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觀點

用最簡單的方式解釋藻礁爭議

用最簡單的方式解釋藻礁爭議

用最簡單的方式來解釋藻礁爭議。 2012年起,在成功阻擋觀音煉油廠後,綠黨在內的環保團體開始爭取在觀新藻礁,也就是大潭電廠南方的區域設置保護區,鄭文燦、蔡英文也承諾設置。市府也確實在觀音、新屋藻礁區設置觀新藻礁生態系野生動物保護區,兌現了他的競選承諾。 #保育觀新藻礁的承諾已兌現 今天有爭議的部分,在大潭電廠旁的觀塘工業港,這個部分早在1999年國民黨時代就通過環評,一開始根本沒人注意到有藻礁,陳由豪捲款700億潛逃後一直都沒有開發,直到這兩三年,才發現這邊也有部分藻礁生態。 #國民黨規畫開發232公頃 事實上,馬英九、吳志揚時代就規劃在此興建「232公頃」的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碼頭就填土做在藻礁上,今天出來抗議的國民黨議員、立委當時一點意見都沒有。 而綠黨,是第一個在官方會議中表達疑慮的政黨。 民進黨上台後,經過環保團體抗議與協調,中油不斷地縮減開發範圍,讓管線架空通過,碼頭避開藻礁區,即使是15米深的下面的藻礁都避免經過。 #民進黨協調後僅開發23公頃 在雙方妥協後,環評僅通過開發23公頃,只有國民黨規劃的1/10,才在非常爭議的狀況下通過這個還差案,但通過後卻引發這兩天的爭議。 #綠黨提出過好幾個替代方案 而在過程中,綠黨也向中油提出多項建議的替代方案,並要求中油提出可行性評估報告。 例如台北港方案,可行性研究後發現海管會經過海底、海岸,破壞的藻礁只會少一點點。如果選擇走陸管,大園、蘆竹、林口地區的議員、居民表達強烈反對,如果開挖防風林,不但須砍除大量樹木,影響到海岸林鳥類生態、許厝港濕地,影響候鳥的棲息環境。 手心手背都是肉,沒有一個發電方式不會對環境造成影響,要找到經濟、環保的平衡點真的沒那麼簡單。 #綠黨呼籲民進黨暫緩開發並保留討論空間 粗糙的程序問題當然可以去爭議,說完全不會破壞藻礁也是騙人的,未來大潭藻礁的保育當然也可以被討論,未來是否蓋在這裡、如何減少對藻礁的影響,我覺得政府更需要繼續跟社會溝通,而不是避而不談。 目前的結果,綠黨當然無法接受。 但我們必須先釐清事實、看見真相,才不會被政治口水模糊焦點,讓民粹影響專業判斷。作為綠黨議員,我特別寫篇文章跟市民報告,並不是要為民進黨政府的決定護航,而是希望大家可以快速的理解整個案件的過程。 懇請大家協助分享、並參與討論,跟我們一起為台灣的未來能源政策、為下一代做出負責任的決定。 請留言告訴我,你的想法是?
王浩宇 2018-10-09
「觀塘」案工程面積降到「23公頃」

「觀塘」案工程面積降到「23公頃」

「觀塘天然氣第三接收站」案,是牽涉台灣天然氣發電的重大經濟案件,但是...but... 馬英九任總統、吳志揚任縣長時期規劃,面積「232公頃」,注意喔...是「232公頃」,碼頭就填土做在藻礁上。 當時的國民黨團表示:「zzzzzz」 當時的陳學聖:「zzzzzz」 現在賴清德行政院長,經過環境的考量,工程面積降到「23公頃」;海岸已經沒有連接在岸上,讓油水僅是架空通過;整個提案「往外推移20公尺以上」,碼頭避開藻礁區,即使是15米深的下面的藻礁都盡量避免破壞,「整個是完全不同的觀塘案」。(雖然大潭根本不是保護區,活藻礁也僅佔當地的3%),在環保和供電求取雙贏。 現在的國民黨黨團:「擺爛政府、橫柴入灶、要求報告」 現在的陳學聖:「鄭文燦出賣桃園、當選市長勒令停工」 民眾:「肖ㄟ,主張232公頃、藻礁上蓋碼頭的國民黨,抗議修正為23公頃、藻礁上不蓋碼頭的民進黨,說是為了環保,這不是看到鬼在白賊嗎?」   NEWS.LTN.COM.TW 觀塘案過關 陳學聖嗆若當選別想蓋 - 政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攸關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建置與否的觀塘環境差異影響評估案,昨在環評大會闖關成功,國民黨立委、桃園市長參選人陳學聖今嗆聲說,如果他當選市長,不會發放開工許可,會勒令讓中油停工。觀塘案昨日通過,立法院國民...  
王定宇 2018-10-09
不同的亡者,寫出一樣筆跡的字?

不同的亡者,寫出一樣筆跡的字?

剛剛看完萬華區「連署前已死亡」的連署書。 (各黨立委發函去中選會索取,都會提供;但要求公開時必須遮蔽一部份資料。) 實在很離譜。 盧秀燕領銜的連署人,有370位設籍萬華,是死後連署;郝龍斌案有394位;林德福案有381位。 其中有351位是三案都簽了。顯然盧秀燕、郝龍斌、林德福找的是同一個招魂大法師! 更玄的是,這351x3份的連署書,同一位亡者簽的3份,筆跡竟都一樣。 同一個人的3份連署書字跡相同也就罷了;怎麼還有不同的亡者,也會寫出一樣筆跡的字呀? 是了!是了! 一定是附身在同一個人身上簽的名。 以下只揭露一小部份例子為證。國民黨如果不服氣,他們說自己留有影本,可以自行比對;或由國民黨委員去向中選會索取。
周威佑 2018-10-09
什麼發電都不要 然後咧?

什麼發電都不要 然後咧?

結論講在前面,我支持非核家園,而且是2025年就要完成的非核家園。道理很簡單,因為台灣太小了、核電廠離首都也太近了,我們禁不起核災的風險,也搞不定核廢料的儲放。 大家都支持環保,但多數的人不是環境完美主義的擁護者。電力是民生所必需,也是產業發展的基礎設施,既然人人要用電,台灣又不能繼續發展核電,就要找出一條多數人可接受的路徑。  讓我們面對現實:沒有什麼完美的發電模式。核電,是承擔不起的風險;燃煤太多,怕有空汙。既然這樣,加重燃氣的發電比例,應該是比較能符合多數人接受的方向。  蔡英文總統訂下2025非核家園目標。(圖/翻攝蔡英文臉書) 最近,天然氣第三接收站,成了網路熱搜名詞。因為第三接受站的預定地靠近藻礁的保護區,部分環保團體認為如果接收站蓋下去,可能會傷害藻礁的生態,因此大力反對。  反對很簡單,反對的理由也很好找。比如說,用燃煤發電,不管用什麼超超臨界新科技機組,一樣被抗議有空汙。用太陽光電,也有人說太陽能板製造很汙染。如果用風力發電,則是說成本太貴了。換成用空汙小又穩定的天然氣發電,則是藻礁太重要,不能蓋天然氣接收站。  說到底,世界上沒有一種發電方式是完美的。如果只看缺點,當然都有理由反對。但如果什麼都不要,又要用電,天底下恐怕也沒這種好事。最後,我們還是要在這些發電方法中取捨,沒什麼秘訣,就是努力把優點最大化,讓缺點最小化,這才是公共政策的基本原則。  事實上,第三接收站的方案,已經從232公頃的大面積開發,降為23公頃的最小化方案。也就是說,現在通過的方案,已經不是當初原來的案子。生態團體的努力,已經有了回報。而關心能源轉型的環團,其實也大致接受新的方案。但因為距離選舉只有一個多月,電廠蓋不蓋?又要蓋哪座?還是引發滔天的政治口水。 當能源政策變成選舉議題,你很難期待會有人能平心靜氣的討論。但照這種什麼都反對,什麼發電方式都不行的做法,神仙來當總統,一樣沒電可用。也有環團拿出蔡英文和鄭文燦當年的保護藻礁承諾。不過,很少人知道,他們去的地方,是在聲援「觀新藻礁保留區」,跟現在大潭電廠的地點根本不同,這些批評是竹竿裝菜刀。  即使如此,為什麼還是有人無法接受新的三接方案?究其根本,就是環境完美主義作祟,不要說縮成十分之一,就算能蓋出奈米接收站,雙方恐怕仍在平行世界中對話。  照這樣的標準,汽機車都會排煙汙染,難道大家都騎腳踏車?  你不相信我,我也不接受你,現狀就這麼僵持住。但公共政策必須有所取捨,必須折衝,必須協調。不可能只要好處,不做一丁點的妥協。既然要非核家園,相應的能源結構調整,就非得選擇一個方案來做才行。  現在社會已經開始有一股力量,要讓核電再回來。他們反燃煤、反燃氣,也對綠能竭盡所能地挑剔,最終的目的是要把核電廠開好開滿,就什麼問題都解決了。但更讓人嘆氣的,其實是那群支持非核家園、抱持環境完美主義的人,什麼發電都可以反對,把自己在意的事講得跟天一樣大。他們可能沒有意識到,他們的行動可能在傷害非核家園的願景,消磨社會對於能源轉型的信心。  要是有一天,搞到核電真的復辟,那時候才來後悔,恐怕已經來不及。
王時齊 2018-10-09
柯文哲到底在怕什麼?

柯文哲到底在怕什麼?

民國黨新竹縣長參選人徐欣瑩7日將舉辦一場星光音樂 會,特別請到台北市長柯文哲(圖)拍攝影片推薦。柯 文哲也在影片中小露一手音樂才華,一 (來源 中央社) 出版美國人權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屠殺》(The Slaughter)一書中文版的蝴蝶蘭文創負責人吳祥輝,9月3日在自由時報具名刊登全版廣告;廣告中摘錄的《屠殺》第九章內容,直指台北市長柯文哲在台大醫師任內,曾涉入令人髮指的中國活摘器官買賣事宜。 面對白紙黑字的指控,柯市長當下又習慣性玩起耍嘴皮子轉移焦點的伎倆,質疑吳祥輝「只是拿錢辦事的打手」、「買廣告錢哪來」?吳祥輝則劍及履及,於9月6日赴台北地檢署告發柯文哲違反「殘害人群治罪條例」!9月12日,三立電視台播出對葛特曼的專訪,訪談中對柯文哲醫師仲介器官移植、參與議價多所質疑;柯文哲隔日答覆記者提問時表示:影片有被剪輯過,會盡全力跨海提告! 10月1日,葛特曼來台,並預告隔日召開國際記者會。由柯市長並未到機場迎接葛特曼的冷處理方式看,顯然的,柯市長已經心裡有數:葛特曼此番遠道而來,不像是為了向柯文哲市長道歉! 果不其然,葛特曼在10月2日的記者會中,親口質疑柯文哲醫師在中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移植買賣黑幕中,扮演了中間人(middleman)、葉克膜推銷員、葉克膜使用技術導師的三合一角色! 柯市長還來不及千里迢迢跨海提告,葛特曼自己倒先送上門來,現身柯市長的台北城開起國際記者會了,這,不是正中柯市長的下懷嗎?奇怪的是:柯市長怎麼忙到沒時間親赴記者會現場,來個面對面說清楚、講明白?記者會中,葛特曼一口咬定柯文哲是「騙子」,請問柯市長,是可忍、孰不可忍?記者會後,柯市長和市長夫人又同樣很忙,忙到連馬上到台北地檢署按鈴控告葛特曼的時間都沒有? 與葛特曼當面對質的機會,放棄了;喊不惜跨海提告的,連台北地檢署提告都拖泥帶水的──一副能避則避、能閃則閃的柯文哲,還語無倫次到連「我有沒有拒絕被採訪的權利」的話都說得出口,到底在怕什麼?纏鬥吳音寧那種夙夜匪懈的精神與毅力,跑哪去了? (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前副秘書長,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
張國財 2018-10-05
被中國失蹤的國際刑警組織主席

被中國失蹤的國際刑警組織主席

  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被失蹤一事,引發討論。論者認為未來可能會產生兩個負面影響,這也是習近平文革式外交的成績。歐新-埃菲社 林保華/評論家 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中國人)於9月底離開總部所在的法國里昂回到中國後宣告失蹤,導致其妻兒被迫在法國報警。有報導說他是回國後被當局逮捕,罪名不詳,可能是政法委前書記周永康的人馬,也可能有其他新問題。因為失蹤消息曝光,也有傳說他暫時獲得「自由」,但被嚴密監控中,就如一些「大老虎」失蹤後也會偶爾露面來平息外界的揣測,但最終還是判刑。中國公安部官網於7日深夜發布短訊,稱孟宏偉「涉嫌違法」,目前正接受國家監委監察調查;昨午再發布詳訊,指孟宏偉「收受賄賂、涉嫌違法」。 這個組織的主要責任為調查恐怖活動、有組織罪案、毒品、走私軍火、偷渡、清洗黑錢、兒童色情、科技罪案及貪污等大型嚴重跨國罪案。雖然沒有執法權力,可是能夠通過它進行國與國之間的合作執法。 中國最常用到這個組織的是通緝所謂的「恐怖份子」與逃亡海外的貪官。如今在國際刑警組織負責抓捕中國罪犯的最高中國官員,自己也被中國政府抓捕,只是沒有頒發紅色通緝令而已。按照成龍的說法,這才是國際大笑話。 2003年,香港中國銀行副董事長兼總裁劉金寶回北京開會被秘密逮捕而失蹤,沒有通知香港交易所,違背上市公司高層人士更動必須通知交易所以保障股東權益的規定,引發不滿。可是中國哪管這一套?類似事情還繼續發生。現在更發展到自己委任的國際組織主席也被失蹤,該組織完全不知情而可能陷於「無政府狀態」,真是令該組織情何以堪? 孟宏偉失蹤到底所為何事?他原來是中國公安部副部長,這個等級的周永康餘黨差不多已經清洗乾淨了,如果非抓他不可,何不等到任期屆滿回去再抓?在任期當中抓他,只能有兩個原因:一個是他企圖叛逃被發現;一個是他做了其他嚴重違背中國國家利益的事情而必須立即逮捕。 與此案有關的另一詭譎事件與「恐怖份子」有關。2003年中國公安部發布第一批「恐怖份子」名單,後來成為世界維吾爾大會秘書長的多里坤‧艾沙名列其中,還列入國際刑警組織的紅色通告(中國稱為「紅色通緝令」來誤導輿論)名單中,導致2009年世維大會主席熱比婭要來台灣訪問也被馬政府拒絕。當時中央社還特地採訪該組織,獲得的答覆,名單是中國給的,但是該組織沒有權力要其他國家逮捕艾沙;艾沙本人加入德國籍,德國沒有把他當恐怖份子,他在一些國家可以自由出入,但也在另一些國家出現一些麻煩。 去年11月,世界維吾爾大會選出多里坤‧艾沙為新任主席,熱比婭則榮升為世界維吾爾族最高領導人。隨著今年2月,也就是中國籍的孟宏偉擔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期間,居然撤銷了對多里坤‧艾沙的紅色通告。國際刑警組織未加解釋原因,推測可能是受到國際人權組織的壓力。然而身為主席的孟宏偉有沒有力擋?中國政府對此表示不滿,是否因此對孟宏偉新帳老帳一起算? 但是無論什麼原因,此事對未來可能會產生兩個負面影響:第一,任何一個國際組織不再安排中國官員出任負責職務,因為不知道他們何時會被失蹤而影響該組織的正常工作。第二,中國的駐外官員在提心吊膽過日子,擔心偶一不慎回去會被逮捕。 央視記者孔琳琳大鬧英國保守黨香港問題座談會,甚至動手打人,是不是因為擔心沒有出來展現「愛國」行為回國會被懲罰?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會不會因為誤判中美關係回國也被捕成為習近平的替罪羊?總之,中國駐外官員在最近一個時期都會忐忑不安,唯恐成為孟宏偉第二,像孔琳琳那樣發狂的舉動也可能因此增加。這是習近平文革式外交的成績。
林保華 2018-10-09
彭斯引用魯迅很到位

