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小英做到了甚麼?

小英做到了甚麼?

軍人年改於六月二十日晚間在立法院三讀通過,蔡英文總統雀躍地說:「我們一起做到了!」此話不錯,但到底做到了什麼了?坦白而言,公教年改是有明顯合理改革績效,至於軍改是在拳頭威脅下「謙卑再謙卑」被軟土深掘的四不像軍改,也確立了蔡英文政權是吃硬不吃軟的導向,這對她所領軍的執政團隊,蒙上一層難以信任的陰影。 光就軍改而言,軍公教年金樓地板早就達成齊一為三二一六○的基準,但公教年改後,軍改就毫無理由地突然提高為三八九九○,失信於全體公教人員。退休所得替代率,原規劃服役滿二十年四十%起跳,每增一年加計二.五%,但經所謂八百壯士為表、裡有退輔會及國防部官員配合,加上國民黨、親民黨為選票而杯葛,所以協調成二十年五十五%起跳,上限變成軍官九十%、士官九十五%,薪資採計原是十五年,改為最後五年平均計。 光是所得替代率,並沒有達成軍人「長留久用」的目標,而是大打折扣,而公教人員年資採用十五年平均,年改後所得替代率從七十五%降到六十%,軍人卻可一路升到九十%和九十五%。另十八%優惠存款,公教分兩年歸零,軍人則分十年⋯⋯。政府另分十年編一千億挹注軍退基金。 吾人並非說,軍公教一定要一體齊頭式平等,但所謂軍人「職業特殊」,但理論上是其在職中,有特殊加級待遇,退休後人人平等,哪有什麼軍人比較「偉大」,又說萬一有戰事,要靠三百萬後備軍人動員,沒錯,但可知三百萬後備軍人,是以退伍後一毛錢未領的義務役官兵為主幹,不是由「八百壯士」們用嘴砲捍衛他們所創立的「中華民國」的。 老實講,這次軍改是失敗的軍改,八百壯士召集人吳其樑還說:我們沒槍,有槍早就革命了!謀叛之心昭然若揭,蔡政權在養虎貽患,分裂族群,尚不自知,還自雀躍,殆矣!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伯仁 2018-06-22
香港本土派領袖梁天琦被判重刑面面觀

香港本土派領袖梁天琦被判重刑面面觀

  為了重判梁天琦,警方找了80位證人,每天在庭上對梁天琦進行疲勞轟炸,而且播放大量錄影帶。有的錄影帶看不出什麼問題,就以「旁白」形式上綱上線去「補強」來誤導陪審團。(圖/維基百科) 今年6月11日,香港本土派領袖、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以「暴動罪」被重判6年徒刑。 所謂「暴動」,是指2016年春節晚間,香港警察驅趕在旺角擺賣零食的小販,本民前眾人路見不平出來聲援,與警察爆發衝突,互有攻擊而被加罪「暴動」。梁天琦向警察丟擲寶特瓶,並以木板打警察被錄影而定罪。 對照50年前的「六七暴動」情況來看,當年持續8個月的暴動,造成52人死、802人受傷,不少警員殉職,這次旺角騷亂才幾個小時,最多只是警民衝突,根本沒什麼人受傷,何來「暴動」可言?當時暴動罪入獄一般兩年,有人因傷人或誤殺,才入獄12年,有兩人因放置爆炸品等罪,被判終身監禁。燒死播音員林彬的兇手在逃,受到「祖國」保護或滅口。 為了給梁天琦判重罪,對略有受傷的警員描述的非常可怕,什麼「百分之二永久傷殘」的怪診斷作為重判的依據。 末代港督彭定康譴責這次判決。他也指出1990年代,他廢除了1967年港英政府的《公安條例》。這是惡法,港英訂出苛刻的法律,但是執法很寬;然而有這個法律,中國政府必然極大化的運用它們。果然1997年後,特區政府恢復這個惡法,現在就可以動輒以「暴動」來嚴懲大批異議人士。 為了重判梁天琦,警方找了80位證人,每天在庭上對梁天琦進行疲勞轟炸,而且播放大量錄影帶。有的錄影帶看不出什麼問題,就以「旁白」形式上綱上線去「補強」來誤導陪審團。 5月18日法庭突在下午4時半開庭。法官彭寶琴在陪審團不在場的情況下,向控辯雙方律師、旁聽的公眾人士和記者表示,剛接獲司法機構通知,收到附有聆訊該案的其中4名陪審員照片的電郵,照片可見到陪審員的容貌,電郵更附有寫著「還有很多」字樣。顯然,這是有人警告陪審團要乖乖聽話,「配合當局」。 香港法庭禁止拍照,這種拍照是非法的。6月初,抓到在法庭偷拍的來自浙江的中國人唐琳玲。因為在旁聽審訊期間,被發現在香港高等法院違規拍攝而被檢控。財經界旋即流傳一張名字為「唐琳」的名片,該唐琳聲稱任職中國鐵建國際集團有限公司的投資部副總經理。中鐵建是大型國有企業,問題就很不簡單了。 為此該企業發表聲明指唐並非其公司職員,又指公司沒有投資部。然而唐在庭上仍稱她是中鐵建國際投資部的「vice president(副總裁)」。對這樣可疑人物,經沒有查明其真實身份,最終被判監7日,須支付訟費19萬7,260港元,但唐未有支付,就匆匆回到中國去了。而《環球時報》竟然還為她鳴不平!而為唐琳玲上庭義務辯護的外籍大律師艾勤賢,則在6月17日在瑪麗醫院病逝,終年70歲,更添事件的詭異性。 梁天琦在公開判刑前,撰寫了感言,他關心的並非刑期,而是思考年輕人出路、以至香港未來民主路,他提醒港人,縱使現實總教人氣餒,但呼籲大家在實現民主前放下分歧,鼓勵港人「只有紮根這片土地,這裡才有改變的可能,香港也不再是座浮城」。 文壇前輩李怡與練乙錚,已經先後前去探監,過去與本土前「切割」的一些泛民人士也譴責當局的暴政。更重要的是年輕一輩,並沒有被紅色恐怖所嚇倒,新誕生的學生會組織、新成立的年輕人團體,都出來聲援被關進牢裡的本土義士。 按照中共的說法:一個人倒下去,千萬個人站起來。只要中港不停止暴政,鬥爭還會前仆後繼。牢裡出來,這些年輕人將更加成熟,更加勇敢,更加智慧。這也是專制統治最後必然垮台的原因。
林保華 2018-06-21
我看川普的大智若狂

