與政治陷入危機中。 (作者為中州科技大學副教授)
林修正 2018-05-11
失職的司法院長

失職的司法院長

司法院許宗力院長在「司法改革半年進度報告」記者會,強調「監察權不管如何行使,都不能侵犯到法官的審判獨立」,這是許宗力對陳師孟監察委員「質疑法官辦綠不辦藍」,以其司法院長之尊有不得不如此回應的壓力,但卻是很無力的回應。 人民對司法期待是公正,而司法獨立是要達成公正的途徑之一。若不能達到公正,司法獨立就有可能是司法獨裁。而這恰好是目前人民對司法的看法,「法院是國民黨開的」、「恐龍法官」是人民對法院、法官的看法。司法不公正、辦綠不辦藍、辦窮放富等看法多年前就被人民這麼認定,卻從沒有看到司法界曾做有力回應。 陳師孟的講法有失言之嫌,卻道出受司法迫害者心聲。許宗力講得振振有詞,但暗藏司法人的私心。我們同意健全的司法制度才能捍衛司法的程序正義,進而深談司法實質正義。但許院長,請告訴我們,甚麼樣的司法制度,才是大家都能接受、能保障大眾權益的程序正義?司法院又怎樣幫人民追求實質正義呢? (作者為科技大學行銷與流通管理系副教授,台北市民)
林修正 2018-02-14
論核食進口

論核食進口

  有關福島等五縣市的核食要不要進口的問題,因為涉及國與國及其國民的問題,我們應該從WTO體制與衛生標準體制去思考。 進出口是經濟,但禁止進口卻是政治。世界貿易組織(WTO)的目的就是盡量排除政治對經濟的干預,核食禁止進口是政治問題,能不能禁止若鬧大了,就必須由WTO決定。包含像核食這樣敏感的食品進出口問題,國際上有一套處理的作業流程,若科學數據不能證實有害、證明本國不適合進口、食品衛生標準比較嚴格的國家都允許進口,其他國家就不能禁止進口。以同樣禁止日本核食進口,而被日本告上WTO的韓國為例,韓國一審敗訴,二審若再敗,就必須強迫開放。這個案例未來也將適用在台灣與中國。中國已承諾要進口,台灣呢?更何況我們都讓衛生標準低於我們的中國食品進口了,卻禁止標準更高的福島五縣食品,說不過去。 就政治談政治。台灣的反日情緒遠低於中、韓,國際處境也步步維艱,需要美日多加協助,實在沒必要陷在這必敗的議題。 進出口是國際問題,必須符合國際規範,不是自己喊爽就可以。若個人很反日、很不想吃核食產品,那就不要買,讓市場把它淘汰就好。 (作者現任中州科技大學行銷與流通管理系副教授)
林修正 2018-02-08
如果沒有蔣經國

如果沒有蔣經國

  許多國民黨人紀念蔣經國逝世三十週年,想藉由蔣經國促進國民黨團結,拉高人們對國民黨的支持。但蔣經國的存在卻是國民黨及全體台灣人悲哀人生的重要原因。 以反攻大陸為藉口,建構戒嚴體制,以培植蔣經國接班,就是一九四九年,蔣中正在做的事情。 從一九四九年杜魯門派第七艦隊協防台灣,既保住台灣安全,也間接證明台灣無力反攻。隨後的中美協防條約,限制國民黨在台澎金馬調動軍隊的自主權,一九五八年的金門砲戰,又逼國民黨放棄反攻大陸。這些都可以證明所謂武力反攻大陸,根本就是謊話。 沒有辦法反攻大陸的戒嚴體制,就是縱容蔣中正獨裁來培養蔣經國。沒有蔣中正,蔣經國有甚麼機會掌大權?孫立人事件、吳國楨事件、雷震事件等冤案,都在打擊親美、民主勢力,尹仲容貪污案在搶陳誠的經濟權,吳振瑞的「高雄青果社舞弊案」是打擊蔣宋美齡(當時的總裁徐柏園是蔣宋美齡的人,事件發生後,徐柏園下台)。這些都是為私利而打擊政敵,影響政局甚巨的大案,且都有蔣經國的影子,甚至一手操弄。 或有人認為沒有蔣經國,就沒有台灣的安定與後面的繁榮。中國會赤化,大部分認為國民黨腐敗是主因,不是匪諜。蔣經國主持的保密防諜,避免匪諜滲透云云,後來很多都證明是冤案。更進一步說,沒有蔣經國,台灣僅是複製國民黨在中國的統治模式,孫立人、吳國楨、雷震等人都能夠活得很好。而當時的台灣比中國進步非常多,也少受戰禍,能夠發展得比中國更好。我們也從來沒有聽過戒嚴是經濟發展良好的保證。 從經濟體制來看,國民黨的戒嚴體制僅是在保證他們壟斷經濟資源得到保障,對經濟發展反而不好。在世界經濟發展史中,沒有看過那種低效率的公營經濟體制是一國經濟發展成功的保證。共產國家的經濟發展落後就是明證。 當反攻大陸是謊話,戒嚴體制不應存在時,台灣早就應該施行民主。 緬懷蔣經國,是他的獨裁?他的白色恐怖?還是他給國民黨獨佔政權的利益? (作者為中州科技大學副教授)
林修正 2018-01-13
出賣台灣的「價碼」

