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永興相關文章

給門諾基金會同仁和支持者的公開信

給門諾基金會同仁和支持者的公開信

  2019年3月7日門諾基金會成立輔具銀行。圖/門諾基金會提供   敬愛的基金會同仁和支持基金會的朋友們: 感謝您們多年來對門諾基金會的付出和支持,讓基金會23年來得以在花東偏鄉地區照顧年老的長輩,我們的默默工作確實讓許多需要協助的長輩,得到了溫暖的服務,這都是大家長期奉獻的成果! 門諾基金會23年前由門諾醫院黃勝雄總執行長從醫院撥款三千萬成立基金會, 並由醫院工作人員和資源協助基金會早期的發展。基金會主要事工是為社區服務關懷長者、推動長照相關業務。七年前黃總執行長退休返回美國之前,拜託我加入基金會的事工,因當時接任醫院總執行長的趙福厚先生主張基金會與醫院是兩個獨立法人基金會,應自行籌募經費維持生存,而我剛在羅東聖母醫院完成募款新建老人醫療大樓的事工,滿65歲想要退休,黃總執行長希望我可以也幫忙門諾基金會募款協助基金會的事工能永續發展。當時每年基金會的業務收入並不足以維持開支,一定要有募款的支持才能維持人事費用和許多活動以及行政費用。 我加入董事會先擔任3年副董事長,再擔任董事長3年,6年多來完全是無給職,義務奉獻時間、精力,也努力協助基金會的募款和拓展服務事工,目前基金會的服務範圍已從花蓮延伸到台東,甚至今年底還要延伸到台南的門諾銀髮悠遊園區即將開幕。我們在花東地區有將近300位工作同仁,服務將近3000位長輩,在我們的各鄉鎮工作據點提供日照、交通、送餐、沐浴、居家照護、輔具、喘息、防止失智、殘障照顧……等各種服務,每年我們支出的費用將近兩億五千萬,而從政府長照2.0的補助經費大概有一億五千萬收入,其他一億經費就得靠支持者捐款。很感恩的是上帝賜福每年我們可募得兩億五千萬左右的捐款,所以我們的財務還很健全都有盈餘,且逐年可以拓展我們的新事工,這是我6年多來在董事會小小的貢獻,當然也是要感謝社會大眾的支持,還有全體同仁的努力,才能維持基金會的穩健發展。 任期即將屆滿 亟盼得卸仔肩 我一直以為擔任了6年的董事,任期已滿,今年7月就該卸任了。所以去年我就向副董事長蔡芳文(他才任董事三年)說,我已任滿,請你準備接任董事長,可是他和基金會工作人員告訴我,基金會的章程是董事可以續任兩次,說我還可以再任3年請我再續任董事長,他再任副董事長,3年之後才接棒;我表示已經做了6年想休息了,請他準備接任。有一天基金會的邱燕銀執行長、金尚德會計主任、蔡昇德人事主任、陳祐禎公關主任到我台北家中拜訪,他們說基金會同仁都希望董事長再續任,希望我不要辭掉,我說已請蔡副董事長接任,他是長照專家應可勝任,我們要尊重他的意願!之後我第二次又向蔡副董事長徵詢接任意願,他說因自己和兒子成立了長照顧問管理公司,手上接了很多案子希望能給他3年時間處理,3年後他就可放心來接任董事長。於是我在董事會中徵詢所有董事意見,我再一次表明希望新的董事長由蔡副董事長接任,他也再次於董事會中希望我能續任,下次再由他接棒。所有董事也都表贊成,我只好尊重大家的意見,但仍表明只要蔡副董事長願任董事長,我就要卸任休息了! 2019年5月24日行動自助餐車啟動儀式。圖/門諾基金會   違背誠信原則  造成分裂危機 沒有想到在基金會第八屆董事任滿,要選新的第九屆董事及董事長之前,門諾醫院的新任總執行長張文信先生表達他有意願來擔任基金會董事,我表示歡迎,接著醫院吳鏘亮院長推薦楊育正先生要當董事我也表示歡迎,後來蔡副董又推薦邱德成先生當董事,我也表歡迎,就這樣一些新任董事和基金會的邱燕銀執行長、金尚德會計主任暗中部署,結合花蓮在地的董事如林國泰律師等人,在第九屆董事會成立改選新任董事長時,以7票投給蔡芳文(總共出席董事12人,委託票1人)當選為新任董事長,開票後,我立即請蔡芳文先生接任董事長並接續主持會議,因我說當初已經3次請蔡副董接任,他都說不行,要我續任,既然他有意願,我就可卸任辭去董事職務,只是我說一個公益性質又是教會團體成立的基金會,大家在董事會一向都以誠信相待,和諧運作,只要蔡副董有意願表明可接任,我們都樂於支持,結果當場也有其他幾位董事表示願隨我辭去董事職務,當場蔡芳文副董事長說他沒有想到是這樣,他不能接任董事長,他隨即提出口頭和書面辭掉董事長職務。因此,當天董事會已無法再順利進行,會議只好休息,協商後再開會,經過在場12位董事共同決議,希望董事會能和諧運作,請董事長陳永興及副董事長蔡芳文再延任半年到2022年2月28日另行改選,當場共識決後,無異議通過。但是會議結論需作成會議紀錄之後,再報給主管單位衛福部核備! 2019年9月門諾基金會拍攝「送愛偏鄉,好好吃飯」公益影片,邀請民眾關心花東地區偏鄉老人的飲食健康。圖/門諾基金會提供   豈料,邱燕銀執行長竟於會後回到基金會逕自宣稱陳永興已不是董事長,並製作不符當天會議結論的公文並說她發現有一張廢票,事實上當天在場監票董事余文儀、唱票董事周朝國以及在場共12位董事都沒有人發現廢票。照理說,邱執行長發現有廢票,應向董事長報告,或將選票密封交由董事會重新驗票認定,她卻自行將選票交由不在場董事林國泰拍照,這種行為違反行政程序之合法性,又造成董事會內部更大的互不信任和爭執,作為董事長我要求她先交出保管的選票,她竟然拒絕,又涉嫌製作錯誤公文未經董事長及董事會同意,擅自發函衛福部遭到退件。