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泉益相關文章

社會觀感vs.程序正義

社會觀感vs.程序正義

由總統發動特赦,彌補司法不作為的缺陷,正是總統特權的存在意義。說要等社會觀感一致,如緣木求魚,只不過是推託之詞。更重要的是,在程序正義之前,社會觀感是沒有立足餘地的。
高泉益 2019-05-26
有關扁馬一起特赦傳聞

有關扁馬一起特赦傳聞

曹長青在《政經看民視》中說,他聽到傳言,馬英九罪證確鑿,可能會被判刑,等到那個時候小英才會一併把阿扁與馬英九一起特赦,以示對藍綠有交代。 一開始,我不積極鼓吹特赦阿扁。但我深信阿扁無罪,且諸多不按程序、法理的審判過程,公然地加諸於一位曾任國家元首身上,這樣的事情在政黨輪替後還不能有伸冤的機會,身為台灣公民,我不能接受。 司法對阿扁的程序不正義,我們不能把它當作只是阿扁個人的事。司法人員是代表人民執法,他必須依法行事,絕不能依個人或依某人的意思執法,那是背叛人民的行為,為民主法治國家所不容許。絕對不能容許司法人員的違法亂紀,才是台灣人民應該積極追求的目標。法院是國民黨開的,這是黨國時期的無奈,經過多少人的努力,不惜犧牲個人生涯、家庭幸福,甚至生命,好不容易進入今日的民主社會,但是諸多黨國餘緒,仍是盤根錯節,並未剷除。台灣在國家正常化的進程中,就差司法改革這最後一里路,因為所有的爭端最後都必須由司法裁定,眼前的事例就不斷在浮現中。因此,司法是否公正,就是成敗的最後關鍵。 所以,所有的立法委員,特別是民進黨籍,應重視台灣司法改革的重要性,應全面連署,要求總統行動,就從檢討扁案做起。 (作者為專業譯者,台北市民)
高泉益 2018-07-16
有政府等於無政府

有政府等於無政府

  文化大學的學生宿舍問題,目前仍停留在侯友宜身上,反而忽略了現在的學生宿舍問題所呈現的多方面問題,相關的政府主管單位也好像事不關己,沒有依自己的職責,採取應有的行動。 假如事情發生在日本的話,事情一旦公開,主管的行政部門就有責任採取應有的行動。如教育部、市政府、與消防安全有關的單位等,以及稅務單位,都會依法律規定,採取應有的措施。特別是為了學生的安全,會立刻疏散學生,甚至停止該建物的使用。 很奇怪,我們的相關部門都在睡覺,沒有動力立時把自己的主管事項進行清查。他們以為現在最好不要去蹚渾水,免得被人貼上標籤。如果這麼想,就是忽視了自己的立場。依法行政是公務人員的職責,有安全之虞就是不能使用,有沒有欠稅,一查馬上就知道。 有法規明白規定的事,就有執行該法規的部門及人員,當有這些涉及法規的事件發生,主管部門就有責任立刻派人查清,向人民公布,才是進步的法治社會。像文大學生宿舍事件,讓人民一頭霧水,就是行政效率落後的現象。 (作者為台北市民)
高泉益 2018-07-01
管爺們不管的事

管爺們不管的事

  大學法開宗明義在第一條中就載明,大學應受學術自由之保障,並在法律規定範圍內,享有自由。支持管爺的人都只看到前半段,卻把後半段法律規定範圍內這幾個字,視而不見,其中包括曾經擔任部長級的人士,尤其是法務部長。 所謂自主自治當然是在法律範圍之內,絕對不可能代表可以恣意妄為。僅就不按規定填表揭露學經歷,不管是故意或疏忽,就已不合規定,即為失格。不合規定又要硬上,如何對社會及依規定備齊表件的候選人交代,而且可能還涉及刑責,曾經擔任公職的人,豈可不在乎。 這次教育部很清楚的表示,是針對遴選的過程有瑕疵,台大必須自行依規定補救,並不是針對人選有意見。其實就教育部而言,本就有依法監督之責,對此次遴選的重大瑕疵若是輕易放過,等於怠忽職守,涉嫌瀆職,也會被追究。從台大校長遴選事件可以看出,我們社會有很多的公職人員、學者等社會的菁英,極端缺乏為人處事的原則,對自治的定義也沒有起碼的概念,令人不齒。 (作者為台北市民)
高泉益 2018-02-24
小英政府搞甚麼護旗

