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國論相關文章

林姿妙·傅崐萁·朱立倫

林姿妙·傅崐萁·朱立倫

對於宜蘭縣阿妙縣長的土地開發等司法弊案,朱大主席一再表態,將組最強的律師團隊挺她,這種不分青紅皂白,企圖將司法事件模糊成「政治迫害」的魯莽對決,讓人覺得更像賭俄羅斯輪盤。 羅東土地增值稅圖利弊案,法院裁定林姿妙80萬元交保,林羿伶、康立和請回。(記者林敬倫攝,本報合成)   尤其有關年底九合一選舉,大主席又將操盤重任交給風評千瘡百孔的傅崐萁身上,這更是賭上加賭,難怪連黨內都譏為「請鬼拿藥單」。 現在執政的民進黨,會被疑為搞司法、政治迫害才怪。馬前總統先前所牽連的諸多司法案件,別說用「迫害」的手段,只要司法好好辦,老馬能全身而退? 更何況,民進黨中央執政近六年以來,小英總統迄至目前,被詬病者,即是司法改革中的不作為;因此要指責阿妙縣長的弊案是司法、政治迫害,誰信! 小英政績有目共睹,除了司法改革外,似張張考卷滿分,堪稱紮紮實實地建構起一座安全堡壘,找不到破口,是在野黨的「小英障礙」,無從突破。 從中二選區立委補選以來,老K黨執政的縣市弊案連爆,是黨該檢討,豈是反責怪他人?堂堂大主席豈可拿來作政治賭局籌碼?以傅崐萁為例,遭判決確定要入獄前,仍大言不慚喊是「政治迫害」,要知,他的多條罪名,可是歷經國、民兩黨執政背景下的產物,到底是哪一黨迫害了他?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22-02-24
這塊地 讓人想起韓國瑜

這塊地 讓人想起韓國瑜

前陣子,台積電終於落腳高雄楠梓前煉油廠址,大家才慶幸當初這塊寶地沒被賣菜郎拿去賽馬。 陳其邁(右二)相當關心中油高雄煉油廠的土污整治進度,本週一還特地前往巡視。(記者葛祐豪翻攝)     而東拼西湊的四大公投案,正撕咬得兇,江前主席正是在罷韓後,為抹去一臉碎屑,才一路搞報復性罷免及拼湊此四公投案。 老藍男造勢台上狂喊:四個同意,台灣更美麗。但這口號虛到不行。遠遠不如當初罷韓時的:一個同意,高雄更美麗。高雄此次得台積電的青睞雀屏,果然美麗的高雄正浮現! 罷韓,是搞掉江主席,讓今之朱主席接手的橋段;而3Q罷免案後,國民黨誰出來選,曾一度難產,雖然最後端出來的貨色,大家不奇怪,但朱大主席顯被這地方上最大的暗黑派系綁架,只有走鋼索。 四大公投案,兩個與電力有關,但多位縣市長、候選人都不敢表態,而侯市長則一個頭早搖得像波浪鼓。台灣若缺電,現在的護國神山還有「能量」護誰?台灣鐵不會更美麗,而是老K黨可回到古早歲月,摸黑「斷電」作票,全天下只有老K黨更「美麗」。 碰到流氓中共,處處霸凌台灣,話都不敢吭半句,沒鳥到這田地,哪怕通過四個同意,「佛仔」亦不會更大粒,「練肖話」的謝龍介真是窮擔心。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要如何讓台灣更美麗,就這次四個不同意。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21-12-16
這種公投案,非民之所欲

這種公投案,非民之所欲

  好像到處在找戰犯,朱立倫的公投戰車前進宜蘭,林姿妙縣長卻不現身,以她堅持反對核四重啟的立場,找個理由躲起來是合理的,但朱驅車縣府逼人「表態」。 此種「被表態」的手法,與老共逼反動份子的「被認罪」,頗有異曲同工之妙。 不甩朱立倫就在身旁 林姿妙重申:沒安全就沒商轉(圖/民視新聞)   電力所需,老K黨推重啟核四;巧,中共台山核電廠燃料棒,卻在今年六月中旬爆出輻射外洩的核安事故,老共當然掩飾到底,反正它就是有「死人」的本錢,相較這幾年老共的旱澇、疫情等災難,死了多少人,旁人豈會知曉?面對核安,國共兩黨還真一個樣,豈會在乎人民的死活?若以台灣使用核電以來,未曾發生事故,即指核能是安全的,這無異是拿「人命」來實驗。 再檢視四個公投案,幾乎均互為矛盾,如果豬是毒的,已吞下的「毒牛」呢,怎辦?未知重啟核四,北台灣,甚至全台灣有幾人同意;而反三接護藻礁,中南部繼續空汙,北台灣人享福,喊反三接?至於公投綁大選,更是全為一黨之私了! 各地諸侯,說是為選票的壓力亦罷,說是最了解縣市內「民之所欲」也好;一個政黨自己提出的政策、公投案,按理皆應是民之所需,但現在,百姓要什麼都不顧,甚至連黨內都雜音四起,如果這不是全為一黨之私,什麼才叫一黨之私? 更可怕的是,恐怕僅是為一人之私,而拉著全黨陪葬。前主席之忝為提案人之一,應是為抓住主席位子;今天的主席圖的是自己的政治前途;而過氣的主席則是「肖想」政治生命的能否回春。至於老百姓的死活,套句老共的話「誰理你們!」 (作者是執業律師)
王國論 2021-12-08
看膩了政治歌舞秀

