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人彥相關文章

勞基新法 不必坐著挨打

勞基新法 不必坐著挨打

  新版「勞基法」甫一通過,便赫見許多網路傳媒,紛紛出現各種新版「勞基法」的懶人包。比對這些懶人包與新版「勞基法」的條文及箇中立法精神,明眼人必可發現,內裡實摻有許多蓄意造謠的不實內容。尤有甚者,不只知名平面媒體的政論及方塊文章,甚至許多甚有影響力的網路時評媒體及以時評起家的網文寫手,更前仆後繼逕以這類參雜了錯誤解讀、甚至是惡意造謠之不實內容的懶人包,對政府及新訂「勞基法」予以數落、攻訐。面對此種事態,誠心建請蔡總統、行政院長及相關部會不可等閒視之,而應採取積極的行動。個人認為,以下三點,應是可供參考的行動方向: 其一,政府應責成相關部會仔細蒐羅在網路上散布的新法懶人包,針對造謠或不實闡述部分嚴正澄清、公開釋疑,不論在新聞媒體或網路媒介上;其二,政治是妥協的藝術,「勞基法」所以二修,明顯是向資方妥協,欲以更彈性的工時計算及加班薪資的計算程式,讓資方願意配合「勞基法」,停止以少接單、不讓底層勞工加班的手段,一來懲罰必須靠加班費增加實質收入的勤苦勞工,二來對「勞基法」進行抵制,逼迫政府讓步。如此,政府便應大刀闊斧,拿出具體的作為,以向勞工朋友展示政府更想兼顧勞工權益的決心。而最便捷又有效的治標做法,就是「還給勞工七天國定假期」。就算不能還足七天,還四天、五天,也是一種最直接的表示。另,藉著重新還給勞工國定假日,亦可順勢重訂許多不合時宜的國定假日的名稱,一舉兩得;其三,欲向勞工展示政府捍衛勞工權益的決心,治根的、也是最實質的做法,便是從現在開始,劍及履及的依據新版「勞基法」,實施徹底而嚴格的勞檢,揪出不依新版「勞基法」規定,甚至是蓄意鑽法條漏洞的資方,予以明確的定罪和裁處,如此不獨能公開警惕惡質資方,也能提升勞工大眾對新法的信心。 (作者為大學講師)
金人彥 2018-01-13
宗教經濟鏈vs.鬼扯香火觀

宗教經濟鏈vs.鬼扯香火觀

  一個被蓄意操弄的「滅香」假議題,竟釣出那麼多高知識份子跟網文寫手。到底有否一點審視實情、辨別是非的思考力? 其實肇造假議題的來源宮廟用以證明蔡政府有意「滅香」的公文,就已白紙黑字反證了該宮廟的造謠之實,但還是有這麼多人竟打著維護傳統信仰、維護漢人傳統香火觀的旗幟,不斷借題發揮。一時之間,「香火觀」那種十個香客有十一個不懂也不在乎的東西,突然間成了全體台灣人的集體潛意識或文化DNA。(操弄這議題的人自己該捫心自問:在多數香客的記憶中,從第一次拿香跟著大人拜開始,有誰真的在意過或被傳授過什麼香火觀?) 平心而論,「香火觀」或燒香、燒金紙這類傳統信仰儀式,最初究竟是寄寓著什麼樣宗教心理的隱喻?或這類宗教隱喻的文化與歷史是不是該被傳承?若是,由哪些人傳承?經由什麼方式或管道被繼承?這種專門性的問題,目前既然根本沒有「滅香」之實,那人們就根本毋須費心。那些平日裡拿香拜拜、滿簍滿車金紙豪氣燒個不停的香客,又有幾個真的關心?他們關心的,是平日裡那些自己長年嫻熟、習慣的信仰行為,是否會被強制改變而已。但那些這幾天被釣出來的宗教界人士、文化界人士、學術界人士,以及有些不可歸類的網文寫手們,卻已實實在在向我們證明:即便大多數的香客,根本不懂也不鳥什麼「香火觀」、什麼信仰儀式的文化蘊涵宗教心理,但這些東西,自然會有那些專門的學術人士、文化人士或者單純具有特定宗教或文化癖好的人,會主動加以繼承。 真正該視「減香」政策為敵的,是那些宗教信仰經濟鏈裡的基本成員,他們的日常生計當然會受「減香」、「減爐」甚至是「滅香」、「封爐」這種環保政策的實質影響。在這波借信仰議題向政府揮刀的政潮裡,個人唯一同情、唯一希望政府得確確實實為他們著想的,就是那些處在宗教信仰經濟鏈裡的每一個人。一個良知良能的政府,想在屬於宗教信仰的行為領域裡,思索出任何裨益環保的可能性政策時,這類依憑宗教信仰經濟鏈維生的族群,是政府絕不能忽略(無論蓄意或無心)的一群人。望蔡政府謹記。 (作者為大學講師,台南市民)
金人彥 2017-07-24
麵包不需要九二共識