我只好調動她的職位,請她擔任花蓮南區和台東區執行長,以免再介入董事會事務造成更多困擾,她還是拒絕交接並動員工會抗爭,這樣不循正常申訴管道經由勞工局調處爭議,而以工會名義召開記者會對董事長人身攻擊,破壞基金會形象的行為令人痛心和百思不解,為什麼她要傷害門諾基金會多年來大家辛苦努力累積的成果?她的行為已嚴重違法並傷害了基金會的名譽! 2019年12月30日艋舺龍山寺捐贈門諾基金會捐贈210萬元,幫門諾基金會更新三台熱循環保溫餐車儀式。圖/門諾基金會提供   六年全心奉獻 竟遭無端攻訐 我很坦蕩的寫這封公開信,擔任董事6年多來完全付出,沒有酬勞擔任董事長3年多來總共花不到十萬公關費用,前兩年是買我寫的書送給主管及董事,並留一些送給來基金會拜訪的貴賓和對基金會有幫助的支持者,共兩次買50本書,每本書300元,因為該書寫到我來花蓮選民服務和到門諾基金會工作的心路歷程,也有寫門諾醫院創辦人薄柔纜和基金會創辦人黃勝雄的貢獻,最後卸任前的中秋節買一次花蓮鄉親飼養的土雞,作為送給主管、董事及多年來協助支持我和贊助基金會的朋友,也算是離開基金會前對大家的感謝,尤其是這位鄉親捐了40棵他種植高達5尺以上的鐵樹,美化了我們門諾的台南銀髮悠活園區,我買的土雞花費不到他所捐贈鐵樹價值的十分之一,我只是藉此表達對他感恩和感謝的心情;此外我從來不曾花錢請客,或送禮去做公關,這樣的支出比我每年主持募款所得兩億五千萬收入簡直不成比例,我可能是全台灣最節儉的董事長吧!至於說刊登募款廣告,門諾基金會每年大約編列300萬至400萬的廣告費用,除了拍攝公益廣告需要成本,在各大媒體露出也需付費,許多媒體都有刊登,工會批評我3年中有兩次在網路媒體民報刊出黃韻玲小姐的公益廣告,其實這支為老人送餐的廣告總共兩年,每年也是有300萬的廣告預算,刊登在許多媒體,民報的20萬廣告是連續兩個月每天24小時露出,而且民報不斷報導各項門諾基金會活動,甚至在支持台灣弦樂團的公益演出,也在節目手冊幫門諾基金會刊登廣告,從民報廣告我們至少獲得好幾位民報支持者聯繫,捐贈給門諾基金會送餐車或交通車,這些內容公關室同仁都很清楚,何況民報是由三百多位支持者成立的媒體,我只是創辦人,並不是我個人的報紙,而目前經營民報的民報文化藝術基金會也是非營利組織的公益團體。我的募款經驗是刊登廣告後可募得的經費是支出的10倍以上,當年我在羅東聖母醫院也是花了300萬經費,刊登吳念真拍的公益廣告,媒體播出當月就募得三千多萬。說明這些事實,我的內心非常難過,工會既然說要捍衛邱執行長的工作權,應先了解事實,循合法管道向勞工局申訴,提出勞資商議。我們門諾基金會的章程是執行長的任免由董事會決定,但沒有說不得調動,何況我沒有免除邱執行長職務,也沒有減少她的薪水,工作範圍還是她原來常去的花蓮南區及台東地區,只是基金會為了加強花蓮南區及台東區業務新的發展,派她去繼續督導熟悉的業務,也減少她在董事會造成的分裂以及過度介入董事會選舉紛爭,有違工作人員行政中立和倫理,我並沒有剝奪她的工作權。3年多來我擔任董事長,只有照顧員工的權益,該加薪就加薪,該發年終獎金就發年終獎金,年終晚會我還自掏腰包分送幾萬元紅包給員工抽獎,我從沒有懲處過任何一個員工,門諾基金會300位員工同仁可以作證,怎麼是工會所說,人權醫師罔顧勞工權益?想起自己三、四十年來在台灣人權奮鬥的歷史,我真的是心如刀割,不願多言! 2020年3月25日於門諾基金會的盛恩堂舉行感恩會捐贈長照巴士的儀式。圖/門諾基金會   自我反省 求主帶領 我自己反省做錯了什麼?大概就是我一直相信人性是善良、光明、誠實的,我不願意去懷疑自己的同事、部屬、朋友,會做互相傷害的行為,這次的董事會改選是上帝給我最大的反省課題,要我學習受到挫折打擊之後,仍要保有原來的信仰,相信神會赦免寬恕。上帝是最後的審判者,上帝是慈悲憐憫的,有一天到上帝面前,我該懺悔我不是完美的人,我祈禱上帝帶領大家和我走過死蔭的幽谷,讓我躺臥安息在青草水邊,並帶領同仁和支持者繼續向著標竿前進,讓門諾基金會經過這一次考驗,再繼續向前行! 我已毫無眷戀,事實上早在7月,我就做好卸任的準備,感謝所有同仁和支持者耐心看完我的告白,我最後仍要感謝上帝,在25年前引領我到花蓮為鄉親做選民服務,在花蓮我做了5年苦工過著沒有收入的日子,擔任立法委員的收入也全部捐出,設立了兩個服務處和電台,也在門諾醫院義務免費看診,65歲退休後,再度回到花蓮,為門諾基金會奉獻了7年,服務花東地區偏鄉的長輩,仍然是沒有收入的服務,經過12年的奉獻,我自己覺得已經問心無愧,還了花蓮人過去支持我的人情債,也可以心安理得的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人生最後的告白如今緣盡,珍惜最後相處的情誼永存心中。但我還是董事長的時間也必須維持董事會正常運作,不容許沒有是非公義的行為,破壞基金會的名譽,如有任何惡意的攻擊,自當採取法律的途徑,維護基金會的良好形象。現在,我們將盡快完成董事會的重新改組以符合法規的要求,讓門諾基金會早日步上和諧正常的運作,也希望全體同仁和支持者了解事實真相後,能繼續為門諾基金會祈禱,願上帝的旨意帶領同仁,為祂作美好的見證! 願上帝賜福每一位同仁以及基金會的支持者,願大家平安喜樂!感恩大家!阿們! 陳永興 敬筆 2021.9.16
陳永興 2021-09-19
民報痛失健筆 敬悼王伯仁兄