看膩了政治歌舞秀

  如果連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主席」,都可以爭成這個樣子,恐怕說他們老狗玩不出新把戲,還真客氣了些! 朱說,如要拆「中正廟」,是否亦要把「中山」高速公路拆了?江說,民進黨是小偷,請民進黨改成「中華民國民進黨」,雖然我不知民進黨敢不敢,但他們大概以為台灣人不敢! 朱江二人屬藍正統之外、較旁系的老K黨人,但在黨國的染缸中,冒出這種話,中毒之深就是如此這般,應不足為奇。 看二戰末期,希特勒已窮途末路時的紀錄影片,這個獨裁惡魔訓練了大批「奶嘴戰士」,準備作為工具為它賣命,當柏林被攻破,在地洞中這批「賣命戰士」被找到時,一副無腦無神的表情,跟朱江二人日前這種荒腔走板說詞,幾無二致。 當台灣人發現民進黨還把「中華民國」這件不合時的外衣套在身上時,早罵慘了;而江主席竟忘了自己還披著那件破抹布外遮─中國外衣。而中正廟,與慈湖、頭寮兩具因「暫厝」已形同曝屍的威權標記,不知被民進黨當做政治提款機,民主「進步」黨不「長進」;台灣政治場域裡,這哼哈二黨,一個不長進,一個笨拙。如果老K黨願意像「淨灘」般,先把自己收拾乾淨,民進黨恐無法一再重施故技! 而渴望國家被重視、認同的台灣人,別說拆掉啥廟啥墳,如果中山高礙了台灣人心中的想望,挖掉又何妨!至於台灣政治戲棚上,如上演脫衣舞秀的女郎般,似脫還遮,只甜唱著「你看嘜!阮的故鄉真正美麗」來挑逗老K黨這些老狗,或許還能得逞,但絕非台灣人的政治口味! (作者是律師)
王國論 2021-09-15
挽起手臂打造另一座護國神山

挽起手臂打造另一座護國神山

在疫情的天空下,兩岸唱統的人,一再給執政黨難題,包括指責防疫中心的種種作為,連遠在天邊的阿富汗政權覆亡,亦下了「人與人之間的連結」—今日阿富汗,明日台灣!奇怪,陳時中部長並沒有去阿富汗「拿竹筍」,怎被連結了? 除了無端連結,還加上不斷質問。先前閣揆被問及如何面對阿共仔打上來,一句拿掃把亦跟它拚命,竟反被譏笑不自量力,拿掃把怎麼對付槍砲!還真哪壺不開提哪壺! 同樣的問題,藍營人士很喜歡問,他們竊自認為,別人都跟他們一樣,可從中國大北方過河、逃江,再跨海逃命,大片江山奉送老共不說,來台後反洋洋得意,用誇口帶來黃金掩飾狼狽。 而有關污衊國產疫苗事件,防疫指揮官差點被逼到左右手及屁股都各打一針,幸而疫苗不是如此打的。藍營人士自己怕死,就激指揮官、總統、副總統及綠營民代不敢打,還指控高端是民進黨疫苗;甚至連總統私底下已打過國外提供的疫苗,此等肖話都出口,既怕死又壞心腸。 怕死,所以一九四九年可以一路敗逃;怕死,所以偷偷「違規」打疫苗;怕死,所以一再質問他人,阿共仔打來,你是反抗,還是一走了之,倒是這一題,他們不怕被反問,因為長久以來,它們就用行動告訴你;壞心腸,所以不敢打國產疫苗,要別人先當它的實驗品。 昨天,小英總統打國產疫苗第一針,用行動給了最有力、最明確的答案。尤其在疫苗荒的當下,這不僅僅讓一切污衊煙消雲散,總統這挽起的手臂,亦象徵又要帶領台灣人,共同打拚,打造另一座護國神山。 (作者為律師)
王國論 2021-08-24
老狗變不出新把戲