彭斯引用魯迅很到位

【彭斯引用魯迅很到位】 今天把美國副總統在哈德遜研究所的演講聽完了,這將會是歷史上很關鍵的一場演說,也確定了美國接下來對中國的態度。 彭斯引用了魯迅來描述中國人的心態,實在是巧妙又精準: "偉大的中國作家魯迅經常感嘆他的國家,曾寫道「對於異族歷來只有兩樣稱呼,一樣是禽獸,一樣是聖上」,但從沒有說「他也同我們一樣的」。今日,美國向中國伸出了我們的手。我們希望,北京很快會以行動而不是言詞作為回應,重新尊重美國。但請放心:在我們與中國的關係建立在公平、對等和尊重我們主權的基礎上之前,我們不會手下留情。" 這個古老民族的心理原型,就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因此,很勉強地要大家通通都變成中國人,以為只要是同一國人,就會同心了,但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真正的同心,必須是在每個人都有自由意志的情況,所做出的價值選擇,而不是因為「我們都是一家人」。中國人如此迷信血緣,但如果真的願意謙虛向歷史學習,就會知道,血緣,一點都不可靠。 彭斯引用魯迅的這段話,讓人想起魯迅評論中國人的「主奴互換人格」,魯迅發現,在中國,主與奴是可以互換的,「有權時無所不為,失勢時即奴性十足。」要嘛就當主子壓迫別人,要嘛就當奴才甘願被壓迫,識時務為俊傑,能屈能伸,即使做了奴才也無損阿Q大丈夫!對於自由人格、平等尊嚴,中國人只當成囈語幻念。 台灣,雖然比較自由開放,但在多人的心中,仍然存在著這樣的文化因子,在有權有勢者面前,總覺自己矮人一截,無法不卑不亢地表達自己的意見,但正因為如此,當手上握有權勢時,就特別容易濫用,面對比自己更弱勢的人,無法尊重他們的主體性,不相信他們有能力和權利,為他們自己做決定。 最終是回到,我們的力量,究竟是來自外在權勢地位,還是來自內在的尊嚴與價值。 迷戀外在權勢的人,內心往往是最脆弱,最需要被看見、被認同、被肯定的。權勢可以讓一個人呼風喚雨,那種誘惑真的很大,很迷人,希特勒、毛澤東都是這樣驕傲自戀的人,擅長操弄群眾,永遠不會認錯。 中美冷戰已經形成,接下來,也許不只是冷戰,而是熱戰,極有可能就發生在南海,會是珍珠港事件的重演,美國不會主動出擊,會是引蛇出洞,等中國按捺不住、發動攻擊,美國就有理由可以反擊。 很多人一直看好中國,比如說李開復,認為中國在AI科技上會超過美國,他在西方媒體,也有一定的聲量。李開復這類的人,在中國歷史上每回改朝換代之際,就有很多像他這樣的、類似買辦的人,因為沒有更好的出路,靠投機才能出頭。就像清國末年的袁世凱,表面上挺慈禧太后,但內心底卻要慈禧垮台,他利用這個時機收割權力。 李開復公開稱讚中國,內心底很有可能希望中共倒台,美國人不會因為他的發言看好中國,就認為他支持中國,他的發言反而可能讓中共對自己評估錯誤,更加速倒台。而且,假如中共倒台了,在政權轉移之際,像李開復這樣同時具有美國和中國背景的人,他仍會是最好的窗口、買辦,有很多發揮所長的機會。 在時下的中國,你真想要愛國、做一個忠誠的反對者,是不可能的,真的很有良心、忠言逆耳、真心為中國好的人,根本就沒有舞台,嚴重一點還會被消失。只有那種專門歌功頌德、替中共化妝的「學者」、「公知」、「網紅」們,才有可能得到發言權。 這樣一個刻意誤導人民、把資訊截斷的政權,口口聲聲說是為人民好,卻是以保護之名、行控制之實,來穩固自己的政權,然而,資訊不足的誤判,帶來的風險是很大的。 判斷一個政權,有沒有正當性,有沒有競爭力,最好的指標就是:這個國家到底為誰謀福利?人民對政權的恐懼有多大?人權有什麼保障? 美國副總統彭斯演說全文翻譯: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810050153.aspx
三際信息站 2018-10-08
國慶的迷惘,國家的追尋

國慶的迷惘,國家的追尋

  台灣的正常化國家尚未實現,慶祝國慶帶有迷惘性。省思歷史沉痾,追尋開創新的國家紀元,是權利也是責任,是文化想像也是政治作為。 國家通常有開國神話,賦予國民文化想像。但台灣是一個歷史淺短新國度,也許只有開國史話。原本一八九五年,大清割台,有台灣民主國,但未肇建成功。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二戰結束,台灣並未像世界其他被殖民地一樣獨立。前後五十年,都只是沒有充分主體性的存在。 戰後台灣,原有可能發展出兩種開國史話:一是「中華民國」從中國流亡來台的政治體,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聯合國的中國席位後,戰後從中國來的人們與台灣人民一起,經由憲法改造、脫胎換骨,形成對中國國家主權無威脅的新國家,這是雷震的救亡圖存獻議,也是中華台灣民主國的想法。如果更早於一九六○年代,彭明敏師生的台灣人民自救運動,更具意義。但中國國民黨挾持中華民國,自限困境。 另一個開國史話,應形成於從黨外運動到民進黨發展出來的國家正常化運動。民主化和獨立是核心所在。這是源於二二八事件、美麗島事件的一種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在殘餘、虛構、他者的中國,追求真實國家的努力仍在進行中。從陳水扁到蔡英文,尚未竟其功。 第一種台灣開國史話,如果形成,是以中華民國從被置之死地而生成。葡萄牙帝國在被法蘭西打敗後,流亡巴西的國王轉而再流亡法蘭西後,葡萄牙王子在巴西帶領國家獨立於葡萄牙是一個例子。蔣經國應是中華民國體制在台灣獨立轉化的可能舵手,但蔣經國未在有效有力時扮演這種角色,造成中華民國論群的難題。即使李登輝以他的接班人,也因血統成份,甚至「特殊兩國論」也未能成功。 蔣經國若推動獨立於台灣,會有某種建構之功,蔣氏家族的地位或許另有一種不同局面,台灣人民也會順應時勢。中華民國仍必須面對與中國的符號象徵和意理切割,但台灣的民主化較有奠基條件。中(華民)國人領導台灣人建構台灣的國家,是另一種歷史。 台灣人,非中(華民)國人領導的開國史話,在發展中。面臨附隨在中國國民黨的諸多上層知識精英,黨政軍特團份子的優越感作祟,相對而言,挑戰較多,困難也較大。但民主化對被掙脫殖民的本土、在地有利。這樣的開國史話較艱辛悲壯,也許是台灣人必經之路。 挾持中華民國的黨國性在台灣的少數,類殖民統治,尤其已虛構化有其困境。挾持國家構造既是其權力源,也是包袱。它的正統論既已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漢賦論失去意義,對台灣的自我重建也失去作用力。已失去第一種開國史話的言說權,只有第二條路好走。就看生活在台灣的人們了。 (作者李敏勇,詩人)
李敏勇 2018-10-09
法輪功學員談柯、葛爭議

法輪功學員談柯、葛爭議

◎ 黃耀男 拜讀「遲來的醫學倫理討論」與「醫界想的和外界不一樣?」,感觸很深。 柯文哲市長當年確為國際聞名的「葉克膜」權威,救人無數,也開創國內器官移植的標準流程,深為兩岸醫界推重,「台灣之光」當之無愧。 筆者修習法輪功十八年,在中國、台灣、美國、加拿大、澳洲、歐洲等也都有眾多修煉者,基本上都不涉足政治,然而中國共產黨政權卻以「邪教」為由,自一九九九年起開始打壓、迫害修煉者,雖經李洪志大師多次上訪解釋亦無動於衷,甚至變本加厲強摘習煉者之器官,終於導致大法弟子向全世界揭發中共政權之邪惡暴行,以謀自救,以正視聽。 柯市長任職台大醫院當年曾多次受邀訪中國醫界,以他傑出之醫術及威望,如能適時正告中國醫界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移植之殘暴惡劣,即使一時之間如對牛彈琴,久之必有暮鼓晨鐘之效,有智慧的人應該這樣做。 (作者為退休公務員,台中市民) ◎ 阿柔 由於認識台大幾位修習法輪功的老師,也因此關注到這次《屠殺》作者來台的新聞報導,發現一些有意思的現象,就是台灣媒體很少著重在「活摘器官」這四個字,而很多是用「器官移植」來鋪陳報導。這是很明顯的語意學陷阱。 活摘器官,是生死大事,可以立即引發閱聽眾強烈的正義感,以及對中共政權的厭惡;器官移植,卻是中性的,甚至是暗暗影射「救人濟世」的醫學名詞。跑新聞的學長學姊們不可能不知道中間差異,但到底是被採訪對象所欺詐而不自知,還是因為看中國臉色而刻意隱其罪過,甚至是支持柯文哲而代為美言公關?很有趣! (作者就讀台大新聞研究所,新北市民)
自由廣場 2018-10-09
柯文哲有沒有良心?

柯文哲有沒有良心?

「政治,找回良心而已」,這是柯文哲慣常愛說的話。因此,不僅是台灣人,任何有良心的人,當然可以就柯在《屠殺》書中的陳述及他面對葛特曼批判的反應,來檢視柯文哲有沒有良心? 從葛特曼的書及在台灣的公開發言來看,他並未指控柯文哲本人活摘器官,也沒有質疑柯從中牟利。葛特曼批判柯文哲是Liar(騙子)的根據,是因發現柯在二○○八年在江蘇無錫,參加由葉克膜廠商美敦力所舉辦的器官移植會議時,與他合照及把酒言歡的中國醫師,竟是已被國際證實是活摘法輪功或政治犯的器官,來轉手牟利的醫師。葛特曼認為,柯既知移植器官來自法輪功學員,卻沒有興起良心批判中共反人類的殘酷罪行,更沒有退出、還教導這些中國醫師學會使用葉克膜,這是柯文哲「最大的邪惡」所在。 再看柯文哲的反擊。他既沒有否認他在《屠殺》書中的陳述,也沒有辯駁葛特曼所指「柯明知中國醫師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卻仍和他們在一起」的事實,只針對Liar的說詞提告,但卻對葛特曼所說「柯是中間人、推銷員及教導中國醫師學會使用葉克膜」等事都沒有提告,顯見柯文哲是以「法律行動來作為選舉政治攻防」,掩飾他應該面對的良心與道德問題。 葛特曼與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自二○○六年至二○一二年間,所調查約有六萬五千位法輪功學員遭到中國活摘器官牟利的報告,已經陸續在英國、加拿大及美國國會的聽證會上發表。兩人皆曾被提名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因此以良心、法律與國際信譽而言,柯文哲拿得出甚麼高度來與葛特曼相比? 然而,柯文哲從不批判中國共產黨這個邪惡政權,也無法掩飾他面對中國活摘器官的反人類殘酷罪行時的壓抑良心、噤聲不語。柯文哲氣急敗壞提告,正是因為葛特曼拆穿柯文哲面對人類悲慘事件時,卻無召喚內心良知的行為。因此,毫無「良心」核心價值的柯文哲,豈止是Liar,其實是柯自己所說的「比較大隻的阿米巴原蟲」。 (作者為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博士生)
陳財能 2018-10-09
他最討厭人家逼他誠實

他最討厭人家逼他誠實

【他最討厭人家逼他誠實】 最近在網路上看到一個片段,出自中共官媒《人民網》與湖南衛視合作推出的《新時代學習大會》益智問答節目,節目以大專院校學生問答競賽的形式進行,並邀請中國中央黨校、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名校的專家學者擔任講評嘉賓。 在節目當中,所有的題目幾乎都圍繞在習近平以及相關中國政策方面,其中也包含不少習近平個人生平經歷的「謎題」。例如在節目中,出現一則關於習近平下放農村的題目,問到「15歲的習近平,下放到陝西梁家河時期渴望讀書,曾經徒步30里(15公里)去借書,請問那本書書名是?」正確答案是德國文豪歌德的作品《浮士德》。 這讓我想起了小時候讀到先總統 蔣公,看著魚兒往上游的激勵故事。 節目中還有參賽者「自由發揮」的橋段,由評審老師出題,讓參賽者在時間限制內作答。其中一題「什麼樣的理論才算是偉大的理論?」一名北大畢業的選手反應靈敏、行雲流水地回答:「偉大理論一定是歷史的、科學的、人民的理論,立時代之基、答時代之問、發思想之先聲、開歷史之先河.....也就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評審老師讚嘆說,不愧是北大的高材生! 這一切都令人毛骨悚然,什麼歷史啊、科學啊、人民啊,這些詞彙的意義都完全被掏空了,呼應了歐威爾的小說1984的「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 在柯P身上,看到類似的修辭:「我不講謊話,因為我說謊話也不會被處罰,怎樣失言都不會有事,就像人家說的『得天獨厚』。而且敢說直言不是因為我老實,而是我驕傲得不屑講謊話。講實話是強者的權利,雖然會面臨很多攻擊,但是一定要耐得住,會不會樹敵,I Don't Care。」 說他自己不說謊,就是一個最大的謊言。當初接受Gutmann訪問時,還沒跟中共有利害關係,所以表示他願意作證,但現在的他,和中共連上了線,為了繼續保有權力,就改口對中共作為默不吭聲,以表忠誠。 他其實大可以說「我完全不知情!」,反正Gutmann的訪談沒有錄音或錄影,能夠提供的證據只有email。但柯沒有這樣說,因為,他說不出來,他還想給自己留個餘地。柯P最常說:「我在心裡面想,但我討厭人家逼我講。」換句話說,他最討厭人家逼他誠實。 柯P的處境,好比鷸蚌相爭、漁翁得利,鷸是中共,蚌是民進黨,漁翁就是柯文哲。他靠著背後有中共要利用他,所以姿態很高,可以指控民進黨利用Gutmann抹黑他,即使,蔡英文跟賴清德都明確表示說「沒有一槍斃命的證據不要講」。民進黨和新潮流都挺他,卻還要承受他的指控,得了大便宜又賣巨嬰乖。 Gutmann是資深調查記者,在許多國家的國會的聽證會上作證,推動了器官移植相關的立法,他在乎的是全球的人道危機,以及他書中論述的詳實,根本沒有必要去針對某個人做出人身攻擊,他之所以必須指出柯文哲的前後矛盾,是因為柯的說詞改變會影響他書中內容的可信度,早知道柯文哲會變卦,當初就不會花時間訪問他了。
三際信息站 2018-10-08
中國如何開發人體經濟

