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大性侵事件總整理

整件事情稍微整理一下會更清楚。

2015年6月27日:性侵事件發生。

2015年6月28日:性侵案隔天,輔大心理系主任聯絡相關當事人,建議不要那麼快走法律和學校的性平會程序,表示系上會約談對方了解情況,相信系上有處理好這件事的能力。接著夏林清的女兒鄭小塔也直接找受害者,建議『先不要做筆錄』,『先給系上時間處理』。

2015年7月20日:在夏林清的運作下,由心理系成立教育輔導工作小組,協助相關學生處理事件。依照《性別平等教育法》規定,原本應該由學校性別平等委員會組成調查小組,並且將性侵案交由司法偵辦。但夏林清跟輔大心理系以『專業』為由,建議由有輔導專業的心理系組成『工作小組』先處理。結果『工作小組』就在其『專業』下,讓受害同學感受到一在的傷害及施壓。讓原本該主導調查的學校性平會拖到三個月後才啟動。

2015年9月24日:工作小組完成工作報告,認定事件為『猥褻』而非『性侵』。

2015年9月30日:受害人被工作小組拖了三個月才提報學校性平會。

2015年12月1日:學校性平會調查結束,竟然採用『工作小組』的結論,將事件定調為『猥褻』而非『性侵』(未達性侵之意)。

2016年1月21日:新北地檢署因受害人下體驗出加害人DNA,全案以乘機性侵罪起訴。

2016年2月初:輔大承認性平會的程序有瑕疵,重新啟動第二次性平會,認定為性侵事件。

2016年5月29日:受害女學生男友在Facebook個人頁面上揭露性侵的案件過程外並批評輔仁大學校方、心理學系系主任何東洪、社會科學院院長夏林清等人,在處理程序與相關言語使用不當。

2016年5月30日:夏林清馬上反擊,批評女方男友的相關指控與事實不符合。

2016年6月7日:輔大心理系以『師生討論會』為名,讓受害女同學接受輔大師生公審。在場者指責受害女同學及其男友陷害『謀殺』夏林清,要求道歉。當天的討論會內容漸漸被媒體揭露,根本像紅衛兵對受害女同學的批鬥大會。夏林清像是紅衛兵心中神聖不可侵犯的紅太陽毛澤東。

2016年6月17日:輔大向教育部坦承處理過程中出現疏失,包括在在第一時間未能積極啟動性別平等程序,及對於性侵案發生知情、但在知悉後卻未能及時督導疏失。輔仁大學性別平等委員會亦認定心理學系自行組成教育輔導工作小組,已經逾越性別平等委員會的職權,形式上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

2016年6月24日:輔大校方免除何東洪心理學系系主任職務。輔大表示因為心理學系在性侵案件發生後,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而自行組成工作小組,因此針對工作小組召集人何東洪懲處。

2016年6月26日:以夏林清老公鄭村棋為首的政黨『人民民主陣線』發文批評教育部及輔大的處理方式。

2016年7月18日:『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也跳出來替夏林清的人馬幫腔。

2016年8月15日:教育部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召開專案會議審查輔仁大學心理學系性侵案,最後認定輔仁大學校方在處理該事件時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

2016年9月21日:受性侵害女學生回應心理系師生的要求,在Facebook上發文,表示自己要向包括夏林清、輔仁大學心理學系、工作小組成員等事件相關人道歉。

2016年9月22日:夏林清被輔大停職。

2016年9月23日:輔大舉行記者會說明性侵風波。數名心理系師生不滿校方將夏林清教授停職,因此趁記者會進行中,手拿「抗議輔大、輿論辦案、是非不分」的布條闖入會場,導致記者會一度暫停。夏林清則繼續在臉書撰文反擊。

為何夏林清如此神通廣大,可以在輔大心理系呼風喚雨?可能心理系師生許多人在現實上不是靠她吃飯,不然就是成績操在他的手上。但心理系對夏林清的重要性,必須從她老公鄭村棋及『人民民主陣線』說起。也是內政部『人民民主陣線』的政黨登記『主席』就是鄭村棋。

根據維基百科,『人民民主陣線』從創黨以來,截至2016年6月所推出的數十名政黨候選人中,竟然高達七成是輔仁大學心理系的人。所以鄭村棋的『人民民主陣線』幾乎是透過夏林清在輔大心理系的勢力所建立的政黨。而『日日春關懷協會』的秘書長王芳萍、執行長鍾君竺也都是『人民民主陣線』曾推出的政黨候選人。秘書長王芳萍剛好又是輔大心理系的。當然鄭村棋跟夏林清夫婦兩人也都曾是『人民民主陣線』的政黨候選人。所以夏林清→輔大心理系→鄭村棋→人民民主陣線根本都是被同一掛人把持。夏林清長跑北京,不知道是為了學術還是為了政治。但無論如何,輔大心理系都不應該成為私人幫派及政黨的御用工具。

輔大性侵案引發關注,現在傳出今年6月,輔大心理系竟針對該案公開召開「…
 
APPLEDAILY.COM.TW|作者:蘋果日報
< 資料來源:Vincent Tsai 的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