老狗變不出新把戲

  開在村外的店,已是奇怪。按理開店不外乎廣招過往客商,巴不得千客萬來,更不可怠慢鄰村近客,但它全不理會這些。 上次總統大選,被「無主席」做掉的朱前主席,聽說是準備好了才出手,但檢視他回鍋參選,除點出黨的「五失」,卻沒有呼應台灣選民對該黨的期待,原來,動作如此之大,回鍋參選僅在乎下回總統大選,防備不要再被做掉。 前國民黨主席朱立倫3日現身,正式宣布競選國民黨主席。(記者廖振輝攝)     這個黨確已是百年老店,按理,老店必有它的風華,獨特的味道,但看它的市招,已如同一塊發霉的臭抹布,誰沾染了它,誰發霉誰倒楣,現任江主席如此,回鍋的朱前主席何嘗不是! 江主席上任後,他究竟為他的黨做了什麼?此已遭朱前主席「五失」批判;而為這個國家呢?觀諸防疫期間,他猛扮國家防疫團隊扯後腿的角色,已讓他如同豬八戒照鏡子,黨內外不是人! 而如果誠如朱前主席所言,參選黨主席是意在為黨,二○二四要推出最強人選,則眼下他的參選,理應回應這家店的顧客—台灣人,能帶給台灣人啥菜單,端出什麼牛肉,但是在斑斕市招下,剝落的牆壁上卻仍貼著陳舊的菜單,擺著陳腐的菜色。 藉著東奧,國際各國正紛紛給台灣正名,但由該黨馬前主席的嘴巴吐出的話卻猶要台灣屈膝。可知,這完全是個「狗咬尾巴黨」—原地打轉,全黨都是老狗一族。朱前主席手中可有新菜色?若有,這些新菜色可能讓他連出任店長的機會皆無;顯然,準備了老半天,選上店長,比將來能否出任一國之尊還重要,真是奇怪的店! (作者是律師)
王國論 2021-08-04
比較陳其邁、韓國瑜

比較陳其邁、韓國瑜

罷韓後,高雄市陳市長當初重披戰袍,不知是否前幾年他老爸給人留下之印象,著實有很多人不放心,所以,他上任後,不放心的眼光,仍冷冷的死盯著他。 一直到民族陸橋機車道拆除作業,以及刻正進行中的中山博愛便橋拆除,這種做事的態度,還真讓人耳目一新,應該亦放心了! 高雄市長陳其邁前晚專程前往民族陸橋機車道拆除工程現場,向施工團隊致謝。(記者王榮祥翻攝)     其實正巧可以比較,先前賣菜郎列為政績的拆除作業,以及當時的九如路段,亦正施作之工程,市民可謂怨聲載道,開車路過一次罵一次。 以當時的九如路施工情況來說,偌大一條九如路,施工人員將道路幾乎霸佔了,偏偏卻又選在上下班時段進行灌漿等作業,原先已幾乎無法通行的道路,硬是又被佔了一個車道,行車人,尤其機車騎士險象環生,當時一再向市府反映,但行徑依舊。 憤怒的市民,當然只有邊開車邊嗆「三字經」,唱「五言詩」,並不忘「迴向」給市府。 為政,不外乎站在市民百姓的同理心,中山博愛便道之拆除作業,市長是有給市民溫暖的,值得按讚。 而有關陳市長的操守及形象,在市民內心深處長久的三溫暖激盪,亦正好給有心從政者一個警惕;尤其長久以來劣跡斑斑的政黨,如果只是光喊口號要「重返執政」,豈能掃除給高雄人積垢已久之陰霾?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21-03-04
騎在虎背上的國民黨

騎在虎背上的國民黨

為了萊豬抗爭,老K黨立委,動不動扛粉紅豬上立院;但是,現在不扛豬了,卻聽說轉而將「黨中央」如豬一樣綁架。 只是黨主席猶身兼立委身分,這主席莫非竟成兩面人?拙劣的策略,終於要付出代價,是續扛粉紅豬上議場?還是綁架「黨中央豬」?父子騎驢進城的結果,黨主席可能會被選擇扛上山頭! 為了黨的這矛盾抗爭策略,現在老K黨的地方縣市,為了延續黨的手段,制定「零檢出」的自治條例,還明定「不得運送」,企圖地方包圍中央,無限上綱,差點沒搞獨立。   雷聲有夠大,現在可能發現自我矛盾,行不通了,一說「不設攔檢站」了,一說就「遵守中央法規」,雨點馬上限縮了;那廿二縣市之其餘縣市呢?這不是有無牴觸中央法規,釋不釋憲之問題,而是自己縣市就七嘴八舌,映照先前的立院議事堂丟豬雜事件,現在老K黨這萊豬抗爭策略,可能自己滿臉豆花了。 而擺在後面的,還有今年八月的公投議題,如果未妥善善後,恐怕才是重傷之重;看來看去,這廿二縣市的自治條例,大概僅是為公投先放個下台階,還真歹戲拖棚。 本來萊豬吃不吃,理該交給百姓定奪,老K黨卻硬要搶先代為「嘗鮮」試味;百姓要不要吃麵尚在未定之天,老K黨兀自喊燒喊毒。 如果美豬口味真不合台灣人胃口,如果今年八月以前,真的沒半家廠商願進口,那老K黨喊了老半天狼來了,到時恐怕還不只「公投」的如何下台而已,就只有硬著頭皮,換成去趕狼入城了吧!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21-01-02
泥塑的「祖國」