中國如何開發人體經濟

  《屠殺》一書的作者葛特曼,10月2日在台灣召開記者會,使台北市長選舉,再起波瀾,從「飯後甜點」到《屠殺》,只要沾上老共的「黃金藍」金錢情色陷阱,沒有一個政治人物可以脫身,這句話出自「紐約爆料大王」郭文貴。圖為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圖/資料照,張家銘攝   以中國數位科技的運用能力,讓器官移植全面透明化,建立可以查驗的資料庫,輕而易舉,但是,讓它永遠處於黑暗地帶,卻可以帶來無限商機。 《屠殺》一書的作者葛特曼,10月2日在台灣召開記者會,使台北市長選舉,再起波瀾,從「飯後甜點」到《屠殺》,只要沾上老共的「黃金藍」金錢情色陷阱,沒有一個政治人物可以脫身,這句話出自「紐約爆料大王」郭文貴。 「屠殺」的意思,就是大規模的謀殺,只要你打開以下的網站:www.cntransplant.com,你可以看到這樣的指示;如果你打算進行器官移植,可以這樣做;上網後把個人身體健康資料寄來,說明你要進行的器官移植項目,再匯款500美元完成報名,一到二周時間,我們將可以找到可以匹配的器官,然後通知你入院時間,手術和術後照顧,價格面談,如果你不會上網,使用本中心服務電話,也可以,我們會真心替你服務,這是設在天津第一醫院,亞洲器官移植中心,招攬外國顧客的網站,亞洲器官移植中心主持者是黃中陽,他也是兼任北京武警醫院器官移植科主任,中共黨媒讚譽;他對器官移植有巨大貢獻,「亞洲器官移植中心」共有五百個床位,使用率超過90 %,但是,天津地區死刑犯每年才40個,如何對應,器官來源在哪裡呢?1998年,黃中陽用10萬人民幣,成立器官移植科,當時門可羅雀,沒想到2000年以後,業務量暴增,增蓋三棟大樓,斥資28億人民幣,被國際媒體稱為「專門為謀殺而蓋的醫院」,亞洲器官移植中心,收納來自全球想進行器官移植的人,遠自沙烏地阿拉伯也有,韓國媒體曾經披露;每年有兩萬韓國人,到這家醫院接受器官移植手術。 2016年,因為國際上各方壓力太大,網站已經撤下,現在,消費者只能找到熟悉門路的人打電話,所謂仲介者,根本無需跨海,一通電郵就可以搞定,中方的接頭者,會在指定飯店出面,帶路兼招待,葛特曼從來沒說:柯文哲帶人到中國,進行仲介器官移植,柯文哲到底要告甚麼? 設在美國的「追查國際」無國界記者,曾經打電話到這個網站,確定了中國很多醫院所進行的器官移植業務,其實是在進行殘無人道的謀殺,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或醫院,可以明確告訴移植受贈者,兩周內就可以找到匹配捐贈者,以美國來說;等待2到3年,才有捐贈這出現,因為沒有人是上帝,可以決定任何人生死的時間,或者奉獻者何時出現,何況,在西方國家,等待被拯救的受贈者,通常是捐贈者的百倍,中國捐贈者更稀有,根據中國衛生部統計,從1990年到2000年,十年來,中國器官捐贈者只有120人,死刑犯更是不公開黑數;國際特赦組織估計,中國每年被槍決者有兩千人到一萬人,但是,爆天量的器官移植病例,顯示出這裡面有鬼,並且是大大的鬼,大鬼存在黑暗間,證明了中國為了賺取利益,正在扮演上帝角色,中國早在90年代就進行器官移植,但是,中國不願接受國際器官移植資料庫的規範,公開透明接受檢驗,其實,他的地底下就有一個龐大的暗黑人體資料庫,這個資料庫由解放軍醫院掌握,被稱為「潛在的供體」,而且絕非所謂「死刑犯」,而是活生生的人,這些人以良心犯,異議人士,和關在勞教所的法輪功同修,或新疆維吾爾族居多,當醫院收到上門消費者的資料,立即動手尋找可以匹配的犯人,一旦找到匹配的時候,就是這些無辜者被謀殺的時刻,這也可以解釋為甚麼維吾爾族被迫驗血,移轉囚禁地,許多法輪功同修,在勞教所突然失蹤。 葛特曼在接受自由時報專訪時說出內心的轉折,「來台前,葛特曼接到一張電郵」,內容是2008年,柯P在中國上課內容,課程分成兩部分;上半部是心肺器官移植理論實際,下半部是專屬柯P的葉克膜培訓。這一封電郵,還有一張照片,這是柯 P在2008年無錫人民醫院這場研討會上和中國醫師的合照,背景上的海報,大辣辣寫著:「心肺移植研討會和葉克膜培訓」,葛特曼從照片中搜出了和柯 P講師合照學員,都是被點名,曾經為器官活摘操刀的中國醫師,柯P說,上課者多,他們使用葉克膜幹甚麼,不是他可以管的。這些老共轄下的醫生,不就是慕名找你去演講的嗎?柯P和上課學員合照的照片中的人物,肉搜比對一下法輪功《明慧網》所刊登的活摘器官戰犯照片,赫然在列,難怪葛特曼生氣了。 同樣這些劊子手醫生,有幾個也出現在香港「第26屆世界器官移植大會」上,2016年,香港召開一場中國主辦的「世界器官移植大會」,這場大會被國際媒體抨擊;是為了替中國活摘器官的罪惡洗白,中國醫師出席占了大多數,上台一再強調中國已經停止活摘器官的工作,完全配合國際規範,大會主辦者,就是前中國衛生部長黃潔夫,這位黨官被譽為中國器官移植之父,專門為生病的黨國高官尋找器官移植,以便延長壽命,2014年12月中,黃潔夫曾經到台灣,密會剛當選台北市長的柯P,事後,柯P告訴記者;密會內容是商討中台雙方的器官移植互惠事宜,這就奇怪了,一個中國下台部長,到底是以甚麼身分到台灣,商談器官移植合作,為何不是和台灣衛服部商談呢? 參加這次香港器官移植大會的醫師,全部是被「追查國際」組織點名,發出國際通緝,雙手染上鮮血的劊子手,總共有53人,當然,這是保守數字,單單是天津「亞洲器官移植中心」就有160位醫師,「國際追查」組織說,根據統計,中國目前從事器官移植業務醫院,有六百家之多,若包括不在衛生部管轄下的200家解放軍和武警醫院,一共865家醫院,有9500個醫師,從事過器官活摘工作,通緝這53人,根本是滄海一粟。 2016年8月18日,《新唐人》在一篇活摘器官的調查報告中,披露了訪談中承認有使用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醫生,被點名醫師如下:黃潔夫,郭燕紅,王海波,任職衛生部,無錫人民醫院肺移植創始者;陳靜瑜「照片中站在柯P旁邊」,天津第一醫院;黃中陽,莫春柏,王凱,孫超,湖北第二附屬醫院韓諒,上海復旦附屬中山醫院譚雲山,王春生「也參加2008年研討會」,北京朝揚醫院張曉東,宋靜,張強,孫岳,浙江大學第一醫院鄭樹森,鄭樹森還身兼「浙江反邪教組織」的理事長,站在第一線,直接迫害法輪功同修,中南大學附屬醫院葉啟發。 「追查國際組織」的調查記者,利用消費者掩護,以詢問者身分打電話探查,有很多被訪問醫師,承認使用法輪功同修器官,但是,葛特曼比對2008年這張柯P和學員合照相片中,被列入法輪功活摘器官的嫌疑者,超過90%。 新唐人在這篇報導中說:有一次打電話詢問,是否有法輪功學員器官,可供移植,醫院人員告訴他,如果缺貨,可以向廣東軍區總醫院調用,證明,中國解放軍管控的醫院,是器官移植開創者,更可能是真正的幕後決策和掌握者,在中國,每個軍區管控自家的醫院,充滿爭搶地盤風氣,例如湖南軍區,也會在廣東設立醫院,例如武漢解放軍309醫院,器官移植床位400床,可見軍方在活摘器官業務上,才是大本營,從這個角度來思考9月五日,郭文貴在「郭媒體」的爆料內容,就更接近事實真相了,郭文貴說:2015年,他流亡逃到美國之前,掌握一件檔案,這個檔案是有關柯P的個人報告,但是並沒有說出文件內容,只是說:「很多重要台灣人,在中國都會被監控,通常是統戰部或國台辦寫報告,唯獨柯P的報告,是由中央軍委會第七辦公廳所寫,自己查一下第七辦公廳主管業務就知道了」,原來,第七辦公廳主管解放軍醫院。 在郭文貴爆料視頻中,同時被掃到颱風尾的,另一個媒體紅人陳文茜,郭文貴說,2012年,郭文貴奉命招待陳文茜,陳文茜由鳳凰衛視劉長樂老闆,陪同到北京訪問,郭文貴接到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的來電,要他在盤古大樓招待陳文茜,郭文貴立刻拒絕,沒多久,國安部馬建副部長也來電說,上面交辦,郭文貴說:「可以驚動天子的人物,真是不簡單」。 葛特曼失望的是,柯P從勇者變成懦夫,不敢對抗邪惡中國,實在有點可惜。
洪博學 2018-10-08
​認同政治與民主危機

​認同政治與民主危機

  因應認同政治危害民主政治的治本之道,還是要回歸民主的基本原理和原則,修正、改進、健全民主政治的運作制度機制,才能有效化解認同政治威脅、傷害民主政治的世紀危機。圖/取自Pixabay 大學退休快15年了,已遠離嚴謹的學術工作,不再寫嚴謹的學術論文,只寫隨意、隨情的雜文。 1992,福山(Francis Fukuyama)發表大作《歷史終結》(《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轟動士林。一夜成名,隨他哈佛老師杭亭頓(Samuel Huntington) 成為民主政治理論大師。之後,他一帆風順,2010被史丹佛大學請去,坐上了民主學一代宗師的權威講席尊位。 歷史沒有終結 他的成名作《歷史終結》已成歷史陳跡,被很多學者批評得一文不值,連他自已都承認歷史不再如是輕易民主終結。我倒看得更遠、更樂觀,認為歷史長河地看人類文明發展,他的民主將是歷史終結點的歷史劇本,戲還沒演完,仍可能圓滿演成。 他學術著作、評論文章很多,我大多沒看。最近,他的大作《Identity: The Demand for Dignity and the Politics of Resentment》(認同:尊嚴的要求和憎恨政治),針對目前風起雲湧的認同政治(identity politics)有深刻的思考和分析。書我還沒細讀,只讀了他簡易重點論述的文章《Against Identity Politics——The New Tribalism and the Crisis of Democracy》(反駁認同政治──新的部落主義和民主危機), 發表在《Foreign Affairs》(September/October 2018)。 文章標題明確彰顯他的論述主意,他反對認同政治,認為它是新的部落主義,對民主政治有害。假如20世紀是杭亭頓說的第三波民主化的民主(法治)世紀(《The Third Wave——Democratization in the Late Twentieth Century》),21世紀可以說是重視人的自由的人權化的世紀。 福山認為,近年來自由人權的多元、多面、全球性急速擴張,造成認同政治的氾濫,把民主政治搞得手忙腳亂、分崩離析,嚴厲破壞了民主化的成功發展。很多新興民主國家,如匈牙利、波蘭、泰國、土耳其等,走回頭,專制復辟。先進民主國家,如美國、英國、奧地利、德國等,也有民粹主義崛起、破壞民主程序正常運作的現象。專制國家,如中國和俄羅斯,則越來越專制,毫無民主化的發展跡象。 21世紀是人權世紀 他指的認同政治問題,就是近年來人權主義高漲,傳統的文化、宗教、族群(種族、國族)、貧富、階級等的矛盾加劇、衝突升高外,還加上當代風雲興起的自由人權的全球化、多元化、多邊化(globalism, multiculturalism, multilateralism), 導致世界各國的移民和難民、男女、同性和中性(LGBT, #MeToo)等少數族群不同的身份、人權認知和認同,產生更多更嚴重的新的矛盾和衝突,衍生「政治正確」(political correctness)、民粹主義 (populism) 等權勢因素,互為因果,衝擊、扭曲、傷害了民主政治正常運作的價值、程序和規律,如野火燎原、越燒越猛,民主制度無法有效機制因應,困難重重,面臨崩潰危機。 這是最壞的民主危機情景(scenario)。不過,我認為在美國、澳洲、歐洲、日本、甚至南韓、印度、印尼等新舊民主國度,問題都沒那麼嚴重,不一定會如是惡劣發展。但是,把此情景放在台灣,倒滿恰當的。台灣認同政治的矛盾和衝突,比世界其他民主國家都要厲害,其面對的民主危機比其他民主國家都要嚴重。 道理簡單明白,只要稍微關心、瞭解台灣的人,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台灣的國家和國族、文化和人權、藍綠和統獨、民主與專制等切身的價值認同,都分崩離析,南轅北轍,矛盾重重,衝突不斷,慘不忍睹。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明明專制中國和民主台灣是敵我分明的兩個國家,中國用盡辦法,文攻武嚇,就是要併吞台灣,台灣經濟經竟大肆依賴中國,台灣竟有百萬人可能同時拿台灣護照和承認中國國籍的居住證,五星旗(中國國旗)可以插遍、義勇軍進行曲(中國國歌)可以唱遍台灣。台灣還有「共產廟」,天天插五星旗、唱義勇軍進行曲好幾年。連民進黨的法務部長都說,那些都是憲法保護的自由人權。台灣民主選出的總統,不敢譴責、反抗專制中國,不敢觸怒中國。也是根據憲法,她要維持兩岸「兩區」、非「兩國」關係的現狀。民選的台灣首都市長,不僅不譴責、反抗專制中國,還要「兩岸一家親」,血緣、文化認同中國。 川普視習皇帝為致命敵人 都是認同政治走火入魔、民主政治失序、失效、失能的荒謬現象。 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做的「美國第一」(America first)、「再讓美國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美國夢」,習近平的黃袍加身當皇帝,作中華民族復興的「中國夢」,英國的脫歐(Brexit),歐洲的難民潮,緬甸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翁山素姬迫害羅辛亞少數民族,台北市長柯文哲白色民粹力量的出現,都是認同政治效應發作的結果。 不像蔡英文總統和柯文哲市長,川普總統敵我分明,明確認識習皇帝帝國夢的野心和邪惡,是威脅民主政治、民主美國的致命敵人,非全面、全力抗拒不可。我認為,美中民主與專制的價值認同大戰,才是21世紀人類文明衝突的終極大戰。在此大戰中,我認為正邪分明,勝負也已歷史終結論定。 邪不侵正 認同政治會打敗、甚至消滅民主政治?我認為不會。民主世界末日的論述,是否有道理?會成真?我認為沒道理,不會成真。福山和我都沒那麼悲觀,我們都同意,因應認同政治危害民主政治的治本之道,還是要回歸民主的基本原理和原則,要針對這些日益複雜、困難的認同政治的挑戰,修正、改進、健全民主(法治)政治的運作制度機制(台灣首先要公投正名制憲),才能有效化解認同政治威脅、傷害民主政治的世紀危機。
邱垂亮 2018-10-08
給小雞們,看陳光復做這麼多(八)

給小雞們,看陳光復做這麼多(八)