我看川普的大智若狂

  儘管「川金會」在美國的主流媒體被批廢核聲明空泛,不見川普事先所要求的「完全、可驗證、無可逆轉的非核化」,但筆者仍認為大方向已經確定,北韓的非核化方向不可能改變。川普之讓步,展示他乾綱果斷、劍及履及,不滯於繁瑣細節的一面,是「大智」的表現。金正恩會不會食言?川普以大將之風給予信任(Trust),反而比「白紙黑字」更具約束力。這也是他在推特一再表示「I trust him, he trust me」(我信任他,他信任我)的真諦,是一種智慧。 川金會的同一天,全球最昂貴的大使館「美國在台協會內湖新館」落成,由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莫健、助理國務卿瑪麗、羅伊斯等共同揭幕。事先盛傳美國將派部長級高官或由航母巡台,但該天並未實現。傾中紅色媒體即紛紛以「美國賀禮縮水」來提醒國人美國挺台之不可靠性。其實散布美國高官訪台或航母過台海的,才是瘋子。川普是有智慧的總統,第一,他必須考慮到往後內湖新館營運及館員的安全,川普絕不會魯莽到把新館提升為中美爭執之焦點。第二,同天舉行的川金會為使不節外生枝,當不會為新館落成增添給中國麻煩,川普顯然在新館落成時展露出節制的智慧。 筆者驚訝地發現台灣媒體,不管藍綠,對川普之「行事風格」多所批評,認為詭譎難測。例如一面發動中美貿易戰,但又對盟友不手軟。是嗎?筆者不認為。所謂「萬變不離其宗」,其實川普一年多來所追求的始終如一,即「美國優先」、「處理中國」,條理分明,絲毫無詭譎難測之處。 以三月八日發動的對鋼鋁課稅為例,對象是全世界,但目標就是中國, 二十天後就簽署301調查備忘錄,對從中國進口約五百億美元商品加稅。同樣,在加拿大主辦的G7峰會,出其不意建議G7應邀請俄羅斯重新加入,還拒絕簽署聯合聲明,引發歐盟、加、墨揚言反擊。川普之行動,看似我行我素,其實其背後還是中國。與中國的經貿科技戰,川普高舉的是「公平貿易」,為求貿易戰之正當化、普世化,子彈亂飛射向各國,隱藏的是「美中經貿科技戰即將開打」的密碼。果不其然,第四天就宣布針對中國的301關稅制裁清單。 邀請俄國參與G8有其必要嗎?重要,因為即將開打的中、美經貿科技大戰,俄國的態度攸關勝負,川普先下手拉攏俄國,是為科技戰做準備,是智者之結晶也。 很不幸,川普的深思熟慮,似乎並未獲得普世認同,受到歐盟反對,美國主流媒體亦多撻伐。不過,智者被誤解是常事,大家也無須氣餒,川普還有四十四%的美國民眾之支持。 (作者曾任國家安全會議諮詢委員、第一銀行總經理、董事長,現任國策顧問)
黃天麟 2018-06-22
外交的雞鳴

外交的雞鳴

  「美眾議員提案籲美與台灣恢復邦交揚棄一中政策《自由》」 「台灣最喜歡、最討厭的五個國家《台灣英文新聞》」 =   「美眾議員提案籲美與台灣恢復邦交揚棄一中政策《自由》」 事情通常是這樣的:情況最不好的時候,大概沒人敢幫忙發聲。一旦有人敢開口說情,情勢就有轉變的可能了。因為,要不就是開口者已經嗅到周遭氛圍,覺得時機已經適合了。要不就是這個開口,會成為別人可以嗅到的氛圍,漸漸也吸引其他人跟上來。   美國眾議員羅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 今天在眾議院提出一項決議案,呼籲美國政府與台灣恢復外交關係並揚棄一中政策。 謝謝這位羅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議員。   過去提出過類似決議案的前眾議員有長期支持台灣的唐克多(Tom Tancredo)、林德(John Linder),以及麥考眾(Michael McCaul)。 也謝謝唐克多(Tom Tancredo)、林德(John Linder),以及麥考眾(Michael McCaul)議員。 - 「台灣最喜歡、最討厭的五個國家《台灣英文新聞》」   最喜歡:新加坡 88.2%、日本 84.5%、加拿大 82.3%、歐盟 74.8%、美國 70.6%  最討厭:北韓 70.9%、菲律賓 52.9%、中國 43.9%、南韓 33.8%、俄羅斯 29.7% 這真是非常奇怪。台灣人,你還好嗎? 中國用千顆飛彈對著你的腦袋,你竟然才第三討厭它?! 菲律賓,多~少台灣人家裡的阿公阿媽小孩是靠「瑪利亞」幫忙照顧,你竟然討厭它超過討厭中國?!
formosa2008 2018-06-21
國民黨還想拿回政權