泥塑的「祖國」

疆獨、藏獨、蒙獨、港獨、台獨,現在的「祖國」,無處不獨,套句賣菜郎的話,從來沒有像現在一樣「風雨飄搖」。 情勢再這樣下去,緊接著,會不會是川獨、桂獨、東北獨?獨得讓習皇倉皇失措! 「祖國」被台灣李明哲、鄭宇欽、李孟居之輩,主張「分裂國土」,做了對祖國「有傷害」的行為,於是像泥土遇水般裂解,這是李明哲等人被強加的原罪。 (取自網路、BBC、資料照)     祖國的被「四面八方獨」,是祖國太脆弱了?還是李明哲、鄭宇欽、李孟居之輩神力無窮?像切格瓦拉天生革命家,有到處搧風點火的能力! 但僅因視察深圳特區四十週年,中國就下令「無人機」數天不得升空,最好習皇這趟南巡不要受點風寒,否則,難保過幾天「無人機」亦被認罪。 輸出病毒,搞戰狼外交,終招來舉世各國大反彈,現在,這個國家就只有靠自我催眠,是個愛好和平的民族,沒有侵略他人的基因,將一切的一切甩鍋「台諜」。 眾所周知,習皇絕非有被迫害妄想症,這祖國四面八方被獨固是事實,但甩鍋「台諜」則是居心叵測;台灣揚名在外的是「護國神積」,絕非台諜,如此吹捧,台諜定會嚇出一身冷汗。 現在,面對二○二五強國夢夢碎,又羞於啟齒攀交台灣的「護國神積」,大概只有耍弄耍弄台諜,聊以自慰。 至於神經大條,吃了眼前虧的李明哲、鄭宇欽、李孟居們,看來不慎落入他人手中,就阿Q點吧,好歹這祖國搞不好,過沒兩三天真垮了,您等可是與革命家切格瓦拉永留名,大概就是孫大寇之輩分。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20-10-17
律師笑談國民法官

律師笑談國民法官

以經濟的角度來檢視,國民法官法僅多花費一千元,怎麼說?刑事訴訟新增交叉詰問程序後,節省了一位「二百塊公訴人」,現在國民法官法新增了六個「二百塊法官」,兩相核減,多花一千元,俗啦! 對於司改如斯重大的工程,及民間對司改之殷殷期盼,小英已作交代,繳卷了。 立法院22日臨時會,主席游錫堃敲下議事槌,宣告三讀通過國民法官法。(記者叢昌瑾攝)   早期的刑事程序,法官請在庭公訴人陳述起訴要旨,公訴人即起稱:如起訴狀所載;辯論程序時,審判長請公訴人論告,其又起稱:請依法論科。有些公訴人還懶得站起來,有些打瞌睡中,不知回應,甚至有些還得要審判長命庭丁去三催四請,到庭後仍然氣怫怫! 但這些程序上之瑕疵,都無礙。蓋有個專門造文書的書記官,反正兩粒公費刻好的橡皮章一蓋,連「二百塊」都省了,難怪不久那位「二百塊」演員老兄失業了。 他馬的大總統,可是哈佛法學博士,到法庭都坐錯位子了;現在年滿二十三歲國民,都可幹「國民法官」,除了扮「二百塊演員」,充當橡皮圖章外,能幹啥!如果這樣的「法官」就能斷案,持這樣看法的官員,還真「恐龍」。 依制度設計,職業法官是法官,國民法官亦是法官,故而「票票等值」,而既然硬推此制,為擔心國民法官的「白痴程度」,現在社會上充塞著「流浪律師」,起碼有相當法律程度,國民法官的「貨源」,為何不往這方面填補? 至於立法院外那群哀號抗議者,就只有繼續加油囉,畢竟,今天是台灣司法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不,不是「最黑暗」,而是更黑暗。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20-07-24
土皇帝「韓德塞」