麵包不需要九二共識

  麵包師傅吳寶春被媒體問及:為何不進軍中國市場,到對岸拓展麵包事業?他自信回答:「中國不代表全世界!」並指出,希望能靠不斷創新商品形式、提高商品質量,把全世界吸引到台灣。對照某王姓台商批評政府不講「九二共識」、「一個中國」,更直指「台灣社會真的有病」,我們的確該承認:台灣社會裡,的確有一部分人病了,而且病得不輕,這種病的學名,或可稱做是:「泛中國市場與中國資本依賴症候群」。 之所以有越來越多台灣人罹患「泛中國市場與中國資本依賴症」,起因於過去十多年來,舊政府或無力防堵台灣人西進中國以感染病源,或有心促駕更多台灣人西進染病。如朝小野大的扁政府不論高喊「積極開放,有效管理」或「積極管理,有效開放」,皆阻止不了利慾薰心的台灣政、經人士,必欲勇渡中國吸吮錢潮的貪婪;更如完全執政的馬政府,處心積慮配合中國「以商逼政」、以人民幣買下台灣經濟命脈的「促統」羅網,一方面積極接引中國病源東渡台灣、肆虐國境,一方面更近乎無所設限地誘使更多台灣人西進疫區,然後返台回鄉,加重台灣內部的境內感染。 這些患者的視力已被摧毀,是經商的,在他們眼裡,非中國客者不是客、非中國錢者不是錢,甚至巴望著台灣社會滿滿都是中國人、新台幣變成人民幣;是從政的,會把中國對台部署的數千、數萬顆飛彈看成是善意(哪天飛彈真的飛過來,他們或許還會額手稱慶,為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感激涕零),把中國的「反分裂國家法」、「國家安全法」,看成是血濃於水的親緣關懷,更會把限縮陸客來台的習主席看成蔡總統。 他們的智商也早被蠶食殆盡。經商的以為不需創新商品、精進商品質量,也不需改良營運或服務模式,認了「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就能客似雲來財源廣進。無論從商的或從政的,都一致認為:只要中國能讓台灣人賺更多錢,專制取代民主無所謂、有沒有主權無所謂、箝制網路無所謂、新聞造假無所謂、黑心商品無所謂、血腥鎮壓異議份子也無所謂……總而言之,只要中國人願意繼續掏錢,什麼都無所謂。 我們必須正視「泛中國市場與中國資本依賴症」的貽害,既要幫已重症難救的可憐患者施打特效藥,更要防患未然,幫更多尚未染病的台灣人施打疫苗。那份疫苗和特效藥不是別的,正是一份足以阻絕病源入體的正確信念和認知,也就是那句話:「中國不代表全世界!」不是只有中國錢能賺、好賺,不是只有中國市場是市場,更不是只有中國專制的、畸形的政治體制可以服膺、仿效。唯有如此,台灣方能早日戒斷對「大中國」任何方面的盲目崇拜和依賴,真正做到放眼國際、接軌世界,讓台灣在國際社會間真正自我茁壯、自我挺立。(作者為大學講師)
金人彥 2016-09-16
超完美誤射事件?

超完美誤射事件?