國民黨還想拿回政權

✤說的太好了,絕對不能讓國民黨兩年後奪回政權,國民黨還在作夢喔!這樣還想拿回政權! ✤國民黨,應該要很感謝民進黨改完很難的年改,【年金改革】這種事國民黨絕對不敢動! ✤我贊成給予現役軍人較好的待遇,一方面吸引年輕人進來,一方面因為軍人這個職業也比較辛苦! ✤但是,一旦從工作崗位退休之後,就應比照所有的退休人員,因為那時已經不是軍人了,給較好的待遇是因為這個工作的關係! ✤都沒有做這個工作了,為何領的還比別人高呢 ? 軍人年金最低保障金額【樓地板3萬8990元】,除了軍公教,一般社會上班族退休也無法領這麼多!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80621/1376995/
林佩縈 2018-06-22
殼太多也很麻煩

殼太多也很麻煩

TaCo 2018-06-22
中華人權協會力挺婦聯會

中華人權協會力挺婦聯會

今年 2 月,當婦聯會被判定為 KMT 附隨組織時,對人權事件總默不出聲的 #中華人權協會 ,忽然跳出來搖人權大旗,力挺婦聯會? 現在終於發現,原來早在 2018 年 1 月時,中投子公司裕台開就無視禁令,付了 63 萬元給中華人權協會啊! #好像懂了什麼 #不當黨產 2018年1月 無視禁令 轉送國有財產 裕台開捐63萬 給中華人權協會 https://goo.gl/MaS2Cp 2018/2/1 黨產會認定婦聯會是KMT附隨組織! 全面凍結385億資產 https://goo.gl/s4TSsy 2018/2/3 中華人權協會認為,黨產會認定婦聯會為國民黨附隨組織,並凍結名下385億元資產,是抄家滅族。 https://goo.gl/xJEvcD
台灣賦格 2018-06-20
加州會計師:台灣人,請公允評價民選總統

加州會計師:台灣人,請公允評價民選總統

   論者認為現在有很多針對政府的負面評價都是假議題。翻攝蔡英文粉絲頁 張昭仁/加州會計師 在台灣藍營的人常常是過去既得利益者,因些做法與評語偏頗(如李家同的領八萬晚景淒涼論,國語實小找黑道流氓頒獎),綠營的人是反既得利益的人,做法、評論應該比較公允,但是最近我也看到一些綠營人士牙牙學起不公正的評語了, 最常見的情景就是一些綠營人士像鸚鵡一樣,重覆著「重用老藍男」、「不像美國一樣,改朝換代,全碗皆拿」、「司法改革太慢,邱太三該下台」。 其實這些都是假議題: 1. 老藍男的議題,陳添枝己離職,李大維己經換職位(台美關係這二年這麼好,是不是該給李大維一些肯定),還重覆老藍男議題? 2. 台灣跟美國是不一樣,我們是島嶼國家,團結内聚是很重要,不要老是想全碗皆拿,怎麼樣做對台灣有利就怎麼做,才是正道。 3. 司法的問題,幾十年國民黨的威權冰凍,期待新總統2年立見成效,切實際嗎?邱太三下台,台灣司法就會清嗎?看問題要看到真正核心問題,不要將別人攻擊的藉口當成真議題。 新政府這2年没有值得你讚賞的嗎?當年你的選票投錯了嗎?哪一位總統處理了國民黨黨產?哪一位總統處理了年金問題?哪一位總統強化了台美、台日關係?哪一位總統阻止了台灣「一路歸西」的敗象?哪一位總統建起新經濟產業的火車頭?那一個政府在處理財金幫? 或許還有很多地方不盡人意,但是期待2年總統解幾十年的沉痾也是不切實際。 善良的台灣人不需要沉默,捍衛民選總統的威信,給民選總統公允評價是對自己選票的尊重及每個選民的權利。該發言時就不要沉默。就像吳音寧事件,大聲將事實真相講出來,讓抹黑卻步,暗黑仇恨是擋不住陽光的!
張昭仁 2018-06-21
家同冷氣機

家同冷氣機

李家同嘆年金改革後他晚景淒涼。 李教授目前月退約十多萬元,年改上路後月退仍有將近8萬元;10年後他90歲了,還是有6萬7000多元(比三個賣命工作的22K加起來還高)。 李教授想要涼,我誠心推薦這款冷氣機。
蕭瑩燈 2018-06-21
嫌惡論