土皇帝「韓德塞」

中共為了一個「武漢」肺炎,猛甩鍋,臭腳尻怕人摀;但是現在有一個人,似乎急著將這名堂搶來使弄,這病毒似已快演變成「高雄肺炎」了。 賣菜郎說高雄疫情「迫在眉睫」,見鬼!雞毛還真當起令箭,高雄如有什麼疫情,火燒屁股的是「政治疫情」,他老兄針對政治疫情已「超前部署」幾回了,眼看著部署歸部署,仍將面臨六月六日斷腸時,這不迫在眉睫,什麼叫迫在眉睫? 他嘴說,高雄疫情迫在眉睫,立即要步武漢後塵,想來個「封城」;這一招半式,亦像極「譚阿塞」,國際間所有聲音要他下台,他老兄賴著不走,厚臉皮說他正急著救人,不要再繼續貽禍世界衛生就萬幸了。世上活人幹譙,而被他貽誤疫情害死的十餘萬冤魂,非拉他下地獄不可。 誰還敢請鬼取藥單?現今世界各國疫情仍在燒,堪稱是一波接一波的現世報,托誰的福?疫毒的大流行,普世均劍指「譚阿塞帶屎」;但賣菜郎的作為竟然跟著他老兄亦步亦趨,還真「人叫不聽,鬼帶就哢哢走」。 他老兄剛當選時,才被一個天狗熱搞得暈頭轉向,南下幫忙的行政院副院長,不是還被問「高雄,為何會有登革熱」嗎?這跟那個昏庸的晉惠帝問「何不食肉糜」,可有差別? 說來說去,賣菜郎懂得「防疫」之道嗎?也許,我們這樣問,自己都有一點像晉惠帝了!這是不是就是王淺秋說的:讓他做做看嘛!「封城」還真當兒戲! 是該告訴他,高雄不是武漢,這裡不是中國湖北,但你如果膽敢逆時中硬搞「封城」,高雄人是會起來革命的。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20-04-25
司法大宅院雜草叢生

司法大宅院雜草叢生

司法庭院深深,外界深不可測,當然繪聲繪影。 司法宅院內,庭園既已荒蕪,當然雜草叢生,這時候,桃園地院再冒出一叢,亦不奇怪,百姓可能亦沒多少興趣了。 先前,台東地院郭姓法官,因與同院鄰舍法官恩怨情仇,於是判決內,天龍八部一番;當時,我們就甚為期待,看看哪天,會不會有位天兵法官,因為追不到女朋友,因愛生恨,在他的判決文內,天天連載宛如「白色巨塔」內的風花雪月,這種巨作,遲早誕生。 台東地院法官郭玉林。(取自內政部官網)   令人痛心的,乃是誰放任司法大宅院雜草叢生,荒煙蔓草到你一誤入,竟即被吞食—何法官此舉,難道不是聯手同院法官痛扁百姓一番? 這些叢生的雜草看了只讓人心煩。可惡的是,桃園地院竟有如此這般的「同事法官」!「自訴提告對方涉嫌偽造文書」,僅首次開庭,對造被告請假未到,即拘提伺候,而監委約詢承辦法官,一句係「依法處理」了事。 桃園地方法院法官何宇宸押人取供、擔任妻子訴訟代理人,監委高涌誠(右)、楊芳玲(左)提案彈劾,監察院昨以13:0通過。(記者廖振輝攝)     這位偉大的法官,你究竟依啥法,可否相告?我們才疏學淺,還真丈二金剛摸不著腦門。都已當街拉客了,還皇后的貞操不容懷疑,那皇后的臭屁股,可否摀鼻? 這種司法爛草莓劇,可在司法大宅院內一再鋪梗,報復惡整百姓,而司法官員相互痛快取樂,難道不是院內長官的縱容? 如果今天不是承辦該事件的民、刑二位法官幫閒,主事者何法官敢如此囂張?這兩位法官無異抓著對造當事人,讓何法官上下其手,而不敢吭聲! 倒是高、楊兩位監委,竟亦似對這兩位法官的「依法處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若是如此,我們幹嘛還指怪小英總統「溫吞」? 敬告兩位監委大人,請莫忘初衷。當監委可不是沐猴而冠,搞「司法改革」,叮嚀、要求司法院進行職務監督有用?請戒慎。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20-03-26
政治瘟疫

政治瘟疫

  疫情漫燒之際,老共軍機竟在台灣後門偷窺,日前又在前院徘徊;繼之,引來美機、美艦的大動作,老百姓當然不明就裡,但不尋常,一定大有文章。 報上消息,說老共飛機竟然鎖定我升空驅離的戰機!共軍放著老巢死了多少人不管,習大大要他們打贏這場「人民的戰爭」,共軍竟陽奉陰違?當然不是,只要是瘟疫,是會漫開傳染的,他們的實驗室早就有答案,動物會傳染給人類;則武漢肺炎演變成「政治肺炎」,不足為奇。 WHO譚德塞那廝的窩囊廢們,一再幫老共張羅遮羞布,防疫沒能,說詞顛三倒四,美化習大大做了大功德,卻警告世界各國快付錢,否則將有三分之二人類會被感染。 於是WHO整體裝智昏,看著台灣被欺侮,企圖把台灣關進中國鐵幕黑牢;接著越南、菲律賓、模里西斯相繼對台灣拒絕往來,看來,台灣快被「封島」了。疫情確診數字,僅在二十上下徘徊的台灣,竟然受如是對待,此非政治瘟疫,啥叫政治瘟疫? 無獨有偶,台灣內部亦有一群人,大概可以他馬的為代表,此人防疫的「豐功偉業」不提亦罷,這次武肺疫情,他先是在口罩上作文章罵執政黨,他要不開口,沒人會想起,但他一開口,讓人馬上想起特別費案,要非余文頂下,當時就已被「胸罩」事件洩了底,大概他馬的,一輩子就是罩不住!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20-02-22
520她還敢談司改?