小英政府搞甚麼護旗

  美國國務院三個重要單位的網頁都把台灣的中華民國國旗給撤掉了,我們的外交部還特地去抗議,要求貼回原有國旗。在台灣的人民分成兩種反應,一部分因美國政府不承認這面旗子興奮不已;另一部分人哭天搶地,有如面臨亡國之痛。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表示,台灣是一個民主模範國家,跟台灣的關係仍然維持原狀,是重要的夥伴,並無任何改變。從頭到尾都稱台灣,未提及中華民國,也不回答為什麼會撤掉中華民國國旗,更沒有意思表示會貼回這面旗。 至於為什麼美國國務院的相關單位會拿掉這面屬於中華民國的國旗,我們可以推測,是務實的川普政府認為依法美國不能承認這面旗子的存在,因為它是屬於中國的,而一個國家只能有一面國旗。至於台灣,在美國的台灣關係法之下,台灣是不屬於中國的,所以撤下這面中華民國國旗,是美國政府依法應有的作為。 中華民國已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這是攤在陽光下的事實,為國際所承認。台灣一直自稱中華民國只能在國內自己騙自己,除了一些接受台灣金援的所謂邦交國承認台灣是中華民國之外,其他正常國家不可能幫台灣欺騙世人。 中國想盡辦法要促統的局面下,對台灣文攻武赫,步步進逼時,美國有義務保衛台灣。但如果台灣一直自稱中華民國,代表中國,美國就失去保護台灣的立場,想必美國是不能承認台灣是中華民國的。美國政府只稱台灣不稱中華民國,立場鮮明,倒是民進黨政府在野時否定中華民國,卻在執政後,不知順水推舟,反而在維護中華民國國號與國旗,再也沒有比這更荒謬的事了。 (作者為台北市民)
高泉益 2018-01-28
最後通牒的最後通牒

最後通牒的最後通牒

  國家的法律是一體適用,如果可以因對象而不同標準,那還叫法律嗎?人民團體歸內政部管,也就是必須按規定運作,是合法團體的要件,不依規定運作及備妥應有紀錄與資料,監督機關的內政部是有責任及權力令其限期改善,否則會進行處罰,屢勸不聽,也會遭解散命運。 面對婦聯會,葉部長要求其按正常人民團體的規定,備齊應有的證件及各項運作紀錄,以便查核,結果一直都未符合規定。按規定,內政部應依程序進行要求,也應依程序進行應有的處置,該怎麼辦就怎麼辦。但,葉部長一再宣示最後期限,結果最後期限都不算數,好像已達近十次了。此一打破紀錄的最後通牒,就好像那個放羊的孩子所喊的狼來了,婦聯會早就不相信了。 葉部長的想法,自以為是出於善念,所以再給予婦聯會機會。但他沒有考慮到,國家公權力的威信已蕩然無存,下次面對其他團體,又要如何處置。 (作者為台北市民)
高泉益 2017-12-22
跟人民對話很難嗎?

跟人民對話很難嗎?