嫌惡論

  鳳凰花開的六月份是台灣的畢業季,各級學校幾乎都是在這個月份舉辦畢業典禮,而幾乎毫無例外的,各級學校的畢業典禮都會邀請一些名人政要在典禮上致詞勉勵畢業生,或者是擔任頒發各類獎項的頒獎人,顯然校方是認為可以藉由這些名人政要的光環來為畢業典禮增光,讓畢業生感到更有面子。  然而,今年的畢業季受邀出席的貴賓卻是爭議不斷,首先是國立台北教育大學附設實驗小學在日前舉行畢業典禮時,邀請有黑社會背景的「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白狼」張安樂出席並上台頒發市長獎,引起輿論一片譁然,使得國立台北教育大學附設實驗小學的校長林正鳳最後在輿論的龐大壓力下還是不得不請辭並在6月19日獲准,為這一起風波背畫下句點(註1)。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林正鳳請辭獲准下台的同一天,台北市忠義國民小學天辦畢業典禮,校方卻找來台北市議員童仲彥頒獎,引發畢業生家長的不滿而向媒體投訴,認為校方不該邀請有家暴前科的市議員頒發畢業證書給學童,對此,童仲彥卻表示,他畢業於新竹高中、第一志願進政治大學,畢業於世界名校劍橋大學,他「認錯、改過、勇敢、積極」,且用創意推動自己想做的事,並反問「我的故事大家不覺得滿勵志的嗎?」(註2)  張安樂與童仲彥這兩個人之所以在小學畢業典禮上頒獎都引發軒然大波,除了是因為台灣社會上大部分的人都認為他們都是以暴力欺負弱小的「惡人」外,另外一個原因可能是他們兩人都和邱惠美這一位被外界稱為殯葬公主,還擔任「黃埔獅子會」會長,充滿爭議性的女人關係匪淺(註3),才會使得張、童兩人雙雙遭到社會的厭惡與嫌棄,認為他們沒有資格在國小的畢業典禮上頒獎給小學生,以免「教壞囝仔大細」,和他們個人的學經歷如何並沒有任何關係,童仲彥拿自己自以為傲人的學歷來說嘴,甚至於認為他的故事很「勵志」,可說是無知到了極點!  這種「嫌(棄)惡(人)」意識的抬頭,對於台灣的政治與社會道德而言是正面性的發展,是可喜的現象,畢竟,在正常的社會中,是非黑白本來就不該被混淆,不值得被尊敬的人,更不該成為小學生們的表率成為畢業典禮上的頒獎人,這對於有黑社會背景的張安樂如此,對名校出身卻私生活不檢點還對髮妻暴力相向的童仲彥來說也是如此。  然而,如果「嫌惡」終將逐漸成為台灣社會的主流意識的話,台灣社會因為張安樂與童仲彥在國小畢業典禮上擔任頒獎人而強烈反彈之餘,是不是更該對孫文與蔣介石這兩位同樣曾經混跡黑社會、同樣曾以暴力手段對付政敵(註4)、同樣私生活不檢點男女關係混亂(註5)、同樣曾對髮妻暴力相向(註6),根本不配繼續受到全民以國家資源供奉在神壇接受全民膜拜的歷史人物重新檢視他們生前的種種惡行,並將他們從政治神壇上請下台,才能夠讓台灣的莘莘學子建立起健全的是非價值觀,而不再是只對張安樂與童仲彥這種影響力有限的小角色上台頒獎大發雷霆,卻任由孫文、蔣介石這兩位德不配位的兩位大惡棍繼續安坐在政治神壇上!  (註1)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2463695  (註2)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2463935  (註3)https://news.tvbs.com.tw/money/703102  (註4)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523559  (註5)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63161  (註6)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a/2013/04/130405_tw_jiangjieshi_controversy.shtml 
海兒 2018-06-21
改「國歌」此其時矣

改「國歌」此其時矣

勇弟:記得蔡英文總統在當選前的2015年10月11日,曾經回應外界籲請政府修改「國歌」議題時表示,「改國歌,非最緊迫的事」。不知道蔡總統就任也超過2年了,所謂推動轉型正義喊得嘎嘎響的蔡政府是否想過,目前「國歌」原是中國國民黨的「黨歌」,在以黨領政的訓政時期,硬將「黨歌」定為「國歌」,如今是否應在追討不當取得「黨產」後,再將修改「國歌」的推動列為當務之急,才是進一步落實轉型正義的具體表徵? 勇哥:不要說「國歌」可以改也應該改,「國旗」當然也可以改。過去「國歌」改過好幾次,「國旗」也一樣都改過。不能只許國民黨政府改,民進黨政府不能改!下面的二面旗幟,第一面是「五色旗」,1912年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參議院通過決議將「五色旗」定為「國旗」。第二面則是「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最早也不是「國旗」,1912年還是中華民國「海軍旗」,1924年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才通過將「海軍旗」改為「國旗」,1928年國民黨政府正式定為「國旗」。直到1946年再將「國旗入憲」。 勇弟:經查從1912年到1937年,中華民國「國歌」就先後採用過4個版本。 (1)1912~1913  「五族共和歌」是最早的「國歌」; (2)1913~1915 &1921~1928 「卿雲歌」兩度成為「國歌」; (3)1915~1921 國歌叫「中華雄立宇宙間」; (4)1928年以後 1924年的中國國民黨總理孫文「黃埔軍校訓詞」,1928年中國國民黨定為「黨歌」,1930年再以「黨歌」代用為「國歌」,1937年再以徵選國歌,1700多人投稿,3000多首歌詞無人入選為由,正式將「黨歌」定為「國歌」。 勇哥:有一部法律《中華民國國徽國旗法》,可能很多人都不清楚。改「國旗」涉及憲法修改,也關係到公投法的補正與國旗法的修廢,茲事體大。改「國歌」最單純,也最快速,不用修憲,更沒有法律障礙。只要全民有共識,經由「國歌甄選委員會」,徵求全民投稿,並經全民公投同意,一首全民願意大聲唱,與台灣土地同呼吸,可以團結2357萬台灣住民的「台灣國歌」於焉誕生,將是蔡總統對台灣最偉大的貢獻之一!
勇哥 2018-06-21
美中貿易戰正式開打