金江艦誤射雄三飛彈,此事件發生的時間點過於敏感,恰逢中共創黨九十五週年黨慶日,又是在蔡總統出訪在外期間,且海軍飛彈發射程序極為繁複,要造成操作失誤,達到使飛彈發射,並確實擊中標的物的程度,並不容易。最先揭露此事件者,又偏偏是對蔡政府與民進黨不抱善意的國民黨要人,因此,陰謀論浮上檯面。 若此事件單純是操作失誤,則應警惕:台灣軍隊的素質,竟已低劣到會造成此種憾事的程度?台灣民眾及蔡政府應徹底憬悟到:重塑台灣軍隊的整體素質,已是刻不容緩的國防要務。包含國軍的建軍目標、國軍的戰力訓練、國軍的精神教育、國軍的品格陶塑,都應進行全面的翻轉、檢討。 若此事件的背後,確有不為人知的陰謀盤算,適足以提醒國人:台灣軍隊在軍隊國家化,甚至是政黨認同中立化的事務上,努力尚有不足;且事實上,此陰謀論的迅速浮現,不也反映了台灣軍隊在過去數十年來國民黨黨軍化的歷史事實,已成為台灣社會的隱性共識?無論如何,軍隊國家化及軍隊的政黨認同中立化,絕對有必要作為台灣未來軍隊改造事務的重點環節加以推動。(作者為大學講師)     ◎ 蔡松伯     國防部日前召開記者會,說明雄三飛彈純為誤射。但飛彈射出的時機挑選在總統返台、中共黨慶時,發射我國最先進的對艦飛彈,然後此消息立即由「民間人」得知,並在臉書上公佈。因此,筆者不相信這只是誤射。 有人認為陰謀論不足信,但從查無不法的宇昌案到最近幾次的選舉,他們所謂的「總攻擊」往往是利用國家資源執行政黨或個人的利益。而他們尤其擔心中台兩國的關係冷淡後,會影響過去長期與中共建立的侍從關係,並嚴重傷害他們的政治與商業利益。 事實上,目前中台兩國局勢丕變,只要蔡政府持盈保泰,配合美國的東亞策略,以及施行有利台商的南向政策,就可以避免重蹈扁政府的外交問題,並避開來自中國的經濟風險。 也許不肖人士意識到了這點,意圖透過諸多事件,疏離小英政府與軍隊間的關係,並創造中台兩國紛爭的起點。也就是說,這些利用國家機器製造問題的陰謀家,就是在破壞和平的現狀。如果繼續姑息這種情勢在軍中蔓延,也許會影響到政府的國安政策。個人建議政府應透過此契機,重建軍文關係,以及整頓意識形態濃厚的中高階軍官。 (作者為產品管理師)
金人彥 2016-07-03
台灣軍隊的用武之地

台灣軍隊的用武之地

認定台灣的軍隊無用武之地,絕不該成為一種被台灣人民忽視,甚至習以為常的思維謬誤。(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陸軍航特部601旅,爆發勞姓飛官私帶藝人李蒨蓉等貴婦團參觀阿帕契的事件。作為事件中心的李蒨蓉,除了將遭受司法制裁,這段時間內也承受了社會輿論的強力抨擊。為此,陸續有藝人出面為李蒨蓉緩頰。對於那些藝人們的緩頰話語,吾人多數可抱以同情,畢竟出於私交,那些藝人們挺身為李蒨蓉講講情、發發聲,乃人之常情。然而,本土藝人余天的那番話,吾人卻不該等閒視之。至少應嘗試延伸思考,嚴肅地省思那番話語背後可能隱含著的、某種台灣社會間心照不宣的集體意識。 余天這樣說到:「阿帕契在台灣無用武之地,開放讓民眾參觀並無不可。」我們無法推敲有多少台灣人認可這番論調,但我們必須警醒到,對余天這類人而言,也許不只阿帕契在台灣無用武之地,更可能是:軍隊在台灣根本無用武之地。而抱持這種想法的人,在台灣究竟有多少?其中政治人物中佔多大比例?而軍職人員、教職人員、企業人士與尋常百姓……等,又分別佔多大比例?這絕非毫無意義的自我詰問。 試想:政治人物若認定台灣的軍隊無用武之地,他怎會審慎地擘劃攸關國家安全與國防事務的重大政策?而軍職人員若認定台灣的軍隊無用武之地,他怎能提起捍衛台灣領土主權、保護國民生命財產的職份自覺與尊嚴?更遑論要他恪守軍職、精勤訓練,隨時提升自我戰技,保持自我身為戰士的心理素質。而教職人員若認定台灣的軍隊無用武之地,他怎能恰如其分地引導一代代學子,建立保家衛國的公民意識,為全民國防的信念培植,肩負起百年樹人的扎根工作?而企業人士若認定台灣的軍隊無用武之地,他怎會願意挹注財富、資源,輔翼國家在整體國防事務上的推動與精進?而尋常百姓若認定台灣的軍隊無用武之地,他怎會願意與國家站成一線,作為捍衛主權與家園的共同力量?因此,認定台灣的軍隊無用武之地,絕不該成為一種被台灣人民忽視,甚至習以為常的思維謬誤。 而究其實,更需要台灣人民深自省思的或許還是:究竟是什麼樣的理由,竟會使得軍隊在台灣無用武之地,成為一個可能被台灣人民不自覺接受的想法?可能的答案或許有兩種:第一,台灣在國際上已完全沒有敵人,現在如此,未來也是如此,所以台灣可以永久處在承平狀態,則軍隊在台灣自然無用武之地;第二,台灣也許有敵人,但台灣的軍隊在這敵人面前毫無抵抗力,若這敵人真的對台動武,台灣不是出動軍隊而戰敗,便是選擇不戰而降。而無論是前、後哪種結果,台灣的軍隊都等於無用武之地。 當然,以台灣真實的國際處境而言,台灣海峽的另一端,就有一個不斷擴張軍隊規模、逐年升高國家軍事經費、並對台灣部屬超過1500枚飛彈(這僅是保守估計)的中國作為敵人,因此,如果作為一個台灣人,卻因上述第一個理由而認定台灣的軍隊無用武之地,那麼,他不是一個睜眼瞎子,就是一個完全缺乏自我防衛意識的樂觀主義者;而若作為一個台灣人,他真切體認到始終有一個國家──中國──它總是處心積慮,必欲收編台灣的領土、主權而後快,卻還能因為上述第二個理由,認定台灣的軍隊無用武之地,並且竟坦然接受這種認定,那麼,他不是一個無可救藥的投降主義者,就是一個令人同情的、內心瀰滿失敗主義情緒的懦夫。 而追根究柢,無論現前的台灣社會中,有多少真心認定台灣軍隊無用武之地的睜眼瞎子、樂觀主義者、投降主義者或失敗主義者都好,我們都該知道,此種思維謬誤的出現,不應歸咎給台灣人民,國民黨在台六十餘年的畸形統治,方是謬誤的原點。國民黨治台六十年,竟能一方面灌輸台灣人民「反共、復國、救台灣」的國族主義神話,並在這種謊言基礎上厲行建軍備戰,卻一方面有意無意進行長期的自我恫嚇,致令部分台灣人民心中深植著一種悲觀信念,那就是:只要中共對台發動戰爭,台灣勢必迎來淪陷的命運;且不獨如此,國民黨早年擅自教育台灣人:赤色中共是狼子野心的敵人,晚近卻又擅自與中共言歡,亟欲說服台灣人:赤色中國不只是友人,更是與台灣血濃於水的父、祖之邦。 悲哉!正是國民黨長期治台下的畸形操作,才致令部分台灣人民,不是敵人在前而閉眼不見,便是想及敵人就頭暈目眩,簡言之──不是使台灣人民不知敵人是誰、不知為何而戰,便是使台灣人民未戰先怯,絲毫拿不出與敵人對抗的勇氣。因此,若想矯正部分台灣人民心中,軍隊乃無用武之地的思維謬誤,台灣人民真的必須憬悟到:唯有終結國民黨的畸形治台,方是釜底抽薪的根本辦法。而即將來到的2016年,或許便是台灣人民該攜手對症下藥的時候了。
金人彥 2015-04-10
港、台兩面鏡子互為借鑑