出賣台灣的「價碼」

  每當美國總統訪中,「台灣會被賣」的恐懼就油然而生。這種「台灣會被美國出賣給中國」的恐懼感貫穿二戰後台灣。尤其一九七一年中國進入聯合國後,更是濃烈。然而買賣需要價碼才好交易。台灣的價碼是多少呢? 可以從兩個角度來看。經濟與國際軍事外交。經濟的角度是: 一、三萬六千平方公里:這是農業民族對土地面積的評價。 二、日本、韓國與東南亞、紐澳、印度洋、非洲、歐洲貿易的重要航線掌控之島:這是商業角度看到的台灣價值。 農業價值遠低於商貿、流通價值。而我們認為的買家僅有中國,這種「獨買市場」會壓低賣價,讓中國得利。 另一個是國際軍事外交利益,而他可以保護前者的利益。 第一、美國在東亞南北最重要的第一島鏈的防衛點,也是美國箝制日本、韓國政經政策的籌碼:這是美國東亞佈軍的軍事圖。 第二、中國得以保護海疆,並突破美國防線,進入太平洋,變成是海權國家最重要的島嶼:中國觀點下的台灣價值。 簡單來說,若台灣海峽落入中國手中,東海、南海航道都由中國掌控,東北亞的日韓考量原料與市場航道需求,政治、外交會轉向中國,東亞很可能變成中國的勢力範圍。這會逼使美國防衛線從東亞退回夏威夷。此時就是中國與美國共管太平洋。這個觀點下,台灣的價碼涉及到美國的全球霸權,乃至西方人的全球霸權。 日本當然不會束手就縛。台灣海峽涉及日本國家安全與自由,這是金錢買不到的生存問題。當美國要「賣台」時,日本會接手。它不會領有台灣,卻會以軍事和經濟,逼使中國無法佔有台灣。 論軍事,日本是海空為重的國家,絕對有能力讓中國無力或付出昂貴代價才能佔有台灣。中國當然可以宣稱要打東京、大阪修理日本,但日本也有能力打掉上海、北京、重慶等地,把這些打掉,中國還算是強國嗎? 中國已故首席軍頭朱德之孫、中國國防大學防務學院院長朱成虎說,如果美國干涉中國攻台,「我們就決定還擊。我們中國人準備好西安以東的城市全部被摧毀」,這就是中國高階將領認定台灣的價碼。 美國、日本與中國會為了台灣,付這樣的價碼嗎? (作者為中州科技大學行銷與流通管理系副教授)
林修正 2017-11-14
朱立倫駐北京辦事處?

朱立倫駐北京辦事處?