520她還敢談司改?

二○一六小英初當選,對於司改的演說,贏得滿滿的掌聲。二○二○連任了,五二○她還敢談司改嗎? 別以為陳師孟監委辭職,就沒事了。監委選前約詢法官的動作,他說不希望各參選人拿這操作選舉;反之,由司改的本質來說,於選舉之際照掀開,應亦有弦外之音。就是期待,也看看那一參選人敢接這燙手山芋。很遺憾,大家都躲得遠遠的! 陳監委不是被法官的連署逼退,而是被有權力的人置身事外,心寒不知為何而戰。司法改革幾次了,於今沉淪依舊,歷來有權力的人,像「值日生」般,依序輪值,身為和尚,連鐘亦忘了敲。 針對約詢法官風波,監委陳師孟(左)指出「唯一有權力終結這場鬧劇的人,顯然打算置身事外」,有監委認為是在暗批監察院長張博雅(右)。圖為二〇一八年一月陳到監院報到,張表達歡迎並致贈紀念品。(資料照)   選前丟出這槍、拋出這砲,沒參選人敢撿,正好印證四年司改一事無成。 陳監委退場,沒有像一堆政客說什麼「美好的一仗已打完了」,相反地,他代替公民告訴這個執政者:司改的灘頭堡仍待攻占,不是藍綠,是是非。監督的眼睛仍持續盯著,以後,就司法自己去面對公民百姓了。 以這個洩密案來看,唐法官僅是曾經下過判決者之一,她這個「見解」雖不是「異端邪說」,但確實僅是一己之說。如果以唐玥比較李全教,當時的賴市長拒入議會,誰不知他於法不合,但後來證明議長入獄且失格。 司法在等什麼?等公民百姓再怒吼?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20-01-23
賣菜郎!昨夜處男沒?

賣菜郎!昨夜處男沒?

佳芬姊很哀怨,都三個孩子了,結婚廿餘年,郎君在外的事情豈會不清楚!但是這是政壇客套話,要非「王小姐」提點,她沒生氣的機會。 媒體指出,本名王安莉的王小姐購買新莊房產簽約前,履約專戶曾有一筆600萬資金匯入,金流證實輾轉來自韓國瑜(見圖)。(資料照,記者塗建榮攝)   在總統選舉辯論會上,賣菜郎信誓旦旦,他心中有神,從來不抱女人;抱怨媒體,為何不問他幾歲時,沒了處男身。 這媒體該罵,失職!尤其三個孩子的爹了,還從不抱女人,媒體該知道,賣菜郎所謂的男女授受分際,絕非抱與不抱的問題,他有另套標準。 簡言之,他的處男觀,是按夜來品評的,譬如說,媒體應該這樣問:市長大人,昨夜處男否?可惜啦!這家媒體錯過此次,到底要何年何月再遇上這樣百年難得一見的政治奇才? 另位輩分頗高的媒體人,倒不認為他是「難得一見的政治奇才」,咬定他「望之不似人君」,也許政治奇才的正解,就是「不似人君」,倒不用太計較。 同樣是媒體人,政治奇才拿來作「似不似人君」的比擬評斷,又怎麼會「沒有水準」的媒體呢? 罵民進黨是豬八戒治國,為什麼說成豬八戒治國?老想不懂;而罵人之前是否該先照照鏡子?站在佳芬姊與王家妹子之前,他是十足的豬八戒—裡外不是人。 選情還真是告急了,諸君可知,是什麼東西急了會跳牆?不分青紅皂白亂咬人的,又是什麼東西?請搞清楚,要選就要對選民有交代,對選民負責,政策發表會亦好,辯論會亦罷,不是讓你站在高崗上,胡亂吠幾聲,吹狗螺的! 當市長,不甩市議會;不理會市民,位子可以棄若敝屣;選總統,有機會上台暢談抱負,卻又拿來亂吠罵街,目空一切「恁爸尚大」,他告訴選民「總統」是啥東西?恁爸不在乎! 堂堂一個辯論會下來,竟搞成這樣的德性,可惜啦!賣菜郎!可惜啦!國民黨!可惜啦!台灣!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20-01-05
律師談監委約詢法官