如果你們關心鄉土,那麼,你們自己家鄉的縣市長才該是你們政治上破殼的第一眼,看看他的政績與為人是否合乎你的理想。 澎湖的年輕人,當你們看到故鄉的「美」與「窮」,還不敢大膽的編織美夢時,你們的陳光復縣長看到的故鄉是「美」與「希望」,以及無數的創意創新與創見。 一上任他就有完整的構想,豪情壯志大格局的規劃迥異於台灣南北大縣市的發展,他不要汙染的重工業工廠,不要有人提議的博弈貪婪,而是朝著「純淨健康的運動產業和別出心裁的觀光產業」邁進,他還要積極推介這個世外桃源給全世界高達 13 億觀光人數的貴賓,他們每一個人都是他想要服務宣傳的平民外交官,也透過這個娛樂服務逐年帶給鄉親更大的財富。這只是永續任務的開始,伊已經熱pupu歡天喜地。 天生麗質未施脂粉的「美女」 澎湖有世界級美麗的海灣,清澈的海水、黃金沙灘、七美島「雙心石滬 DOUBLE-HEART STONE TRAP」(退潮捕魚的心形石堤,古老優美又浪漫悲劇,是魚是人是愛情是婚姻?)、壯麗千古的玄武岩地景、別名沙漠蘋果的澎湖仙人掌、綠蠵龜、燕鷗、豐富的人文內涵、二崁傳統聚落、台灣歷史最悠久的廟宇天后宮、張雨生的紀念館與「我的未來不是夢」歌曲、潘安邦的舊居與「外婆的澎湖灣」歌曲、衝浪划船潛水日光浴、還有「石敢當」「竹蔑編」「糖獅」「玄武岩石雕」等民俗手工藝、以及澎湖人在自然文化低碳生態旅遊方面長期的努力,獲得國內外的讚譽。如此珍貴的海上明珠不曾好好規劃實在暴殄天物。 圖片來源:中央社 帥氣獨眼龍的基督徒縣長 陳光復在幼小學走路跌倒時被旁邊一隻公雞的爪抓壞左眼感染右眼康復無望,傷心的母親在醫院小教堂聽到聖歌,祈禱上帝讓稚兒留下一隻眼睛讀聖經,母親事後感恩又幽默地說一隻眼睛換得全家九個靈魂得救贖很划算。Hallelujah。 上教會學院的陳光復感念高俊明牧師愛台灣的心而走上政治路,儘管不盡順遂,他仍不放棄,也繼續經營澎湖仙人掌酒廠,提供失業、單親、弱勢的婦女就業機會,並且善待員工如家人。 走遍澎湖,儘管不拿香,他改以鮮花默禱致意各個場合。每天上班前他必讀聖經禱告上帝,而他心愛的澎湖也真得到祝福,因為一件大事的發生而改變了澎湖的命運,也適時引導他發展的方向。 上帝ho 伊大禮物,timing tutu 好。 辛苦外交得來不易的海灣殊榮 2009 年,駐法大使呂慶龍在一次扶輪社聚會裡將澎湖介紹給「世界最美麗海灣組織(The Most Beautiful Bays in the World, MBBW)」執行長布宜諾,花費三年時間,說服該組織修改章程,避開國籍爭議,讓澎湖在 2012 年順利成為世界最美麗海灣組織成員而與美國「舊金山灣」,及法國「聖米歇爾灣 Mont Saint-Michel and its bay」等齊名,呂慶龍說:「那天我是全世界最快樂的人!」 Merci beaucoup,ho lan 感佩ㄟ布袋戲大使。 歷經越南、塞內加爾、與柬埔寨的外交阻撓,澎湖縣政府終於在 2014 年舉辦德國柏林國際觀光旅展時領取接受會員證書,正式成為國際組織一員。 就如同所有民進黨縣市長向中國國民黨馬英九政府申請建設四處碰壁不易得到經費資助,直到 2016 年蔡英文獲任總統,貧窮縣長陳光復才敢做大夢帶領澎湖縣政府積極爭取全球年會在澎湖舉辦,而有幸獲得 2018 年國際年會在澎湖召開,澎湖的國內外觀光產業正式登場。 陳光復得快馬加鞭多管齊下,一面安排與中央合作進行多個國際會議、嘉年華活動、接待來賓等準備,一面整修澎湖老舊毀損的公共建築與基礎建設,一面要解決澎湖財政、交通、醫療、生活、物資等長期未能解決的問題。他講話樸實誠懇,領導有方,能幹又有效力,ho lan 尊敬佩服。 觀光產業+運動產業+社區特色體驗=精心打扮的「美女」 它包含每日生活的靜態與特別安排的動態,也就是由縣政府統籌設計國際水準的運動競賽與娛樂遊興節目結合在地知性的特色。筆者特地將節目名稱盡量找出承現給讀者以了解它的豐富性與大家的努力。 (一)2017夏 「澎湖國際海上花火節」結合風火輪與魔幻立體煙火。觀光人次在 2017 年突破百萬大關,舉辦各式活動賽事,如 2018 澎湖國際海上花火節。 圖片來源:中央社 2017 全球旅遊皇后選美 迎風健走 海洋美食節 鐵人三項」國際認證地方分賽 仲夏夜樂遊趣 CY1 金龜頭礮臺文化園區 篤行十村眷村文化園區 (二)2017秋冬 澎湖縣府也推出《2017 澎湖秋瘋季》系列活動,發放旅遊消費券,為秋冬淡季掀起熱潮,一系列體能挑戰的體育賽事、海洋美食節與特色遊程,高品質的旅遊享受澎湖的秋冬之美。 圖片來源:中央社 縣府安排: 第一屆觀光盃桌球比賽 挑戰漁翁島燈塔 101K 自行車騎乘 菊島澎湖跨海馬拉松 冬暖澎湖泳出健康競賽 也有適合中老年人的 全國沙灘木球錦標賽 法式滾球 國際標準舞PK賽 元宵乞龜文化、武轎踩街 國際帆船邀請賽 冬天不上班旅行節 澎湖遠航馬拉松 國際海上花火節 跳島嘉年華 天南鎖鑰秘境探索首次大公開 逆風跨海大行軍的昔日阿兵哥攜妻兒回舊營區看蛙人表演吃野戰餐 旅遊人次達 115 萬人次的歷史新高。 縣府團隊三年多來拓展觀光市場的成果有目共睹,不但旅遊人次從 90 萬到 96 萬再突破百萬到 108 萬逐年增加,寫下歷史新高,更是全國少數能做到旅遊人次正成長的縣市,在花火節之後,陸續推出「2018 海島嘉年華」各項活動,並啟動澎湖與港日韓的包機直航,可望達到 120 萬人。 澎湖縣政府主辦「2018海島嘉年華」。 圖片來源:中央社 陳光復宣布繼 2017「景觀再造年」之後,2018 年定名為「國際海灣年」。 (三)2018夏 「世界最美麗海灣組織」第 14 屆世界年會於 9 月 27 日起在澎湖舉行,本屆年會以「海洋之愛」為主題,參與年會共 23 國,50 多個城市,將近 250 位國內外城市代表齊聚一堂,首度辦理全球性具半官方性質的組織年會活動,以世界年會為核心,結合嘉年華遊行、大型晚會,串連各機關單位、團體舉辦的會展、論壇會議、國際型運動賽事等多元活動,讓嘉年華活動創造出觀光與產業經濟效益,期盼透過國際海灣城市的經驗交流,帶來更多元的海洋發展契機,拓展澎湖的國際鏈結。 這是澎湖 400 年來的大事,也是台灣的喜事,在一個半月中,澎湖展現熱情舉辦 22 場以上重要的活動,如: 國際鐵人三項 馬拉松 2018 年的 80 國「世界最美麗海灣旅遊親善大使」選拔 海洋城市博覽會 空姐團、悍馬車隊、武轎、涼傘等共同參與的踩街活動 嘉年華遊行 泳渡海灣 菊島鐵馬行 全球海洋城市博覽會 國際海灣燈光節 海灣音樂會 國際海灣地景藝術節 國際海灣之夜等晚會 「2018 寶島仲夏節 Formosa Summer Festival」澎湖最美麗海灣音樂會,由搖滾歌手范逸臣、知名創作女歌手魏如昀及音樂才女爵士女聲林宜融與多組樂團跨海登場演出。 (四)2018秋冬 《澎湖秋瘋季》包括: 2018 賞夕陽音樂會 2018 舞動澎湖灣年會國際標準舞邀請賽 菊島風箏表演賽 迎接 2019 跨年晚會 以及一系列 11 項海陸運動競賽項目接力登場: 2018 菊島觀光盃羽球 2018 國際風箏浪板邀請賽 籃球錦標賽 2018 菊島觀光盃慢速壘球 2018 亞洲盃國際小板風浪邀請賽 排球錦標賽 澎湖遠航馬拉松 菊島澎湖跨海馬拉松 2018 RS:ONE 世界錦標賽 年輕人都知道運動團隊有競爭才能炒熱氣氛有看頭更帥氣更得意。另有: 澎湖燈光節-星光海神祭 光影劇場,七彩光束在夜空中隨著音樂閃動,彷彿「精靈躍動」 西瀛虹橋燈光秀與璀璨花火點亮澎湖夜空 至於首創「互動式的海洋光樂園」,以仰面 360 度場域規劃創造出沉浸式視覺震憾的光劇饗宴,讓虹橋上的燈光隨民眾「觸摸魔幻光球」產生變化,妝點絢麗的色彩。 結合澎湖在地遊程、社區特色體驗 (五)澎湖社區深度體驗漫遊,包括【北寮漁味鮮之旅】半日遊行程,可體驗一日漁民生活,進行社區巡禮、地質風光導覽、漁村漫遊,學習延繩釣清緄、鈎餌的技巧,與品嚐加網魚料理;【漫遊菜園-魚鱗花手作】半日遊行程,走訪以牡蠣、箱網養殖維生的菜園社區,體驗內海養殖文化與魚鱗、蚵殼再利用的魚鱗花 DIY,還可品嚐新鮮牡蠣搭配澎湖麵線的絕佳滋味。 北寮的「摩西分海」的奇景,每天潮汐時間不同,可一訪踏浪而行,再登標高約 25 公尺的奎壁山,感受山海風情。 澎湖旅遊熱門景點「摩西分海」遊客量大增。 圖片來源:中央社 (六)另有【南寮農情蜜之旅】輕體驗,包括「來去補寒竹」體驗利用銀合歡及牛屎在沙地上悶燒進行控窯,重現澎湖人的孩童記憶;「花生什麼事」體驗當地蒙面女郎犁田種花生與海沙炒花生 DIY;「岩磨體驗趣」用傳統石臼將黃豆研磨成豆漿,將自己辛苦磨成的豆漿過濾後煮成豆漿或豆花,體驗結束後還可品嚐澎湖海鮮與南瓜煮成的傳統美食麵疙瘩。 南寮以咾咕石堆疊而成的「菜宅」,以菅芒草辛苦編織成的「擋風牆」,與各種農事的體驗。從南寮登船的東、北海巡航遊享受乘風御行的快感,一路欣賞錠鉤嶼、雞善嶼、鳥嶼等星羅棋布在海上的雄偉驚奇,以及燕鷗群舞天空的壯觀並領略海釣的樂趣。 (七)菊島微型藝術季「大風吹」,把三位國內外藝術家一併吹來澎湖,將在觀音亭風景區,製作三件與海風互動的地景裝置。 很可惜中國國民黨候選人攻擊這個活動只是玩樂,故意忽略它有更重要寓教於樂的使命,在讓珍貴的海灣永續長存。國內外人士齊聚開會數場次,如: 澎湖灣自然生態保育國際交通工作坊 世界最美麗海灣年會 海洋廢棄物治理研討會 澎湖漁業及海洋生態環境永續發展論壇 2018 澎湖農漁產品國際採購洽談會 澎湖研究第 18 屆學術研討會-有形及無形文化資產研討 海灣暨港灣高峰論壇 海洋環境與氣候變遷國際研討會 等等極其嚴肅的課題,這是活動的精髓,也是縣府不可鬆懈的工作,這也是為什麼陳光復要每星期去海灘撿垃圾、做污水下水道等。 這個活動期待吸引超過 10 萬人以上的觀光人潮、超過 10 億元以上的經濟效益,讓全世界看到澎湖,讓澎湖向全世界發聲。 年輕人,看出天生麗質未施脂粉的「美女」與精心打扮的「美女」兩者間的不同處吧。保護澎湖也付予更多層面的趣味性,大自然帶來的財富值得你們分享。 澎湖列島所擁有像夏威夷、邁阿密、希臘列島一樣得天獨厚潛力無窮的觀光資源等著你們愛惜與發揮。這才是起步而已。Go,Go,Go。 交通展現神通能力 (一)空中的交通運輸 澎湖居民搭乘飛機享有 7 折的離島居民票,而 65 歲以上長者搭乘飛機是以全票計價的 5 折票。2 到 11 歲的兒童搭乘飛機也享 5 折票價優惠,即 7 折票價,縣政府補助 2 成,中央加碼補助 1 成,變成半價五折。 重要假日與連續假日,陳光復請航空公司大量加班,等於縣政府包機,回航若空機到 7 成以下的載客量,縣政府補足到 7 成不讓航空公司虧本的機票損失而願意配合開飛機。有補貼後,在商言商,飛機能飛盡量飛,重大節日往往飛到晚上 11 點多。以陳光復任職第一年的農曆新年為例,就多了 8,000 多位鄉親回澎湖,確實解決大部分的交通。春節、元宵節與每一節日鮭魚返鄉帶動故鄉的經濟。這裡有陳光復的創新智慧。Good job。 假日時縣政府在每個航空公司設立服務台,建立訂票的機制,協助解決多數旅客買票的困難。縣府也爭取到遠東航空公司每班保留 2 到 3 個機位提供鄉親緊急之用,就醫或奔喪等急迫搭機需求。馬公機場更名「澎湖機場 Penghu Airport」,行銷澎湖島嶼的形象。 (二)海上的交通運輸 台北搭高鐵到嘉義轉接駁車 20 分鐘到布袋,擴展海運觀光的藍色公路,快艇從布袋 28 海哩,以船 30 節的速度,一小時到澎湖龍門港。另外加強從高雄港的台華輪,以及從台中港到澎湖 2.5 小時,尤其台中今年估計有 850 萬人潮的花博,縣府也會藉機努力宣傳將至少 40 萬觀光客也載到澎湖,從青泉崗機場只需 30 分鐘飛航。哈哈哈,真打拼 giu lan ke。 至於新臺華輪,將重新設計成極速 34 海浬、巡航速度 30 海浬、噸位 8,500 噸的客輪,已於 2018 年 1 月 30 日決標,6 月中完成委任廠商簽約,造價約新台幣 15 億元,並成功爭取中央補貼後續營運虧損,預計 2019 年開工,高雄澎湖海上交通航行時間約 2 小時 40 分,且搭乘更舒適,比現有的老舊臺華輪,航行時間將縮短近 2 個小時。 現有的舊臺華輪(圖)。 圖片來源:中央社 計畫再造一艘約 1500 噸新船,航行嘉義布袋馬公間航線,可紓解旅遊旺季一位難求的窘況,提供台澎間更便捷的海上輸運。台澎交通再創新頁,縮短航線,活絡航次大利多。 (三)島與島間的交通運輸 沒有軌道,但有需要修理的碼頭。2017 年 6 月「馬公遊艇港」正式啟航。興建小型通用跳板 11 座及赤崁、歧頭漁港浮動碼頭、2018 年 7 月底完成「大菓葉碼頭」擴建工程,「馬公-西嶼渡輪航線」展昔日風華。 澎湖共有 90 個島嶼,其中 19 個有住家,請中央必須協助讓島與島之間有安全的船隻,靠漁船慢又危機重重。由於中國因素長期封鎖海洋的發展,陳光復向中央建議,希望在海巡署國家安全的協助下推動遊艇觀光的優勢,從七美、從望安、從西嶼、從白沙五個鄉都有遊艇碼頭開放,55 個遊憩點,作跳島旅遊。世界高級的遊艇來馬公住一、兩天,第二天開船去七美,又一天到望安,再到西嶼。 全台僅 500 艘,澎湖若開放 5,000 艘遊艇,不用到香港的 20,000 艘,對台灣好,澎湖也好,陳光復誠懇建議。台灣的活力無窮,澎湖有相當國際的潛力,加以台灣遊艇的製造業是世界級的,澎湖群島的環境正好提供發展遊艇最好的巡航基地。這是陳光復另一個大願望。Hallelujah。 從馬公西濱的「天南鎖鑰老舊眷村」一帶現在都已經正式招商在經營了,「國際遊輪碼頭」的部分則由中央全力推動招商,「遊艇港」的部分陳光復縣長很自豪已招商成功,今年度開始營運,包括五星級飯店、或是國際免稅中心、國際廣場等新開發區的基礎建設都在今年啟動。 正如同韓國的濟州島與日本的島嶼都是傾全國之力在建設,澎湖有更優越的島嶼環境,理應由國家跟地方一起合作。 以前沒做,現在從陳光復開始做也極為用心做,鄉親割再ho伊四年好好完成夢想。 (四)地上的交通運輸 縣府爭取交通部公路總局補助經費,9 月已完成 40 公里道路側溝加蓋、分 2 批打造 21 輛「低地板公車」便利殘障人士的輪椅上下、大型巴士及中型巴士。 車船處新建「公車馬公總站客運轉運中心」,現有大客車 60 輛,營運路線 14 條,為學生上學及長者就醫提供服務,轉運站地下一層為停車場,地上一層為客運總站,提供鄉親舒適候車空間,地上 2 到 5 層為旅館餐飲部,設有 46 間客房。 醫療是每任縣長心中之痛 澎湖全縣有 3 家公私立醫院,診所有 92 家,均集中在馬公市,有號稱中央設立的三軍總醫院澎湖分院,另一是衛福部的澎湖醫院,但是願意長駐的醫生不足,陳光復期待經費足夠、蓋醫生宿舍讓家人願意搬過來一起住。 偏鄉和有人居住的二、三級離島總共設置有 13 個衛生室。衛生所無法添購醫院的醫療設備器材等,僅能派駐護理人員,都是「有護無醫」。一旦有民眾如果發生急、重症或是突發意外等,大都是求助於海巡艇或空警直升機來擔任緊急救護後送等,來回等候誤病情。 澎湖縣政府「醫療策略聯盟」再添生力軍,與臺北醫學大學附屬醫院(北醫大附設醫院、萬芳醫院、雙和醫院)簽訂策略聯盟,為澎湖縣政繼與高雄榮總、高醫、三軍總醫院、義大醫院、阮綜合醫院、高雄長庚醫院、高雄市牙醫師公會(守護七美鄉民眾牙齒健康)、台灣微創介入生技學會,成為澎湖縣政府合作的第 9 所醫療院所。 透過策略聯盟,遴派醫師到澎湖縣醫院及衛生所(室)開設專科門診,且持續以「釣遊並醫療」模式,到七美鄉及望安鄉提供專科診服務。 可惜解決一部分依然不徹底。陳縣長最期盼更多醫生願意在星期五、六、日前來支援星期一到星期四的醫生,以醫療車禍、胃出血、中風、心肌梗塞等急症。 縣府擁有「緊急醫療的直升機」 澎湖鄉親企盼 18 年醫療後送直升機駐地澎湖,在蔡總統上任後中央批准發包,歷經 2 次廢標、1 次流標後,終於能在陳光復任內爭取到並實現,由凌天航空得標負責緊急醫療直升機業務。 他感謝民進黨立委楊曜積極協調,議會全體議員關心支持,終於讓直昇機在 2018 年 8 月 1 日正式進駐,提供縣民緊急醫療後送、病危返鄉及交通運輸等服務。Hallelujah。 疼惜ㄟ心做長照、托育等社福 澎湖長壽者居多,主要是因吃魚與習慣走路。65 歲以上長者及身障者三節慰問金從 3000 元提高至 5000 元、75 歲以上獨居老人提供免費中餐、與晚餐。 推動長照 2.0 服務,建構全人照護,包括成立「澎湖縣長期照顧管理中心」,日間照顧中心則有 7 處,並於七美鄉辦理日間托老中心,達成全縣各鄉市皆設置日照服務中心,落實在地老化目標,社區照護據點則有 37 處,長照普及率到 8 月底達 37.3%,為全國第一。推動失能者到宅沐浴車。 中低收入獨居長者扶助餐食服務方面,今年截至 8 月底,累計服務 143,951 人次。餐盒從 65 元提高到 80 元,讓長輩們吃得營養又豐富。 公共托育服務也在今年正式在兩處國小設置社區公共托育家園,於 8 月起開始招收 0 到 2 歲的幼兒。未來將依實際需求於馬公市區等地持續佈點。 提高生育率部分,縣府鼓勵婦女生育,補助分別為第 1 胎 3 萬元、第 2 胎 5 萬元、第 3 胎以上 7 萬元,讓澎湖的新生兒出生數連三年成長,生育率 10.1% 更是全國第四高的成績。 學童營養午餐全面免費、發放大專院校學生助學金及交通券每年一萬元、7 歲以下幼童比照 65 歲以上老人享有 5 折價。 垃圾、中油湖西油庫漏油事件 因為高雄市焚化爐故障,導致垃圾無法外運,堆積在湖西轉運站的垃圾超過 3000 噸,縣府尋求中央協助,環保署也大力支持,將補助 8000 萬元經費,半年內在澎湖設置廢棄物衍生燃料(RDF)生產廠,讓垃圾可以製成燃料棒,徹底解決澎湖垃圾問題,以免設焚化爐方式。 只是此一措施全國尚無案例,為求審慎,將待雲林縣李進勇試辦後,再行評估澎湖縣執行的可行性。在此之前,則仍採行垃圾運送到本島焚化模式處理。 針對中油湖西油庫漏油事件,縣府罰 650 萬元,湖西生態池發現油花,環保局再罰 600 萬,責令中油緊急處理。中油公司表示,辦理一次性慰問金 1,800 萬元發放後,後續將依鄉親實際損害狀況進行賠償,並於 21 個月內完成整治。 污水下水道系統、與海洋保育 澎湖一直沒有污水下水道系統,家庭廢水長年直排海中,為此陳光復爭取超過 40 億元的中央補助,進行汙水下水道系統建設工程,並且縮短期程,以復育海洋資源環境。 有關海廢問題,縣府清理各類垃圾量達 1613 噸,並僱用潛水人員執行南北海域海底覆網清除,共計清除 6 萬 7,900 公尺,放流的魚苗、貝類達 2,457 萬尾(粒、隻),海龜野放累計也有 82 隻,全力展現復育海洋資源的決心。 首推全國第一本海洋保育教材「世界最美麗海灣─澎湖縣海洋 保育教材」於 2015 年起籌編,2016 學年度起首度納入澎湖各國小的綜合活動領域課程中。 世界最美麗海灣─澎湖縣海洋 保育教材。 圖片來源:截自澎湖縣海洋教育資源中心網站 2017 年 9 月第三個星期六是國際海洋淨灘日,學校對「世界最美麗海灣─澎湖縣海洋保育教材」一書有感而發,主動發起召集 32 所學校淨灘,不是縣府局處發起,是師生身體力行最好的見證。 綠能、低碳、太陽能、風力發電 行政院長賴清德 2017 年 10 月到澎湖視察時,允諾中央到 2025 年將投入 450 億元,打造澎湖成「國際、綠能、智慧、觀光、醫療島嶼」。澎湖發展低碳島,目前七美已建置智慧電網,整合太陽光電、風力發電、儲能系統,提升綠能發電比率,未來交通工具如摩托車、汽車全面改為電動,降低汽油使用量。 陳光復指出,縣府推動智慧觀光,於澎湖機場、公車總站、南/北海遊客中心與南海候船室建置 5 處智慧驛站,並於全縣 57 台公車、5 座驛站、中正路商圈及熱門景點建置免費 Wi-Fi 供民眾使用。 此外,還有「菊島低碳 4G 智慧交通創新旅遊」三處智慧共享租賃站點與 30 輛電動機車,可搭配全島已佈建的 27 處充電柱。未來期許澎湖成為國際低碳示範島,向世界發聲,朝著科技、綠能、環保、觀光 4G 城市目標邁進,帶動更多觀光人潮。 許多愛好體育運動人士期盼已久,耗資新臺幣 3.1 億元澎湖縣多功能「綜合體育館」,2018 年開工,預定於 2019 年 12 月完工,地上 3 層、地下 1 層,包含供籃球、排球項目為主的多功能球場,以及韻律舞蹈教室、跆拳道教室及兒童遊戲室等。中央建議小巨蛋與其他體育設施建在一起,增加使用量,希望前任縣長與議會多多支持。 觀光人次突破百萬、減債 7.8 億元成果獲全國第一、污水處理系統開工、達成「社福加碼、債務降低」的施政目標,這些成果都是 20 年來首見。 中國國民黨候選人詆毀陳光復團隊的努力,但是陳光復感恩民進黨中央大力相挺各種建設與活動,讓只有 3 億的地方稅收 90 億年開支的澎湖因觀光產業大大改善財政而有盈餘還債並做社福。 歡迎讀者自行求證,屬實則敬請告知親友一個三年前右眼視網膜破裂上帝再次保佑祝福的前立委的一步一腳印。 好天氣,去「大菓葉柱狀玄武岩」看沈睡千年的景致,潛水投情書到全臺唯一藝術魚礁的「海底郵筒」,替從全世界 200 多隊中贏得第三名的「講美國小軟式少棒」加油,也跟陳光復一起去海邊撿垃圾兼談天。 中華郵政發行的澎湖版「寶島風情」郵票。 圖片來源:中央社 把柯P留給台北市的年輕人吧,因為有朝一日他們要為自己跟從善用網路網軍的柯P負責。   延伸閱讀: 《怡得專欄》給柯P所謂的破殼的小雞們 《怡得專欄》給全台灣柯P所謂的破殼的小雞們,看看林右昌做得這麼多(一) 《怡得專欄》給全台灣柯P所謂的破殼的小雞們,看看魏明谷做得這麼多(二) 《怡得專欄》給全台灣柯P所謂的破殼的小雞們,看看涂醒哲做得這麼多(三) 《怡得專欄》給全台灣柯P所謂的破殼的小雞們,看看李進勇做得這麼多(四) 《怡得專欄》給全台灣柯P所謂的破殼的小雞們,看看林佳龍做得這麼多(五) 《怡得專欄》給全台灣柯P所謂的破殼的小雞們,看看游錫堃做得這麼多(六) 《怡得專欄》給全台灣柯P所謂的破殼的小雞們,看看蘇貞昌做得這麼多(七) 參考資料: 2017.9.25【新聞大解讀】面對國家!蹲點最久!澎湖縣長”陳光復”專訪 旅遊臺灣> 旅遊景點>觀光景點> 澎湖縣> 交通部觀光局 澎湖縣政府全球資訊網 陳光復- 维基百科 2018 世界最美麗海灣組織年會花絮- YouTube 第三屆澎湖秋瘋季9/27盛大登場! – YouTube 2018 世界最美麗海灣年會 – 澎湖縣政府 第三屆澎湖秋瘋季活動宣傳banner圖檔歡迎下載刊登! – 澎湖國家風景區
怡得 2018-10-08
美國副總統彭斯聲討支那檄文