美中貿易戰正式開打

美中貿易戰為什麼非打不可?請先看下面這個表。    資料來源:【美國統計局】  表中最底下一行顯示,美國在2017年從中國輸入超過 5千億美元的商品,而美國同年對中國的輸出卻不到1千3百億。因此,美國單單在2017年中,對中國的貿易逆差淨值就達3千7百56億美元。  貿易連年失衡,導致美國的負債迅速爬升。截至2018年3月,美國對中國負債已經累積到1.19兆美元的驚人數字。【The Balance】         從上圖可以看出,美國對中國的負債從2000年的幾十億開始爬升到如今的兆元。2001年,柯林頓總統給予中國「永久最惠國待遇」,並隨後讓中國進入WTO。自此美中貿易即節節升高,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也逐年增長,美國的外債跟著攀升。圈養了中國這條惡龍,柯林頓是罪魁禍首。他的老婆希拉蕊在2016年落選,既是報應,也是天意。         跟中國人做生意很難講道理。中國遊客在泰國吃布斐鏟蝦的故事舉世皆知。     美國在對中國貿易逆差的嚴重性並不單純是經濟性的。美國一路資助中國經濟成長,中國非但沒有成為美國的建設性夥伴,反而成為美國的敵人與全世界安全的破壞力量。中國的共產黨極權統治以及其侵略性擴張主義、其對民主與自由的抵制破壞、對人權的藐視踐踏、對普世價值的褻慢輕蔑,造成全世界的禍患。今年稍早習近平修憲「稱帝」以後,中國變本加厲,解放軍在南海、台海、釣魚台海面,甚至在西太平洋,軍演騷擾,聲索主權,造成區域空前的緊張關係。習近平的「一帶一路」甚至想將其邪惡勢力擴展到全球。追朔起來,這些都是美國一手促成的。所幸美國的川普政府不同以往,帶領美國改變方向,認清中國的邪惡本質與不可理喻本性,開始積極對抗。 中國崛起所造成的威脅,首當其衝的是台灣。中國透過軍事、外交、經濟、資訊、及其在島內的隨附組織如統促黨、新黨、五毛黨份子對台灣強烈施壓。同一時間,川普總統以實際行動表明對台灣的支持並開始制約中國。對中國發動貿易戰是美國必須進行的一個行動,台灣沒有理由不支持。貿易戰首先對台海的緊張關係起了紓解作用,在經濟壓力下解放軍的行動會減少。雖然在貿易戰中,台灣也難免遭到波及,那也只好忍受。主要是那些材料源自中國的產業,政府及業者早就該有準備。台灣人應該記得在2016年的總統選戰中有人喊出讓台灣的經濟「站在中國肩膀上振翅高飛」。台灣人應該慶幸沒有走上那條死路。 川普繼500億美元商品徵稅後,又發出2000億加2000億徵稅的威脅。中國雖然揚言對抗,但誰都知道中國沒有那個能耐。中國對美貿易大幅出超的時代即將結束,高速經濟成長就要畫上句點。川普總統的終極目標就是要消滅中國的「2025年中國製造」夢想,讓中國想取代美國領導世界的期待落空,讓習近平的終生元首任期成為個人及13億中國人的夢魘。或許這樣,中國會從極端獨裁統治的死胡同中回過頭來。  美中貿易戰已經開打,台灣人要謹慎警醒,慎防波及,將損害降至最低。熬過這波驚濤駭浪,正名建國的日子就不遠了。  END
coapman 2018-06-21
馬派監委群毆陳師孟!

馬派監委群毆陳師孟!

監委陳師孟是「黨國司法」的眼中釘、肉中刺,牙癢癢的恨不得寢其皮食其肉卻拔除無門。現在好啦,監院終於使出終極手段,馬派監委組成的所謂「紀律委員會」祭出重典,阻卻陳委員調查慶啟人等的諷扁鬧劇。理由是,陳監委在一九九四年任扁的副市長、二○○二年任扁的總統府秘書長,兩人在職務上曾有密切關係,故理應迴避云云。 陳監委怒轟是「架空」其職權。豈止架空?而是完全「解除武裝」!因為陳師孟願意折節出任監委,目標就是透過一個個黨國司法人員下流的司法誅殺,尤其扁案,從而清除「辦綠不辦藍」的司法敗類。如果「手銬醜劇」都不讓碰,何況「扁案」了。表面看來,紀委們不過斬斷監院「一人」的手腳,其實是監院的自我宮刑,一旦紀委得手,以後所有調查案子都可援例;取代陳師孟的江綺雯,她是馬記,為何沒有迴避問題? 監院紀委怒鍘陳監委,全不在意視聽,這是膽大妄為。不過問題還要回到本質討論。先下結論,再加分析。結論是,監院違憲、違法。 為何違憲?九七年修憲特別在增修條文中增立第七條第五項,明文規定:監委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行使職權」。何謂「獨立行使職權」?大法官釋字第五三○號特別闡明;「獨立」的意思在「不受任何干涉」,「僅受法律之拘束,不受其他任何形式之干涉」,且強調此係「自由民主憲政秩序、權力分立與制衡之重要原則」。所以監院「紀律委員會」自訂的內規已牴觸憲法,當然無效。陳監委可依〈監察院會議規則〉第六條召集臨時會議,來推翻違憲的陳師孟條款。 為何稱之為陳師孟條款?監院的〈自律規範〉對「應迴避事項」已一一「明文列出」,而所謂扁、陳的職務關係,並不在迴避規定之列。更何況陳監委的調查對象是慶啟人而非陳水扁;當然與其自身利害無關,自也不能援引王建煊之前例為合理化理由。 監院紀委真要祭出「迴避原則」,則這七位馬派監委完全沒有評斷陳監委調查案應否迴避的資格,因為他/她全是馬英九的人馬,與馬有千絲萬縷的關係;比如紀委召集人包宗和是馬的重要幕僚,「一中共表」即出於他的主張,而且還幫國民黨在年改案上提釋憲;其他六位紀委與馬的關係亦不遑多讓。重點是,陳監委的調查既鎖定黨國司法,那麼黨國人馬的七位監委有不迴避的理由嗎?這是其一。第二點是,此一紀委全是馬提名的「老」監委,現在新監委進駐了,這個紀律委員會成員沒有包含新民意、新監委,當然違反民主原則;非打掉重組不可。第三,陳師孟與陳水扁之間的職務關係遠過一、二十年,相反的,這七位紀委與馬的關係近到四年;四年的不避反要二十年的避?天下寧有是理。 這批馬派監委正是縱放張通榮、黃世銘的幫凶,有何立場談迴避?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金恒煒 2018-06-21
對不起!台灣還不是「國家」?!