  朱立倫在議會被質詢時,對設立「新北市駐北京辦事處」,表示「願積極研議」,並在陸委會「不宜由地方政府片面處理」回應後,還強調「基於為人民服務的角度,可在符合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之下討論,不是從政治的角度考量」來研議設駐北京辦事處。 駐北京辦事處,乃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各地方政府,設立在他們首都北京,以用來處理地方政府與中國中央政府的問題。甚至連不算中國直接管轄的澳門也設立「澳門特別行政區駐北京辦事處」,因此這種「駐京辦」等於默認新北市是中國政府的下轄行政單位,間接認定新北市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的一部分。 朱立倫曾是國民黨執政時的黨主席,一定知道這樣的表態所產生的政治效應是甚麼。他這樣表態,如果產生比價效果,其他有意獲得中國青睞的縣市首長爭相加碼,將導致台灣的行政權威被支解。 二○一五年,朱立倫就講出比「九二共識」更附和中國的「兩岸同屬一中」,現在竟要當中國的地方政府首長?朱立倫這位A咖,實在必須言行謹慎才是。 (作者為中州科技大學副教授)
林修正 2017-11-05
台灣還要軍隊姓黨?

台灣還要軍隊姓黨?

  ◎ 林修正 因「榮民榮眷基金會」董事長由藍轉綠,江啟臣質問退輔會主委李翔宙,「是為了進民進黨政府工作,放棄國民黨籍?」江啟臣要問這個問題,可以進一步問他的國民黨,以李翔宙那種年紀的人當兵,若不是國民黨黨員,能升到將官嗎?更不用說升任要職。國民黨以這種黨派論升遷,才應該鳴鼓攻之! 以求官來羞辱人,江啟臣或許應該先問問自己吧?江啟臣上次希望國民黨強力支持他當選立委,不就出現他那位綠軍重量級政論家叔叔江春男(司馬文武),被強迫和當時選總統的馬英九見面,替馬英九造勢。這不是求官? 但這也不是特例,江宜樺也有當官與恢復入國民黨的問題,江啟臣應該去問他以前的長官,是不是為求官而恢復黨籍? 不過這「龜笑鱉無尾」僅是私事,重點是強迫參加國民黨的違憲違法問題。只要問現在五十五歲以上軍警人員,他們入校後,有沒有被強迫或半強迫加入國民黨?而學校、教官這種拉人入黨的行為,當然有國民黨體系在後面操作。 軍警這樣,老師依然。當年讀師專的人,也是被教官這樣拉入國民黨。不僅如此,很多高中教官,都公然在學校內拉學生入黨。 這種集體違憲違法的行為才是問題! (作者為中州科技大學副教授) ◎ 吳栢勳 戒嚴時代上了高中,教官慫恿逼迫同學集體加入國民黨,記憶猶新。進入公職體系服務,如果不入黨,升遷簽報在人二室政風體系的忠貞考核就被卡死。所以那時代的公務人員,真的每位都是為了升官入黨,不是退黨。政黨輪替,人才入閣為國服務,停止黨權或退黨,凸顯台灣的民主價值。 退輔會轉投資事業群最為詬病者,即是肥貓高官轉任,李主委上任後大力改革轉投資事業高階經理人遴選機制,選派專業人才不只侷限於退役軍官、榮民,亦包含民間人士,訂定逐年評鑑高階幹部的營運績效,和未達標準的汰除制度。 立委背後暗藏的玄機,是純然吾黨所宗,黨同伐異,還是因為李主委不再徇私,官官相護退輔會事業群的官位分贓,質詢圖窮匕現,另有標的放矢羞辱,明眼人應可看出。 (作者從事電信業)
林修正 2017-10-14
柯文哲的顏色問題

柯文哲的顏色問題

  「中國新歌聲」在台大舉辦活動所引發的事件,觸動台、中敏感的政治神經,也讓許多人對柯文哲不能諒解。柯文哲反擊說:「不要讓藍綠阻礙國家進步。」柯文哲錯了。 有顏色才能防腐而穩定進步。柯文哲本身就是受惠於顏色。要不是有顏色,柯文哲早就被藍軍政治追殺入獄;要不是綠軍民進黨挺你柯文哲,你能夠選贏藍軍全力支持的國民黨連勝文嗎? 國際上也是有顏色的國家比較好。這次德國大選,極右派得票率大增,讓他們首次能進入國會,引起國際矚目。這就是德國的「藍綠」問題。川普打敗希拉蕊,入主白宮,這是美國「藍綠」問題。這些有「藍綠」的國家都是政黨政治、有左右立場與顏色的先進國家。 反之,北韓沒有民主選舉,中國一黨獨大,他們沒有顏色,沒有政黨輪替,以肅貪之名抓政敵,以反腐為由抓企業家、商人,誰能反抗?而且,即令領導者大權在握,中國許多高幹的子女都要住在先進國家,不是中國。 更何況,此次台大事件根本不是藍綠問題,而是台灣與中國間,侵略與反侵略的國際外交問題。試問,這種改別人校名、矮化別人國格的作為,若發生在韓國首爾大學,搞不好首爾校長要辭職,首爾市長要被究責。 (作者為科大副教授,台北市民)
林修正 2017-09-27
逃離中國風險