  執政者的權力與資源,都是來自人民,所以要對人民負責。也許施政有現實的困難,或人民的素養不足,那就要向人民說明,要達成什麼政策,必須要有多少準備時間,政府要做什麼,人民應做什麼,要經過多少階段才能完成。這樣做,相信較能為人民所接受,而不是用騙的或耍小手段。 民進黨雖然執政了,而且國會也過半了,卻令人感到行事作風跟在野的時候一樣。在野時,或朝小野大時,聰明的民進黨員想出了一些步數,目的是要出奇制勝。但是,如今已執政又國會過半,就應開大門走大路,帶領人民向建立一個有水準的正常國家目標前進。 由於過去黨國教育,台灣人民對民主的素養不但不足,也被扭曲,有待進一步培養。政府在施政時,也同時是培養人民民主素養的時機。如人民為求司法公正所期待的陪審制,即時實施確有困難,事前必須有什麼準備,而這些準備要多少時間,準備些什麼,具備了什麼條件之後才能實施。這都可以跟人民對話。 台灣有太多敏感議題,並非不去面對就能沒事。相反地,這些問題都應公開對話,把各種面向的顧慮攤在陽光下,就算不能解決,也能讓人民增長見識。如扁案的特赦問題,正名制憲的問題,從法律的,政治的,社會的各種面向,一起跟人民對話。坦誠布公,對人民就是一種最好的教育。當人民的公民素養提高後,才有改善政治環境的基礎,才具備建立正常國家的條件。 (作者為台北市民)
高泉益 2017-12-15
「法官公不公平?」有感

「法官公不公平?」有感

本月十四日由台灣永社、台灣陪審團協會與綠色逗陣等團體舉辦的「法官公不公平?以前總統案件為例」座談會中,包括陳師孟先生等與會人士,針對扁案發表談話,他們對民進黨沒有積極面對扁案的司法不公,頗有微詞。其實,他們的言論正代表台灣為數不少的選民,對於司法不信任的主要原因。 檢察官、法官在面對馬英九時,想盡辦法為他脫罪,相反地,面對阿扁時,卻是窮盡可能羅織事實要入罪。也就是在政治立場上的不滿,利用法律手段報復,司法不公的破綻,昭然若揭。 政黨輪替,多少人期待司法會往公平正義的方向改革,扁案會有伸張的機會。但是引領期盼的結果,卻是一場空,尤有甚者,司法面對馬英九,依然是特別待遇。 受邀出席的法官洪英花說,台灣特赦權已跳脫恩威色彩,邁向匡正司法不公義,如果未定讞案件不能特赦,要等定讞後再特赦,反而違反特赦意旨與精髓,特赦最重要意旨就是要匡正司法不公。 她說,監委如果善盡職責,可匡正司法不正義,但監委補提名人事案至今沒任何消息,由此可見政府對監察權、特赦權不作為、不尊重的程度。 這也是民進黨的致命傷。民進黨如不能及時醒悟,在下次選舉,恐怕會失去不少席次。 (作者業翻譯,台北市民)
高泉益 2017-10-16
中華民國 資產負債?

中華民國 資產負債?

  從李登輝總統到現任的蔡英文總統,四位民選總統都說過這句話:要國際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中華民國真的存在嗎?其實他們所要表達的是,台灣是一個獨立國家的事實;而這個國家叫中華民國應該是另一個問題,本不應混為一談。 台灣在國際間早就被認為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問題就出在,台灣自稱中華民國時,就會在法理上產生問題,因為中華民國已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法理上不能有新舊兩個中國政府同時存在。 台灣只能在島內自稱中華民國,但國名是對外才使用的,而這個名稱不合法理,自然不可能為國際所接受。換句話說,可以承認台灣是個國家,但就是不能承認你是中華民國。於是,為什麼我們還要繼續自稱中華民國?才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作者為台北市民)
高泉益 2017-10-13
李來希們罪加一等