民報痛失健筆 敬悼王伯仁兄

  民報專欄作家王伯仁。圖/陳俊廷,民報資料照   王伯仁,1950年生於彰化埤頭鄉,與我同年屬虎,我們生日相差不到一週。伯仁兄讀成大會統系畢業,大學時代我們就共同關心校園民主、爭取言論自由,而互相結識。他畢業前,成大發生校園社團「大陸研究社」的學生遭逮捕的事件,他差點被波及,曾跑來高雄醫學院找我躲藏一段時間,我們從學生時代就成為反對運動的戰友,迄今長達50年。 伯仁兄大學畢業服完兵役後,曾於其叔父主持的台中天主教社會服務研究院工作一段時間,後經我介紹去幫忙過康寧祥先生參與選戰,當時我們和台大一群朋友,共同出版「選戰快報」轟動當年的黨外運動。之後我再介紹俞國基、陳冷夫婦與他認識,他就參與了當時俞先生夫婦主持的《台灣日報》,跑省議會新聞,正逢黨外省議員林義雄、許信良、張俊宏等在省議會發揮最大制衡力量的時期,伯仁兄健筆報導省議會新聞發揮了很大的影響力,最後情治單位出面逼走俞先生夫婦遠赴海外,伯仁兄也轉往當時余紀忠主持的《中國時報》,仍主跑省議會和省政新聞,一直做到從《中國時報》退休。他是省議會的資深記者,也最了解省政的媒體工作者,他曾出版《看千帆過盡:一位省政記者的憶往》,這本書詳實記載了他在省議會的所見所聞,是寶貴的民主運動和地方自治發展史,見證了他作為一個新聞工作者的良知所扮演的監督角色。伯仁兄退休後本可閒雲野鶴的過著悠閒的日子,他也在台中郊外山上闢有小小農場,種植一些農作物,閒暇時喜歡喝幾杯啤酒,唱歌自娛娛人,過得輕鬆自在。沒想到我退休後又創辦了《民報》仍堅持學生時代未竟的理想,希望扮演社會的良知,追求台灣人的尊嚴,繼續努力朝著建立台灣為新國家的目標來打拼。伯仁兄知道我辦《民報》就義不容辭拔刀相助,這些年來繼續執筆為文,不斷發表文章,他下筆迅速言之有物,對社會、政治、經濟議題都有深入的探討和批判,而且堅持台灣立場,不怕得罪當道和中共,經常有令人激賞的文章引起讀者的共鳴,他甚至義務幫忙《民報》撰寫中部地區的新聞,這份學生時代迄今超過50年的堅定友誼,令我感動又感恩。 王伯仁與其著作《看千帆過盡:一位省政記者的憶往》。圖/擷自王伯仁臉書、李筱峰提供(書封),民報合成   昨天(2021年8月5日)在台中的共同朋友魏文炳兄,突然來電告知伯仁兄發生意外身亡,經我向伯仁嫂了解,竟然是他在家中為了防範颱風來襲,在陽台上修剪樹枝時不慎墜落,頭部受傷送醫竟然不治。真是令人震驚的意外事故,讓我整晚難以入眠,想起50年來的交往點點滴滴,共同為黨外民主運動的付出歲月已悄然飛逝,政黨輪替後台灣無法成為正常國家,無法完成獨立建國的理想,是我們共同的遺憾。在這人生進入黃昏夕陽西下的時刻,伯仁兄竟以這樣令人措手不及的方式告別,我只能為文哀悼:「請伯仁兄一路好走,在天之靈請仍守護台灣這苦難島嶼,那美好的仗你已打過,就請安息吧!」也請伯仁嫂保重身體節哀順變,阿們!(2021.8.6凌晨) 2020年8月作者出版《我的人交響曲》,王伯仁(右1)特別北上參加。圖/林世昌   延伸閱讀 王伯仁 近期民報專欄文章 【專欄】動搖國本的張哲平涉共諜案,馬和蔡難逃其咎 【專欄】奧運發光在於栽培非高額獎金 【專文】當務之急,先把中華奧會正名為台灣奧會
陳永興 2021-08-06
台灣生理學大師  彭明聰