對不起!台灣還不是「國家」?!

針對近來中國不斷的要求各國航空公司將台灣標示為中國的一部分的作法,總統府發言人林鶴明表示,任何粗暴威脅企圖把台灣的名稱從國際上消除的手段,不會改變台灣就是一個國家的事實。 針對近來中國不斷的要求各國航空公司將台灣標示為中國的一部分的作法,總統府發言人林鶴明表示,任何粗暴威脅企圖把台灣的名稱從國際上消除的手段,不會改變台灣就是一個國家的事實。(資料照) 但林鶴明說錯了,因為事實上,台灣還不是一個「國家」,而是中華民國這個政府在1949年從中國大陸遷到台灣,在美國的默許下,透過軍事壓制和黨國教育,讓台灣人民相信他們已經變成「中華民國」這個「國家」統治下的人民。然後,又透過政治的逐漸民主化與軍公教的日益在地化,讓台灣人民大量的參與了中華民國政府的運作,以至於現在台灣人以為自己已經有「國家」了。在中國的侵逼下,以為台灣需要的只是正名而已。 但台灣人民沒有被教育的事實是:中華民國這個國家仍然堅守一中憲法。所以在雙方都認可「一個中國」的前提下,兩岸還在內戰狀態,中國大陸的政權隨時可以攻打台灣的政權,而且那是內政,外人無置喙的餘地。請問,因為承認中華民國是台灣人的國家,卻將使自己和子孫陷入中國內戰的危機,真的是好的選擇嗎? 還有另一個未被教科書強調的事實是:日本在《舊金山和約》裡並未把台、澎的主權交給任何國家。亦即,台灣的主權到現在都是未定的。一個國際法上主權未定的台灣,任何國家都不能侵犯它,這就是美國可以在1950年派第七艦隊協防台灣海峽,並且在1979年台美斷交後,以國內法制定《台灣關係法》,出售防禦性武器給台灣的原因。 1951年9月8日簽署《舊金山和約》之光景(維基共享) 而1949年在中國內戰中敗退到台灣的中華民國,也因為國際法上台灣主權未定的保護,得以在美國的支持下,得到台灣這塊土地的庇佑,安全的存活到今天,至今仍有十八個友邦「承認中華民國政權是中國的代表政府」,儘管在法理上,實際屬於它的領土只剩金門和馬祖。 我們當然希望台灣是個國家,也絕不屈從於中國的打壓。但請想想看,台灣人對中華民國的感情,是基於對一個己身所從出的感激與榮譽的成分比較大,還是被過去國民黨一手支配的黨國教育出來的成分比較大?如果在對歷史與國際現狀掌握不夠全面的情況下,我們貿然將中華民國等於台灣,以為那就是台灣人民的「國家」,將會對中華民國所有在中國的一切行止概括承受,那麼,是否因而自陷於被中華人民共和國併吞的巨大風險中? 相反的,若在認知上有清楚的國家與國際法觀念,堅守台灣主權未定的防線,或許台灣人民可以思考如何一方面自決建國,一方面協助中華民國政府做它自己。眾志成城,相信總有機會可以實現做自己的一天! (高中歷史老師)
洪碧霞 2018-06-20
從1997年就已經違法

從1997年就已經違法

文化大學這個聲明根本胡扯一通! 教育部一年補助給文化大學的1億元,是根據學生人數、學生宿舍床位等設施為計算根據。 文化大學呈報了大群館的420個床位,也因此拿到了補助。文化大學既然用不到,要不要拿來還給國庫(這一點請教育文化委員會,下會期審預算時注意)? 文化大學每年拿來補大群館500萬以上差額的錢,難道不是學校的經費? 教育部的補助款成為文大的經費;文大的經費去填貪心房東的大胃,難道不是事實? 文化大學在玩什麼文字遊戲! 文化大學和侯友宜口徑一致,說為什麼過去都合法;遇到了選舉就變成不合法? 過去合法嗎? 從1997年開始,侯友宜家把這棟「集合住宅」當成「寄宿住宅」分租給學生就已經違法。 違法了21年沒被抓出來,是歷年市政府失職,讓侯友宜可以違法牟利! 大家敬愛的警政署前署長:每天酒駕沒被抓,經年累月之後,就取得酒駕的特權嗎? 侯前署長應該去自首,並且繳回21年的「不當得利」,打個折就2億吧! https://udn.com/news/story/7314/3209460 UDN.COM 文大:大群館宿舍獲補助款 從未拿來支應租金 | 綜合 | 要聞 | 聯合新聞網
段宜康 2018-06-21
領導力:保護蠢笨意見