李來希們罪加一等

  政府對反年改群眾在世大運的惡行,將予嚴辦,如有毀損,也必須負賠償責任。領導人之一的李來希對此公開表示不以為然,他說,太陽花學生闖進立法院破壞公物都沒有罪,也不須賠償,為什麼他們的行為就要被依法追究及賠償。 一位服公職到退休的公務員,竟會不知輕重,無視身分尊嚴講出這種話,會為社會所接受嗎?太陽花學運大都是在學生,涉世未深,他們的動機並不是為自己私利,而是對立院的黑箱作業將損及國家主權與利益,挺身而出且光明正大,抱著不惜接受國家法律制裁的決心。事後,他們也表示願負起賠償責任。 反觀這些反年改人士,個個都是經過國家考試,且飽經世故,熟稔法律,卻以幾近暴力的方式進行活動,跟太陽花的學生手無寸鐵、和平守秩序,如何相提並論。更無恥的在暗地投擲煙霧罐,還不敢承認,企圖嫁禍台獨人士。如果說這不是卑鄙,那什麼才算卑鄙。對於年少無知的青少年犯錯,大家會選擇原諒,而對知法犯法之徒,是不是應罪加一等。  (作者為台北市民)
高泉益 2017-08-26
轉型正義可以用喬的啊!

轉型正義可以用喬的啊!

  內政部長葉俊榮在處理婦聯會一事的態度與過程,令人覺得,身為國家內閣層級的官員,竟如此不知政治倫理,不遵行法治,讓人十分錯愕。 葉部長說,內政部情願花更多力氣與耐心,掌握「資產回歸公益」、「組織運作不能威權、封閉」、「導入公共監督」等大原則,處理類似議題沒有捷徑,只有努力,才能實質解決問題,盼此次能為轉型正義議題的處理,提供一個良好的模式。 他自己認為,這三大原則提供了轉型正義議題的良好模式。問題是,葉部長有什麼立場為轉型正義下定義,又憑什麼權限代替人民跟婦聯會喬出此一協議。內政部固然主管人民的各種組織,社團,但凡事都有規定,只能監督其運作是否合乎規定;至於轉型正義,要捐出多少錢才是合法,都不是內政部所能掌管。 內政部顯然沒有認清自己的本分,也不尊重自己手中的公權力,依法發出的公文,應具有法律效力,竟發出了十幾道最後通牒的公文,等於作踐公權力,已違背了公務員的職責。此種態度與做法,不但不是良好模式,依法還應受處分。 (作者為台北市民)
高泉益 2017-07-28
ROC當然不能入聯

ROC當然不能入聯

  ◎ 高泉益 巴拿馬斷交事件,再一次給國人思考,台灣與中華民國是否可以劃上等號。巴國所公布的斷交理由說,是在做一件正確的事,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我們當然知道,其實是因金錢利益的問題,但不可否認的是,巴國表面所說的理由,是我們無法否定的事實。 跟中華民國建交,就不能跟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為什麼只能選擇其一,這就表示,其中有所謂的重疊性,也就是這兩個名稱所代表的是同一個國家,在這個時候,去選擇一個聯合國認證的國家,毋寧是正確而合理的。 政府推動入聯一再被拒,都說是中國阻擾,國際沒有道義,而不肯據實告訴國人,其根本的原因還在中華民國是不存在的,是違反國際法的,所以連成為討論議案都不可能。民進黨政府如果還以中華民國申請入聯,豈不在延續國民黨過去的自欺欺人? 以台灣之名申請入聯,目前還是會遭受中國阻擾,雖是可以預期,但因聯合國沒有理由拒絕兩千三百萬人的台灣這個國家存在,國際間也會因國際情勢的變化,而會有支持台灣入聯的期待,這時就有支持台灣的著力點。有朝一日才會水到渠成。 (作者為台北市民) ◎ 張淑賢 中正大學師生本月十二日前往位於瑞士日內瓦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HRC)申請參觀,在換證時竟被要求出具「台胞證」,更斥我國人「台灣不是國家」。 中國對台灣的威脅已是眾所皆知,然而,如同美國共和黨眾議員夏波強調,台灣是實質獨立國家,亦是美國緊密盟友,但國際社會迫於中國壓力,不敢承認台灣。如果只有國際不敢承認台灣也就罷了,問題是「台灣從未明白宣示自己是獨立國家」。 因此,小英政府不妨就優先做兩件事︰一、明白宣示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並在九月召開的聯合國大會提案台灣加入聯合國;二、在年底前完成公投法修法,讓國人能充分表達意志。 (作者為家管)
高泉益 2017-06-18
立委過半無三小路用