台灣生理學大師 彭明聰

  簡介: 彭明聰,1917年生於日治時代台南廳鳳山支廳(今高雄市鳳山區),他的曾祖父彭根是台灣長老教會第一代信徒,祖父彭士藏是傳道人,彭家幾代不是傳教就是學醫,他的父親彭清約是鳳山知名的小兒科醫師,也是長老教會的長老。 1941年畢業後留在帝大醫學部生理學科擔任副手,1945年二次大戰結束前,獲得醫學博士學位,戰後升任台大醫學院講師,1947年升任副教授,1951年升任教授,1956年他前往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進修,1963年在前往英國牛津大學進修,他在台大擔任生理學科主任兼研究所所長、教務處主任、醫學院院長(1978〜1983),在1974年曾獲教育部學術獎,1978年當選中研院院士,1984年和1986年兩度獲國科會傑出成就獎,1989年獲聯合國醫學基金會醫學貢獻獎,他的學術成就斐然,被稱為台灣生理學大師當之無愧! 因其堂弟彭明敏教授發表了台灣自救宣言,觸怒國民黨政府的案件也受連累。他的住家被情治人員監視,他被刁難禁止出境長達10年之久。2003年,彭明聰獲頒總統文化獎,2006年8月28日去世,享年81歲,他的人生打過了美好的戰,回到上主的懷抱!   彭明聰,1917年生於日治時代台南廳鳳山支廳(今高雄市鳳山區),他的曾祖父彭根是台灣長老教會第一代信徒,祖父彭士藏是傳道人,彭家幾代不是傳教就是學醫,他的父親彭清約是鳳山知名的小兒科醫師,也是長老教會的長老。他的叔父彭清靠、彭清良也都是台灣總督府醫學校畢業生。彭清靠是彭明敏的父親,曾於大甲行醫,後於高雄開設彭婦產科醫院,並擔任高雄的議長。彭清良在鳳山開設育仁醫院,他也是前衛生署長施純仁的丈人。 彭明聰從小成績優異,鳳山公學校和台南南門國校畢業進入台南一中就讀,後保送台北高等學校,又考上台北帝國大學醫學部。1941年畢業後留在帝大醫學部生理學科擔任副手,1945年二次大戰結束前,獲得醫學博士學位,戰後升任台大醫學院講師,1947年升任副教授,1951年升任教授,1956年他前往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進修,1963年在前往英國牛津大學進修,他在台大擔任生理學科主任兼研究所所長、教務處主任、醫學院院長(1978〜1983),在1974年曾獲教育部學術獎,1978年當選中研院院士,1984年和1986年兩度獲國科會傑出成就獎,1989年獲聯合國醫學基金會醫學貢獻獎,他的學術成就斐然,被稱為台灣生理學大師當之無愧! 彭明聰專長是神經生理學、神經內分泌學,他對生殖功能老化的研究、下視丘及腦下垂體機能老化的研究都聞名國際,他指導學生無數也對醫學會發展貢獻良多,1980至1983年他擔任台灣省醫學會理事長,1984至1987年擔任中國生理學會理事長,1980至1995年任中國民國內分泌學會監事。此外,他更熱心參與教會事工及社會服務,他擔任過馬偕醫護管理學校董事(1979〜1985)及校長(1988〜1993)、彰化基督教醫院董事(1965〜1985)、馬偕紀念醫院董事(1979〜1991)、高雄醫學院董事(1978〜2002)、台大醫學院景福基金會董事長(1979〜1984)、中華民國兒童燙傷基金會董事長(1998〜2000)、台灣兒童及家庭扶助基金會董事長、兒童福利聯盟文教基金會董事長……等無數社會公益團體的職務,盡心盡力為上帝做工服事弱小的兄弟! 像彭明聰這麼優秀聞名國內外的學者,卻因其堂弟彭明敏教授(國際法知名學者,曾任台大政治系主任、駐聯合國代表團顧問、十大傑出青年)發表了台灣自救宣言,觸怒國民黨政府的案件也受連累。他在彭明敏流亡海外被通緝之後,他的住家也被情治人員監視,他幾次申請出國開會都被刁難禁止出境長達10年之久。彭明聰說彭明敏年輕時就是家人引以為榮的傑出學者,但他並不知道彭明敏會發表台灣自救宣言,即使彭明敏逃亡海外的事他也事後才知,而彭家親友受到國民黨的打壓讓他引以為憾! 2003年,彭明聰獲頒總統文化獎,2006年8月28日去世,享年81歲,他的人生打過了美好的戰,回到上主的懷抱!   ※本文將收錄於《台灣醫界人物百人傳》續集
陳永興 2021-05-01
懷念邱垂亮教授

