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只有朕的價值,他不如一隻忠誠的狗

劉威良(著有《借鏡德國》)

以白色力量選上巿長,這些年來對於台北小巨蛋的處理,形同向財團靠攏投降,悄悄一次次與之密商,最後恐怕只有接受財團條件,違反當初選前要幫市民安全把關的承諾。柯市長自從擔任台北市長以來所說的話,幾乎都已成空話。(圖/台北市政府)

以白色力量選上巿長,這些年來對於台北小巨蛋的處理,形同向財團靠攏投降,悄悄一次次與之密商,最後恐怕只有接受財團條件,違反當初選前要幫市民安全把關的承諾。柯市長自從擔任台北市長以來所說的話,幾乎都已成空話。(圖/台北市政府)

 

政治在台灣政治人物的眼中或許有藍綠,但在市民眼中,選舉就是要選與自己價值最接近的人。柯文哲以白色力量選上巿長,這些年來對於台北小巨蛋的處理,形同向財團靠攏投降,悄悄一次次與之密商,最後恐怕只有接受財團條件,違反當初選前要幫市民安全把關的承諾。柯市長自從擔任台北市長以來所說的話,幾乎都已成空話。柯市長去中國叩拜的行徑,背叛台灣價值,自以為是的他,還以為他說幾句自我感覺很好的話,就可以掩飾他對台灣的背叛。

掌權三年多,他從醫師升為市長,也自認為自己就是朕。近來,有人批評他為台北燈節封鎖記者採訪,違反台灣價值。但如果我們還記得反課綱學運時,他當年對警方下令把記者當現行犯抓起來,就不會驚訝,為何他封鎖記者採訪,他是聰明,可惜他沒有智慧,心中只有他是朕的價值。

難怪當年的競選總部總幹事姚立明先生,看不下去,近來說要幫別人助選,希望一舉擊敗柯文哲。

有趣的是,柯文哲最近因為別人對他的批評,他認為不值得回應,不思反省,就把批評他的人說成是狗,他認為被批評就是被狗咬,只能默默承受,不可能回咬狗。從表面上看,他用這種說法反擊,看似高段,把批評者視為狗,不須理喻。但深究其道理,狗是非常忠心勇敢,牠保護自家家園與主人的心,令人敬重。如果以此看柯的人格,說實在的,他根本不如一隻忠誠的狗。

台灣文壇也是醫師的一位詩人,鄭烱明曾寫過一首詩〈狗〉詩中的狗,有靈魂也有血氣,並忠實自己的靈魂。在鄭烱明先生的詩中,在半夜吠叫吵人好夢的狗,其實是隻好狗,牠的吠叫就是在提醒世人,不要沉睡於美夢中。一隻吠叫的狗不會像柯市長一樣出賣自己靈魂,把自己裝扮成小丑,成為中國政府把玩的對象。

狗,擁有高貴的靈魂,牠比背叛台灣價值與選民承諾的柯市長,更值得人敬重。鄭烱明先生對獨裁者有鮮明的描寫,著作中的〈給獨裁者〉也讓我們看到,讓柯市長繼續再連任,我們就是為他鋪上獨裁者這樣的一條路!

〈狗〉/鄭炯明

我不是一隻老實的狗,我知道
因為老實的狗是不吠的
在這樣漆黑的晚上

我的主人給我戴上一個口罩
好讓我張不開嘴巴吠叫
吵醒大家的美夢
——我瞭解他的苦心

然而我是不能不吠的啊
做為一隻清醒的狗
即使吠不出聲
我也必須吠,不斷地吠
在我心底深谷裡吠
從天黑一直吠到黎明

我知道,我不是一隻老實的狗
因為老實的狗是不吠的
在這樣漆黑的晚上

〈給獨裁者〉

你可以把我的舌頭割斷
讓我變成一個啞巴
永遠不能批評

你可以把我的眼睛挖出
讓我變成一個瞎子
看不到一切腐敗的東西

你可以把我的雙手碾碎
讓它不能握筆
寫不出真摯和愛的詩篇

你可以把我監禁再監禁
甚至把我的腦袋砍下
而你仍不能贏得勝利

在歷史嚴厲的裁判下
你的憤怒只是
寒風中的一個噴嚏而已

< 資料來源:《民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