立委過半無三小路用

  台灣要進步,要成為正常的國家,諸多的改革都迫不及待要做。以往不是國民黨掌控中央,就是朝小野大、民進黨有志難伸,如今大勢逆轉,總統選上了,立院席次也過半,卻不見民進黨攻城掠地,令支持者捶胸頓足到快要吐血。 每次看到僅三十五席的國民黨團總召廖國棟,走路抬頭挺胸、意氣風發,反觀大總召柯建銘卻是愁眉苦臉、暈頭轉向,忙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立院議場開會時,只見民進黨立委被拖被打地毫無招架之力,無數人民期待的重大法案,陣前失利,說什麼都是國民黨立委鬧場、阻擋,會議無法進行,案件沒有機會討論,竟有一大堆的藉口。 尤有甚者,出席政論節目的民進黨立委們,在陳述法案無法通過的原因時,一副無奈相,跟過去在野時同樣,毫無執政當家的感覺。以前國民黨仗著人多勢眾,把民進黨壓得死死的,如今民進黨人多勢眾了,怎麼無三小路用。所有的改革法案分屬不同部門,都在跟時間賽跑,人民引頸期盼,所得的回應卻是,不能一時開太多戰場,這個案要等那一案,而那一案又遲遲不見進展。 從總統的用人及立院的議事態度,再加上各種不著邊際的國是會議,民進黨的改革誠意與決心,令人懷疑。林全內閣已看不出效率,就應有所調整。佔優勢的立院,只要檢討議事的戰略與戰術,面對無理的阻擋,靠多數的人力,再怎麼樣也要通過,這才是支持者要看到的景象。 (作者為台北市民)
高泉益 2017-06-02
小英無能 民進黨堪憂

小英無能 民進黨堪憂

  立法院前,立委,官員甚至部長,地方首長,在有警力戒備的面前被衝撞,被毆打,令人感嘆不已。氣憤之餘,反而覺得不可原諒的,不是那些滋事份子,反而是完全執政的民進黨政府的無能。 惡勢力在初期如不能及時制止,如不知防微杜漸,等它壯大後,就是以加倍的力量都難予控制。民進黨政府給人軟弱無力的印象,對不公不義的事,也不願積極面對,放任過去的黨國餘緒在各個角落耀武揚威,無視公權力存在,令支持者大失所望。 被撞被打的立委事後公開表示他們的不滿。問題是,現在由民進黨完全執政,民進黨人被打,不是去向人民訴苦,而是要設法改善,同時應追究警方沒有事前做好防範。是無能還是故意放任民進黨人被打,該換的人應立刻換掉,讓有能力的人出來負責指揮維安才對。 從前主席林義雄將在黨部前絕食靜坐,就可看出小英主政多麼令人失望。民進黨已陷入危機,小英如果依然無感,民進黨眾多從政同志就必須設法自救,否則,不只是民進黨的前程堪憂,更令人悲觀的是台灣的前途。 (作者為台北市民)
高泉益 2017-04-21
小燈泡照亮司法改革?

小燈泡照亮司法改革?