懷念邱垂亮教授

  2019年邱垂亮教授(後排中)帶我們及陳博文醫師(後排左)參訪他一輩子教學做研究的昆士蘭大學校園。圖/作者提供     2021年3月13日清晨4點多我就醒來,手機的LINE就有邱師母的來訊,說邱教授在凌晨安詳的回歸天國了。我雖知邱教授一年多來的抗癌歷程非常勇敢辛苦,也知道他最後因體力衰退而藥物作用強烈恐難再現奇蹟,但得此訊息仍內心悵然若失,非常不捨一位多年相知好友就此離去。我立即傳訊給民報總編輯劉志聰兄,請他當天就發文悼念長期為民報撰稿的邱教授,我說邱教授「一生守住真理的道路,為自己、為家人、為台灣盡了最大的努力,大家都以他為榮。」這篇文章應是全台灣媒體最早刊出「知名政治學者邱垂亮教授今逝世」的報導! 邱教授一生教學、研究,發表政論文章觀察獨到極具影響力,是海內外知名的健筆,對台灣故鄉的熱愛使他不僅經常回國探望親友,更多方接觸政界人士,了解台灣政情發展,甚至投身參與民主運動並支持台灣獨立的理想;在澳洲他也不斷發揮影響力為台灣發聲,爭取澳洲政界的支持,並對中國的蠻橫滲透、破壞澳洲民主自由大加批判發出警訊,他同時擔任過僑務委員、僑委會顧問,服務海外台灣同鄉不遺餘力,也為台灣的國際外交生存空間多所努力! 我認識邱教授時間頗長,早在他為康寧祥先生主辦的《八十年代》黨外雜誌寫稿時,就為他的文章折服,當時我和李筱峰兄都剛大學畢業就投身黨外民主運動,對海外知名政論家的邱教授嚮往不已!我後來被徵召前往花蓮參選,在民主沙漠耕耘播種時,邱教授特別返台來花蓮為我助選,他還到處拜訪花蓮的客家鄉親為我拉票,令人感動。印象特別深刻是1994年台灣旅客前往中國旅遊發生千島湖事件,眾多台灣鄉親慘遭搶劫殺害,中國北京政府卻不聞不問,引起台灣媒體大肆報導,當時邱教授正在花蓮為我助選,我們看到媒體訪問慈濟功德會,希望證嚴法師發揮影響力去要求中國北京政府關切此事,沒想到慈濟功德會的回答是可能中國北京當局不知有此事件,邱教授義正詞嚴召開記者會反駁慈濟說法,當時邱教授說:「全世界都知道中國北京政府是控制人民最嚴厲的政府,中國政府甚至為了推行一胎化政策,都知道哪個婦女懷了第二胎,就要求婦女去墮胎,那有可能不知道千島湖發發生了搶劫殺人的重大事件!如果是這種說法,表示證嚴法師對政治無知!」可見邱教授是多麼有正義感和有良心勇氣的學者! 作者表示,早在邱垂亮教授為康寧祥主辦的《八十年代》黨外雜誌寫稿時,就為他的文章折服。圖/郭文宏,民報資料照   我要創辦民報時,邀請邱教授作主筆寫專欄,他不但一口答應,還在澳洲邀請陳博文醫師、陳春龍藥師一起加入民報作為創刊股東,他說:「本來年紀已大,民進黨也執政了,不想寫政論文章了,既然是永興要辦報,那就不能停筆,繼續來寫!」之後他果然不斷的供稿,每篇文章都擲地有聲、令人叫好,而且他還不拿稿費義務支持,真是讓我感動也深感愧疚!即使他生病了,只要稍有力氣就馬上又來稿,讓民報所有同仁又感激又心疼!每次邱教授回台灣,我就邀請其他主筆和他餐敘,他很高興也很健談,他最推崇彭明敏教授,說只有彭教授寫得比他好!當彭教授勸小英總統不要連任時,邱教授也表示支持,所以當賴清德兄參加黨內初選時,我們都支持賴清德兄,那一次邱教授回國觀選,就請我安排要見陳水扁前總統和賴清德兄,我陪他前往,邱教授見了他們就請教他們對台灣前途的看法,也聽他們分析國際局勢與國內政情,顯然邱教授一直在了解政治人物真正的想法!所以他寫政論分析不只是有學術理論還有實際的觀察! 作者回憶,2014年創辦民報時,邀請邱教授作主筆寫專欄,他不但一口答應,還在澳洲邀請陳博文醫師、陳春龍藥師一起加入民報作為創刊股東。圖為2016.2.1邱垂亮教授參加民報主辦的選後座談會。郭文宏攝,民報資料照   兩年前,我的女兒冠彣到澳洲昆士蘭念社工研究所,正好讓我有機會去昆士蘭拜訪邱教授,他熱情接待我到他河邊的住家,又陪我們去昆大校園介紹他一輩子教學研究的地方,帶我們吃校園內他常吃的午餐,又交代冠彣只要有甚麼問題需要他幫忙,隨時可去找他!沒想到一年後我再去探望女兒,邀邱教授夫婦和其他鄉親餐敘時,聽邱師母抱怨說,邱教授一直咳嗽,又有背痛,卻不去看醫生,我就勸他去照個胸部電腦斷層攝影,或許老朋友的話說動了他,真的去照了!結果晴天霹靂的報告竟是得了肺癌,且腫瘤不小又靠近大動脈,因發現太慢已不宜開刀,只能接受化療(標靶治療),就這樣一年來,邱教授進出醫院吃了不少苦,而邱師母也受了不少折磨,因為澳洲醫療水準雖然不輸台灣,但看病都要約診,沒有台灣看醫生那麼方便,所以邱師母曾想是否送邱教授回台就醫?我也拜託了和信醫院的賴其萬醫師介紹了腫瘤專科的褚乃銘醫師,他們和邱師母直接聯繫提供了不少專業的建議,後來又因疫情發生,最後還是留在澳洲治療!我一直在想如果沒有勸邱教授去做檢查,沒有發現肺癌,邱教授不知能否過得舒服一些,畢竟邱教授已過八十,人生該盡的義務,該做的貢獻他都努力做到了,他應該沒有遺憾度過此生,或者說唯一的遺憾是我們共同的理想「台灣早日獨立建國」的夢想尚未實現,這是他留給我們唯一的遺願吧! 謹以此文,悼念邱垂亮教授,安息吧!祈願你在天之靈繼續守望台灣你所愛的故鄉! 2021年3月18日於台北、民報 多年來邱垂亮教授在民報的每篇文章都擲地有聲、令人叫好,而且他還不拿稿費義務支持。圖/擷自網路影片
陳永興 2021-03-18
婦產科名醫 高雄市議長 彭清靠