律師談監委約詢法官

位列五院之一的監察院,之所以淪為「煎茶院」,就是溯自中華民國以降,一世紀以來均在泡茶、混吃等死。已經想不起來,它曾做了什麼事。 當初溫吞小英,將陳師孟監委放在這個位子,應原亦料想反正他起不了啥作用,任憑武功高強,將你泡在這個醬缸裡,頂多偶爾飄些發酵味,連搔癢屁眼的能耐都沒有。 現在聽說陳監委即將約詢唐玥法官,審、檢協會馬上發起連署遮羞,還真此地無銀三百兩。報上說已有超過六十%連署,好似法官們都要反了。其實,所謂的「連署」,文章多得是,連司法院長都出聲了,只要這單子,法院院長或首席大名掛在上面,其他人好意思不依序填押? 前總統馬英九洩密案已無罪定讞,監委將於明年大選後的一月十六日,約詢曾審理馬案的台北地院法官唐玥。(資料照)     我們始終認為,所謂的司法改革,包括此次監委的約詢,均是在為優質的司法及司法工作人員平反。畢竟一個正派的司法工作者,沒人忍心看他們成為過街老鼠。約詢應該是撈老鼠屎的動作。 而皇后的貞潔不容懷疑,那恐怕是皇后被戴上貞操帶年代的思想;當國王的老婆都已穿上情趣丁字褲時,就別再拿這來讓人掉牙了。 這個事件,肇因於四個字「院際協調」。簡單的說,立法院的老王,搞上了行政院的小三,是否要勞駕他馬的大總統「院際協調」!一群衛道者說,此舉毀憲亂紀,包括馬大總統,但怕的是,他在講他自己。 往昔有些摘奸發伏的司法判決,判決中入罪的字眼就是「舞文弄墨」,這些冤判文,當然無法如列為「判例」之「見解獨到」。 自由心證,法為其定有明文,既設有專條,足見並非漫無邊際,而且是環環相扣。法匠就罷了,如果是真正的法官,應懂這是道德境界的「良心好條」,使用不當,夜晚良心是會來算帳的。 唐玥法官下判決前,既然早已自知平衡心境,早知社會上會有另類之眼光與看法,這是她自己坦言的,就應有勇氣去面對監委的檢視、評斷,為妳的「見解獨到」力爭。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19-12-25
群魔終於CARE了

群魔終於CARE了

沒生過小孩的女人、不懂照顧小孩,衰尾查某、不是女人等,這些政見,就勉強列為這些政治小丑的見解吧!要不,這些人還有政見嗎?讓人納悶的是,為何學者身分的「善後先生」,政治老狐狸的「白賊七」,竟亦跟著話亂說、排隊跳崖? 吳敦義為國民黨立委候選人站台,受訪時被問及是否要為講出「衰尾查某」道歉?吳敦義則回應「我沒有講查某喔」!(資料照)     更讓人無法理解的是,一個個藍營沒生過小孩的女人,竟亦照單全收,加碼跟進,加總他(她)們那張嘴,還好兩蔣掛了,否則差不多被誣為是「女巫」等級的小英,會被推上斷頭台。 而賣菜郎不改其叫賣嘴臉,在那個如此重要的政見發表會上,繼續喊賣他的草包,除了哀號三聲「中華民國萬歲」外,兩袴空空。 「讀訓」老蔣的話,老人家老早就告訴你,中華民國已不存在了,到二○一九如今,賣菜郎眼前卻仍有「中華民國」,若非昨晚酒喝多了,兩眼昏花,八成中華民國已然殭屍返魂,躍然於他眼前。如果是殭屍豈止可以萬歲,萬世沉淪地獄亦可。 這是哪門子的選舉?國共兩黨沆瀣一氣,共產黨假民主,高舉民主來擾亂民主;國民黨則利用選舉來唬弄選舉。反正選舉嘛,選舉支票不算支票,他馬的如是說。 難怪一個市長,上任後除了拉了一堆屎以外,沒幹啥事,竟跑去選總統了,放著高雄市民千呼萬喚,就是置若罔聞,選舉支票是啥物! WECARE WECARE WECARE,不信郎心喚不回,市長大人回應的態度,跟多年前老共的「誰理你們」,差堪比擬。但現在他「回防」了,市長大人亦CARE了,難怪一二二一他亦共襄盛舉CARE起來。 原來,怕被罷免,市長會CARE。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19-12-23
邦交國歸零 絕對是好事