逃離中國風險

郭台銘宣布「鴻海落腳威州 初期投資一○○億美元」,為中國黃金經濟時代的終結,再譜一曲。李嘉誠、王健林與郭台銘為中國三個世界級的企業家與富豪,曾不約而同在中國大舉投資,如今卻又先後紛紛從中國撤退。他們的進退是中國經濟的溫度計,將指出台商要怎樣規劃下一步投資方向。 「砍頭的生意有人做,賠錢的生意沒人做」,檢驗這些企業家過往與現在的行止,可看出未來發展的幾個端倪。 一,中國以往動輒八%以上經濟成長的經濟暴興時代,已經過去了。以往世界各地商人像鯊魚般撲向中國獵殺,未來將如蝗蟲過境般地搶出中國。大批幹練的國際企業減少投資或離開,使其行銷國際商品的生產供應鏈也隨之遇到困境。這種效應是倍數增強,對經濟的衝擊絕不可小覷。 二,中國未來要面臨低成長、失業率升高的問題,以及國民經濟預期破滅的泡沫破裂問題,會引發國民所得分配的爭吵時代。澎湃的社會運動,會是中國未來最重要的議題。 三,中國宣稱「一帶一路」將其國內的過剩資本導向國際,解決國內問題。實則介入美日(東海、南海)、歐美(中東)、俄國(中亞、俄羅斯)的勢力範圍。這引發的國際紛爭,將使其日益難解的國內困境雪上加霜。 面對新局,台灣應該「敬鬼神而遠之」。既不能親近而受到傷害,也要小心避免挑釁,被中國拿來當作解決其內外問題的藉口。 (作者為中州科技大學行銷與流通管理系副教授)
林修正 2017-07-30
一個台灣 兩個老人世界

一個台灣 兩個老人世界

  看到紛紛擾擾的年改、反年改爭執,我覺得必須替那些沉默的勞工,講些心中的話。 很多人反映,照目前年金版本,同樣工作幾十年,勞工退休金的天花板也只有兩萬多,甚至不到兩萬;軍公教的年改地板價三萬二一六○元,勞保退休俸的天花板比軍公教的地板遠遠不如。這是兩個不一樣的老人世界,這是兩個國家! 很多上媒體替軍公教高額退休俸解釋的理由,都是錯誤的。一,公教難考;二,軍人保家衛國;三,警察、消防是危險工作等,所以要享有高額退休俸,這些都不成立。 首先,「難考、水準高」只說明進入職場的困難度高,一旦退出職場,「難考、水準高」所據以為高薪的理由就消失。這當然與他的退休俸無關。更進一步說,薪水跟生產力有關,跟「難考、水準高」無關。哪一個產業是因「很難考」、「員工水準高」,就定有高產值,可以給員工高的薪水?經濟學無此理論,實際上也沒有這樣的產業。連薪水都不是這樣給,那退休俸更不用說。我們可以接受公教因高生產力而得到較多薪水,但既然退出職場,以往在職場的高低生產力都歸於零,為何據此要出現不一樣的退休俸? 其次,維持尊嚴的退休生活?退休俸是要保持退休的最低基本生活所需。至於尊嚴、旅遊等,那是要靠平時的儲蓄、投資。這不是很基本的道理嗎?為何自稱高水準的軍公教不懂? 第三,訴諸「危險、辛苦,無法正常與家人團聚」的理由,都可在一般職業中,找到對應的產業。保全之於警察、海員、空服員之於軍人,派駐海外人員等都是。這些在服勤時都已經考量,並將這些危險、困難,以加給方式給予相對多的薪水。退休時再要求高退休俸是一勞兩酬。更且,退休後,危險也消失,保全與警消的生產力都歸於零,保全卻應該領比警察少的退休俸? 第四,有人說軍公教是台灣經濟發展最重要的力量,沒有軍公教,就沒有今天的台灣經濟與國防。這不對。除公營企業外,軍公教都屬於消費性(如軍隊、警察)、間接性生產服務業(如教師,有助於增加生產,卻是間接影響,不是直接投入)。只有勞工才是直接投入生產、經濟活動,對經濟最有貢獻。將勞工為台灣經濟耗盡心力的功勞,強力佔為己有,這是非常不公道的說法。至於台灣的國防,那些到中國朝拜又反年金的退將,根本沒有資格講。 第五,公保、勞保都是政府設計的保險退休機制,為何同樣繳稅,軍公教保險的錢不夠,可以拿稅金去補助?為何投入公保得到的退休報償那麼高?「教師一個月繳五千,退休每月領六萬」,勞保就不能?若說是每月繳的錢不一樣所致,實際上勞工也願意繳這麼多錢,只是企業老闆不這樣。這是多年來,大家都知道的事實,為何政府失職不去追查。 至於十八%,更是騙人的理由。退休金本來就要按期按年度提撥,一般企業都這樣規定,怎麼政府不這麼做呢?若真的財政困難,難道不能發行公債,籌集資金處理?當利率下降時,為何不廢止十八%這個行政命令,直接將退休金給軍公教退休人員? 勞工少有發聲通路,較不清楚國家運作原理,讓這些軍公教人員享有太久的利益了。現在要砍他一點,竟有人強調他囊括所有經濟成長、國防成績攬為己功。實在非常過份! (作者為中州科技大學行銷與流通管理系副教授)
林修正 2017-04-28
票投吳敦義 支持馬英九