婦產科名醫 高雄市議長 彭清靠

  簡介: 彭清靠,1890年生於澎湖馬公,是傳道人彭士藏之四男。彭清靠至16歲才就讀阿里港學校(日治時代的國小)。但因彭清靠天資聰穎、成績優異,僅讀三年就畢業,18歲即考入總督府醫學校,1912年他23歲畢業取得醫師資格。 1933年,彭清靠結束大甲的醫業,舉家前往東京進修,專攻婦產科兩年,1935年返台於高雄開設「彭產婦人科醫院」。 1946年,彭清靠因在地方上頗有名望,被選為高雄市參議員,並獲選為議長。1947年台灣爆發228事件,當時彭清靠是高雄市議長,主持228事件處理委員會,當他與市長及三位市民代表前往高雄壽山與要塞司令彭孟緝見面,要求軍隊勿下山濫殺無辜避免衝突時,五人都被逮捕,在被拘禁期間,彭孟緝已派軍隊下山,在市府會議室等待談判結果的參議員及市民代表紛紛受到掃射,死傷無數,而高雄中學的學生及火車站前的市民也遭受極大犧牲。彭清靠經此歷劫,心痛欲絕,他認清了中國政治之真面目,從此退出政壇。   彭清靠,1890年生於澎湖馬公,是傳道人彭士藏之四男。彭士藏是高雄鳳山人,受道於台南巴克禮牧師,是熱心的傳道者,於澎湖、屏東、嘉義、阿里港等地傳教,由於經常更換工作的地方,延遲了彭清靠的就學時間。彭清靠至16歲才就讀阿里港學校(日治時代的國小)。但因彭清靠天資聰穎、成績優異,僅讀三年就畢業,18歲即考入總督府醫學校,1912年他23歲畢業取得醫師資格。 醫學校畢業,彭清靠進入台北馬偕紀念醫院,是該院第一批醫師,由宋雅各院長指導,並在雙連教會認識了牧師陳溪圳的妹妹陳金英,兩人於1915年結婚並生有一女三男。彭清靠於1914年於台中州大甲街開設「德仁醫院」行醫,開業至1933年,19年間以仁慈、愛心照顧病人,特別是對窮苦人家經常免費治療,於大甲街甚得人望,並擔任大甲教會的執事、長老,對教會事務大力支持,也與日本的聖教會許多牧師頗有來往。 1933年,彭清靠結束大甲的醫業,舉家前往東京進修,專攻婦產科兩年,1935年返台於高雄開設「彭產婦人科醫院」,因當時高雄僅有一家日本醫師開設的私人婦產科醫院,他的醫院很快成為台灣病人前往求醫,名聲遠播的專科醫院。但是他當時建造醫院是向信用組合(合作社)借款並無積蓄,而當時日本發動東南亞戰爭,到了末期美軍頻繁轟炸高雄,竟然於1945年2月27日大空襲中,醫院全部被燒毀,他失去了一切,自己也差一點險死。但他於災後平靜地寫下字條:「感謝耶和華,財物是耶和華所賜,現耶和華收回,不會捨不得,也沒有不平,感謝耶和華讓我使用到今。」可見其信仰的堅定! 1945年二戰結束,日本政府走了,國民政府派陳儀接收台灣,1946年,彭清靠因在地方上頗有名望,被選為高雄市參議員,並獲選為議長。沒想到1947年台灣爆發228事件,當時彭清靠是高雄市議長,主持228事件處理委員會,當他與市長及三位市民代表前往高雄壽山與要塞司令彭孟緝見面,要求軍隊勿下山濫殺無辜避免衝突時,五人都被逮捕,而三位市民代表竟被槍斃,彭清靠被拘禁數日後才被釋回。但在被拘禁期間,彭孟緝已派軍隊下山,在市府會議室等待談判結果的參議員及市民代表紛紛受到掃射,死傷無數,而高雄中學的學生及火車站前的市民也遭受極大犧牲。 彭清靠經此歷劫,心痛欲絕,他認清了中國政治之真面目,從此退出政壇,他交代家人不要過問政治事務!沒有想到彭清靠的三男彭明敏教授,日後成為台大政治系主任並發表「台灣自救宣言」,成為台灣人反抗國民黨獨裁統治的領導者,流亡海外多年後返台參加台灣人第一次直選總統的選舉,是台灣人民極為敬仰的民主自決領袖,這是悲哀的台灣人難逃的命運!
陳永興 2020-10-01
感恩與懷念台灣民主先生 李登輝