邦交國歸零 絕對是好事

  老蔣敗逃來台後,還自認為正朔,把持中華民國不放,這已不符邏輯,但他還自欺欺人,標舉漢賊不兩立,這錯誤公式沿用的結果,終於中華民國的外交節節敗退,終將歸零。 說老蔣昏聵,亦可對應列強如美國,台灣地位始終未定,這江湖老千卻巴著不捨這張牌,亦玩著不合邏輯的牌局,如果早將台灣的身分定位,老美會面臨如今之窘境? 既然是區分為漢與賊,為何不能兩立?台灣與中國早該一邊一國,名正而言順;分明台灣是個獨立國家,為何美國只將它當成擋箭牌?難怪於外交戰場上被摧枯拉朽。 可惜的是,時局至今,牌局既到北風北,執政黨仍然漢賊不兩立下去,也許他們矢口否認,但卻仍規規矩矩的站上去,一次次被砍頭。 中華民國的邦交國「歸零」,絕對是好事。已經不存在的國家,難道不該辦個告別式讓人送終?何苦成天搞失蹤?流浪國際社會! 外交部長吳釗燮晚間6點半召開記者會宣布與索羅門斷交。(資料照)   沒有新芽的枝頭豈會有新蕊?若然新生的台灣一誕生,落地一哭,這一切定然改觀。民進黨的台灣,應該是個有活力的新國家,不要再跟隨過時人物,玩那了無新意的老把戲。 什麼是了無新意的老把戲?就是不管誰是「漢」,誰是「賊」,兩個自認聰明的人拚命撒錢,任由那個需索者算錢算到手酸!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19-09-18
這兩個人…

這兩個人…

國民黨吳敦義主席,到底自己選不選,十日終於被逼出答案,但說話卻是吞吞吐吐,連「萬分之一」亦不可得,真是好生不願意,到底該不該去香港砸「鐵板神算」的招牌,吳主席該考慮。 另一個黨中央,遊戲規則亦如兒戲,幹嘛如此費事?小英不是不畏戰!全台灣人都快吐血,中執委卻可全部無異議通過。這得票率,比習大大的九十九%還漂亮;跟早年老K黨的「全部起立鼓掌」通過相同。 其實可以更簡單,你看電影神鬼戰士,羅素.克洛演的主角就被圍起來「放血」再給戰,何須縛手縛腳,小英亦不用畏戰。而這樣搞,會不會丟人現眼?倒是無足掛慮,神鬼戰士不就是光天化日,在眾目睽睽下搬演! 除非背後真的有隻手在操弄,否則這個幫派,真的有個「尚黑中央」。一再放任修改有利於己的規則、時程,卻恥言「尊重」,是嫌對手被「放血」還不夠嗎? 這兩個幫派的要人,搞成今天的醜態百出,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因看到自己民調低,一一二四選贏的,跟選輸的民調都低,這倒奇怪,足證醜態源自心態—都想做大官! 兩個人都想做大官,都肖想選總統,包裝的口號是為台灣二三○○萬人,但台灣人卻不甩,民調低是答案。 尚黑中央的這一群幫閒,只顧著一己利益,迴護這盆溫室的花朵,不給戰,這不正落入先前「空心菜」之譏嗎?「特首」或許可用協調的,可用喬的,但台灣的總統除了選戰,還是選戰! 好似台灣民間的野台戲,鋼管女郎在上邊賣力的耍舞,主持人亦喊得漫天價響,但台下觀眾沒一隻。這時,如果還耍嘴皮「民調是死的」,那這戲就是農曆七月墓仔埔普渡—見鬼。 初選的大戲鑼鼓正喧天,既然要參加初選,怎可能退選?協調甚麼?就拿黨來陪葬吧,期程也許可以延到年底,反正要陪葬鮮貨好些。 至於無法起死回生的民調,就有請茅山道士來超渡了!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19-04-12
評許宗力

評許宗力

司法院長許宗力為他的司法表現認同低民調沮喪,問題是坐上這個位置後,他做了什麼? 司法的亟需改革,僅從小英總統的改革承諾談話,獲得的掌聲,已知答案。忝為法界工作的小園丁,當時我們即認為,這是很奇怪的現象,百姓對司法是怨聲載道,而法界中不乏聰明才智之輩,但整個法界內部,竟然似乎始終沒有內省的功夫,大夥兒呆坐在那,等著人家磨刀霍霍。 日前,尤英夫大律師認為,比起以前,貪污司法官大大減少了,他似肯定這就是司法的進步。其實,收賄貪污減少的原因有很多,單單百姓司法常識進化了,讓司法官不敢收,就是一大原因,所以這無法與司法進步劃上等號。而所謂百姓對司法的觀感與要求,如僅是如此,則皇后的貞操不容懷疑,則有關在英國社會,如有人懷疑法官收錢,那真是不可思議的事情,試問這中間落差有多大? 司改,絕不僅在法官的不收賄賂,而當今法界之不知自我檢討,其因亦恐怕在此。一個國家的司法大家長,對於司法環境有無需要大力改革,如何改革,竟然如此的麻木不仁,已非僅末梢神經的麻痺,而是司法腦中樞神經的病變。 承諾司法改革,掌聲回響的大音量,跟目前小英總統持續低民調,這其中一定有絕大的關係,這亦可以回頭檢視賴清德甘冒背法,怒槓台南市議會,卻仍獲得高評價的原因。 沮喪是懦夫的態度,有病就送醫,沒能力就下台,任何人都一樣,短短人生,沒多少時間丟臉! 改革不可欠缺「清瘡」的力量,司法之劍何妨劍指自己。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19-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