港、台兩面鏡子互為借鑑

 二○一四年,將是亞洲民主發展史上別具意義的一年。理由在於:中國堅定悖反世界民主潮流的基礎政制與國策,不僅在內面對香港地區進步民主意識的頑強抵抗,在外也遭遇台灣國家多數民意的決絕否定。如果說,香港「佔中」運動是爭取自由民主的進行式,那麼,台灣「九合一」大選便是捍衛自由民主的進行式。在台灣方面,「九合一」大選以極高民意否定親中政權,向國際社會宣稱:台灣人民,不接受屈服中國方能接軌國際的經濟恐嚇手段,不相信中國的經貿誘餌未挾帶著收編台灣主權的惡意與毒藥,不會癡傻地放棄得來不易的民主政制與獨立主權。這份集體意志得以展現,除了太陽花學運在年初對社會的振聾啟瞶外,可以說:香港在民生與政治兩方面受「中國模式」荼毒的慘痛現況,為遠離二二八、戒嚴與白色恐怖等悲情歷史的台灣年輕世代展現「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切近事例。因此,二○一四年的香港,真是台灣人民的一面鏡子。它催化了台灣人民願意捍衛國家、維繫民主自由、願意以實質行動約束脫韁政府的民主實踐。而對香港而言,台灣年初爆發的太陽花學運,鼓舞了香港的年輕世代:改變是可能的!挑戰中國專制政制的行動,也是必須的!最基本的挑戰目標,自然是實質選舉的爭取。而台灣「九合一」大選結果,又再一次向香港昭示:唯有民主政制的國民,方能作為一個國家的真實主人;也唯有實質的民主政制,方能使國民發揮懲治不良政客、扳倒不良政府、遏阻不良施政的力量。可以說:二○一四年的台灣,也是香港人民的一面鏡子,讓香港益加感受到民主制度的力量。台、港兩面相互映照的鏡子,連袂樹立在同樣以「中國」為名的兩個政黨跟前,一起向悖反民主、迎合專制的政客發出最嚴正的拒斥。兩面鏡子互為借鑑,在無時不刻「看看對方,想想自己」的觀照與內省下,最終能否一起擺脫中國黑手?而同樣在這兩面鏡子跟前,中國人民又看到了什麼、思考了什麼?(作者為大學講師,台南市民)
金人彥 2014-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