感恩與懷念台灣民主先生 李登輝

  李登輝前總統與彭明敏教授第一次總統直選時是競爭對手,我是支持彭明敏教授(擔任彭明敏文教基金會執行長),但後來李前總統成立群策會及李登輝基金會仍邀請我擔任董事,共同為台灣前途貢獻心力。左起:林誠一董事長、彭明敏教授、李登輝前總統、陳永興。圖/作者提供   被譽為台灣民主之父的前總統李登輝先生,於2020年7月30日晚間辭世,消息傳出舉世哀悼,國內外媒體大篇幅報導其對台灣從威權時代和平過渡到民主自由開放的社會所作的諸多貢獻,也有不少文章緬懷其博學多聞深富哲學信仰的人生價值觀。作為台灣主體意識鮮明的領導人,李登輝前總統就像聖經中的摩西,帶領猶太人(台灣人)出埃及(中國),跨越紅海走進迦南地尋求上帝賜予的國度,他的一生是近代台灣史的傳奇,也是作為台灣人永遠追思感念的先知。 我和李登輝前總統年紀上差了28歲,是二次戰前和戰後不同世代出生的台灣人,但在為台灣追尋夢想和國家尊嚴的道路上有過不少的接觸,在此略作簡述,也算是向這位台灣偉人表達最深的敬悼和懷念!詳細交往的內容在我即將出版的《我的人生交響曲〜陳永興人生七十自述》書中會有記載,本文僅摘要列舉幾項分享讀者: (一)推動228平反,我於1987年發起228公義和平運動,呼籲當時執政的國民黨道歉、賠償、公布真相,將歷史教訓列入教科書,制定228為國定紀念日,建立228紀念碑……等訴求,當時擔任副總統的李登輝說:「怎麼40歲以下的人在講228……」我公開回應:「因40歲以上的人在戒嚴和白色恐怖的陰影下不敢講,才會輪到40歲以下的人出來講……」。結果等到李登輝接任總統後,他終於接見228受難者家屬並要求行政院重啟228事件調查,還公開舉辦228紀念音樂會,最後在民間和政府的努力之下,終於落實了當初我們提出的所有訴求。 (二)推動廢除國民大會和總統直選,在李登輝總統上任後,民間在野的力量要求國會全面改選和總統直選,大學生在中正紀念堂廣場靜坐示威(野百合學運),李前總統接見學生代表,也呼應召開國是會議的訴求。當時黃信介、張俊宏和我代表民進黨進總統府商討國是會議籌備事宜,李前總統告訴我們說:「你們在我的辦公室講的話,都有人在監聽……」在當時的政治氛圍下我們決定排除萬難促成國是會議,我也邀請海外異議人士回台灣參加國是會議,終於達到廢除國大、總統直選的目標! (三)李登輝前總統曾提名我當監察委員,當時我是最年輕的被提名人,但因我堅持不去向國民大會代表拜票,也堅持認同台灣要以台灣為國名申請入聯合國,受到老國民大會杯葛而沒有通過,李前總統事後曾說:「永興這個年輕人怎麼這麼硬頸!」(詳見《我的人生交響曲〜陳永興人生七十自述》一書) (四)李登輝前總統與彭明敏教授第一次總統直選時是競爭對手,我是支持彭明敏教授(擔任彭明敏文教基金會執行長),雖然我們知道李前總統有執政資源的優勢一定會當選。但後來李前總統成立群策會及李登輝基金會仍邀請我擔任董事,共同為台灣前途貢獻心力;我每年參加基金會募款活動,也在基金會力主興建李登輝總統紀念圖書館。 (五)李前總統推薦我擔任台聯不分區立委,被台聯列為第一名候選人,我們曾多次同台為台聯演講造勢;我擔任羅東聖母醫院院長時,要募款興建老人醫療大樓,李登輝前總統不僅關心此事,還親自前來聖母醫院探望外籍神父及院內工作同仁,為我們加油打氣!我創辦《民報》時,李前總統不僅深表支持,還親自參加創刊茶會,發言鼓勵。 在李前總統過世前的這幾年,我們每年總有一、二次見面餐敘,我可感受到其年歲漸增,身體漸衰,如今他回到天國,只有在心中常存感恩懷念了! 2013.10.25李登輝前總統親自到羅東聖母醫院關心老人醫療大樓籌募事功。圖/擷自羅東聖母醫院臉書 2014.5.1李登輝前總統出席民報創刊茶會。圖/民報資料照    
陳永興 2020-07-31
斗六名醫也是游擊戰士 陳篡地的傳奇故事