  也許我不該在事情還沒開始就下這種斷言,確實是有點魯莽,但實在是氣不過,因為期待殷切的司法改革,會去找小燈泡的母親為委員之一,就令人覺得離譜了。 不是說小燈泡的母親本身有什麼問題,她是受害者家屬,是一位值得同情的母親,在事件發生後,表現勇敢理性,給人深刻印象,是一位值得敬佩的女性。問題是,她是治安敗壞下的受害者,而非遭受司法不公的冤屈者家屬,請她列為司法改革委員,主辦者的起心動念,豈不令人懷疑推動司改的真心何在。 台灣有太多人因司法制度不完備,法官、檢察官恣意妄為,不受節制,造成無數冤案,使無辜者家破人亡,甚至成為枉死鬼,而犯錯的司法人員,事後也不需負起任何責任,我行我素,安享餘年。這才是要翻轉的司法改革重點。 要讓受到不依程序正義審判或證據不足之下被輕率定罪的受刑人,有重審的機會,要追究恣意妄為或受政治干預,做出不公不義判決的司法人員受到應有的懲罰,才是司法改革的意義所在,不是嗎? (作者為台北市民)
高泉益 2016-11-20
正常國家曙光

正常國家曙光

  憲法其實應成為國民的基本常識。過去,黨國體制不倫不類,國民黨為了鞏固政權,扭曲解釋憲法的定義,以致國人對憲法諱莫如深,以為憲法很難,必須由專門法學者才能了解。其實,憲法只是一個觀念而已,那就是主權在民四個字。 憲法的目的就是要落實主權在民的精神。制定、修訂憲法,必須有所依據,不能天馬行空。 依憲政精神,台灣現有的中華民國憲法就是違憲的憲法。也許有人說,這個憲法在台灣修正過,可以視同台灣的憲法了。問題就在,這個根本大法的根本就不是台灣的,台灣不但無權去修,沒有立場去修,也沒有法理支持其成為合憲的憲法。 台灣現實諸多困境,也許尚無法制訂屬於自己的憲法,但不代表未來不能。欣聞已有可能成為未來大法官的人選敢於公開表示中華民國憲法不是台灣的憲法,讓我們看到了台灣朝向正確方向發展的可能。台灣成為正常國家,已露曙光。 (作者為台北市民)
高泉益 2016-10-23
這個事實真的存在嗎?

這個事實真的存在嗎?

  從李登輝總統到現任的蔡英文總統,四位總統都說過這句話,要國際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中華民國真的存在嗎?其實他們所要表達的是:台灣是一個獨立國家的事實,而這個國家叫中華民國應該是另一個問題,本不應混為一談。 台灣在國際間早就被認為是一個實質獨立的國家,問題出在台灣自稱中華民國時,就會在法理上產生問題,因為中華民國已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法理上不能有新舊兩個中國同時存在。 台灣只能在島內自稱中華民國,但國名是對外才使用的,而這個名稱不合法理,自然不可能被國際所接受。換句話說,可以承認你是個國家,但就是不能承認你是中華民國。為什麼我們還要繼續自稱中華民國,這才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作者為台北市民)
高泉益 2016-10-14
救難弟兄 你們是我們的兄弟

救難弟兄 你們是我們的兄弟

 復航空難的罹難者,在搜救人員長達九天,不畏冰冷的河水,不辭辛勞的一再搜尋,甚至有一名人員殉職下,終於完成任務,把全數罹難者的遺體都找到了。當昨天看到他們在河岸上整齊列隊,向指揮官敬禮報告任務完成的那一幕,令我感動得幾乎要落下淚來。曾幾何時,我們台灣已進入一個有水準的文明國家,這是這個救難隊伍給我的感觸。無論現場的配置,機具的調度,運用,人員的操作,是看得出井然有序與效率,遇到這樣前所未有的迫降河面空難,他們的表現容有日後改進的餘地,但整體而言,是值得讚揚的。以往工作完成,各方的人員都是各自收拾行囊,作鳥獸散。但這次,除了在工作進行時的認真表現之外,最後整齊列隊,向指揮官敬禮,報告任務完成,這種動作所顯示的,是有紀律,有效率,有尊嚴的隊伍,這就是文明進步的表現。在此,我要特別向這些救難的弟兄們,說聲,你們辛苦了,向你們致敬。同時,也期待政府在救難的設備上,應視實際的需要,加以增添,畢竟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作者為台北市民)
高泉益 2015-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