票投吳敦義 支持馬英九

吳敦義當國民黨主席的主張會是甚麼?從兩個方式檢驗。一是馬英九過去的施政內容,一是馬英九想利用在野的國民黨,得到怎樣的利益?因為他若當選,主要的支持力量來自馬英九及黃復興黨部。 馬英九想要從中國得到利益,就是要送出台灣的利益,馬英九當總統,不是這樣嗎?馬英九想要免除他的官司,就是利用國民黨來亂搞司法,以往馬英九的台北市長特別費,弄出個宋朝公使錢,不是這樣玩的嗎? 至於黃復興要甚麼?不需要預測吳敦義會怎樣,只要看洪秀柱的主張、言論就知道。 吳敦義會不會替國民黨內的本土勢力講話?他再怎麼講、怎麼做,那些人最多如馬英九當權的狀況,而對台灣,也僅如馬英九第二任那樣的沉淪。 吳敦義路線就是馬英九利益路線。票投吳敦義,就是支持馬英九。 (作者為中州科技大學行銷與流通管理系副教授)
林修正 2017-01-10
斷三通? 台灣的短空長多!

斷三通? 台灣的短空長多!

媒體報導:「傳中國將『斷三通』 我官員:台灣不須自亂陣腳」。顯然中國面對川普、蔡英文直接對話後的美中台新局,加大對台施壓力道。但此舉對中國的傷害恐怕更大。 「斷三通」最主要是「斷通商」、「斷通航」;至於「斷通郵」則因時代變遷已不足論矣。由於台灣經常出入中國者超過兩百萬人,中國又是台灣海外投資第一大國,台灣對中國貿易依存度超過三成,不通商、不通航,可能使得台灣一些企業的供應鏈中斷,衝擊不可謂不大。面對新局,台灣的確需要一些調整期,這些企業若有中國以外的供應商,或可確保供貨生產,只是價格需要調整。 考量目前許多國際企業逐步將生產基地移出成本日高、糾紛日多的中國,而轉向越南、印度等地,因應變局速度向來以快著稱的台商應也早有準備,「斷三通」短線衝擊大,長期來看卻不是嚴重問題,而且這切斷兩岸經貿關係的結果,反而加速台灣走向經濟獨立。 蔡總統當然不希望這麼快就面臨中國在經貿上強力施壓,威脅她的施政。但減少對中國經貿依賴,卻又是她的政策方向。其次,這衝擊對台灣經濟算是「短空長多」!由於台灣是美日新東亞政策的重要成員,中國打壓台灣引起的經濟恐慌,極可能會使得美日政府伸出援手,協助台灣渡過難關。這個走向就是讓台灣重回(「重回」正是重點)以往美日台的國際經貿鏈中。檢視台灣過去數十年經濟成長,越接近美日,經濟成長越快;越接近中國,經濟衰落之勢越明顯。在中國「斷三通」壓力下,蔡英文應該堅持親美日的政策,才是台灣長遠發展的正確道路。 實際上,中國若真「斷三通」,台商企業、資本都會回流台灣,再配合美日在技術、國際行銷等協助,台灣不僅會所得提高、失業率下降,而且產業也會早日升級。蔡英文政府期待的主要經建目標都可能提早達成! 中國「斷三通」最大的傷害不在台灣,而在中國的政治經濟與國際信用。試想:其他國家及企業會怎樣看待他們的中國投資,以及在中國的供應鏈呢?當然會起警惕之心!這些國家、企業當然會改變他們在中國的投資布局,中國將因此蒙受嚴重傷害。何況對美國川普來說,他本來就是要讓投資往美國跑,以重振美國製造業,中國的不理性,恰好符合川普的期待。 毛澤東說:所有的問題都是政治問題。但中國這舉動,回應此話的下一句:政治不能解決所有問題。 (作者為中州科技大學行銷與流通管理系副教授)