斗六名醫也是游擊戰士 陳篡地的傳奇故事

    陳篡地與謝玉露於1955年的合影。圖/鍾逸人提供 老一輩的斗六人都知道陳篡地醫師的傳奇故事,尤其是二次戰後國民黨政府接收台灣不得民心,爆發了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在台灣先賢追求民主自由反抗不義政權的事件當中,陳篡地醫師在斗六組織民兵對抗國府軍隊,甚至持續六年的對抗脅迫,是最可歌可泣的英勇事蹟。 陳篡地醫師風雲錄 流傳一時 當時二二八事件爆發,陳篡地領導組成「斗六治安維持會」,統率「斗六隊」,攻打虎尾機場,國軍進攻斗六,發生小規模市街戰,陳篡地不忍鄉民遭受損失乃率部撤往小梅、樟湖一帶,「小梅、樟湖之戰」後,部隊瓦解,潛逃並藏匿在二水陳家大厝後方的山區六年之久。六年內有多位親友遭政府槍決,包括許聆音、堂弟陳順辰、姪子陳崑崙、謝明通、張炎祈等五人。 1952年遭人出賣被大批軍警包圍藏身之處,但仍堅持不放下武器,後來謝東閔居間調和,國府同意確保其安全之下,才放下武器被拘留於保安司令部,1953年獲釋,被迫將醫院遷至台北後車站附近,以便特務就近監管。其事蹟曾被改編成布袋戲《陳篡地醫師風雲錄》流傳一時。 參加左派學生社團 被日本政府抓去坐牢 陳篡地醫師(1906~1986)是彰化二水人,日治時代與謝東閔是公學校與台中一中的同學,中學畢業後前往日本大阪高等醫學專門學校(現大阪醫科大學)就讀,曾參加左派學生社團活動,還被日本政府抓去坐牢,因在校成績很好,教授將他保釋出來並給予補考機會,學校才發給他畢業證書。 陳篡地學成回台後,先在斗南開業專攻眼科也兼看內科,並娶嘉義出身畢業於日本東京女子醫專的謝玉露醫師為妻,當時謝醫師開設嘉義市「至誠醫院」,結婚後遷往斗南。後來陳篡地接手斗六的「韓眼科」(是台大骨科韓毅雄教授的父親所設立),並改名為「陳眼科」,夫婦從此在斗六開業行醫,由於對待病人慷慨好義樂善好施,獲得斗六民眾極為愛戴。 陳篡地被徵召去越南當軍醫,二次戰後還在越南參加過越共的游擊戰。(鍾逸人提供) 被徵召當軍醫 還在越南打過游擊戰 日本政府發動東南亞戰爭時,陳篡地被徵召去越南當軍醫,二次戰後還在越南參加過越共的游擊戰,所以懂得武器的使用,他從越南回台灣時自己帶回一批槍械,作為亂世中可以自保的武器。沒有想到回台後1947年發生二二八事件時,這批武器成為陳篡地組織「斗六治安維持會」民兵,保衛鄉里的後盾,也使他成為真正在二二八事件中反抗國府軍血腥鎮壓的最重要武力反抗者。 他領導的民軍曾攻佔虎尾機場,後來國府大量援軍掃蕩屠殺時,他為了避免在斗六市街作戰造成鄉民生命財產巨大損失,他率領民軍退至古坑鄉樟湖山區繼續打游擊戰,不斷抵抗。最後因得不到後援,為減少傷亡,陳篡地不得不解散部隊讓隊員各自逃生,可是他自己卻躲到老家二水的山洞中抵抗了6年,每天抱著武器,隨時準備與前往搜捕的軍警決一生死。 二二八​率民兵扺抗 退敗躲藏了6年 陳篡地與家人合影。左至右陳彥良、陳篡地、謝彥守、陳弘倉、謝玉露、陳彥文(鍾逸人提供) 由於陳篡地平日為人深受敬愛,竟然在國府抓盡了他的親戚家人盤問逼供情況下,仍無法抓到他,也使得當時協助他躲藏的親戚朋友在六年中受盡苦刑,甚至被槍斃死亡,仍無法逼出他藏身之處,真是令人驚心動魄的二二八事件中最勇敢台灣人的寫照。 陳篡地後來被他曾收容的另一名被通緝的政治犯出賣,供出了藏身之處,在1952年4月軍警大批圍山封路,卻仍不敢冒然攻其山洞,最後在雙方僵持下談和。陳篡地提出:1.確保家人親族安全2.不能沒收家產3.不能以自首辦理的三條件,放下武器出來,被拘留於台北保安司令部約十個月,之後為了就近監視,陳篡地全家被國民政府強迫搬至台北開業,保安人員每天坐在診所中監看他的一舉一動,直至1985年他80歲過世為止。 後半輩子行醫 照顧昔日受牽連親友 陳篡地後半輩子行醫所賺的錢,都拿去照顧那些因他逃亡期間而遭受牽累的親友家人,他知道自己本來難逃一死,如果沒有這些義人相助,他不可能在二二八災難中抵死反抗還能活存下來,他覺得自己有責任照顧這些受難者親友的生活。 在二二八苦難歷史裡頭,台灣人永遠不能忘記這麼一位可歌可泣的游擊戰名醫陳篡地。
陳永興 2017-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