領導力:保護蠢笨意見

「領導力:保護蠢笨意見」 美國邁阿密大學曾經做過一個實驗,有位叫做蓋瑞.司塔瑟教授開了一門課,這門課要求學生分組合作解決一個謀殺的謎團。在某個殺人的事件當中,警方抓到了幾個名嫌疑犯,每個工作小組會收到一個資料袋,每組資料袋中的資料提供足夠的線索,只要好好的尋找蛛絲馬跡,絕對能夠毫無疑慮地破案,抓住真正的犯人到底是誰。這位教授進行這項實驗主要的關鍵在於,有一些工作小組特別指定小組長,另外有一些工作小組特別沒有指定小組長。最後的結果顯示沒有指定小組長的工作小組破案的能力比較好,接近60%,特別指定小組長的工作小組只有25%。 其實這樣的結果我們並不會感到非常的訝異,通常領袖的角色會壓抑人們自由發言。尤其在華人的社會裏面,所受到的教育,從小沒有什麼訓練自我的空間,父母與學校的系統單一價值的壓迫,很難有自己的想法,同時也缺乏團隊合作訓練的機會,領袖和威權會壓抑自由發言的空間,在華人的社會裡面更顯得可怕,常常一個團體最高的智慧就是領袖的智商上限。 在一同工作的組織當中,是否能夠提供自由發言的空間的確非常重要,身為領袖常常要面對屬下的言論,一般人發言絕對不是先考慮這個團體利益,那是後來的事情,首先考慮的一定是「發言的內容會不會冒犯長官」,長官有沒有那種雅量可以容納不同的言論,甚至直接打臉的意見。其次考慮的是「我的論點看起來會不會很笨」,我的發言會不會被群體霸凌,最後考慮的才是「對這個團體是不是有利」。身為領袖的人一定要讓自己的下屬有最大自由發言的空間,使他們發揮自己最大的想像力,如果下屬沒有那種「任何發言都是安全」的感覺,沒有人願意冒那種得罪長官的風險克服障礙主動發言。 另外,領袖同時要避免任何言論被嘲笑或霸凌,很多與眾不同或是新奇的意見第一時間看起來會令人感到愚蠢無比,提出這些意見有相當高的風險會受到群體的抗拒,使自己顯得非常的低能,身為領袖要防止這種事情在自己的團體裡面發生,通常新穎有創意的意見都會面臨和蠢笨無比的意見相同的狀況,壓抑蠢笨的意見同時,也讓創新的意見變得無法出現在自己所領導的團隊當中。 在幾年前我曾經翻譯過明鏡週刊的一篇文章,這篇文章在講中國經濟的問題,中國靠著廣大低廉的勞力和市場慢慢地崛起,當靠代工和模仿發展到一定的程度,產業升級一定要面臨創新的問題,最近中國的這些問題都非常清楚呈現在世人的眼前。自由開放是創新的基本條件,這個條件台灣比中國好了太多,能夠容忍許多開放及蠢苯意見的社會,才能夠有創造力,這也是除了天賦人權和平等之外,我支持同性婚姻的理由之一。 許多人看到網路上的言論市場亂七八糟,像我這樣運動型的網紅隨便分享的幾個字竟然也會有上萬個讃,蠢笨無比的文章到處流竄,因而感到不安和憂心。其實我的感受並不光只是負面,一個社會國家的民意風向就是眾人集體的智慧,不想讓蠢笨意見所代表,不是壓抑這種聲音(其實也禁止不了),而是不要害怕自己的意見是否蠢笨,勇敢表達自己的意見,讓社會大眾檢驗,這麼多每天唸書的知識型臉友看到一個像我這樣每天都在訓練肌肉的的運動型網紅這麼多蠢笨的評論,自己可以沒有意見嗎?
李忠憲 2018-06-21
美眾議員提案 呼籲美台恢復外交關係

美眾議員提案 呼籲美台恢復外交關係

  美國聯邦眾議員羅拉巴克20日提出決議案,呼籲美國政府與台灣恢復外交關係。(中央社檔案照片) (中央社記者江今葉華盛頓20日專電)美國聯邦眾議員羅拉巴克今天提出決議案,呼籲美國政府與台灣恢復外交關係,揚棄一中政策,改採符合現狀的「一中一台」政策,承認台灣為主權獨立國家。 羅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是美國國會台灣連線共同發起人之一,長期支持台灣。他在提案中指出,台灣從未被北京共產政府管轄,中共一直以一中政策阻止台灣加入並充分參與國際組織和活動。 他在提案中指出,一中政策已經過時,並不能反映台灣半個多世紀以來做為主權獨立國家的明顯事實,台灣與多國保持外交、文化與經濟關係,跟美國也保持正式外交關係直到1979年。 他在提案中呼籲美國總統揚棄有瑕疵的一中政策,改採符合現況的「一中一台」政策,以承認台灣為主權獨立國家,有別於共產中國。 提案也呼籲美國著手準備與台灣恢復正常外交關係,並積極支持台灣充分參與聯合國,以及以主權國家為會員的國際組織。 白宮國安顧問波頓(John Bolton)上任前,2016年1月曾在「華爾街日報」撰文,呼籲美國新政府重新審視一中政策,在國務院正式接待台灣官員、提升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位階至正式外交代表團、正式邀請台灣總統到美國旅行訪問、允許美國最資深官員到台灣處理公務,最後是全面恢復外交承認。 台灣人公共事務會會長郭正光表示,這項提案反映美國國會越來越多人認為一中政策已不合時宜,且背離台灣為自由民主國家,應被國際社會接受,成為平等及完整成員這項不爭的事實。現在正是採取更務實且符合現狀的「一中一台」政策的好時機。
中央社 2018-06-21
侯友宜抓別人很勇,自己被抓就哭