林修正 2017-01-04
會無好會

會無好會

  洪秀柱企盼到中國「洪習會」,終於有消息了。自從連戰在二○○五年所謂的「連胡會」後,國民黨高層就非常熱中╳╳會。吳胡會、朱習會等都是。現在洪秀柱也繼馬習會後,來個「洪習會」。 國民黨高層玩這些遊戲,都是藉中國來增強他們在台灣的地位,也透過和中國統治階層的關係,增加他們的人脈以及在中國的財脈。換言之,個別利益高於國家利益。我們只要檢視過去十餘年,台灣經濟成長率低於東亞諸國,百業蕭條嚴重性高於各國。而這些人等的相關親朋好友、紅頂商人,不僅在兩岸吃香喝辣,也財源滾滾。就知道這些「會」、兩岸互動對台灣及其個人的影響。這種個人利益優於團體,團體利益優於國家的狀況,數十年如一日。 國民黨在中國的所作所為,被中國人罵是買辦集團。說他們拿中國的利益與外國人交換,來增加自己的好處。被共產黨打慘了,就拍拍屁股走人,讓追隨者留在中國被清算、鬥爭。國民黨來台數十年後,也拿台灣人努力的成果,去和中國交換,來增加自己的好處。自己家人可以當外國人好逃,卻禁止台灣人追求安全、幸福與獨立。國民黨為何老是改不了買辦,又害慘別人的習性呢? (作者為中州科技大學副教授)
林修正 2016-10-15
馬總統,要更正嗎?

馬總統,要更正嗎?

國際知名的經濟雜誌—經濟學人(Economist)日前發表裙帶資本主義指數(crony-capitalism index)。台灣與中國均上榜,可供我們瞭解外國人對兩岸貪腐的看法。 裙帶資本主義是指在資本主義社會中,靠特殊的政治關係,而非自身的經濟能力致富的狀況。用我們的話,約略可說:官商勾結致富的。在此,排名越前面,表示官商勾結越嚴重。台灣列名其間,排名第十,中國排名十一。這樣的訊息,有幾點值得我們注意。 這個調查只有兩次,二○一四和二○一六,我們不知道二○一四年的調查範圍是甚麼,但即令時間更往前挪,也應該在馬英九二○○八年之後的執政期間。換言之,這個裙帶資本主義指數是指馬英九政府的清廉指數,或者貪腐指數。這二○一四年和二○一六年兩次調查,我們的排名都比中國為前。也就是我們的貪腐狀況比中國嚴重。如果以往我們會對中國嚴重貪腐狀況感到震驚與不可思議,那外國人對台灣的貪腐,就會更加震驚與不可思議! 台灣排名從二○一四年的第七名,變成二○一六年的第十名,表示台灣好像裙帶經濟的狀況有改善。然而若想到柯文哲是二○一四年底擔任台北市長,之後才將馬英九、郝龍斌的施政內幕掀開。大巨蛋、美河市等違背法令、圖利廠商之嫌的光怪陸離契約與資料公開,令全民為之咋舌。我想他若慢半年公布,可能二○一四年的排名,就更不只這樣前面。而我們都知道總統職權與影響力遠高於台北市長,則政黨輪替後,若新政府要一清舊事,我想貪腐狀況或許比台北市更令人震驚。 馬總統素有「馬更正」之美名。不知看到這樣的報導,會不會去函更正? (作者現任行銷與流通管理系副教授,台北市民)
林修正 2016-05-10
誰叫你吃糖衣毒藥!