美國副總統彭斯聲討支那檄文

  上月底,我們認為,習近平根本就是慈禧太后再世,正在引爆二次「八國聯軍」;才沒幾天,美國副總統彭斯聲討支那的檄文,已經從貿易戰,發展成全面性的制度與價值之爭。某些專家的「冷戰」看法,只在掩飾其嚴重性。從川普與加墨已簽署「排除支那」的「毒丸條款」,我們看到台灣獲得,可以自由跟其他國家簽署FTA的機會。從川普拉攏民主國家的動作,將創造全新的世界秩序,台灣也能展開與其他民主國家建立正式的外交關係,不用再受支那的干擾。  台灣的機會與出路,在全世界以美國為首的眾多民主國家,而不在專制的支那。這從「兩個月光景的《遠見》」(見下圖),已可得到驗證。我們猛然回顧6月底、蔡英文受訪《法新社》時,突然呼籲「國際社會一起行動,來制約支那、來減少或者遏止支那的霸權擴充」,搞不好「早就得知」此一變局的趨勢。     Remarks by Vice President Pence on the Administration’s Policy Toward China 美國之音全文翻譯 2018/10/4 11:07 A.M. EDT The Hudson Institute Washington, D.C. THE VICE PRESIDENT: Thank you, Ken, for that kind introduction. To the Members of the Board of Trustees, to Dr. Michael Pillsbury, to our distinguished guests, and to all of you who, true to your mission in this place, “think about the future in unconventional ways” –- it is an honor to be back at the Hudson Institute. For more than a half a century, this Institute has dedicated itself to “advancing global security, prosperity, and freedom.” And while Hudson’s hometowns have changed over the years, one thing has been constant: You have always advanced that vital truth, that American leadership lights the way. And today, speaking of leadership, allow me to begin by bringing greetings from a great champion of American leadership at home and abroad –- I bring greetings from the 45th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President Donald Trump. (Applause.) From early in this administration, President Trump has made our relationship with China and President Xi a priority. On April 6th of last year, President Trump welcomed President Xi to Mar-a-Lago. On November 8th of last year, President Trump traveled to Beijing, where China’s leader welcomed him warmly. Over the course of the past two years, our President has forged a strong personal relationship with the Presid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 they’ve worked closely on issues of common interest, most importantly the denuclearization of the Korean Peninsula. But I come before you today because the American people deserve to know that, as we speak, Beijing is employing a whole-of-government approach, using political, economic, and military tools, as well as propaganda, to advance its influence and benefit its interests in the United States. China is also applying this power in more proactive ways than ever before, to exert influence and interfere in the domestic policy and politics of this country. Under President Trump’s leadership, the United States has taken decisive action to respond to China with American action, applying the principles and the policies long advocated in these halls. In our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that the President Trump released last December, he described a new era of “great power competition.” Foreign nations have begun to, as we wrote, “reassert their influence regionally and globally,” and they are “contesting [America’s] geopolitical advantages and trying [in essence] to change the international order in their favor.” In this strategy, President Trump made clear that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has adopted a new approach to China. We seek a relationship grounded in fairness, reciprocity, and respect for sovereignty, and we have taken strong and swift action to achieve that goal. As the President said last year on his visit to China, in his words, “we have an opportunity to strengthe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our two countries and improve the lives of our citizens.” Our vision of the future is built on the best parts of our past, when America and China reached out to one another in a spirit of openness and friendship. When our young nation went searching in the wake of the Revolutionary War for new markets for our exports, the Chinese people welcomed American traders laden with ginseng and fur. When China suffered through indignities and exploitations during her so-called “Century of Humiliation,” America refused to join in, and advocated the “Open Door” policy, so that we could have freer trade with China, and preserve their sovereignty. When American missionaries brought the good news to China’s shores, they were moved by the rich culture of an ancient and vibrant people. And not only did they spread their faith, but those same missionaries founded some of China’s first and finest universities. When the Second World War arose, we stood together as allies in the fight against imperialism. And in that war’s aftermath, America ensured that China became a charter member of the United Nations, and a great shaper of the post-war world. But soon after it took power in 1949,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began to pursue authoritarian expansionism. It is remarkable to think that only five years after our nations had fought together, we fought each other in the mountains and valleys of the Korean Peninsula. My own father saw combat on that frontier of freedom. But not even the brutal Korean War could diminish our mutual desire to restore the ties that for so long had bound our peoples together. China’s estrangement from the United States ended in 1972, and, soon after, we re-established diplomatic relations and began to open our economies to one another, and American universities began training a new generation of Chinese engineers, business leaders, scholars, and officials. After the fall of the Soviet Union, we assumed that a free China was inevitable. Heady with optimism at the turn of the 21st Century, America agreed to give Beijing open access to our economy, and we brought China into the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Previous administrations made this choice in the hope that freedom in China would expand in all of its forms -– not just economically, but politically, with a newfound respect for classical liberal principles, private property, personal liberty, religious freedom — the entire family of human rights. But that hope has gone unfulfilled. The dream of freedom remains distant for the Chinese people. And while Beijing still pays lip service to “reform and opening,” Deng Xiaoping’s famous policy now rings hollow. Over the past 17 years, China’s GDP has grown nine-fold; it’s become the second-largest economy in the world. Much of this success was driven by American investment in China. And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has also used an arsenal of policies inconsistent with free and fair trade, including tariffs, quotas, currency manipulation, forced technology transfer, intellectual property theft, and industrial subsidies that are handed out like candy to foreign investment. These policies have built Beijing’s manufacturing base, at the expense of its competitors -– especially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China’s actions have contributed to a trade deficit with the United States that last year ran to $375 billion –- nearly half of our global trade deficit. As President Trump said just this week, in his words, “We rebuilt China” over the last 25 years. Now, through the “Made in China 2025” plan, the Communist Party has set its sights on controlling 90 percent of the world’s most advanced industries, including robotics, biotechnology, an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To win the commanding heights of the 21st century economy, Beijing has directed its bureaucrats and businesses to obtain American intellectual property –- the foundation of our economic leadership -– by any means necessary. Beijing now requires many American businesses to hand over their trade secrets as the cost of doing business in China. It also coordinates and sponsors the acquisition of American firms to gain ownership of their creations. Worst of all, Chinese security agencies have masterminded the wholesale theft of American technology –- including cutting-edge military blueprints. And using that stolen technolog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turning plowshares into swords on a massive scale. China now spends as much on its military as the rest of Asia combined, and Beijing has prioritized capabilities to erode America’s military advantages on land, at sea, in the air, and in space. China wants nothing less than to push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from the Western Pacific and attempt to prevent us from coming to the aid of our allies. But they will fail. Beijing is also using its power like never before. Chinese ships routinely patrol around the Senkaku Islands, which are administered by Japan. And while China’s leader stood in the Rose Garden at the White House in 2015 and said that his country had, and I quote, “no intention to militarize” the South China Sea, today, Beijing has deployed advanced anti-ship and anti-air missiles atop an archipelago of military bases constructed on artificial islands. China’s aggression was on display this week, when a Chinese naval vessel came within 45 yards of the USS Decatur as it conducted freedom-of-navigation operation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forcing our ship to quickly maneuver to avoid collision. Despite such reckless harassment, the United States Navy will continue to fly, sail, and operate wherever international law allows and our national interests demand. We will not be intimidated and we will not stand down. (Applause.) America had hoped that economic liberalization would bring China into a greater partnership with us and with the world. Instead, China has chosen economic aggression, which has in turn emboldened its growing military. Nor, as we had hoped, has Beijing moved toward greater freedom for its own people. For a time, Beijing inched toward greater liberty and respect for human rights. But in recent years, China has taken a sharp U-turn toward control and oppression of its own people. Today, China has built an unparalleled surveillance state, and it’s growing more expansive and intrusive – often with the help of U.S. technology. What they call 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 likewise grows higher, drastically restricting the free flow of information to the Chinese people. And by 2020, China’s rulers aim to implement an Orwellian system premised on controlling virtually every facet of human life — the so-called “Social Credit Score.” In the words of that program’s official blueprint, it will “allow the trustworthy to roam everywhere under heaven, while making it hard for the discredited to take a single step.” And when it comes to religious freedom, a new wave of persecution is crashing down on Chinese Christians, Buddhists, and Muslims. Last month, Beijing shut down one of China’s largest underground churches. Across the country, authorities are tearing down crosses, burning bibles, and imprisoning believers. And Beijing has now reached a deal with the Vatican that gives the avowedly atheist Communist Party a direct role in appointing Catholic bishops. For China’s Christians, these are desperate times. Beijing is also cracking down on Buddhism. Over the past decade, more than 150 Tibetan Buddhist monks have lit themselves on fire to protest China’s repression of their beliefs and their culture. And in Xinjiang, the Communist Party has imprisoned as many as one million Muslim Uyghurs in government camps where they endure around-the-clock brainwashing. Survivors of the camps have described their experiences as a deliberate attempt by Beijing to strangle Uyghur culture and stamp out the Muslim faith. As history attests though, a country that oppresses its own people rarely stops there. And Beijing also aims to extend its reach across the wider world. As Hudson’s own Dr. Michael Pillsbury has written, “China has opposed the actions and goals of the U.S. government. Indeed, China is building its own relationships with America’s allies and enemies that contradict any peaceful or productive intentions of Beijing.” In fact, China uses so-called “debt diplomacy” to expand its influence. Today, that country is offering hundreds of billions of dollars in infrastructure loans to governments from Asia to Africa to Europe and even Latin America. Yet the terms of those loans are opaque at best, and the benefits invariably flow overwhelmingly to Beijing. Just ask Sri Lanka, which took on massive debt to let Chinese state companies build a port of questionable commercial value. Two years ago, that country could no longer afford its payments, so Beijing pressured Sri Lanka to deliver the new port directly into Chinese hands. It may soon become a forward military base for China’s growing blue-water navy. Within our own hemisphere, Beijing has extended a lifeline to the corrupt and incompetent Maduro regime in Venezuela that’s been oppressing its own people. They pledged $5 billion in questionable loans to be repaid with oil. China is also that country’s single largest creditor, saddling the Venezuelan people with more than $50 billion in debt, even as their democracy vanishes. Beijing is also impacting some nations’ politics by providing direct support to parties and candidates who promise to