侯友宜抓別人很勇,自己被抓就哭

  侯友宜抓別人很勇,自己被抓就哭 侯友宜突檢輔大、淡大宿舍 http://m.ltn.com.tw/news/local/paper/568652 包租公!侯友宜文大宿舍年賺2千萬,都發局:使用不符規定 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389487 租給學生宿舍被發現違規,侯友宜哽咽:心快碎了 https://udn.com/news/story/11322/3201681
打馬悍將粉絲團 2018-06-19
侯家2969萬元的眉角

侯家2969萬元的眉角

侯友宜先生所涉及的文化大學宿舍案,除了土地的使用區分問題外,還涉及至少三項逃漏稅的疑慮。 第一,若證實侯家開的公司,開設目的只經營該棟宿舍為主,而沒有其他經營項目,依照大法官釋字第四二○號,即所謂的實質課稅原則:「涉及租稅事項之法律,其解釋應本於租稅法律主義之精神:依各該法律之立法目的,衡酌經濟上之意義及實質課稅之公平原則為之。」那麼,侯家就涉嫌以紙上公司的方式繳納十七%營利事業所得稅,以規避最高稅率至四十%的個人綜合所得稅。 第二,為什麼二○一一年租給文大,每年一千五百萬元租金,並加每年五%漲幅,租約到二○二六年到期,筆者計算,「剛好」漲到二九六九萬? 因為,三千萬是公司繳稅用「擴大書面審查」的最低界線。當一家公司的營業收入淨額(營收扣除銷貨折讓及退回)加上非營業收入,在三千萬這條線以下,公司可以用「擴大書面審查」的方式,直接用法定「純益率」來計算「應稅金額」,以降低繳稅金額。 以「純益率」計算,租屋不會有銷貨折讓及退回等項目,所以,繳交的營所稅,一般以為是一千五百萬乘上十七%稅率,繳二五五萬元。其實,正確算法是一千五百萬要先乘上「純益率」,如果公司申請的項目是「不動產開發、興建及租售(稅務行業標準編號L6700-12)」,則這個項目純益率是六%,計算下來,繳稅金額是十五.三萬;如果公司申請項目是「未分類其他住宿服務(標準編號I5590-99)」,則純益率是七%,那麼繳稅金額是十七.八五萬元。 無論是十五萬或十七萬餘元,都遠比二五五萬元低,而且採用擴大書審的查稅機率較低,這就是三千萬元以下的眉角。 第三,用子女的名義開公司,如果真的是給子女創業,那當初開公司拿出來的錢,依侯所言是三千萬元,以二○○六年的贈與稅舊制,稅率採累進制從四到五十%共分十級,應依法繳納。舉例來說一五五八萬以上到三二二八萬的金額部分,屬於第八級,要課卅四%的稅率。這部分如果是合法給子女錢來開公司,那就會有繳交贈與稅的證明,若無,則涉及逃漏贈與稅。 另外,如果侯家涉嫌用子女的名義開公司,但子女非實際經營的人,那就回到前面說的第一種可能,涉及開設紙上公司逃漏個人綜合所得稅,以現制計算約五二六萬元。 (作者為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台中市民)
黃麒儒 2018-06-21
看中國「淨化」人民

看中國「淨化」人民

  五月初,美國知名脫口秀《荷伯報到》的主持人史提芬.荷伯在節目上曾大肆嘲諷中國的「社會信用評價系統」,說中國最該優先淨化(purify)的應為空氣,而非人民。讓這套系統廣受各界關注。 這套系統是結合信用紀錄、數位監視和大數據運用,針對國民的一舉一動進行的動態評分。中國宣稱能夠「淨化社會、淨化人民」,建立具「信用水準」與「誠信意識」的新中國「信用」社會。該系統預計二○二○年全面落實,屆時中國所有公民、企業甚至政府機關,都是信用評分的對象,再配以「守信激勵」和「失信懲戒」機制,達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的「一處失信、處處受限」信用懲戒效果。 該系統評比項目從違反交通規則、違反公共道德、長時間打電腦遊戲、批評政府的紀錄等所有活動都納入評估,遠遠超過西方對於個人信用僅限於財務資訊的範圍。五月測試後,已有千萬中國人被打入「失信者」黑名單,受到不同程度的懲罰和限制,包括就業、住房、貸款、行動自由、高消費行為、社會保障、政治權利,甚至株連下一代讓子女無法入學、工作等。 真正民主國家公民包括台灣,都看得出來這套系統限制、戕害了基本人權,加上系統評分標準演算法隨意主觀且不可測,還可以通過重新調整,產生「愛國」分數,量化中國人民的政治傾向,鼓勵人民相互揭發,建立人民彼此不信任的生活狀態等,讓人不寒而慄。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的科技監視技術早已滲入台灣。多個中國3C品牌如手機和APP等,在台灣有一定的市佔率,問題是這些商品早被多國資訊安全測試機構點名「具有資安風險」,甚至如同近年來臉書、Google等公司紛紛向中國讓步,同意中國政府進行內容檢查,這種「大國政府+科技巨頭」結合所展現的監視技術,將遠超過《1984》一書的想像。 然而,台灣政府在這方面警覺性仍不足,除了國防部、國安局等機關限制使用中國資通產品外,民間幾乎毫無設防。政府需要積極介入,從源頭下手管控,並宣導中國數位科技入侵台灣的風險,讓民眾提高警覺,也強化我們「資安即國安」的防衛實力。 (作者為台北大學法律研究所研究生)
陳冠甫 2018-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