誰叫你吃糖衣毒藥!

  媒體報導,「陸客少了三成,三十萬旅遊業者一招斃命?」「我犯什麼錯 業者含淚賣遊覽車」,都點出陸客減少對台灣觀光產業的影響。然而這其中有幾個重要關鍵點需要釐清。 中國「以商圍政」是他們載之於冊的政策。既然如此,中國就會給予政策上的利益,當然也會政策懲罰。業者要賺中國的錢,就必須承擔這樣的政策風險。不能既要賺錢,又要政府、全民承擔他的風險損失。 總統選舉會有怎樣的結果,從二○一四年的九合一選舉就可以看出端倪。甚至洪秀柱隱然會成為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就可以確定。若在這之後又增購設備迎接中國觀光客,這表示該企業經營者欠缺基本判斷力,這企業即令沒有遇到此次困境,也難以經營長久。或者他純然拿這個藉口要求政府修改對中國政策、對業者進行補貼。不管哪一樣,都不可取。 中國對台灣觀光業採行一條龍經營策略,得利者多為中資、假中資或親中企業集團。這些既有統戰身分,又得到中國政策的利益。他們的發言,必須小心評估。 中國以政治手法處理兩岸問題,我們也應該依此面對,不能純然以經濟角度處理之。 (作者為中州科技大學行銷與流通管理系副教授)
林修正 2016-05-07
中華民「家」

中華民「家」

國民黨主席參選人洪秀柱認為民進黨立委擬提案廢除國父遺像,是「有人會廢除家裡的祖宗牌位嗎?」洪秀柱的講法點出國民黨統治台灣的本質:家國封建王朝。   在台灣,我們自小開會時都要念國父遺囑,向國父行三鞠躬禮。這是將孫中山位列在眾人的「祖宗」位置,向孫中山行禮實際上就是向「公眾的祖先」行禮,念國父遺囑就是向後代子孫念家訓。一如家族在過年聚會時,多要祭祖、向祖宗牌位致敬,更嚴謹的要念家訓。國民黨的開會設計,就是將整個國家公共事務,予以「家庭化」。有家族名稱(中華民國、國民黨)、家紋(國徽、黨徽)、祖宗(孫中山)、祖訓(三民主義、國父遺囑),然後將儒家文化那種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等謹嚴的上下從屬關係,滲透進入國家體制。 這是一個傳統的中國封建王朝,不是民主的共和國。因為這個結構否定民主國家民為主、總統為僕的主從關係,也否定國民平等的基本法律關係。這也可以看出在兩蔣體制、馬英九時代,他們要執行的,不是國家法律,而是祖宗家訓。蔣中正的實踐三民主義、蔣經國要「繼承先總統蔣公的遺志」、馬英九要實現他父親「化獨漸統、復興中華」的遺志等等,都是將「家」、「國」不分,沒有人民的想法與作為。 在國民黨的統治下,我們不是生活在中華民「國」中,而是生活在中華民「家」。 (作者為中州科技大學行銷與流通管理系副教授)
林修正 2016-02-23
都是為了高育仁?

都是為了高育仁?