accommodate China’s strategic objectives. And since last year alone,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has convinced three Latin American nations to sever ties with Taipei and recognize Beijing. These actions threaten the stability of the Taiwan Strait, and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condemns these actions. And while our administration will continue to respect our One China Policy, as reflected in the three joint communiqués and the Taiwan Relations Act, America will always believe that Taiwan’s embrace of democracy shows a better path for all the Chinese people. (Applause.) Now these are only a few of the ways that China has sought to advance its strategic interests across the world, with growing intensity and sophistication. Yet previous administrations all but ignored China’s actions. And in many cases, they abetted them. But those days are over. Under President Trump’s leadership,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has been defending our interests with renewed American strength. We’ve been making the strongest military in the history of the world stronger still. Earlier this year, President Trump signed into law the largest increase in our national defense since the days of Ronald Reagan -– $716 billion to extend the strength of the American military to every domain. We’re modernizing our nuclear arsenal. We’re fielding and developing new cutting-edge fighters and bombers. We’re building a new generation of aircraft carriers and warships. We’re investing as never before in our armed forces. And this includes initiating the process to establish the United States Space Force to ensure our continued dominance in space, and we’ve taken action to authorize increased capability in the cyber world to build deterrence against our adversaries. At President Trump’s direction, we’re also implementing tariffs on $250 billion in Chinese goods, with the highest tariffs specifically targeting the advanced industries that Beijing is trying to capture and control. And as the President has also made clear, we will levy even more tariffs, with the possibility of substantially more than doubling that number, unless a fair and reciprocal deal is made. (Applause.) These actions — exercises in American strength — have had a major impact. China’s largest stock exchange fell by 25 percent in the first nine months of this year, in large part because our administration has been standing strong against Beijing’s trade practices. As President Trump has made clear, we don’t want China’s markets to suffer. In fact, we want them to thrive. But the United States wants Beijing to pursue trade policies that are free, fair, and reciprocal. And we will continue to stand and demand that they do. (Applause.) Sadly, China’s rulers, thus far, have refused to take that path. The American people deserve to know: In response to the strong stand that President Trump has taken, Beijing is pursuing a comprehensive and coordinated campaign to undermine support for the President, our agenda, and our nation’s most cherished ideals. I want to tell you today what we know about China’s actions here at home — some of which we’ve gleaned from intelligence assessments, some of which are publicly available. But all of which are fact. As I said before, as we speak, Beijing is employing a whole-of-government approach to advance its influence and benefit its interests. It’s employing this power in more proactive and coercive ways to interfere in the domestic policies of this country and to interfere in the politics of the United States.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rewarding or coercing American businesses, movie studios, universities, think tanks, scholars, journalists, and local, state, and federal officials. And worst of all, China has initiated an unprecedented effort to influence American public opinion, the 2018 elections, and the environment leading into the 2020 presidential elections. To put it bluntly, President Trump’s leadership is working; and China wants a different American President. There can be no doubt: China is meddling in America’s democracy. As President Trump said just last week, we have, in his words, “found that China has been attempting to interfere in our upcoming [midterm] election[s].” Our intelligence community says that “China is targeting U.S. state and local governments and officials to exploit any divisions between federal and local levels on policy. It’s using wedge issues, like trade tariffs, to advance Beijing’s political influence.” In June, Beijing itself circulated a sensitive document, entitled “Propaganda and Censorship Notice.” It laid out its strategy. It stated that China must, in their words, “strike accurately and carefully, splitting apart different domestic groups”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To that end, Beijing has mobilized covert actors, front groups, and propaganda outlets to shift Americans’ perception of Chinese policy. As a senior career member of our intelligence community told me just this week, what the Russians are doing pales in comparison to what China is doing across this country. And the American people deserve to know it. Senior Chinese officials have also tried to influence business leaders to encourage them to condemn our trade actions, leveraging their desire to maintain their operations in China. In one recent example, China threatened to deny a business license for a major U.S. corporation if they refused to speak out against our administration’s policies. And when it comes to influencing the midterms, you need only look at Beijing’s tariffs in response to ours. The tariffs imposed by China to date specifically targeted industries and states that would play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2018 election. By one estimate, more than 80 percent of U.S. counties targeted by China voted for President Trump and I in 2016; now China wants to turn these voters against our administration. And China is also directly appealing to the American voters. Last week, the Chinese government paid to have a multipage supplement inserted into the Des Moines Register –- the paper of record of the home state of our Ambassador to China, and a pivotal state in 2018 and 2020. The supplement, designed to look like the news articles, cast our trade policies as reckless and harmful to Iowans. Fortunately, Americans aren’t buying it. For example, American farmers are standing with this President and are seeing real results from the strong stands that he’s taken, including this week’s U.S.-Mexico-Canada Agreement, where we’ve substantially opened North American markets to U.S. products. The USMCA is a great win for American farmers and American manufacturers. (Applause.) But China’s actions aren’t focused solely on influencing our policies and politics. Beijing is also taking steps to exploit its economic leverage, and the allure of their large marketplace, to advance its influence over American businesses. Beijing now requires American joint ventures that operate in China to establish what they call “party organizations” within their company, giving the Communist Party a voice –- and perhaps a veto -– in hiring and investment decisions. Chinese authorities have also threatened U.S. companies that depict Taiwan as a distinct geographic entity, or that stray from Chinese policy on Tibet. Beijing compelled Delta Airlines to publicly apologize for not calling Taiwan a “province of China” on its website. And it pressured Marriott to fire a U.S. employee who merely liked a tweet about Tibet. And Beijing routinely demands that Hollywood portray China in a strictly positive light. It punishes studios and producers that don’t. Beijing’s censors are quick to edit or outlaw movies that criticize China, even in minor ways. For the movie, “World War Z,” they had to cut the script’s mention of a virus because it originated in China. The movie, “Red Dawn” was digitally edited to make the villains North Korean, not Chinese. But beyond business and entertainment,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also spending billions of dollars on propaganda outlets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frankly, around the world. China Radio International now broadcasts Beijing-friendly programs on over 30 U.S. outlets, many in major American cities. The China Global Television Network reaches more than 75 million Americans, and it gets its marching orders directly from its Communist Party masters. As China’s top leader put it during a visit to the network’s headquarters, and I quote, “The media run by the Party and the government are propaganda fronts and must have the Party as their surname.” It’s for those reasons and that reality that, last month, the Department of Justice ordered that network to register as a foreign agent. The Communist Party has also threatened and detained the Chinese family members of American journalists who pry too deep. And it’s blocked the websites of U.S. media organizations and made it harder for our journalists to get visas. This happened after the New York Times published investigative reports about the wealth of some of China’s leaders. But the media isn’t the only place where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seeks to foster a culture of censorship. The same is true across academia. I mean, look no further than the Chinese Students and Scholars Association, of which there are more than 150 branches across America’s campuses. These groups help organize social events for some of the more than 430,000 Chinese nationals studying in the United States. They also alert Chinese consulates and embassies when Chinese students, and American schools, stray from the Communist Party line. At the University of Maryland, a Chinese student recently spoke at her graduation of what she called, and I quote, the “fresh air of free speech” in America. The Communist Party’s official newspaper swiftly chastised her. She became the victim of a firestorm of criticism on China’s tightly-controlled social media, and her family back home was harassed. As for the university itself, its exchange program with China — one of the nation’s most extensive — suddenly turned from a flood to a trickle. China exerts academic pressure in other ways, as well. Beijing provides generous funding to universities, think tanks, and scholars, with the understanding that they will avoid ideas that the Communist Party finds dangerous or offensive. China experts in particular know that their visas will be delayed or denied if their research contradicts Beijing’s talking points. And even scholars and groups who avoid Chinese funding are targeted by that country, as the Hudson Institute found out firsthand. After you offered to host a speaker Beijing didn’t like, your website suffered a major cyberattack, originating from Shanghai. The Hudson Institute knows better than most that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trying to undermine academic freedom and the freedom of speech in America today. These and other actions, taken as a whole, constitute an intensifying effort to shift American public opinion and policy away from the “America First” leadership of President Donald Trump. But our message to China’s rulers is this: This President will not back down. (Applause.) The American people will not be swayed. And we will continue to stand strong for our security and our economy, even as we hope for improved relations with Beijing. Our administration is going to continue to act decisively to protect America’s interests, American jobs, and American security. As we rebuild our military, we will continue to assert American interests across the Indo-Pacific. As we respond to China’s trade practices, we will continue to demand an economic relationship with China that is free, fair, and reciprocal. We will demand that Beijing break down its trade barriers, fulfill its obligations, fully open its economy — just as we have opened ours. We’ll continue to take action against Beijing until the theft of American intellectual property ends once and for all. And we will continue to stand strong until Beijing stops the predatory practice of forced technology transfer. We will protect the private property interests of American enterprise. (Applause.) And to advance our vision of a free and open Indo-Pacific, we’re building new and stronger bonds with nations that share our values across the region, from India to Samoa. Our relationships will flow from a spirit of respect built on partnership, not domination. We’re forging new trade deals on a bilateral basis, just as last week President Trump signed an improved trade deal with South Korea. And we will soon begin historic negotiations for a bilateral free-trade deal with Japan. (Applause.) I’m also pleased to report that we’re streamlining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finance programs. We’ll be giving foreign nations a just and transparent alternative to China’s debt-trap diplomacy. In fact, this week, President Trump will