朱立倫「三弓四箭 合作中國紅色供應鏈」的政見,令人不寒而慄。這是主動把本國生存命脈依附在別國,更不用說是敵對國家。遙想一九八○年代,台灣的對美出口旺盛,經濟非常繁榮。即令如此,蔣經國都會指示要分散外銷市場,避免過分依賴美國。連外銷市場集中在友邦國家都這樣,更何況將本國經濟鑲嵌入敵對國家呢?這是朱立倫私心自用的政見。 朱立倫的施政作為應該與高育仁家族的利益一起觀之。 朱立倫當國民黨主席時,固然很配合馬英九,但更照顧他岳父高育仁的利益。 朱立倫擔任桃園縣長任內,他航空城弊案與高家關係,被傳得沸沸揚揚;朱立倫一接黨主席就不畏人言,公然讓他小舅子擔任國民黨智庫的董事;他一手主導的不分區立委名單,前兩名又和高家關係親密。朱立倫如此內舉不避親的照顧妻家,難怪他趕下洪秀柱而親任總統候選人時,高育仁的倫飛電腦,股價一路長紅。 更進一步,朱立倫「三弓四箭」政策,非常明目張膽的要與中國的紅色供應鏈結合,任中國宰制台灣經濟。這樣的作為比之ECFA、服貿、貨貿更親中。考察朱立倫在不分區立委名單,將連戰人馬的蔡正元、羅淑蕾拉下,繼連勝文敗選後,更持續消滅國民黨兩岸政商教父連戰的政治勢力。以高育仁在中國經貿佈局之深,若朱立倫時代來臨,執行這新兩岸經貿政策,不就是高育仁嗎?高育仁就是連戰紅頂商人教父的繼任者! 國人面對這樣的國民黨主席、總統候選人,不讓他及他的黨在大選潰敗,對得起自己嗎? (作者為中州科技大學行銷與流通管理系副教授)
林修正 2015-12-10
王如玄其實很國民黨

王如玄其實很國民黨

  王如玄購買軍宅事件,許多人陷入法律與道德爭議的泥淖中,而忽略他更真實的政治意涵:假借保護弱勢,實則圖利權力上層的真實面目。軍宅僅是其中一項。眷村改建就是以照顧弱勢老兵為藉口,利益輸送給另一群有權勢者。只要看眷改條例中,除原眷戶外,能抽籤的很多都是軍官,就知道了。軍官是社會弱勢嗎?而配購大小又依軍階高低往下調整、蛋黃區的配購以將軍為主,更可一目了然。王如玄的作為僅是在公然圖利高階軍官的不正義體制下,做了另一種不正義的行為而已。 王如玄的行為也絕非孤例,王如玄購軍宅的仲介謝惠珍,既然是某家房仲業者的業務員,證明非軍眷戶購買軍宅是有市場存在,很多人在做。我們只要檢視目前住在改建軍宅的住戶,所居住的真實時間、身分,就很清楚。如果與軍方關係不密切的王如玄,能得到這麼多的軍眷利益,我就不相信國民黨中高層的人,沒有介入軍宅閉鎖期的軍宅利益裡面? 改變這個弊端,不是只讓副總統候選人的王如玄落選,更重要是讓國民黨在立委大選中潰敗。讓非國民黨的人掌握立法權,才能掃除陳年弊端,重建正義。 (作者為中州科技大學行銷與流通管理系副教授)
林修正 2015-12-04
吳宗憲的彩色人生

吳宗憲的彩色人生

吳宗憲說:「自從有了彩色電視,台灣就再也沒有黑白了。」目前在網路上有很多人瘋狂在傳。 但吳宗憲,你錯了!在有彩色電視機之前,台灣只有藍色,沒有黑白。單色就不是雙色,也就沒有黑與白。 在藍色時代,要上電視講國語,必須符合藍色標準。就是說國語要字正腔圓,不可以有緋聞。更重要,要有關係。 以吳宗憲那一口國語腔調在藍色時代,連上節目表演都很有問題,更不用說當電視節目主持人?連主持人都不是,怎需要討論到收視率呢?至於他宣稱他的節目在中國有連續十七年收視總冠軍,當然不會出現。更不用說吳宗憲鬧出的緋聞,這包準他不能上電視節目。 吳宗憲的今天地位,完全拜藍綠對抗所出現的自由與競爭,讓有能力而少有關係的人才有機會出頭天。所以吳宗憲應該說:「有了藍綠對抗,我的人生才是彩色的,不是黑白的。」 (作者為中州科技大學行銷與流通管理系副教授)
林修正 2015-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