sign the BUILD Act into law. Next month, it will be my privilege to represent the United States in Singapore and Papua New Guinea, at ASEAN and APEC. There, we will unveil new measures and programs to support a free and open Indo-Pacific. And on behalf of the President, I will deliver the message that America’s commitment to the Indo-Pacific has never been stronger. (Applause.) Closer to home, to protect our interests, we’ve recently strengthened CFIUS — the 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 heightening our scrutiny of Chinese investment in America to protect our national security from Beijing’s predatory actions. And when it comes to Beijing’s malign influence and interference in American politics and policy, we will continue to expose it, no matter the form it takes. We will work with leaders at every level of society to defend our national interests and most cherished ideals. The American people will play the decisive role — and, in fact, they already are. As we gather here, a new consensus is rising across America. More business leaders are thinking beyond the next quarter, and thinking twice before diving into the Chinese market if it means turning over their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 abetting Beijing’s oppression. But more must follow suit. For example, Google should immediately end development of the “Dragonfly” app that will strengthen Communist Party censorship and compromise the privacy of Chinese customers. (Applause.) It’s also great to see more journalists reporting the truth without fear or favor, digging deep to find where China is interfering in our society, and why. And we hope that American and global news organizations will continue to join this effort on an increasing basis. More scholars are also speaking out forcefully and defending academic freedom, and more universities and think tanks are mustering the courage to turn away Beijing’s easy money, recognizing that every dollar comes with a corresponding demand. And we’re confident that their ranks will grow. And across the nation, the American people are growing in vigilance, with a newfound appreciation for our administration’s actions and the President’s leadership to reset America’s economic and strategic relationship with China. Americans stand strong behind a President that’s putting America first. And under President Trump’s leadership, I can assure you, America will stay the course. China should know that the American people and their elected officials in both parties are resolved. As our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states: We should remember that “Competition does not always mean hostility,” nor does it have to. The President has made clear, we want a constructive relationship with Beijing where our prosperity and security grow together, not apart. While Beijing has been moving further away from this vision, China’s rulers can still change course and return to the spirit of reform and opening that characterize the beginning of this relationship decades ago. The American people want nothing more; and the Chinese people deserve nothing less. The great Chinese storyteller Lu Xun often lamented that his country, and he wrote, “has either looked down at foreigners as brutes, or up to them as saints,” but never “as equals.” Today, America is reaching out our hand to China. And we hope that soon, Beijing will reach back with deeds, not words, and with renewed respect for America. But be assured: we will not relent until our relationship with China is grounded in fairness, reciprocity, and respect for our sovereignty. (Applause.) There is an ancient Chinese proverb that reads, “Men see only the present, but heaven sees the future.” As we go forward, let us pursue a future of peace and prosperity with resolve and faith. Faith in President Trump’s leadership and vision, and the relationship that he has forged with China’s president. Faith in the enduring friendship between the American people and the Chinese people. And Faith that heaven sees the future — and by God’s grace, America and China will meet that future together. Thank you. God bless you. And God bless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pplause.) END 11:47 A.M. EDT 2018年10月5日07:41 肯(哈德遜研究所總裁兼首席執行官Kenneth R. Weinstein),感謝你的介紹。尊敬的各位理事,白邦瑞博士(Dr. Michael Pillsbury)、各位尊敬的嘉賓以及「以非傳統方式思考未來」的在座各位,能來哈德遜研究所演講是我的榮幸。 大約半個世紀以來,哈德遜研究所致力於「推進全球安全、繁榮與自由」。儘管哈德遜研究所的領導層不斷更疊,有一件事從未改變:你們不斷推進尋求真相,美國的領導力照耀著前進的道路。 今天,談到領導力,請允許我帶來美國在國內外發揮強大領導力的倡導者——第45屆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的問候。 川普總統上任伊始,就把與中國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關係列為重要議題。去年4月6日,川普總統在海湖莊園與習主席會面。去年11月8日,川普總統前往北京,中國領導人熱情接待了他。 在過去的兩年裡,我們的總統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建立了堅固的個人關係,他們合作推進共同利益,最重要的就是推進朝鮮半島的去核化。 我今天來到這裡,是因為美國人民有權利知道這一點,那就是在此刻,北京正在使用一種全政府的手段,利用政治、經濟、軍事工具以及宣傳,在美國推進其影響和利益。 中國也比以往更活躍地使用其力量,來影響並幹預美國的國內政策和政治。 在川普總統的領導下,美國使用我們的原則和政策,開始對於中國的行動展開決定性的回擊。 川普總統去年12月公佈的《國家安全戰略》中,談到了「大國競賽」的新時代。外國開始「重塑他們在區域和全球的影響力」,並「挑戰美國的地緣政治優勢,並試圖改變國際秩序使之適合他們的利益」。 在這項戰略中,川普總統明確表示,美國已經對中國採取新的政策。我們尋求公平、對等以及相互尊重主權的關係,而且我們已經開始採取迅速有力的行動來達成這個目標。 川普總統去年訪問中國期間表示,「我們有機會加強兩國的關係並改善兩國民眾的生活」。我們對未來的願景建立在過去的最佳時期,那時美中兩國以公開和友善的態度互相接觸。 在獨立戰爭之後,當我們年輕的國家尋求新的出口市場時,中國人對帶著滿載著人參和皮毛的美國貿易者敞開了大門。 當中國經受「百年恥辱」之際,美國拒絕加入,並主張「門戶開放」政策,我們能夠與中國進行更自由的貿易,並維持他們的主權。 當美國傳教士帶著福音來到中國海岸,他們被古老而充滿活力的人民和深厚的文化所吸引。他們不僅傳播了信仰,還創立了中國一些最早和最優秀的大學。 隨著二戰開始,我們做為盟國共同打擊帝國主義。在戰爭之後,美國確保中國成為聯合國的一部分,成為戰後世界的一股重要力量。 但是,中國共產黨在1949年掌權之後開始了威權擴張主義。很難想像五年之前我們並肩作戰,而五年之後我們在朝鮮半島的山區和峽穀中交戰。我的父親也參與了那自由之戰。 然而,甚至殘酷的朝鮮戰爭都沒能磨滅我們恢復人民之間長期紐帶的共同願望。中國與美國的隔離在1972年結束,之後不久,我們恢復了外交關係並開始經貿往來,美國大學也開始培訓新一代的中國工程師、商業領袖、學者和官員。 蘇聯垮臺之後,我們認為中國將不可避免地成為自由國家。帶著這份樂觀,美國在21世紀前夕向中國敞開大門,將中國納入世界貿易組織。 此前的政府做出這個決定,希望中國的自由將蔓延到各個領域——不僅僅是經濟,更是政治上,希望中國尊重傳統的自由主義原則、尊重私人財產、個人自由和宗教自由,尊重人權。但是這個希望落空了。 中國人民自由的希望仍沒有實現。北京仍然口頭上在說「改革開放」,然而鄧小平的這個著名政策已經變得空洞。 在過去17年,中國的GDP增長九倍,變成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很大程度上得益於美國對中國的投資。中國共產黨也使用了與自由公平貿易不符的一系列政策,包括關稅、配額、貨幣操縱、強制技術轉移、知識產權盜竊以及工業補貼。這些政策建立了中國製造業的基本,而以競爭對手特別是美國的利益為代價。 中國的行為給美國帶來了巨大貿易赤字,去年這個數字是3750億,幾乎占我們全球貿易赤字的一半。就像川普總統本周說的,我們在過去25年重建了中國。 現在,通過「中國製造2025」,中國共產黨試圖控制全世界90%的最先進的工業,包括機器人、生物科技和人工智慧。為了贏得21世紀經濟的領導權,北京指導其工業官員和商界以任何方式獲取美國的知識產權。這是我們經濟領導力的基石。 北京現在要求很多想在中國做生意的美國公司交出他們的商業秘密,也要求並支援對美國公司的併購,以獲取他們的創意。最可怕的是,中國的安全機構掌握了大量竊取美國科技的能力——包括最先進的軍事技術。使用這些偷竊的技術,中共正大規模地化犁為劍。 中國的軍費是亞洲其他國家的總和,北京將在陸海空,乃至外太空抗衡美國軍力作為首要任務。中國希望將美國擠出西太平洋,並試圖阻止我們援助盟友。但是他們會失敗。 北京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廣泛地宣示其力量。中國船隻經常在由日本管理的尖閣列島附近巡邏。儘管中國領導人2015年站在白宮玫瑰園裡說他的國家「無意將南中國海軍事化」,今天,在人工建造的島嶼上的軍事基地裡,北京部署了先進的反艦和防空導彈。 中國這星期展示了咄咄逼人的行為,一艘中國軍艦逼近在南中國海進行自由航行的美國「迪凱特號」軍艦,兩艦相距僅有不到45碼,迫使我方軍艦迅速採取避撞動作。儘管受到這樣魯莽的騷擾,美國海軍將在國際法允許的範圍內、在我們國家利益的要求下,繼續飛行、航行和運作。我們不會被嚇倒;我們不會退縮。(掌聲) 美國曾希望經濟自由化將讓中國與我們和世界建立起更好的夥伴關係。相反,中國選擇了經濟侵略,而這又壯大了中國不斷擴大的軍隊的膽量。 北京也沒有像我們希望的那樣讓自己的人民邁向更大的自由。曾有一度,北京慢慢地走向更大的自由以及對人權的更大尊重。然而,近年來,中國朝著控制和壓迫本國人民的方向急轉彎。 如今,中國已經建立了無以倫比的監控國家,範圍越來越廣,越來越具侵入性,而且經常是在美國技術的幫助之下。他們所說的「中國防火長城」也築得越來越高,嚴重限制著中國人民的資訊自由流通。 到2020年,中國的統治者試圖落實奧威爾式的體系,也就是所謂的「社會信用分數」,前提是幾乎控制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用這一項目藍圖的官方文字的話說,該體系「讓守信者暢行天下,讓失信者寸步難行」。 在宗教自由的問題上,中國的基督徒、佛教徒和穆斯林正在經受新一波迫害浪潮的衝擊。 上個月,北京關閉了中國最大的地下教會之一。在全國各地,當局拆毀十字架、焚燒聖經、監禁信徒。北京如今還與梵蒂岡達成協議,讓公開宣稱不信神的共產黨在任命天主教主教方面發揮直接作用。對中國的基督徒來說,這些是絕望的時刻。 北京也在打壓佛教。過去十年來,超過150名藏僧為了抗議中國壓制他們的信仰和文化而自焚。在新疆,共產黨在政府營地內監禁了多達一百萬維吾爾穆斯林。他們在那裡經受晝夜不停的洗腦。營地的倖存者描述他們的經歷說,這是北京蓄意要扼殺維吾爾文化並消滅穆斯林信仰。 歷史已經證明,那些壓迫本國人民的國家很少就此住手。北京還試圖將其勢力擴展到全世界各地。正如哈德遜研究所的白邦瑞博士所寫,「中國反對美國政府的行動和目標。實際上,中國正在與美國的盟友和敵人打造自己的關係,與北京的任何和平或積極的意圖背道而馳」。 事實上,中國用所謂的「債務外交」擴大其影響力。今天,中國為亞洲、非洲、歐洲甚至拉丁美洲的政府提供數千億美元的基礎設施貸款。但這些貸款的條款就算往好裡說也是不透明的,而且帶來的利益壓倒性地流向北京。 問問斯里蘭卡吧,他們借了巨額債務讓中國國企建造商業價值存疑的港口。兩年前斯里蘭卡無法償還貸款,於是北京迫使斯里蘭卡將新建的港口交到中國手裡。這個港口可能很快就要成為中國不斷擴展的藍水海軍的前沿基地了。 在我們的半球內,北京向委內瑞拉腐敗無能的馬杜羅政權提供了一條生命線,承諾提供50億美元、可以用石油償還的貸款。中國還是該國最大的單一債權人,讓委內瑞拉人民背上了超過500億美元的債務。北京還通過向承諾配合中國戰略目標的政黨和候選人提供直接支援來腐化一些國家的政治。 自去年以來,中國共產黨已說服三個拉丁美洲國家與台灣斷交,轉而承認北京。這些行動威脅到台灣海峽的穩定——美利堅合眾國對此予以譴責。儘管我們政府將遵守三個聯合公報和《台灣關係法》所反映的一個中國政策,美國始終相信,台灣對民主的擁抱為所有華人展示了一條更好的道路。(掌聲) 這只是中國試圖在世界各地推動其戰略利益的幾種方式而已。然而,前幾屆政府忽視了中國的行動。在很多情況下,他們還助長了他們。但是,這樣的日子結束了。 在川普總統的領導下,美利堅合眾國一直在以重新煥發的美國實力來捍衛我們的利益。 我們正在使世界歷史上最強大的軍隊更為強大。今年早些時候,川普總統簽署法律,讓我們的國防經費有了羅納德‧雷根時代以來最大的增長,撥款7160億美元,以加強美軍在各個領域的實力。 我們正在把我們的核武庫現代化。我們正在部署和開發新的先進戰鬥機和轟炸機。我們正在建造新一代航空母艦和戰艦。我們對我們武裝部隊的投資是前所未有的。這包括啟動建立美國太空軍的進程,以確保我們在太空的主宰地位能夠持續下去。我們已經採取行動,授權加強在網絡世界的能力,打造針對我們對手的威懾力量。 在川普總統的指示下,我們還在落實針對2500億美元中國產品的關稅,最高額的關稅特別對準了北京試圖佔領和控制的先進產業。總統也明確表示,我們還將徵收更多的關稅,有可能大幅增加這筆數額,可能會翻一番還多,除非達成公平與對等的協議。 這些行動行使了美國的實力,造成了重大影響。中國最大的股市在今年頭九個月跌落了25%,大部分原因是因為本屆行政當局對北京的貿易行為採取了堅定的立場。 正如川普總統所明確表示,我們不希望中國的市場遭殃。事實上,我們希望他們的市場繁榮。但是,美國希望北京尋求自由、公平和對等的貿易政策。我們將繼續堅持要求他們這樣做。(掌聲) 可悲的是,中國的統治者到目前為止拒絕走那條道路。美國人民理應知道:做為對川普總統所採取的強硬立場的回應,北京正在推動一場全面而有協調的運動,以破壞總統、我們的議程和我們國家最珍貴的理想所受到的支援。 今天我想告訴你們,我們瞭解到的中國在美國國內所採取的行動,有些是我們從情報評估中收集的,有些是可以公開獲取的。但是一切都是事實。 就像我說過的那樣,就在我們此時說話之際,北京正在利用全政府的方式來推進其影響力並謀取其利益。北京正在以更為主動和脅迫性的方式使用這種力量,干涉美國的國內政策和政治。 今天,中國共產黨政府正在獎賞或脅迫美國的工商企業、電影製片廠、大學、智庫、學者、記者、地方、州和聯邦政府官員。 最惡劣的是,中國發起了前所未有的行動,以影響美國公眾輿論、2018年選舉和2020年總統選舉前的環境。坦率地說,川普總統的領導正在奏效;中國希望美國有個不同的總統。 毫無疑問,中國正在干涉美國的民主運作。就像川普總統上個星期所說的那樣,我們「發現中國在試圖幹預我們2018年即將到來的中期選舉。」 我們的情報界表示,「中國正在瞄準美國的州和地方政府和官員,以利用聯邦政府和地方政府在政策上的分歧。中國正在利用一些可能引起意見分裂的議題,如貿易關稅問題,以推動北京的政治影響力。」 今年6月,北京發出了一份名為宣傳管理通知的敏感文件,其中提出了它的戰略。該通知的原話說,中國必須精準出擊,分化美國國內不同的群體。 為了達到這一目的,北京調遣其隱秘的行動人員、幌子組織和宣傳機構來改變美國人對中國政策的看法。我們情報界一位資深職業官員最近告訴我說,跟中國正在美國各地所做的事情相比,俄羅斯正在做的事情是小巫見大巫。 一些中國高級官員還試圖把美國一些工商界領袖意圖維持他們在中國的公司運營的願望作為槓桿來影響他們,要他們譴責我們的貿易行動。最近的一個例子是,他們威脅美國一家大公司說,如果該公司拒絕公開發聲反對美國政府的政策,就不批准他們在中國的營業執照。 就影響中期選舉而言,諸位只需要看一看北京針對我們的關稅政策提出的反制關稅就可以了。北京特意鎖定那些可能在2018年選舉中發揮重大作用的行業和州。有一種估算是,中國選擇打擊的美國的郡有80%以上曾在2016年投票支持川普總統;如今,中國希望把那些選民調轉過來反對我們的行政當局。 中國還直接向美國選民發出訴求。上個星期,中國政府出資在《得梅因紀事報》刊登了好幾頁的插頁廣告。那份報紙是美國駐中國大使的家鄉州愛奧華州的主要報紙,也是2018年選舉的一個具有關鍵州。那些廣告的版面設計看上去像是新聞報導,把我們的貿易政策說成是魯莽的,對愛奧華州的人是有害的。 幸運的是,美國人不吃這一套。例如,美國農場主跟總統站在一起,而且也正在看到川普總統所採取的堅定立場有了實際的效果,其中包括本星期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議(USMCA),我們以實質性的方式為美國產品打開了北美的市場。USMCA對美國的農場主和製造業來說是重大勝利。(掌聲) 然而,中國的行動並不僅僅專注於影響我們的政策和政治。北京還在採取步驟,利用其經濟槓桿力和巨大市場的誘惑力,對美國工商界施加影響。 北京如今要求在中國經營的美國合資企業在公司內部建立他們所說的「黨組織」,讓共產黨在僱人和投資決策上擁有發言權甚至否決權。 中國當局還對把台灣描述為獨特地理實體或者偏離中國西藏政策的美國公司發出威脅。北京迫使達美航空公司不在網站上把台灣稱為「中國一個省」而公開道歉。北京還迫使萬豪解雇了一名只是轉推了一條有關西藏推文的美國僱員。 北京經常性地要求好萊塢嚴格地正面描繪中國。那些沒有這樣做的製片廠和製片人受到懲罰。北京的審查人員對哪怕對中國祇有小小批評的電影都迅速加以剪輯或取締。影片《殭屍世界大戰》(World War Z)必須刪掉劇本裏提到的一種病毒,因為這種病毒源自中國。影片《赤色黎明》(Red Dawn)利用數字技術進行了修改,把反面人物變成朝鮮人,而不是中國人。 但是,除了工商和娛樂領域之外,中國共產黨還在為美國境內,而且坦率地說,在全世界各地的宣傳機構花費數以十億計美元。 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如今在美國30多個電台播放對北京友好的節目,很多電台位於美國大城市。中國國際電視台觸及到7千5百萬美國人,它直接從中國共產黨的主子那裡接受行動命令。中國最高領導人視察這家電視網絡總部時說了這樣的話:「黨和政府主辦的媒體是黨和政府的宣傳陣地,必須姓黨」。 出於這些原因和這一現實,司法部在上個月下令該網絡登記為外國代理人。 共產黨還威脅和拘押那些對問題挖掘太深的美國記者的中國家人。中共還封鎖美國媒體機構的網站並增加了我們的記者獲得簽證的難度。這發生在《紐約時報》發表了有關中國一些領導人的財富的調查報告之後。 但是媒體不是中共試圖營造審查文化的唯一領域。學術界也是這樣。 只需看看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就夠了。這個組織在美國各地校園有150多個分支。這些群體幫助為在美國學習的43多萬中國國民中的一些人組織社會活動,當中國學生和美國學校偏離了共產黨路線時,他們還向中國使領館報告。 在馬里蘭大學,一名中國學生最近在畢業典禮上談到了她所說的「言論自由的清新空氣」。共產黨官方報紙立刻斥責了她,她成為嚴格控制下的中國社交媒體批評風暴的受害者,她的家人在國內受到騷擾。而對馬里蘭大學本身而言,它與中國的交流項目本是美國最為廣泛的,突然間從源源不絕變成了點點細流。 中國還通過其他方式施加學術壓力。北京慷慨地向大學、智庫和學者提供資金,彼此的理解是他們會迴避共產黨認為危險或冒犯的觀點。中國事務專家尤其知道如果他們的研究與北京的口徑相牴觸,他們的簽證將被延遲或拒絕。 即使避免從中國拿錢的學者和組織也成為中國的打擊目標。哈德遜研究所就有親身體會。在你們提出要為一位北京不喜歡的演講人主辦講座時,你們的網站遭到源自上海的重大網絡攻擊。你們比多數人都瞭解,中共試圖破壞美國今天的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 這些以及其他行動加在一起,構成了不斷加劇的努力,目的是要讓美國的公眾輿論和公共政策偏離堅持美國優先的川普總統的領導。但是我們向中國統治者發出的訊息是:本屆總統不會退縮,(掌聲)美國人民不會動搖。雖然我們希望改善與北京的關係,但我們將繼續堅定地捍衛我們的安全和我們的經濟。 本屆行政當局將繼續採取果斷行動,保護美國的利益、美國的就業和美國的安全。 在我們重建軍隊的同時,我們將繼續維護美國在印太地區的利益。 在我們回應中國的貿易行為時,我們將繼續要求與中國建立自由、公平和互惠的經濟關係。我們將要求北京打破貿易壁壘,履行義務,全面開放經濟——就像我們開放我們的經濟一樣。 我們將繼續對北京採取行動,直到盜竊美國知識產權的行為永遠消失。我們將繼續堅定立場,直到中國政府停止強行技術轉讓的掠奪性做法。我們將保護美國企業的私有財產利益。(掌聲) 為了推進我們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區願景,我們正在與從印度到薩摩亞等整個地區與我們有著共同價值觀的國家建立更牢固的新紐帶。我們的關係將源於夥伴關係的尊重,而非統治。 我們正在雙邊基礎上達成新的貿易協議,就像上週川普總統與韓國簽署了一項改善後的貿易協議一樣。我們不久將開始與日本進行歷史性的雙邊自由貿易談判。(掌聲) 我還高興地報告,我們正在精簡國際發展和金融項目。我們將給外國一個公正、透明的選擇,以取代中國的債務陷阱外交。事實上,本週川普總統將把《建設法案》(Build Act)簽署成為法律。 下個月,我將有幸代表美國參加在新加坡舉辦的東盟峰會和在巴布亞新幾內亞舉辦的亞太經合論壇。在那裡,我們將公佈新的措施和計劃,以支援一個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我將代表總統傳達這樣一個資訊:美國對印度洋-太平洋地區的承諾從未如此堅定。(掌聲) 在國內,為了保護我們的利益,我們最近加強了外國投資委員會的權力,加強了我們對中國在美投資的審查,以保護我們的國家安全不受中國政府掠奪性行為的影響。 當涉及北京對美國政治和政策的惡意影響和干涉時,我們將繼續揭露它,無論北京採取何種形式。我們將與社會各階層領導人合作,捍衛我們的國家利益和最珍視的理想。美國人民將發揮決定性作用——事實上,他們已經在起作用了。 當我們聚集在這裡時,一種新的共識正在全美興起。越來越多的商界領袖考慮的是下個季度以後的事情,如果要交出他們的知識產權或協助北京的壓迫,在進入中國市場之前,他們會三思而後行。但更多企業必須效仿。例如,谷歌應立即終止「蜻蜓」應用的開發,該應用將加強共產黨的審查,並損害中國消費者的隱私。(掌聲) 我們也很高興看到更多的記者報導真相,不用恐懼也沒有偏袒,深入挖掘中國如何干涉我們社會以及背後原因。我們希望美國和全球新聞機構將繼續加入這一努力。 越來越多的學者也在大聲疾呼,捍衛學術自由,越來越多的大學和智庫也在鼓足勇氣拒絕中國政府的容易錢,它們認識到,每一美元都有相應的要求。我們相信他們的隊伍會不斷壯大。 在全國範圍內,美國人民的警惕性越來越高,他們重新讚賞美國政府的行動,以及川普總統重啟美中經濟和戰略關係的領導能力。美國人堅定地支援一位把美國放在第一位的總統。 在川普總統的領導下,我可以向你們保證,美國將堅持到底。中國應該知道,美國人民及其兩黨民選官員的問題已經得到解決。 正如我們的國家安全戰略所指出的那樣:我們應該記住,「競爭並不總是意味著敵意」,它也不必如此。川普總統已經明確表示,我們希望與北京建立建設性關係,共同促進我們的繁榮與安全,而不是分離。儘管中國政府一直在進一步偏離這一願景,但中國領導人仍可以改變路線,回歸幾十年前兩國關係開始時的改革開放精神。美國人民別無所求;中國人民理應得到更多。 偉大的中國作家魯迅經常感嘆他的國家,他寫道,「對於異族歷來只有兩樣稱呼,一樣是禽獸,一樣是聖上」,但從沒有說「他同我們也一樣」。今天,美國向中國伸出了我們的手。我們希望,北京很快會以行動而不是言詞作為回應,重新尊重美國。但請放心:在我們與中國的關係建立在公平、對等和尊重我們主權的基礎上之前,我們不會讓步。(掌聲) 中國有句古話:「人看眼前,天知未來」。在我們前進的道路上,讓我們以決心和信念追求和平與繁榮的未來。相信川普總統的領導力和遠見,以及他與中國國家主席建立起的關係。相信美國人民和中國人民之間的持久友誼。相信上天能看到未來——在上帝的恩典下,美國和中國將共同迎接未來。 謝謝。上帝保佑你們。上帝保佑美利堅合眾國。(掌聲)  
pfge 2018-10-08
「八百壯士」應該看!

「八百壯士」應該看!

中國山東平度市自4日起出現退伍軍人維權活動,並陸續有其他地區老兵前來聲援,直至6日上午抗議人數達一千人,當局隨出動大批特警「維穩」,以催淚瓦斯暴力清場,老兵們則以滅火器和棍棒還擊,雙方一度陷入混戰,目前遭捕人數不詳。 中國山東平度市自4日起出現退伍軍人維權活動,並陸續有其他地區老兵前來聲援,直至6日上午抗議人數達一千人,當局隨出動大批特警「維穩」,以催淚瓦斯暴力清場。(翻攝自Youtube) 中文版《美國之音》指出,38名預計搭車進京旅遊的老兵,途中遭到當地公安副局長親自帶10多名身分不明人員,對老兵拳打腳踢,導致6人受傷。數百位來自山東、江蘇和四川省等地的退伍軍人,身穿迷彩服、高舉五星旗前來聲援。老兵手持「雇用黑社會、打壓退役老兵、揪出幕後黑手、除惡打黑」的標語,並為預防暴力鎮壓,不少老兵準備木棍、頭帶頭盔,讓當地警方如臨大敵。一位老兵批:「中國當局無法無天」,另一位老兵王先生看到衝突的視頻後感嘆:「中共明目張膽地毆打老兵,已是無法無天了,離亡國亡黨的時間越來越近了。」 台灣的所謂「八百壯士」應該看,才能知道甚麼叫做「知福、惜福」!否則沒有比較,這些人實在人在福中不知福。請問,阿扁或小英政府時代的軍警,有如此對付老兵嗎?應該恰好相反吧?以前美麗島時代,國府就是「雇用黑社會、打壓民主人士」,否則林義雄家屬與陳文成是怎麼死的?江南案不就是明證嗎?以前中國的楊虎城一家幾口的下場,又是誰的「傑作」?二二八與白色恐怖又如何?看不懂為何國民黨有許多人還繼續當笨蛋,將兩蔣當「偉人」奉祀?居然還有一些台灣人與其狼狽為奸! 比較小英政府與國共兩黨,到底誰才是自由、民主與人權的捍衛者?誰才是關心民眾的福祉?那些反年改人士不覺得自己很自私自利嗎?憑甚麼只有你們可以「周休七天平均月領七萬元」,而別人做到死平均不到四萬元,退休後更慘?說自己多「偉大」或「勞苦功高」,恐怕連豬仔都會偷笑! (教師)
陳振 2018-10-08
誰才是衝擊「器捐卡」的元兇

誰才是衝擊「器捐卡」的元兇

《堵藍評新聞》 最近柯粉一直在洗這個新聞: 「葛特曼效應」衝擊 國內器捐登錄爆撤銷潮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81004/1441765/ 說真的 器捐是一種大愛 但到底誰才是衝擊「器捐卡」的元兇 大家先看看以下分析再定論 器官捐贈或器官捐獻 指人把身體的部分或所有器官 捐贈給有需要病人 或捐贈給學術或醫學機構作研究用 可分活體器官捐贈和死者器官捐贈兩種 而最近的葛特曼事件 所討論的根本不是普通人的「器官捐贈」 而是「死刑犯器官捐贈」! 某些統媒與柯媒故意引導大家 或是採訪器捐中心的說詞 其實懂的人大概也了解是怎一回事 就為了掩蓋一些目的 而假造一些似是而非的新聞 台灣是在1990年由當時的台大醫師朱樹勳 催生死刑犯器捐制度 朱為台灣移植醫學會的理事長 他就是葛特曼還沒來台開記者會前一天 跳出來挺自己學生柯文哲 指稱ECMO不是殺人兇手的那個器官移植權威 知道他為何要那麼早跳出來挺柯了吧? 不只挺自己的學生 也挺他自己當初所說的理念 「死刑犯器捐對社會唯一的貢獻」 但在國民黨執政當時法務部長提案立法後隔年1991年 卻發生已經判定腦死的北監死刑犯 在送往醫院途中 突然活過來的驚悚事件 當時立法未規定執行槍斃後多少時間內 判定死亡執行完畢可以器捐 因此可能發生 #在法律上已經認定死亡 但事實上可能發生 #尚未死亡即進行器官捐贈的情形 而該事件使台北榮總 不接受死刑犯器官移植達8年 2013年的死刑執行後 雖有兩名死囚同意死後器捐 但各醫院都不願意摘除腦死死刑犯之器官 在實質上沒有任何死囚在死後進行器捐 直到2015年國民黨政府執行6死刑犯槍決 死刑犯鄭金文年在2011年 曾經捐出自己的腎臟給自己的親姐 創下死囚活體捐贈器官的首例 他原本希望死刑後 能夠把大體捐出幫助別人 卻遭民進黨法務部擋下 當時柯文哲老師朱樹勳又跳出來譴責說 「一條命可以換七條命」 為何死刑犯都願意器捐還要阻擋? 其實1990年朱樹勳催生死囚器捐制度後 立刻收到國際醫界如雪片般飛來的抗議信件 質疑台灣死囚捐贈器官 究竟是出於自由意志,還是被迫 更抗議台灣執行死刑違反人權 2008年 國際醫界曾簽署「伊斯坦堡宣言」 明文禁止器官買賣、 器官移植旅遊及利用死刑犯的器官 這項公約目前有百多個國家遵守 來自國際間的阻力 迫使台灣必須重新審慎思考 以前國民黨執政也沒執行 目前台灣2015年九月已修法 不能「死刑犯器捐」 所以為何葛特曼來台開記者會事件 台灣醫界會分兩派爭吵不休 一派當然是以朱樹勳為首的器官移植專業醫生 力挺柯文哲非殺人兇手 實質上是希望能修法執行 當時本來有立法的「死刑犯器捐」 另一派則是非外科器官移植的醫生 譴責非法器官移植 更是質疑死亡器捐的醫學道德 所以你們還認為 那些醫生純粹是為了選舉在吵嗎? 柯文哲不是有被問過 知道不知道當時他去中國教ECMO 法輪功被中國活摘器官的事 柯文哲回答 「只知道都是死刑犯的器官」 特別註明「死刑犯」這三個字 大家懂前因後果了嗎? 有人問 台灣根本沒什麼執行死刑 死刑犯器捐太少也救不了廣大需要器捐的人 拜託別又被話術騙了 那些挺柯的根本不是為了台灣死刑犯器捐 而是為了「廣大的中國死刑犯器捐」 如果你是自由身 死後要不要器捐那是你的自由 但非自由身的死刑犯 到底可不可以器捐 堵藍編在這建議給大家下定論吧! #全世界的潮流你不跟著走 #卻要學中國死刑犯器捐? #你還說你不是愛中國?????
只是堵藍 2018-10-08
「台胞居住證」之18碼威力

「台胞居住證」之18碼威力

  八月十六日中共頒布「港澳台居民居住證申領發放辦法」(以下簡稱居住證)因設計採取與中國身分證相同的十八碼,其功能只要中共有意就可以擴張到與中國身分證相同。 依據其發放辦法,居住證發放對象為台灣居民在中國居住半年以上,且符合有合法就業、穩定住所、連續就讀等三項條件之一者。據此國內親中媒體及政黨紛紛試圖誤導國人,說居住證並未給持有者在中國長期停留的權利,並非如美國綠卡提供永久居留權,連綠卡都不如,政治人物請不要「小題大作」,強調凡提案要求限縮其公民權、註銷台灣之戶籍登記,這種作法只有令國人憤怒、辛酸、不解。 問題是:如果不是身分證或將來變相為身分證相同功能,何需採十八碼設計?這與iPhone的設計者說,只使用電話,上網、照相等功能備而不用一樣荒唐。 此次發行的「居住證」,背後科技含量之高,只要中國需要想要,就會擴張其功能成為有效的治國(台灣)工具。居住證之功能將來是否會擴張到納稅、思想、社會信用體系之管控等,暫且不談,只要把「居住證」的發行對象予以擴大,就威力無邊足以顛覆、改變一個國家,北京可能採取之演進過程如次: 第一階段:居住證之發行暫限於在中國居住半年以上及符合條件者(當今規定),但不久此半年以上等條件必將隨居住證之發行,逐步放寬至所有居住於中國之台胞(註:據報半年條件已放寬),以增發行數。因北京知道,「居住證」持有者越多,台灣越無法管理。 第二階段:為進一步給台胞方便,將發放對象擴及觀光及出差台幹,回台不必繳回,目的是將持有居住證之對象擴及台灣島內。 第三階段:利用居住證十八碼功能開始組織台灣島內第五縱隊、人流、金流,未統先治。 第四階段:為了居住台灣的台胞也有表達「對祖國之忠誠」之機會,開放國人在國內透過第三者申領「居住證」,達到人人一卡目標。政府之「治台」功能日漸式微。 第五階段:將會透過台灣統派類黑幫組織發放「居住證」。「居住證」之名稱亦將更改為「祖國通行證」或「忠誠卡」或「保護卡」,得收保護費。持卡者可安心「持卡」靜待中國王師駕臨。 第六階段:祖國(中共)揮兵登陸台灣,與持卡者、第五縱隊裡應外合,國軍面臨四面楚歌,美軍馳援不及,江山一夕變色。 天方夜譚嗎?是幻想小說嗎?不!只要回顧中國國民黨在中國變天之那一刻就好。 還不警惕嗎?還在猶豫什麼? (作者為前國家安全會議諮詢委員,現任國策顧問)
黃天麟 2018-10-08
3個運用在器官案中的嘴砲防禦公式

3個運用在器官案中的嘴砲防禦公式

作者歸納出為柯文哲辯護的網友,主要使用3個嘴砲防禦公式。示意圖,與本文無關。資料照片。 吳傳立/金融從業人員 曾經在台大醫院任職的洪浩雲醫師公開在電視上說自己曾經「系統性地」向病人仲介器官買賣的資訊,迄今已逾3周,但是台灣的公權力—不管是行政上的主管機關,還是司法上的檢察機關——如如不動。倒是調查器官活摘而世界聞名的葛特曼因為指稱柯文哲是騙子,而火速遭到檢察官約談。   你說「那是因為葛特曼影響選情所以需要調查」?你還記得宇昌案嗎?當時中華民國執政的馬政府(比如說時任經建會主委的劉憶如)公然地拿著變造後的公文來指控蔡英文。當時發生這種政府公然違法影響選情的情事,有沒有影響蔡英文的選情?當時中華民國的檢察官有怎樣的積極作為?   今天,柯文哲被一個世界知名的活摘器官調查者公然指稱為騙子,更別提3周前網紅名醫洪浩雲在電視上公然坦承中華民國醫療體系存在著系統性的器官仲介。關於「疑似涉入器官活摘這種萬國公罪的某一環」的情事,迄今有什麼公權力啟動調查嗎?沒有!反倒是檢察官在3天之內火速偵訊葛特曼。   至於總統府更妙了,在公權力沒有啟動調查的前題之下,跳出來說「我們不樂見在沒有證據的情形下,無端指控,試圖影響民主政治」,彷彿總統府確知這些對於柯文哲的指控都是無的放矢?   在世界局勢風雲詭譎、歐美諸國群力「圍堵」中國、中美貿易大戰方酣的當下,總統府發表這種聲明,是要替兩次競選都與傾中統派連線聯盟、大聲呼應兩岸一家親的柯文哲背書嗎?在沒有任何公權力啟動調查的前提之下?中華民國的公權力到底是站在一個怎樣的立場?你覺得呢?   還有一些網友,考量的不是器官活摘這種人間極惡的人權問題,而是選舉考量;有些網友擔心柯文哲越打越旺,說:「打器官案只會讓柯文哲的選情往上走。」淺見以為,只要中華民國政府抱持這種立場,「不管打什麼」都只會對台灣不利啦!   葛特曼批評柯文哲是騙子的原因之一,是因為「柯文哲明知葉克膜會被中國用在器官活摘上,卻仍然去把這樣的技術教給中國」,一堆專業醫師跳出來說「葉克膜根本不是用來移植器官」,然後以此「葉克膜到底能不能用在器官上」來論證「柯文哲和器官活摘根本沒有關係」。   包括筆者在內的絕大多數民眾對於葉克膜當然是全然無知的。但問題的核心是:買賣器官移植的問題根本不是「技術問題」,而是「倫理問題」。更多人質疑的首先是「柯文哲為什麼對於過去自己曾經簽名認證的中國罪惡如今態度丕變」,其次才是「柯文哲是否在明知中國活摘器官的前提之下,有意地讓葉克膜助長了器官活摘惡行」。   可是一堆網友拿著某些專業人士的隻字片語替柯文哲捍衛清白「你看吧!葉克膜根本不能運在活摘上!不懂還要裝懂」,彷彿雙方網友之中的某一方似乎真的特別懂葉克膜?   說到網友之間的攻防論戰,那更是滑坡到一個歎為觀止的地步了。但是萬變不離其宗,其中有3個嘴砲防禦公式是一定要派上用場的:   一、「你自己就很ok嗎?」因為沒有誰是完人,所以這句一定派得上用場。   二、「那個誰誰誰更爛,你有批判他嗎?」一來永遠有更爛的可以凸顯「其實我這邊哪裡有很糟」,二來暗指你「批評的動機不單純」。   三、「我看你是為了OOO才關心的吧?」直接質疑你的動機。每個人做「一件事情」本來就可能基於「多元動機」;就算你只有「一個動機」,我也可以合理懷疑「你的動機並不單純」;反正「動機」這種東西不容易有鐵證,隨便我認定;我挑對你最不利的來認定,你也百口莫辯。   把這三招依序使出:把批評者的整體人格、批評的事件,還有批評事件的動機。如此有系統地通通打一遍,效果豈會不宏大?有了這樣的公式,幾乎是不管任何公共議題,就算我沒有絲毫的理解,我也可以輕輕鬆鬆地寫出一篇廢文。   當這三個公式運用在器官案中替柯文哲防禦,蓋出的碉堡就是:「道德?柯醫師知悉中國有器官活摘之後就應該對於葉克膜在中國的運用負起道德責任嗎?你就完美嗎?你看到違建有主動通報嗎?你都沒闖紅燈、不超速嗎?」、「相信美國人?美國自己幹了多少狗屁事,你卻拿美國聽証會替葛特曼說嘴?」、「我看葛特曼根本只是想要打書/想要影響台灣的選情吧」、「我看你是因為討厭柯/你是深綠/你討厭兩岸一家親才打器官案的吧?」。   按此三公式,天下間什麼糟糕的事情都可以佛系處理——「不質疑、不調查、不論斷他人、只管自己修身養性,如果緣份到了答案自然會水落石出」。   一般的網友拿著片面的資訊用唏哩呼嚕的邏輯打混戰,那也是見怪不怪了。奇怪的是在大學任教、以政治評論為業、並且有多年輔選經驗的知名寫手寫出「1.所有相關資料都是柯文哲提供;2.柯文哲是騙子」的短文,用來質疑葛特曼的指責在邏輯上有矛盾,又彷彿指責認同葛特曼質疑的人吃的都是「邏輯自助餐」。   筆者百思不得其解。假設,「柯多年前說的是真的,葛特曼拿著這個資料去聽証會所以無損於聽證會的公信力,結果沒想到後來柯文哲竟然態度反覆不認書中所寫;所以稱柯文哲是騙子」。請問,這一串邏輯哪裡矛盾了?算是哪一種一餐?   簡單的說,就是:以教書、寫作為生的人,理論上應該邏輯清晰、條理分明,但是在某些吉光片羽,就忽然很神奇的忽略了「時間順序」這個因素。然後一眾護柯的網友把這樣的邏輯視為至寶,再三廣傳?
吳傳立 2018-10-07
深澳電廠停建與否 不應成選舉提款機

深澳電廠停建與否 不應成選舉提款機

行政院長賴清德5日在立法院答詢時表示,爭議許久的深澳電廠,在中油觀塘第三天然氣接收站(三接)環評通過的前提下,可考慮停建。賴院長此時如此回應深澳電廠連月爭議,許多人認為這是拋出一枚震撼彈,但細究其脈絡並非無跡可尋,乃是尊重專業的結果。但令人吃驚的是,深澳電廠可能考慮停建的消息一出,最憤怒回應的一方,不是工商界人士,竟是高舉反深澳電廠大旗的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以及朱立倫的新北市政府!行政院說要興建不行,說考慮停建也不准,筆者十分疑惑,這些政治人物為了選舉,到底在演哪齣? 新北市政府和侯友宜陣營,在賴清德發言後便憤怒的不斷質疑,給行政院扣上「交換說」、「政治決定」、「選舉考量」的帽子。彷彿先前侯友宜反對深澳的一連串聳動廣告、和雙北七議員一同反深澳行動,還有甫推出的反深澳關公臉譜圖案「侯大霾罩」口罩小物,都不是選舉考量!侯友宜從宣布參選至今,不斷操作反對深澳電廠興建的輿論和行動,九月推出「同一片天空」廣告因過於誇張,被立委直指造假畫面和恐嚇人民。深澳電廠的專業能源議題已被侯友宜打成選舉議題,此時卻有臉指責行政院「政治決定」?真是令人大開眼界! 侯友宜表示,執政黨說深澳燃煤電廠不蓋會缺電,現在卻提出可以跟桃園觀塘電廠來做交換,不但自失立場,桃園、新北的市民當選舉的操作。(資料照) 如何讓環保與經濟發展兼顧,一直是執政者需要面臨的課題。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政府一直有很清楚的能源政策方向,修正電業法推動2025非核家園外,確保供電無虞,並支持綠能產業,都是可以看到的政策。而過去5年雙北缺電達174億度,未來核一、核二廠依電業法將陸續除役,北部地區用電缺口將更擴大,人口和用電需求都極大的新北市要如何因應,考驗首長的智慧。 能源問題一直都須仰賴專業評估,深澳電廠是否興建也是如此。經濟部和台電、中油若評估三接若通過環評順利興建,可以滿足電力供應的需求,未來深澳電廠或可考慮停建,這都應該讓科學和專業有說話的空間,也讓政策可以理性討論。而這一切並不是像侯友宜簡化為「不蓋深澳電廠」就能解決。這點侯友宜自己在3月16日的臉書發文也曾表示:「所有人都要用電,停電時不分彼此,不分藍綠」、「不能用一個深澳電廠撕裂台灣」。這些言論,難道他自己都忘記了嗎?就像他「裝清純」,忘記有黑道擔任他的競選幹部一樣? 侯友宜和新北市政府面對賴清德院長發言後的一連串回應,說穿了,就是在緊緊抓住「反深澳電廠」這個選舉提款機。年底選舉將至,筆者身為新北市民,卻不見侯友宜提出負責任的能源政策,只會用選舉語言恐嚇人民,讓這個議題遲未找到理性討論的契機。如今行政院可以評估停建深澳電廠,不就代表政府正在認真解決用電問題,提出負責任的政策?認真奉勸侯友宜,不要再把深澳電廠停建與否當成自己的選舉提款機,提出完整的能源政策,停止用恐嚇語言撕裂台灣人民,才是面對問題的理性作法。 (國中教師)
王恆 2018-10-08